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眨眼 ------
 
我用力把眼睛睜開,世界回復到正常。
 
這一刻,我感覺到一股力量在我體內不斷流動。
 
頭腦變得非常清晰,好像已經知道了世上所有的一切。
 
一就是全部,全部就是一,萬物齊一,古時的莊子已經講過這一回事。
 


世界的一切,都是活在一個圓之內,一切都是循環的。
 
就像零的寫法一樣 -----「0」,都是圓的!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雙手用力一合,發出響亮「拍」的一聲。
 
接着,我把雙手快速按到地面,地面即時發起光芒來。
 


不單單是發出光芒,也吹出了風來,把我的頭髮吹動。
 
下一刻,我眼前的地面升起了凸岩石,凸岩石向着死靈法師直奔過去。
 
死靈法師看到我突然使出了「魔法」,大吃了一驚。
 
他馬上以魔杖叩打地面,以他使出的凸岩石來攻擊我所使出的凸岩石。
 
兩道凸岩石互相碰撞,力量互相抵消。
 


我捉緊這一刻的空擋,把重劍變成了手甲,套在自己的右手上,然後直接跑向死靈法師。
 
暫時得到了鍊金術的我,已經擁有已死靈法師公平地一決勝利的力量,我已經不會再懼怕他任何的魔法了啊!
 
「就算你吃了魚蛋,也不可能會改變甚麼的!」
 
死靈法師先是對我大叫一聲,想要打擊我的信心,然後即時使用黑魔法來攻擊我。
 
暗紅色的光球從死靈法師的身邊升起,並向我飛過來。
 
我的大腦很清楚現在應該怎麼做,就如同本身就已經知道要怎做的一樣。
 
我的雙手用力一拍,然後快速按在地面。
 
光芒和風頓時綻放而出,在眨眼的一刻,我的眼前即時升成了一道石牆。


 
石牆把朝我衝過來的光球擋住,雖然光球撞上石牆時發生了爆炸,但石牆非常的厚,沒能讓爆炸傷到我。
 
不過,吃下這麼多光球,石牆也支撐不住,快速崩塌。
 
但這正是我預期之內的事,我早就想到這一點。
 
在石牆崩塌的一刻,我再次用力拍手,快速按到地面去。
 
在我腳下邊的地面,即時升起了一道石柱。
 
石柱以斜線的出現,把我斜線的推開空中,拉近了與死靈法師的距離,如同把自己放進大炮內射出的一樣。
 
死靈法師看到我以這樣的方式來接近自己,不禁被嚇到。
 


但死靈法師快速反應過來,以魔杖叩打地面,向着我發射出了冰箭來,想要以此來阻止我前進以及奪走我的性命。
 
冰箭如同子彈一樣,向我急速直飛,只是看到那尖銳到連空氣都刺穿的尖端,我已經可以知道被插到的話就會非常糟糕。
 
被自己鍊成出來的石柱,彈飛在半空中的我,不能迴避,我一定會跟冰箭撞上。
 
但我由始至終也沒打算迴避!
 
「喝啊!!!」
 
我的雙再次用力一拍,然後伸向飛過來的冰箭。
 
在冰箭即將要插上我的雙手那一刻,鍊成的力量傳遞到冰箭之上,光和風再一次綻放出來。
 
在我眼前的冰,即時被改變型態,從自然界中的固態變回了液態,由冰變成了水滴,最後掉落在地面去。


 
「這!這到底是甚麼魔法!」
 
死靈法師一臉吃驚,大叫出話來。
 
之前的我明明連一點「魔法」都不會用,但是自從我吃下了那深雪學姊那小丸子,我就看見了真理。
 
這段段的一瞬間改變,不要說是死靈法師,就連我自己都感到非常的吃驚。
 
「這是!鍊金術!!!!」
 
我以我最大的音量,回答着死靈法師的問題,如同咆哮一聲的聲音,氣勢強大得讓死靈法師一退。
 
突破了冰箭並在彈飛在半空中的我,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會降落的位置,那就是降落在死靈法師的身後。
 


就這樣接近了自己,死靈法師一臉不憤,他完全沒想過之前被他打得慘的小子,就這樣把突破了自己的魔法,一下子來到自己的身邊。
 
「甚麼鍊金術的!!!」
 
雖然遠距離的魔法已經被我全破,甚至在這麼近距離之下,死靈法師都沒辦法使出來。
 
但是他還有一招近距離的魔法,就是一瞬間把氣壓改變把我彈飛出去的那招。
 
看到我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死靈法師立即轉身,更想要立即施展魔法,把我彈飛出去。
 
但已經太遲了!
 
在我雙腳着地的一刻,我已經雙手合十,發出了一下拍掌的聲,並把之前由重劍鍊成的手甲,鍊成為手甲劍。
 
鋼銀色的手甲劍,就在我的衣袖內伸出,暴露於眼前。
 
尖銳的劍尖,仿佛連空氣,連空間也要刺穿,仿佛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抵擋得住。
 
就在死靈法師的魔杖叩打地面前的一瞬間,我以最快的速度轉身,仿如龍捲風的一樣轉動,更把劍尖向着死靈法師的心臟直指。
 
就是這一刻,這一刻就是一勝決負的瞬間!
 
