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好一會,巡遊終於結束了。
 
前來觀賞的遊客也陸續地散去,眼前的場地漸漸地寬廣起來,因為人群的散去,溫度也下降了不少。
 
我先叫奈奈留在原地等我,然後自行去尋找謝西嘉和深雪學姊。
 
對於我的行動,奈奈沒有多講甚麼話,只是默默地點頭。
 
總覺得她是有點不開心似的,但會是甚麼原因呢?是因為巡遊不好看?
 


對於奈奈的事,我沒放在心頭上,因為我現在就要找兩位小女孩了。
 
本來是想利用廣播系統來找回謝西嘉和深雪學姊,但在這個典禮當中,是沒有廣播系統的。
 
這真是敗筆之處,可能是大會沒想到會出現小女孩走失的事情吧。
 
正因如此,我只好在巡遊起點進行搜索。
 
人流散得比預期中要快,這對於找人是一件好事。
 


但明明人流是散了許多,我都沒能看到謝西嘉和深雪學姊。
 
她們兩個不會是追巡遊隊伍追到終點去吧?
 
咇----咇-----咇------咇------咇!
 
正當我打算去終點尋找她們的時候,我的手提電話響起了來。
 
我拿出手提電話,就看到是由依老師致電給我。
 


雖然不知道是甚麼事情,但我還是接聽了。
 
「喂!宇宙塵!你跑去那裡了!竟然沒有批准就跑走?膽子真大呢!」
 
「妳剛才說甚麼?我不小心把電話遠離了耳邊耶。」
 
「你是故意的!」
 
「找我有事嗎?」
 
「你啊!到底跑去那裡了,你的女兒正嚷着要找你!」
 
由依老師這麼一說,就是表示她跟謝西嘉一起?
 
我馬上進行確認,而由依老師也肯定了謝西嘉是在她身旁,連深雪學姊也在。


 
我猜,由依老師是看到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去了追巡遊隊伍,所以追去找她們吧。
 
「我和奈奈在起點那邊,妳們在那裡了?」
 
「啊……這裡應該是……迷之空間?」
 
甚麼迷之空間啊,說妳不知道不就好了嗎?
 
「妳們會來起點那邊嗎?」
 
「如果有隨意門,那就可以了。」
 
…………………所以她是在說「我不會」吧。
 


「不過,如果是欣賞煙花的那邊,我倒是知道怎去。」
 
「那好吧,妳們在欣賞煙花那邊等我和奈奈,飛麗斯應該也在欣賞煙花的那邊吧,妳去匯合她吧。」
 
「宇宙塵,你這是對老師下命令?再說距離煙花開始還有一段距離呢!」
 
「那妳們就隨便去玩玩吧!就這樣!」
 
「喂!你打算掉下我嗎?宇宙--------嘟—嘟—嘟—嘟」
 
為免由依老師的怒吼震破我的耳膜,我馬上就掛線了。
 
謝西嘉和深雪學姊跟由依老師在一起,雖然由依老師是個大小孩,但她終於是成年人,所以我也放心讓謝西嘉跟她在一起行動。
 
而且,我也能偷閒一下呢,一直被謝西嘉拉着跑,其實挺累的。


 
收好手提電話之後,我回到奈奈的身邊,把事情的經過告訴她知道。
 
聽完經過之後,奈奈只是發出了「啊」的一聲,之後再沒有跟我說話。
 
她是怎麼了?難道是女生的一個月一次的生理問題?所以才讓她看起來不太開心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身為男生的我,就要體恤她一下了。
 
