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歌聲的結束,四周從平靜之中回復了正常。
 
樹繼續被風吹動,河水繼續不息地流動,而月亮則是更舒服地在雲裡安然入睡。
 
啪,啪,啪,啪,啪
 
婆婆輕輕地拍手,一臉高興。
 
「真動聽呢。」
 


受到了婆婆的讚賞,奈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杓。
 
「那裡呢,我還算唱得挺差的。」
 
「不,連寶寶也覺得好聽,妳看。」
 
奈奈望向在嬰兒車上的寶寶,本來應該是在哭的寶寶,現在正嘻嘻地笑着。
 
這個小寶寶,現在是如同見到親生媽媽般的開心呢。
 


看到寶寶嘻嘻地笑着,奈奈也為他感到高興,臉上展現出微笑。
 
「我們也該走了,謝謝妳,女孩。」
 
婆婆向奈奈表示感謝後,就帶着寶寶離開了。
 
奈奈雙手輕按着胸口,望着婆婆和寶寶遠離中的背影。
 
從她望向婆婆和寶寶的眼神中,有着祝福的感覺,正散發出女生與生俱來的母愛。
 


不知為何,我有一種衝動,想要在奈奈的臉上用墨水寫上一百分呢。
 
「真的很動聽啊,奈奈。」
 
我走到奈奈的身邊,並講了句話,不小心就把奈奈嚇了一跳。
 
奈奈慌張地轉身望我,慌張得雙手無意義地在胸口前揮動,臉頰更是染上了一層紅。
 
「你…你…剛才都聽到了嗎?」
 
「是啊,我都聽到了,唱得很好呢。」
 
聽到我肯定的回答,奈奈的臉變得更加紅。
 
她以雙手掩住了自己通紅的臉頰,不好意思地別過了臉。


 
在她的表情像是在說「嗚…竟然被你聽到,好害羞。」的一樣。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奈奈會有這個反應,不過女生有很多地方都是我們男生不懂的呢。
 
可能是奈奈覺得她自己唱得不好,所以不好意思面對讚賞?
 
那有這回事,我是覺得唱得很好聽的。
 
「奈奈,妳以前是唱歌班的嗎?妳唱得很好聽啊。」
 
我正鼓勵着眼前這個害羞少女。
 
「沒…我沒參加過……而且我覺得自己還唱得不好……」
 


「有自信點吧,因為這真的唱得好。」
 
「真的嗎?」
 
「嗯!」
 
我猛用力地點頭,同時發出肯定的一聲「嗯」。
 
聽到我這麼一講,雖然奈奈的害羞心情還未平伏過來,但不多不少已經放下了心頭大石似的。
 
「新陳,謝謝你。」
 
奈奈輕輕地呼出一口氣,然後紅着臉向我感謝。
 
其實要感謝的才是我呢,因為奈奈讓我聽到這麼動聽的歌。


 
「喺,這是綿花糖,我們一邊去煙花會場,一邊吃吧?」
 
「嗯,好的。」
 
就這樣,我們兩個沿着休憩處的河流,一邊吃着綿花糖,一邊走着,更一直閒聊着。
 
不知道是不是綿花糖的關係,奈奈開心很多了,之前那種不開心的感覺瞬時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果然糖點是會讓人開心的食物。
 
之後我們在煙花會場與其他女生匯合,並一同欣賞煙花,迎接這個典禮的尾聲。
 
典禮之後的兩日。
 


雖然之前說過典禮之後就是大學的暑假,不過在暑假之前,還有半日課要上。
 
校方真的不貼心呢,暑假都來了,那有學生會專心上課。
 
身處學習大樓一號的班房中的我,正望着一個個等待放課鐘聲的學生。
 
他們沒有一個專心聽課,只是安靜地望着時鐘裡的秒針跳動。
 
話雖如此,由依老師依然在講課,大概在這班房中不受暑假影響的就只有她了。
 
「世界上沒有小人物,只有看不起自己的人,當然也有更小的人,以及巨大的人。」
 
由依老師有她自己講課,學生有學生的望時鐘。
 
如同在班房內掀起了兩股勢力的一樣。
 
「根據古書記載,巨人的棲息地,通常是雲之上,古書更指出有巨人是直接住在雲層上,在雲層上建造房子,另外在地球之上,也有出現巨人的影子,因此巨人又稱為天頂人或天頂星人。」
 
