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上吧,飛麗斯!」
 
「是!」
 
飛麗斯回應了我的叫聲,立即把重炮裝置脫下,讓我使用。
 
然後飛麗斯更換成重劍裝備,馬上向巨人展開反擊。
 
不知為何,巨人看到我和飛麗斯一起攻擊,感到一臉震驚。
 


巨人震驚得呆住,在嘴邊發出了「啊…」的聲音。
 
雖然不知道他在搞甚麼鬼,但這是我們進攻的好機會!
 
我拿起飛麗斯交給我的重炮,也就是加農炮,然後把粒子集結在炮口。
 
與此同時,飛麗斯也呼叫出飛行組件,更發動了噴射裝置,向着巨人衝過去。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
 


飛麗斯大喝一聲,架起重劍,以劍尖直指向巨人的胸口。
 
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巨人,即時向側邊一閃,閃過了飛麗斯這一下刺擊。
 
巨人閃避時,讓大地震動起來,我差點就站不穩而跌倒。
 
飛麗斯的攻擊沒有停下來,她馬上重整好方向,飛向巨人,並準備劈下去。
 
巨人即時揮動手臂,如同趕走昆蟲般揮動,讓飛麗斯一時間無法接近。
 


雖然近戰的飛麗斯無法接近,但遠戰的我卻不同。
 
「接我這一擊!」
 
結集在加農炮的粒子到達上限,在我講話的同時,向着巨人射出去。
 
發射加農炮的後助力,全部襲來了我的身上。
 
這一發的後助力,把我向後彈飛,並跌倒在地上。
 
全身有着一種被單車撞過的感覺,肺部也因為這衝擊,而讓我猛咳起來。
 
以沒有裝甲作為輔助,單以肉體來使用加農炮,原來就是這個感覺。
 
巨人來不及反應,馬上就被擊中。


 
「啊………」
 
可是加農炮沒有到達我所預期的效果。
 
被加農炮擊中的巨人,只不過是如到碰到燒過的焊支一樣。
 
雖然很痛,但沒有造成致命傷。
 
我因為發射了這一炮,而差點被撞得有了末期肺癌,但這個巨人卻只是「啊……」了一聲。
 
這一刻,我完全明白到身體構造上的差別。
 
巨人因為一刻的痛苦而停下了揮動手臀,飛麗斯看準時間,馬上進攻。
 


「喝!!!」
 
飛麗斯把重劍向上一舉,發出聲音來加強自己的氣勢,朝巨人狠狠的劈下去。
 
巨人即時以手臂的二頭肌作為盾牌,擋下了飛麗斯這一下攻擊。
 
雖然飛麗斯的重劍有着「斬艦刀」之稱,但是巨人的體格卻相當堅硬。
 
只是在防禦的時候鼓起肌肉,就已經擋得住飛麗斯的攻擊,巨人只不過是受到了輕微的傷害。
 
這如同是被美工刀稍微劃損傷到的一樣。
 
雖然是流了血,但卻算不上來嚴重的傷害,而且從巨人的表情來看,這並不是很痛。
 
果然是戰鬥民族,完全是一副用來戰鬥的體格,這種程度的攻擊對他來說連皮外傷都不如。


 
看到自己沒能對巨人造成嚴重的傷害,飛麗斯即時後退。
 
而被後助力彈飛的我,也站了起來,準備再一次攻擊。
 
「 ╯>口<╯)))))╧╧!!!」
 
巨人發出了憤怒的聲音,雖然不知道是在說甚麼,但內容大概是「可惡」之類。
 
嗯,希望不是粗口吧。
 
巨人在大喊出聲音之後,就向着飛麗斯出拳打去。
 
他的雙拳猛打向飛麗斯,於其中一個拳中的深雪學姊,不斷地發出「哇呀哇呀哇呀哇呀」的慘叫聲。
 


受到猛攻的飛麗斯,只能不斷地後退,如同一隻蚊一樣飛來飛去,迴避巨人的揮拳。
 
「我來幫妳!飛麗斯!」
 
我馬上舉起加農炮,對準巨人,並開始結集粒子於炮口。
 
巨人看到我有所舉起,便向着地面用力一踏。
 
碰!
 