接着,我們走到典禮的休憩區。
 
休憩區之中,有着一條小河流,數棵大樹,以及供人休息的坐椅,感覺有點像個公園似的。
 
我和奈奈坐在其中一張雙人坐坐椅上,休息了起來。
 


在休息的期間,我望了望四周。
 
雖然是晚上,但隨着典禮的光,四周的環境都清楚可見。
 
開始出現黃葉的樹木,輕快地流動的河流,這一切都舒服得很,連月亮也因為這個舒適的環境而在雲中休息着。
 
在這裡,還有在遠處一個正在照顧寶寶的婆婆。
 
為什麼會有個照顧寶寶的婆婆在這裡,我真的不知道,這所大學真的是怎樣的人也有呢。
 
寶寶正在哭過不停,而婆婆只是輕推着嬰兒車,希望寶寶不再哭。
 
因為沒甚麼好值得留意,所以我都沒再把視線留在婆婆那邊了。
 
我放鬆了自己,全身靠在椅背,好好休息。
 
而奈奈就只是安安靜靜地坐着,一句話也沒說。
 
由我們來到這個休憩處開始,奈奈就一直沒有跟我說話。
 
因為我們兩個都沒有對話,一不小心就讓氣氛尷尬起來。
 
「呃…妳要吃綿花糖嗎?」
 
為了轉換氣氛,身為男生的我,只好站出來破冰。
 
「關於學分方面……」
 
「由我來請妳吃吧。」
 
奈奈本來想要各自付款,但身為男生的我,就應該要大方點嘛。
 
之後我就去買綿花糖了。
 
買綿花糖的路程有點遠,而且隊伍還挺長,所以我花了一點時間,才成功買到綿花糖。
 
粉紅色的綿花糖,都還未吃,就已經感覺到甜的味道了。
 
相信這個甜甜的綿花糖,應該會讓奈奈稍微開心點吧。
 
我加快了腳步,回到了休憩處。
 
雖然我回到了休憩處,但卻沒看到奈奈的身影。
 
「她跑到那裡去了?」
 
我向自己問一個無法回答的問題,然後開始望向四周尋找奈奈的身影。
 
我還以意她自己一個跑去其他地方玩,原來只是走到去那個婆婆的身邊,跟那個寶寶在玩。
 
奈奈在跟寶寶聊天,讓那個一直在哭的寶寶開心起來,但並不成功。
 
於是奈奈做了一下鬼臉,希望這些奇奇怪怪的表情讓寶寶笑。
 
結果弄巧反拙,寶寶如同真的看到鬼一樣,哭得更厲害。
 
「對…對不起,都怪我。」
 
奈奈看到寶寶哭得更厲害,即時慌張地跟婆婆道歉。
 
婆婆沒有怪責她,反而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沒關係,孫子每晚都在這個時間哭的,嚷着要找媽媽,他的媽媽外出工作,所以目前由我來照顧,當哭到累之後,就會睡着的了。」
 
「如果他的媽媽在,他就不哭了。」
 
奈奈以楚楚可憐的眼光,望向了依然在哇哇大哭的寶寶。
 
「他的媽媽很有辦法,每次在他哭的時候,都會唱歌的,然後他就不哭了。」
 
「唱歌?」
 
「是的,唱歌。」
 
婆婆當作閒聊般,跟奈奈補充說。
 
奈奈望了望寶寶,忽然像是下定了決心般地開口說了句話。
 
「我可以,為寶寶唱歌嗎?」
 
婆婆聽到奈奈這麼一講,即時被嚇得愣住。
 
在婆婆反應過來之後,便跟奈奈說「不用勞煩妳,他哭累就會睡的」,婆婆並不希望麻煩到別人。
 
雖然受到了拒絕,但奈奈還是沒打算放棄。
 
「不,是我讓寶寶哭得更厲害,我要負點責的。」
 
婆婆看到奈奈主意已決,便只好讓奈奈來安慰寶寶,畢竟就算奈奈失敗了,也不會有甚麼事發生。
 
得到婆婆的同意後,奈奈便轉身與婆婆和寶寶拉開一段距離,如同真的要表演的一樣。
 
本來我想要走過去一起,但想到這可能會打擾到奈奈,也會讓她緊張,所以我決定先閃到一邊去。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奈奈便深呼吸了一口氣,準備唱歌。
 
神奇的事突然發生,四周忽然安靜了起來,連內心都突然安靜了起來。
 
雖然突然靜了,但耳朵竟然沒有出現耳嗚的情況,也沒聽到心跳的聲音,像是大腦自動地選擇只接收一個頻道的一樣。
 
更神奇的是,我竟然聽到有音樂開始奏起,明明四周沒有甚麼樂器表演,這簡直就是因為奈奈要準備歌唱而奏出來的背景音樂。
 
這一刻,在耳中聽到的聲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3XagNQh3xs((((
 
♫ ♫ 春天綻放的花朵 夏天無垢的天空 ♫ ♫
♪ ♪ 春に咲く花 夏広がる空よ ♪ ♪
 
就只有奈奈的歌聲。
 
♫ ♫ 銘刻於心中 閃閃發光 ♫ ♫
♪ ♪ 心の中に広まれて煌めく ♪ ♪
 
我的心靈稍微顫動了一下,好神奇,我有一種身心被治癒了的感覺。
 
♫ ♫ 在早晨下起了雨 窗戶緊閉的日子裡 心中滿溢而出的光芒依然在雲端上 ♫ ♫
♪ ♪ 朝に降る雨  窓を闭ざす日にも 胸にあふれる 光は云の上 ♪ ♪
 
大樹沒有因為微風吹過而搖動,河水變得緩慢地流動,月亮從雲裡探了頭出來。
 
♫ ♫ 喜悅悲傷 想擁抱這一切向前邁進 ♫ ♫
♪ ♪ 喜び悲しみ すべて抱いて歩いてる ♪ ♪
 
明明是夏天和秋天之間的交替期,但四周的一切,竟然如同春天來臨了的一樣。
 
普通不過的大樹,在這一刻讓我有要變成櫻花樹的感覺。
 
四周的一切,仿佛因為這一首歌而變動。
 
太神奇,太神奇,我已經不知道要講甚麼話。
 
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奈奈的歌聲,完全沒想到會是這麼的好聽啊!
 
♫ ♫ 我的手和你的手 緊緊抓住這一切 ♫ ♫
♪ ♪ 私の手と君の手を 强く繋ぐもの ♪ ♪
 
迴響着四周的歌聲,最後在明月之下靜靜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