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跟由依老師前往基地的空閒時間,我為大家說明一下大學的暑假。
 
雖然說是暑假,但放假的季節卻是在秋天,所以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秋假。
 
但免得有甚麼誤會,所以大家都叫秋假作暑假。
 
我們大學的暑假期為一個月,在這一個月內,大家可以回鄉探親,或者留在大學裡。
 
關於暑期工課,在大學裡是沒有這回事的,因此在暑假期間,學生都可以盡情地休息。
 


你問我暑假打算做甚麼啊?
 
我只是打算一直蹲在家裡,努力練習駕駛高達或者戰鬥機。
 
當然我也會重溫一下歷史書或者記錄電影啦。
 
本來我有邀請謝西嘉一起來,讓她見一下她的爺爺和嫲嫲。
 
誰知未來的我碰巧一同放假,所以謝西嘉打算回去未來,跟未來的我去玩。
 


至於其他人呢。
 
深雪學姊和奈奈就各自回家去,與家人團聚。
 
由依老師打算趁這個時間進修一下,學習不同的知識。
 
而無家可歸的飛麗斯會留在大學裡,教導那些要想補課的勤力學生。
 
總之,在今天過後,大家就各自各精彩,一個月後再見面。
 


當然在暑假中見面也是可以的啦。
 
等等吃過午飯之後,我就會回宿舍,取回必要的行裝,然後回家去了。
 
走着走着,我和由依老師已經來到了基地的鐵門前。
 
我打開了鐵門,就看到女生們已經準備好飯盒,準備用膳。
 
「爸爸,你來了,嘿!」
 
看到我來了,謝西嘉即時第一個出來迎接我,果然是我可愛又乖的女兒呢。
 
一想到在暑假期間不能跟謝西嘉見面,不禁有點失落。
 
謝西嘉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飯桌面前,並讓我坐下。


 
「來啊,爸爸,試試謝西嘉的料理啦,這是特別為爸爸弄的。」
 
謝西嘉把眼前的一個便當盒打開,然後香味就直撲進鼻子。
 
那是肉醬意粉,而且照熱度來推算,應該是不久前煮好的。
 
看到美食當前,我好不客氣地吃了一口。
 
「啊!很好味呀!」
 
「嘻嘻,合爸爸的胃口實在太好了。」
 
聽到我的稱讚,謝西嘉臉上展現了開心的表情。
 


「謝西嘉打算給未來的爸爸一個驚喜,所以先找過去的爸爸來試味,果然很成功呢。」
 
啊……過去的我吃過,而且也知道未來會有驚喜,那對於未來的我,不就是沒有驚喜嗎?
 
嗯,時空這回事真的很麻煩呢。
 
不過未來的我,雖然你在過去的今天吃過,但也要裝作沒吃過的一樣啊!
 
「新陳,也試試我這個。」
 
奈奈這時也遞了一個芒果布丁在我眼前,想到我試味。
 
謝西嘉和奈奈每次都會一起為我弄便當,所以我已經習以為常,一個午膳吃兩個便當。
 
今天奈奈為我弄的是甜點呢。


 
「嗯,這個也很好味呢。」
 
「太好了。」
 
聽到我的說話,奈奈安心似的微笑了起來。
 
「喂!新陳代謝,人家的也給你試試吧!」
 
……………………………………我可以不試嗎?
 
我可不想再吃第二次黑暗料理。
 
「新陳代謝你這是甚麼表情,不願意吃嗎?」
 


經過上一集的教訓,我知道說話不可以亂講,食物也不可以亂吃。
 
亂吃的話隨時去見真理的了。
 
「馬上給人家吃!不管你願意不願意!」
 
深雪學姊直接把我撲倒,以單手握着我的頸子,然後想把一件像是雞排似的黑暗料理擠進我的口中。
 
我反抗,但無用,黑暗料理直迫我的口中。
 
它散發出一種名為死亡…不…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氣息。
 
就在千鈞一髮之祭,謝西嘉和奈奈以極快的速度把深雪學姊從我身上抱走。
 
「深雪,不可以這麼粗魯。」
 
「豆姊姊,妳是女生來的啊。」
 
妳們兩個是不是應該說「不可以把黑暗料弄給人吃」會比較好呢?
 