「你有試過顫慄的感覺嗎!!!!!!!」
 
在這句話迴響在我兩耳邊的時候,手甲劍已經直接貫穿了死靈法師的心臟。
 
「嗚!」
 
被手甲劍貫穿心臟的死靈法師,一瞬間連話也講不了出來。
 
在這一刻,世界仿佛安靜了下來,四周都保持住沉默,而我和死靈法師就繼續保持住這個姿勢。
 
然後,死靈法師慢慢起動了嘴巴,把沉默打破,對着我講話。
 
「你…嗚…你到底是誰…」
 
我的名字?
 
「記住我的名字-------零之鍊金術師。」
 
聲音落下的一刻,一直在天空的陰雲漸漸地散開。
 
一道日出的光線,隨着陰雲的消散而射了進來,射在我兩的身上。
 
死靈法師的身體開始慢慢地分解成粒子消失。
 
「只要人類不斷破壞地球,增溫、開土、砍伐、填海……被封印的其他法師…也會復活…到了那時…到了那時候…」
 
在死靈法師的身體完全化為粒子消失之前,他就留下了這一句話,最後消失於日出的陽光之中。
 
雖然他沒能聽到,但我還是回答了一句。
 
「到了那時候,我也會把其他法師全部打倒。」
 
我望向了今天的旭日,並摸着我那套在右手的手甲頭回答着死靈法師的說話。
 
這一刻,我真的覺得日出是多麼的美,而且是多麼的久違。
 
然後,時間過了一星期。
 
所有的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大家正常地上學放學,與平日無異,被變成了屍人的每一個人都恢復了正常。
 
只是有一些曾經變成了屍人的人,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在地下水道裡,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被打得傷。
 
呵呵,這些事全都是外星人做的,跟我沒關係,去找外星人投訴吧。
 
而薪水昂也回到了DOS裡去。
 
在他回去的時候,留下了一張卡片,卡片裡有着他的電話號碼。
 
這當然不是輸入秘技時用的電話號碼,輸入完之後不會變身成薪水昂,那只是聯絡他的電話號碼。
薪水昂說,如果以後遇到甚麼麻煩的事情,可以撥電話找他來幫忙。
 
在卡片的另一邊寫上了一句句子,那是他想要對我講 ------ 「下一次也把你打到像豬頭一樣。」
 
我看到了這句話,只好苦笑,他還真小器耶!
 
另外呢,我的鍊金術力量消失了。
 
即使我現在怎樣猛拍手,也沒有出現甚麼事情。
 
本來我還想給謝西嘉看看我的新力量呢。
 
嗯,的確是有一件事情發生了,就是被深雪學姊嘲笑我像老人一樣玩拍手運動。
 
看來白色人把我的力量收回,零之鍊金已經變成了一個只有我知道的傳說了。
 
這一切都回復到跟之前一樣。
 
除了我的課業。
 
由依老師被我用重劍拍打了後腦,現在正在學校的醫院養傷。
 
就因為這樣,我們的宇宙生態研究課停課到由依老師出院。
 
而在這段時間內,我都去醫院探望由依老師,畢竟她會變成這樣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
 
「嗨!由依老師。」
 
我推開醫院的門,呼叫由依老師的名字。
 
在她身旁為她檢查身體的護士,看到我又來探望,不禁開玩笑地由依老師說了句「妳的男朋友又來探妳呢。」,之後就離開了。
 
「你看你呀,宇宙塵,你的舉動都令別人誤會了!」
 
由依老師很不滿地對我說,不過我覺得她是在裝的,其實她很高興我每天都來探望她呢。
 
「今天身體還好嗎?」
 
「嗯,好很多了。」
 
我坐在由依老師身邊,開始為她削起蘋果皮來。
 
由依老師望了望窗外的陽光,然後對着我說話起來。
 
「喂,宇宙塵。」
 
「甚麼事了?」
 
「謝…謝謝你……。」
 
由依老師輕輕的摸着綁在頭上的繃帶,然後又繼續溫柔但又害羞的說道。
 
「聽小奈奈說,你為了我拼命去戰鬥,真的謝謝你。」
 
明明現在只是上午時間,但由依老師的臉頰,竟然染上了晚霞的紅色。
 
看到由依老師突然變成這樣,我忽然覺得有點心跳加速,不過-------------
 
「由依老師。」
 
「嗯?」
 
「你這麼溫柔地講話,害我都雞皮疙瘩了!」
 
我真的好不習慣由依老師溫柔的一面,這簡直像是看到男人穿裙子的一樣,雖然真的有個地方的男人是穿裙子的。
 
「你講甚麼話!宇宙塵!」
 
「請妳不要對我樣的溫柔,害我不知道怎樣面對妳。」
 
「去死吧!宇宙塵!」
 
由依老師突然搶了我手中的蘋果,對着我額頭投擲過來,我頓時受到了會心一擊。
 
我的額頭即時有了個蘋果印記呢!我可能會被別人當作蘋果公司的新研發機械人啊!
 
喂喂!這是對恩人的態度嗎?這到底是個怎樣的女人呀!!
 
早知道我就不去救她,或者在她成為屍人的時候好好再打她幾下好了!
 
這真是個瘋狂到令人…不!連青蛙也「GAP」一聲的世界呀!
 
「宇宙塵是笨蛋!去死吧!」
 
由依老師很不滿地對我怒吼,但她的臉上依然泛着紅來。
 
 
 
 
 
 
 
 
<<青蛙“GAP”一聲 --- 第五聲: 零之鍊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