「老師!!!」
 
有一個學生突然大叫,並打算向由依老師作出提問題。
 
「如何證明巨人住在雲層上?根據科學所說,雲是水在天空的結集,不能讓人在上邊站的呀。」
 
原來也有一個學生在留心聽課呢。
 
雖然由依老師對於有學生留心聽課感到高興,但因為他突然把自己講的課打斷而一臉不爽。
 
面對學生的提問,由依老師立即拿了個東西出來。
 
那是一個試管,而試管中有着一粒豆子。
 
「同學,你知道那是甚麼嘛?」
 
「那是甚麼啊,老師?」
 
「這是昨天我從黑市買入的東西 ------ 傑克的魔豆。」
 
傑克的魔豆!?這不就是傳說中世界上只有五粒的魔豆嗎?
 
根據古書記載貧窮的傑克,得到了魔豆,而魔豆變成了直到雲頂的植物,讓傑克發現了巨人的城堡。
 
傑克更潛入了城堡,偷走了魔琴和生金蛋的雞,甚至把巨人殺死,最後傑克發財了。
 
這故事是教我們,要發財就要靠偷和殺人…………好像有點不對耶。
 
「用這個魔豆,你就可以知道,巨人是不是住在雲上,同時你也知道雲上能不能站人。」
 
「可是,要怎麼用這魔豆?」
 
由依老師揚起了嘴角,並慢慢地走近學生身邊,不懷好意。
 
「那當然是-------」
 
她把試管中的魔豆取出,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學生摔在地上。
 
「------吞進肚裡去!」
 
接着由依老師直接把魔豆擠進學生的口中,並不斷推撞他的下巴,好讓魔豆被咬碎。
 
果然吃甚麼東西都是需要咀嚼的呢。
 
學生想大叫救命,卻不小心就把咬碎了的魔豆吞了下去。
 
「接下來,你的身體就會變成植物,直通雲層,也可能是天國吧。」
 
由依老師把一隻手放到嘴邊,呵呵的笑着。
 
可憐的學生,臉色一瞬間變青,然後直衝洗手間扣喉,把魔豆嘔出來。
 
由依老師還真會騙人呢。
 
在試管中的一定不是魔豆,那大概是青豆吧。
 
世上只有五粒的魔豆,由依老師那有這麼多錢買得到。
 
就連在暑假前的一天,都能夠看到由依老師與學生的古怪激戰,這個情景已經算是日常情景了。
 
看到那種同學被由依老師耍得臉都發青,各個看着秒針跳動的學生都不禁笑了,當然我也一樣啦。
 
叮噹!
 
放課的鐘聲響起,如同算準了這場鬧劇結束般響起來。
 
所有的學生立即歡呼,然後急不及待地散去。
 
那種散去的速度,如同動物從牢子裡逃走的一樣。
 
隨着這一個鐘聲的響起,暑假終於來臨了。
 
「唉……放假了!!!」
 
我伸了個懶腰,然後收拾好東西,準備離去。
 
雖然暑假來到了,但午飯還是要吃。
 
這是在我正式放暑假前,最後一次與大家吃午飯呢。
 
吃午飯的地點,當然是我們地球防衛學會的社辦,那社辦其實只是一間鐵皮屋,我通常稱那裡為基地的。
 
「喂!宇宙塵!去吃飯囉。」
 
由依老師催促着我前進,看來她也很想離開間課室呢。
 
雖然跟這間課室相處的時間不多,連一年也沒到,不過想到等等接下來的一個月都沒能見到它,心中不禁有點依依不捨。
 
「宇宙塵!你再不走我就要掉下你了,到時要求我帶你走呀!」
 
「誰要求妳帶我走呀!?」
 
「哼!難得老師我批准身為宇宙塵的你跪在地上,哭崩着臉,眼淚鼻涕一齊流出來,以噁心的姿態求我帶你走,還真的不會感激。」
 
「我才沒可能會以這個噁心到不行的姿態求妳帶我走呢。」
 
「哼哼!」
 
就這樣,我跟這個班房道別了後,就與由依老師離開了課室,向着基地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