如同就在自己腳下邊發生九級地震,我一下子就跌倒在地面。
 
站得較遠的由依老師,也因為這一下地震而跌倒在地。
 
因為我跌到在地上的關係,結集在炮口的粒子也爆開了來,射向了巨人的位置。
 
但是,射出來的光束,並沒有多加瞄準,結果就射向了金屬天花板,沒能傷到巨人。
 
不單單是射失,被擊中的金屬天花板正是飛麗斯頭上。
 
金屬零件因為爆炸,而從天花板掉落。
 
身處天花板下邊的飛麗斯,看到金屬零件正掉向自己,便馬上飛向安全的地方。
 
被人一樣大的零件撞到,可不是講笑的,飛麗斯選擇飛向安全的地方,是絕對正確。
 
然而,她只顧着閃過掉下來的零件,沒有留意到巨人的攻擊。
 
巨人以捉着深雪學姊的那隻手,用力揮動,以前臀揮向飛麗斯。
 
「嗚哇哇呀!哇哇哩!」
 
在拳頭中的深雪學姊,又再發出慘叫的聲音。
 
可憐的她,雙眼已經變成一個又一個的圈圈了,她的表情就跟玩完了全世界最可怕的過山車連續二十次的一樣。
 
而來不及閃避的飛麗斯,即時被命中,被巨人的手前臂撞到。
 
「嗚!!」
 
這一下衝擊,把飛麗斯直打向牆壁,背部狠狠地撞上,同時把飛行組件損壞。
 
飛麗斯即時由牆壁掉到地面上去,動也不動。
 
「飛麗斯!振作點!振作點!」
 
我對着被撞飛到遠處的飛麗斯大喊,但她沒有回應,飛麗斯只是伏在地上,動也沒動過。
 
「可惡!你這巨大的東西!」
 
我再一次舉起加農炮,馬上瞄準並射擊,連粒子也不打算花時間去結集。
 
射出來的光束一發又一發打向巨人,但是這些軟弱又無力的攻擊,根本沒有對巨人造成任何傷害,對他來說,這比起被象筋彈射還要不痛。
 
如果之前是以燒過的焊支作比喻,那現在的一定是用溫開水來潑他。
 
你有聽過有人被溫開水潑死嗎?有的話請告訴我啊。
 
巨人動也不動地望着我,任由我不斷用溫開水潑他。
 
他這一個動作像是在跟我說「盡管來攻擊我吧」。
 
「這真的欺人太甚!有膽量的話,跟我同一個大小用拳頭來打過!」
 
我對着巨人發出不公平的咆哮,但巨人只是把我的話當在耳邊風。
 
巨人發出了笑聲,然後用力地踩地。
 
他並不只單單踩一下地,而是不斷地踩。
 
我立即就站不穩,以屁股着地。
 
你有試過被九級地震,連續震二十多次的經驗嗎?我現在有了這經驗啦!
 
全身都被震得入心入肺,骨頭好像都被震鬆了的一樣。
 
所有的思考或者想法,都被震出大腦之內,內心也被震得慌了。
 
巨人踩了約三十下之後,就揚起了嘴角,對着我講話。
 
「怎樣了,好玩嗎?要不要再來一次?」
 
我很想回答他「有膽色就踩夠一百次!」,但我被震得連話也講不出來。
 
全身都被震得脫力,我只能坐在地上,看着眼前這個巨人。
 
失去戰意,真的,我失去戰意了。
 
以我們的力量,沒可能打敗眼前這一個巨人。
 
沒能破壞到通訊裝置,也沒能打敗巨人,這次行動徹底的失敗。
 
「雖然想就這樣殺掉你們,但你們還有研究的價值。」
 
巨人的話才剛說完,就伸出手來,把我捉住。
 
因為逃生出路被封鎖,由依老師和肥醬來要走也走不到。
 
以他們的能力,完全是沒可能贏得過巨人,所以只好乖乖地認輸。
 
之後,我們全部人都被巨人捉走,無一幸免。
 
這個巨人到底想要捉我們來做甚麼?
 
化學實驗,人體解剖,還是拿來當飯後小菜。
 
我不禁想像到可怕的畫面。
 
嗚…不要吃我,我的肉不好吃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