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身穿浴衣的女生行走於典禮之中,忽然就成為了焦點。
 
因為在典禮中穿着浴衣的,確定沒幾個人。
 
「被這麼多人看着……嗚…」
 
本來已經有點害羞的飛麗斯,現在更是害羞了,她的臉紅得像個蕃茄。
 
「呵呵,人家成為了焦點啦!」
 


「爸爸,爸爸,你看,大家都在看謝西嘉耶。」
 
反而深雪學姊和謝西嘉是樂在其中。
 
沿着行人道路走,我們經過不同的攤位。
 
只要遇上遊戲攤位,我們都會去玩一番,如果是遇上禮品攤位的話,我們也會去看看有甚麼精品出售。
 
非常神奇的是,我們到過的攤位,人流也變多了。
 


是因為我身旁的浴衣少女們,吸引到遊人去她們到過的攤位嗎?
 
「巡遊即將要開囉!巡遊即將要開始囉!」
 
突然,有一個男人不斷地拍打鑼鼓,並大叫大喊着。
 
拍打鑼鼓的聲音,讓所有人都注意到他,從而聽到他的說話。
 
原來等等有巡遊啊?
 


果然呢,說到典禮怎可能沒有巡遊。
 
「來吧,我們也去看巡遊。」
 
我望向幾位女生,並提議我們去看巡遊。
 
「這是好提議呢,新陳。」
 
「不知道今年的巡遊是怎樣呢?」
 
「聽說女兒學也有參加巡遊耶,不過謝西嘉沒參加就是啦。」
 
「去看巡遊吧!謝小鬼!」
 
「嗯嗯!」


 
大家都對我的提議示好,然後大家一同向着巡遊隊伍的起點走去。
 
看巡遊,當然要在起點看,先睹為快嘛。
 
不過,有這種想法的並不只有我一個,大部份的遊人也是抱着先睹為快的想法,聚集在起點位置。
 
因為沒有貴賓位置,也沒有劃票位,所有位置都是先到先得。
 
所以現在已經有一大堆遊人聚集起來了,人山人海的遊人,讓現場變得更熱鬧。
 
雖然遊人真的多得叫人受不了,不過這才是典禮。
 
還好我們都找到個好位置來觀賞巡遊,不必隔着人頭來觀看。
 


順帶一提,飛麗斯說她不想擠進人群中,所以就自行先去等等觀看煙花的位置。
 
「能跟爸爸一起看巡遊,實在太好了。」
 
在我身旁的謝西嘉,對於巡遊感到非常興奮。
 
「豆姊姊,妳以前有看過巡遊嗎?」
 
「嗯,人家上年也有去看呢,而且遇到自己喜歡的巡遊隊伍,還會追着看。」
 
「哎?哎?會追着看啊?」
 
「是啊,因為真的好有趣呢。」
 
急不及待的謝西嘉,已經到了未出發先興奮的地步,還跟在她身旁的深雪學姊討論起來。


 
「妳們等等不要自己跑開啊!」
 
為了安全起見,由依老師向她們兩個作出警示,果然是老師呢。
 
不知道謝西嘉和深雪學姊有沒有聽到,只見她們兩個又說又笑。
 
過了一會,聚集到此地的遊人越來越多,這裡的氣溫也因為遊人眾多而上升。
 
會有更多遊人聚集過來的原因,當然就是待表着巡遊到開始了。
 
咚!咚!咚!咚!咚!咚!
 
激昂的鼓聲隨即響起,第一隊以太鼓為主題的隊伍就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遊人們看到第一隊隊伍登場了,便拍手觀呼叫好,有些遊人更舉起相機,猛按快門。
 
