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夏季的尾聲,秋風漸起,樹木們都開始換上枯黃色的衣服。
 
雖然秋天就要來到,但氣溫依然是這麼熱。
 
並不是因為還是夏季的關係,而是現場的熱鬧氣氛的關係。
 
今天是紅慧星紀念大學所舉辦的夏日典禮之日。
 
夏日典禮完結之後,就是大學的暑假,所以大家都在這一日盡情地玩,全都迫滿在典禮之內。
 


典禮是在學校的海邊舉行,聽說晚一點會有煙花表演,還真叫人期待。
 
在海邊的沙灘上看煙花,那是一件多麼浪浪漫的事呢。
 
我的女兒------謝西嘉,想到這一點就開心到不得了。
 
「好幸福,謝西嘉能跟爸爸在沙灘上看煙花,嘻嘻。」
 
站在典禮入口處,並等待其他朋友到來的我和謝西嘉,正閒閒地聊着話。
 


謝西嘉是我的女兒,是我的養女,她的另一個身份是未來人,不過知道的人並不多。
 
十三歲的小女孩,一臉天真的樣子,實在可愛。
 
天然金黃色的頭髮,左右兩邊有個白色盒子的髮圈,綁上了小小的雙馬尾。
 
蔚藍色的眼睛,正是她是外國女孩的最好證明。
 
目前她就讀紅慧星紀念大學的女兒學科。
 


因為是參加典禮的關係,今天她身穿平時穿的便服。
 
「等等買個零食,一邊看煙花一邊吃吧。」
 
我摸了摸謝西嘉的頭,笑着跟她說。
 
「好耶,謝西嘉想要情侶用的零食?」
 
「甚麼是情侶用的零食?」
 
「嗯……例如是百力支啦,爸爸咬住另一邊,而謝西嘉又咬住另一邊,之後一起向着中間咬過去,最後會碰到嘴嘴的那個啦。」
 
這是怎樣的百力支啊?而且謝西嘉是在那裡學到這種吃法?
 
我用手搔了搔,一臉不解。


 
我是誰?你竟然還問我是誰,都已經第六集了,還問啊?
 
算了,我還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是謝新陳,今年二十歲,是紅慧星紀念大學學生,修讀宇宙生態研究系。
 
別看我一臉平凡的樣子,其實我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也就是捍衛地球的戰士。
 
正當我為你們作自我介紹的時候,我的朋友們都來到了。
 
「嗨!新陳代謝!有想念人家吧?」
 
「那有可能會想念妳,深雪學姊。」
 


「甚麼!?你這笨蛋新陳代謝!」
 
叫我新陳代謝,並對我怒吼的是深雪學姊。
 
深雪學姊全名除深雪,是發明學系的二年級生。
 
只有十七歲的她,身高只有一百三十多厘米,這並不是她發育不正常,而是她在一次實驗中失敗,變成了這個樣子,這是她聲稱的。
 
剪得整齊的平陰瀏海上,有着紅色的緞帶,給了我一種小女孩的感覺。
 
她總是跟謝西嘉混在一起玩,畢竟兩個都是小女孩嘛。
 
順帶一提,她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很多對付壞人的武器,也是由她製作的。
 
「宇宙塵因為滿腦子都是我,所以沒有空間來想念妳啦,深雪。」


 
「比起深雪學姊,我更加不會想念妳,由依老師。」
 
「你這說甚麼!!宇宙塵!!想死嗎?」
 
比深雪學姊怒吼得更厲害的,是我的班主任,由依老師。
 
由依老師任教宇宙生態研究系,也即是我的班主任,同時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顧問老師,全名是鐘由依。
 
為人愛發怒,愛怒吼,毫不溫柔,很喜歡對我動粗。
 
明明是二十八歲的年齡,卻有一張少女的臉,真是讓人不解。
 
奶油色的長髮,因為是染成,所以不及謝西嘉的好看,但只不過是比較上。
 


「要我想念妳們,我還倒不如想念一下飛麗斯啦,對吧?」
 
我望向飛麗斯,向她開了個玩笑。
 
平時不多說話的飛麗斯,被我這樣開了個玩笑,不禁說了句「這是笑話嗎?」來表示她的無奈。
 
飛麗斯是半機械人,是人類和機械人的合體,是來自外星的女生。
 
淡粉紅色的低位雙馬尾頭髮,以及翠綠色的眼睛,就是她是來自外星的最佳證明,不過在旁人的眼中,只會當作是染成的髮色,而眼睛就只是帶上了有色隱形眼鏡,所以都沒有被懷疑過。
 
善長飛行的飛麗斯,是大學裡飛行學系的助教,同時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
 
戰鬥力是我們當中最高的一個,她能隨時召喚出機械組件來與自身合體。
 
在平日的時候,她都會學我們地球人穿着便服,總不能穿着機甲在街上走來走去吧?
 
