!!!!!!!!!!!碰磅!!!!!!!!!!!
 
突然一聲爆炸巨響傳來耳邊,一枚榴彈射向怪物,牠的側身受到了爆炸攻擊。
 
受到爆炸攻擊到的怪物,搖搖擺擺的退後了幾步。
 
待腳步站穩之後,怪物以怒目望榴彈飛來的方向,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在攻擊牠。
 
我們也馬上望過去,確定一下發生甚麼事。
 


就一刻,就看到一個身穿綠色衣物的老伯,拿着榴彈炮瞄準着怪物。
 
老伯整理了一下他頭帶的緣色帽子,然後從腰間拿了枚榴彈裝填。
 
怪物知道老伯正要準備攻擊自己,便馬上作出反應,向着老伯衝過去,打算在老伯發動攻擊之前先收拾他。
 
老伯快速後退,像是要打算牽着怪物走,把怪物從谷先生的眼前拉走,雖然老伯是老了一點,但身手竟然像個年青人一樣。
 
這到底是那來的老伯?校工?
 


接着,老伯把怪物帶到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打算在那裡開戰。
 
正當怪物準備要跟老伯一對一的時候,突然有好幾道火線,向着怪物射過去。
 
那是真正的火線,是真正的子彈!
 
原來老伯是打算把怪物拉到伏擊點上,讓牠掉進陷阱,然後讓同伴包圍牠攻擊。
 
早就做好伏擊準備的同伴,一邊緊緊扣着衝鋒槍的板機,讓子彈連射,並同時從四方八面迫近怪物。
 


伏擊的人數,一共有七人,算上老伯,他們全隊一共有八人,兩女六男。
 
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了一班來歷不明,但是有實力跟怪物對抗的人,我們都呆住。
 
「喂,薪水昂,這是你的隊友?」
 
「不是。」
 
我還以為是薪水昂的隊友,但原來又不是。
 
先不管他們是甚麼人,現在要先確認一下谷先生的情況。
 
我們全部人走到谷先生的身旁。
 
「谷先生沒事吧!」


 
「新陳君,謝謝你關心,我沒事。」
 
是嗎?我其實還想怪物再打你幾下,把你的腦子修一修呢。
 
「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們都還未確認好谷先生的傷勢,怪物的咆哮聲就再次震動我們的耳膜。
 
被八人圍攻的怪物,在咆哮之後,就以雙手用力鎚向地面。
 
單單的一擊,就讓地面凹陷下去,也有好幾塊水泥石彈飛起來。
 
大地被怪物的這一擊震動起來了啊!
 


與怪物有一段距離的我們,也被震得差點跌倒,何況與怪物很近的八人,他們都被震得跌在地面上。
 
下一刻,怪物向着最先攻擊牠的老伯衝過去。
 
老伯連站都未站得起來,就要面對怪物的攻擊,情況相當危險。
 
以老伯的骨頭,相信只要被怪物打一拳,就肯定會粉碎性骨折。
 
就在我差點要衝上去救老伯的時候,他的一位同伴,已經快速站起,拿着雙手槍不斷向怪物射擊。
 
那是一位身穿紅色上運動外套,以及藍色褲子女生。
 
女生快速連射,子彈隨着槍聲不斷射出,她綁上的小馬尾,被後助力搞得左搖右擺。
 
同時,一個身穿黃色上衣及牛仔褲,帶着鴨嘴帽的男生,站到那位女生旁邊,也以雙手槍不斷向怪物攻擊。


 
感受到痛楚的怪物,即時把目光望從老伯身上移開,放在向男生和女生身上。
 
怪物看到自己與敵人的位置有點遠,便立即拔起水泥石塊,向着男生和女生投擲過去,來一個遠距離的攻擊。
 
看到怪物要投擲出水泥石塊,那一對男女便準備去迴避攻擊,作好了迴避行動的兩人,當然很輕鬆就閃避過去了。
 
怪物相當憤怒,因為牠看到自己的攻擊沒能命中,牠已經生氣得全身爆出青筋。
 
「耶!」
 
下一刻,一個穿着運動套裝的胖子大叔,把一個紅色的氣油筒拋向怪物。
 
而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人,快速瞄準氣油筒,然後向氣油筒不斷射擊過去。
 


碰!!!!!!!
 