「開始了!開始了!」
 
「哇哈!」
 
兩個小女孩看到巡遊開始,都興奮不已,更探頭出去看過究竟。
 
第一隊隊伍在我們面前經過,兩個小女孩即時向隊伍中的人揮手,這還真有小女孩的作風。
 
接着是第二隊巡遊隊伍。
 
………………噁。
 
為什麼我會出現這個反應,因為第二隊巡遊隊長是男男社的隊伍。
 
男男社是一個男同性戀結集起來的社團,會長是一個叫谷花約瑟的男人。
 
這個社團的所在位置,就是位於我們地球防衛學會的社辦旁邊。
 
所有的男成員,都以半裸上陣,只是以一條布來掩着重要部位。
 
他們不是向遊人獻媚,就是跳起求偶舞,像是想要邀請觀眾一同玩樂。
 
在隊伍中間有好幾個男人正背負着一座矮塔,擔當着橋夫的角色。
 
而矮塔的上邊,有兩個男人正互相撫摸,大跳性感舞蹈。
 
其中一個男人,就是男男社會長谷先生。
 
谷先生有着健美先生般的身體,清爽的短髮,以及沉穩的聲線,很有成熟感。
 
雖然如此,但他還是有時候會脫線地講話,真的叫我不能夠理解他這個男人。
 
有人覺得這個隊伍噁心,但也有人為這個隊伍而尖叫,尖叫的大都是女生。
 
竟然會有女生為這個隊伍尖叫,我真的不懂。
 
為了不被谷先生看到我,便盡量縮起身子。
 
但是謝西嘉和深雪學姊竟然對着谷先生大聲呼叫起來,引起了谷先生的注意。
 
「啊!這不就是新陳?」
 
………如果命運能選擇就好了。
 
話說在不久之前發生了一點事,讓我與谷先生拉上了某些關係,但我可不想跟這個男人有甚麼關係呀!
 
谷先生看到我之後,便跳起了求偶舞來,他扭動着腰部,像條蠕蟲的一樣,相當噁心。
 
但是有些女生看到谷先生對我跳起求偶舞來,臉紅又尖叫。
 
我還聽到「台下邊的那個一定是受方耶!」這一句話。
 
因為我聽到這一句話,腦內就不自禁地幻想我跟谷先生………
 
………………………嘔嘔嘔嘔嘔嘔!!!!
 
「爸爸,你沒事嗎?」
 
看到我身體不適,謝西嘉即時關心我。
 
「要謝西嘉擔心真是不好意思,因為爸爸剛才想到谷先生-------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爸爸振作點!」
 
----------------------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叫人反胃的噁心隊伍走後,接着就是不同的巡遊隊伍。
 
有的很有主題性,有的主要是以舞蹈為主,也有的是以音樂為主。
 
到了女兒學的巡遊隊伍出現,更令大家為之驚訝。
 
因為這是以日本女兒節的玩偶為主題的,簡直就是把玩偶真人化起來。
 
隨着其他的巡遊隊伍不斷出現,遊人的數量也直線上升。
 
情況就像有免費泡溫泉的機會,而導致所有人一起去泡溫泉的一樣。
 
本來我前邊是沒有人頭的,但在不知不覺中也多出了好幾個人頭。
 
最後我被擠到人群的中間,被人海包圍着,一個不小心便與大家分了開來。
 
人頭湧湧,害我都看不清楚大家身處的位置。
 
本來打算以浴衣來尋找她們的位置,但是剛剛新加入的遊人,竟然全都是穿浴衣的。
 
這是上天在耍我對吧?
 
明明剛才還只有她們幾個穿浴衣,現在卻是一堆人在穿!
 
我猜大概是受到了少女們的影響,大家看到穿起浴衣後是這麼的與別不同,所以都效法地穿起來。
 
連唯一能找到她們的線索也失效,只能等待巡遊結束再去找?
 
謝西嘉和深雪學姊也走失了,即使我怎樣呼叫她們的名字,也沒得到回應。
 
我想謝西嘉一定是跟深雪學姊去追巡遊隊伍了,因為深雪學姊之前才說過會去追看隊伍的。
 
「新陳!你在那了?」
 
「嗨!我這在,奈奈!」
 
正當我在尋在大家的時候,奈奈的聲音就傳到我耳邊,讓我馬上就發現了她。
 
發現了奈奈之後,我就從人群中擠過去她那邊,與她匯合。
 
「妳有看到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她們嗎?」
 
「怎麼你都在關心她們了?」
 
「哎?」
 
「沒,沒看過,由依姊也不知道去那裡了。」
 
奈奈不知為何,在臉上流露着一絲的不滿,明明今天是叫人高興的典禮呢?
 
「我們先從這裡出去吧。」
 
在人群之中,真的不好受,要是發生甚麼意外就更麻煩了。
 
所以,我們就從人群中擠了出去,去到一個空礦的地方,並等待巡遊結束。
 
現在沒辦法可以找到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她們了,只好等巡遊結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