「好了,好了,我們也該出發了。」
 
奈奈拍了拍手,阻止我們繼續聊下去,並催促我們前行。
 
奈奈,全名林奈奈,是神秘學的二年級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會長。
 
綁在頭髮右邊的馬尾,非常地顯眼,引人注目。
 
水嫩的雙眼,以及少女的臉孔,與她二十一歲的年齡十分相符。
 
今天因為是典禮,大家都穿了便服,當然連我也是啦。
 
「出發!我們走吧!謝小鬼!」
 
深雪學姊興奮地大叫起來,並朝氣滿滿地舉起了手來。
 
謝小鬼是深雪學姊對謝西嘉的稱呼,而謝西嘉也會稱深雪學姊為豆姊姊。
 
豆姊姊這個稱呼,真的很適合深雪學姊呢,因為她真的太嬌小了。
 
「嗨!出發了,豆姊姊!」
 
謝西嘉學了深雪學姊一樣大叫,也舉起了手來。
 
接着深雪學姊和謝西嘉就如箭一樣,直衝入典禮場所裡去。
 
「別跑太遠呀!」
 
雖然深雪學姊已經十七歲,但跟小女孩沒兩樣,我是沒可能把我的女兒交給她照顧。
 
身為爸爸以及成年人的我,就馬上警示着她們兩個。
 
不知道她們有沒有聽到,只知道她在在嘻嘻哈哈的笑着。
 
為了她們的安全,我當然馬上追上去。
 
「喂,宇宙塵,你別自己一個跑走,等等我呀!」
 
不知為何由依老師也追着我跑,她是打算纏着我來遊玩這個典禮?
 
飛麗斯嘆了一口氣,之後也和奈奈裡入典禮之內。
 
進到去會場之後,我與大家一同前行,並留意着四周的景物,雖然說是典禮,但感覺更像嘉年華。
 
在行人走道的兩旁,有着大大小小的攤位。
 
有的賣食物,有的賣禮品,有的是玩遊戲的。
 
五花八門的遊戲隨即映入我們的眼中,例如射擊遊戲,撈金魚遊戲,拼圖遊戲等等。
 
林林總總的食物香味也撲向鼻子,當中有炒麵的香味,章魚燒的香味,綿花糖的香味,多得連自己也不清楚嗅到甚麼香味了。
 
即使行人走道相當廣闊,但我竟然有一種難以走動的感覺。
 
因為實在太多人來參加這個典禮了,只是我們身處的這道行人通道,最少也有一百二百人。
 
「謝小鬼!這邊這邊!」
 
「爸爸!這邊這邊!」
 
我覺得走動困難,並不只是典禮人多這個原因,而是深雪學姊和謝西嘉她兩個。
 
深雪學姊拉着謝西嘉的手,不斷向前走,而謝西嘉則是拉着我的手,不斷向前走。
 
連帶關係,我也被拉着向前走,雙腳不由自主地向走前動。
 
「哇哇!這小雞很可愛。」
 
深雪學姊發現了賣小雞的攤位,便如同發現了稀世寶物一樣,衝向了攤位。
 
她蹲到載有小雞的盒子面前,高興得伸手去摸小雞。
 
小雞們看到有隻手正伸向牠們,牠們即時跑開,好像很討厭深雪學姊的一樣。
 
反而謝西嘉輕輕的蹲在一邊,觀看着小雞,而小雞竟然主動親近她。
 
謝西嘉伸手去摸摸小雞,小雞爭先恐後想被摸摸。
 
「哈哈,好可愛耶。」
 
謝西嘉非常輕易就摸到小雞的頭,開心地講起了話來。
 
深雪學姊看到自己與謝西嘉不同,不禁感到很不服氣,於是即時把手伸向謝西嘉那邊小雞群,小雞群即時分散地跑開。
 
小雞們看來不太喜歡深雪學姊呢,深雪學姊都都生氣得冒煙了。
 
看到她們兩個這麼可愛的舉動,我覺得自己也年輕了很多呢,害我自己也蹲到謝西嘉身邊,觀看小雞。
 
奈奈她們也圍了過來,看着小雞的一舉一動。
 
攤位的老闆看到我們都圍了上來,便不斷向我們推銷。
 
謝西嘉有問我可不可以買,但我說我們不懂養小雞的方法,所以最後都沒有買。
 
跟小雞道別了後,我們就繼續去典禮不同的地方遊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