氣油筒一瞬間爆炸,在裡邊的氣油一瞬間變成了火,並撲到怪物的身上去。
 
火焰把怪物燒起來,現在怪物全身冒火。
 
火焰讓牠非常痛苦,也讓牠非常憤怒,現在真是火冒三丈,氣得全身着火呢。
 
怒火中燒的怪物帶着火焰,直奔向西裝男人,同時西裝男人快速後退,並保持射擊。
 
然而,因為怪物之前把地面打陷,讓水泥石塊凸起,使地面凹凸不平,西裝男人一個不小心,就讓凸起的水泥石塊絆到自己。
 
「我沒打算走這麼老遠來受死……」
 
看到怪物正向自己衝過來,西裝男人即時冷汗直流,還莫名其妙地說出了句話。
 
怪物看到西裝男絆倒在地上,便滿心歡起。
 
牠握緊了拳頭,誓要用這一拳把西裝男殺死。
 
怪物的拳頭,筆直打出,打出來的威力,連空氣也被劃破,狠狠飛向西裝男。
 
就在這一刻,一位同樣是身穿白色襯衫和黑色西褲的光頭男出現,他的打扮像是個辦公室文員,然後以一把電鋸向着怪物打出來的手砍下去。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電鋸高速運轉的聲音,和血液飛濺的聲音夾雜在一起。
 
整把電鋸狠狠的砍進怪物的半個前臂,使怪物痛得把手亂揮,在亂飛的其間手臂擊中了光頭男。
 
光頭男被打飛出幾米,背脊撞地,樣子痛得要命。
 
一個身穿黑色皮夾克的男人走到光頭男身邊,黑皮夾克男的樣子看起來像是不良人士的一樣。
 
黑皮夾克男扶起了光頭男,並給了他止痛藥。
 
光頭男接到了止痛藥,如同中了彩票的一樣,高興萬分。
 
「止痛藥在這!」
 
光頭男大叫一聲,然後連止痛藥瓶一起吞進去。
 
這樣吃止痛藥,沒問題嗎?
 
「嘿!JIMMY GIBBS CAR 來了!」
 
突然間,一個身穿女紅上衣的女人,不知在那一個裡找來了一架藍色的跑車。
 
坐在跑車上的女人,快速開動跑車,以最快的速度,朝怪物撞過去。
 
在跑車快要撞上怪物之時,紅衣女人即時跳出車外,無人駕駛的跑車就跟一架失控了的火車沒有分別,跑車就直撞向怪物的身上。
 
磅!!!!!!!!!!!!!!!!
 
撞擊的聲音響起,怪物被車撞得倒在地上。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被這樣的跑車攻擊擊中,倒在地上的怪物痛得慘叫起來,相信他某處的骨頭一定斷了。
 
這八個人,就這麼輕易把怪物打得半死。
 
他們的實力真的好強,比我們還要強得多了。
 
「唏!孩子你站在這裡做甚麼了?」
 
老伯走近到我們身邊,並向我呼叫。
 
「這裡交給我們!你們就先走吧!」
 
「呃…謝謝。」
 
這個老伯好像知道了我們有更緊要的事去做,雖然我不知道老伯怎會知道,但他既然說得出「這裡交給他們」這一句話,我就只好把這裡交給他們,由我們去把死靈法師揪出來。
 
「谷先生,你還好吧?」
 
奈奈忽然說起話來,她正扶着差點跌倒的谷先生。
 
「看來我已經不行了。男人最怕就是不行。神獸卡有一張叫叔叔北行鳥。」
 
這個時候還能講這樣的話,這個男人到底會不會分場合。
 
「交給我們吧,孩子,我們會照顧他的。」
 
老伯點燃了一根煙,用力吸了一口之後,就說讓他們照顧谷先生。
 
現在的谷先生相信受了一定程度的傷,讓他勉強作戰只會增加包袱,所以我們都讓老伯他們照顧谷先生。
 
接着,老伯從背後拿出了一個暖紅色的急救包,並開始為谷先生進行治療,谷先生的血量頓時恢到八十左右--------咦?我在講甚麼話了?
 
「走吧!孩子,你已經報名參加這鳥事了。」
 
才剛為谷先生治療完的老伯,便催促着我們離去。
 
谷先生雖然已經沒甚麼大礙,但我怎可以讓一個剛剛才恢復了健康的人去參與戰鬥,所以我要谷先生留在這裡,支援老伯他們或者閃到一旁休息。
 
明白到我為他着想的心意,谷先生便點了點頭,更說了一句叫我打冷震的話。
 
「新陳君一直都擔心着我,好幸福呢。」
 
噁!!!!!!!!!!!!
 
接着,我們就這把怪物給老伯他們,我們便向着魔力橋指示的方向前進,不過在我走之前,我有一件事想問一下老伯他們的。
 
「你們到底是甚麼人?」
 
我非常失禮地問出問題,而老伯和他的同伴,則是一邊臉帶笑容並一邊與怪物作戰來回答我。
 
「我是比爾。」 ----- 老伯
 
「若依。」 ------ 女生
 
「路易斯。」 ------ 光頭男
 
「法蘭西斯。」 ------ 黑皮夾克男
 
「尼克。」 ------ 西裝男
 
「蘿雪兒。」 ------ 紅衣女人
 
「艾利斯。」 ------ 男生
 
「教練。」 ------ 胖子大叔
 
然後眾人異口同聲的說:
 
「我們都是 Left 4 Dead 玩家!!」
 
你們到底在替誰賣廣告了!!!!
 
我在內心用力吐糟完後,就與自己的同伴,一同向着死靈法師的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