「哼哼!可惡的新陳代謝!哼哼!」
 
深雪學姊看到我一臉不願的臉,便生氣起鼓起了臉頰。
 
她這一個表情,實在太小女孩了,很可愛呢。
 
我從地上站起了,並坐回椅子。
 
「抱歉呢,深雪學姊,我不可能吃得下三個便當的食物啦。」
 
「是嗎?新陳代謝不是豬嗎?」
 
嗚…竟然繞彎來笑我是豬!
 
「嘛,算了,總有一天人家會找到懂得欣賞人家廚藝的人。」
 
我也希望有一個人來當我的替死鬼。
 
看到我和深雪學姊的鬧劇,飛麗斯和由依老師都不禁「唉」了一聲。
 
接着大家到坐回位子,正式開始吃午飯。
 
「來,爸爸,呀~~~!」
 
「呀~~~」
 
吃下。
 
「哈哈,爸爸好像個寶寶耶。」
 
由女兒親手餵的,真是特別好味道。
 
「新陳總是跟謝西嘉這麼親密的!」
 
坐在我對面的奈奈,看到我和謝西嘉的舉行,不禁有點不滿。
 
「奈奈也要試試看嗎?」
 
我拿起了叉子,捲起了一束意粉,然後遞到奈奈面前。
 
然後我有點戲弄她般,發出了「呀~~~」的聲音,叫她將開口讓我餵食。
 
奈奈馬上被嚇得臉紅,在她身旁的由依老師不知為何呆了,難道她也想要試試嗎?
 
「來吧,呀~~~~」
 
我總覺得這樣戲弄奈奈是挺好玩,於是又再次發出聲音來。
 
我遞過去捲着意粉的叉子慢慢迫近奈奈的嘴唇邊,奈奈的臉變得更紅,紅得得肉醬的顏色一樣,都是鮮紅的。
 
我向奈奈投了個「來吧,別害羞,再不吃我就收回囉」的眼神,戲弄着她。
 
突然,奈奈張開了嘴,快速又用力地把意粉從叉子上吃走。
 
奈奈的臉紅得比剛才更厲害,她的表情有點生氣,但也好像有點高興。
 
為了不被我看到她臉去的樣子,奈奈便馬上別過了臉。
 
這支叉子我剛才才用過來吃意粉,而在奈奈又用來吃意粉。
 
嚯哎!那不就是間接的………………
 
「啊!新陳代謝臉紅!新陳代謝臉紅!」
 
「哈哈,自討苦吃呢!宇宙塵。」
 
我只是想要戲弄一下奈奈而已,完全沒想到她真的會吃的呀。
 
這下玩出火了。
 
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繼續嘲笑和恥笑我,而飛麗斯則是沒好氣地慢慢吃飯,謝西嘉則是微微脹起臉頰望向我,這次好像換成謝西嘉感到不滿了。
 
四周的氣勢夾雜着歡樂和尷尬,這真是微妙的氣氛呢,一想到接下來的一個月沒辦法再感受到這種氣氛,還真的有夠可惜。
 
就在這時,鐵門突然被叩響。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不對,那不是叩門聲,那是拍門的聲。
 
這個時候會是誰來拍門啊?這令我聯想到在不久前發生的屍人事件。
 
我馬上走去開門,但在我轉動門柄的時候,門就一瞬間被推開。
 
我差點以為有怪獸要突入,但在眼前的只不過是一個小胖子。
 
小胖子氣喘喘的,大概是剛剛做完運動,想來借廁所一用?
 
不好意思,廁所去男男社那邊吧,在旁邊的豪華建築物就是男男社了,不過要小心裡邊的男人就是了,記得別去撿肥皂。
 
「巨人!」
 
當我在內心想着這個胖子為什麼會出現的時候,以及準備又再為大家介紹男男社的時候,小胖子突然講出話來。
 
「巨人??」
 
我無意義地重複他的說話。
 
「進擊的巨人呀!!!!」
 
小胖子奮力地大叫出一句讓我們都愣住了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