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巨人捉住了的我們,被放進了一個巨型的玻璃罩子裡。
 
玻璃罩子的用料相當特殊,看起來很薄,而且裡邊和外邊所講的說話也可以聽得到。
 
但是,即使我們怎樣敲打玻璃,玻璃也沒有碎裂的跡象。
 
重劍裝備和重炮裝備,已經被巨人破壞掉,所以我們連工具也沒有。
 
飛麗斯受到了巨人的攻擊,身受重傷,暫時都不能亂動。
 


目標飛麗斯正躺在地上,而深雪學姊和謝西嘉正照顧着她。
 
我和由依老師當然在想辦法逃走啦。
 
「死定了!死定了!這一切都完蛋了!我的天啊,為甚麼要這樣對我,我還年輕不想死,嗚嗚!」
 
至於肥醬則是在發慌當中,我們也懶得理他了。
 
本來打算用對講機跟奈奈聯絡,但是對講機好像在戰鬥的時候壞掉,無法使用。
 


即使深雪學姊知道怎樣修理,但沒有工具的話,一切都是空想。
 
總之,我們就是困在玻璃罩子裡。
 
「可惡!該死的!」
 
我用力敲打罩子,但除了發出響聲之外,就沒有其他事發生。
 
可是我還不打算放棄,依然用力把拳頭打向罩子。
 


「我看你還是算吧,宇宙塵。」
 
由依老師保護半放棄的狀態,叫我住手。
 
「這種物料不是地球上的東西,構造並不簡單,以我們的力量是打不破的。」
 
「可是,妳叫我呆着甚麼也不做,我真的不能接受。」
 
即使由依老師想阻止我,但我都繼續以拳頭猛打罩子。
 
反作用力侵襲着我的拳頭,拳頭真的痛得要命,但我依然繼續猛打罩子。
 
「唉,叫你宇宙塵還真的很對。」
 
她這是嘲笑我的意思嗎?


 
正當我打算向由依老師回嘴過去的時候,來自外邊的腳步聲響起。
 
之前跟我們交戰的巨人正步向我們,他走近了罩子,站在我們面前。
 
「放棄吧,濃縮星人,你們是不可能打破這個罩子的。」
 
巨人看到我嘗試打罩子打破,不禁笑了笑。
 
由剛才開始我就有點在意,他所說的濃縮星人,是指我們嗎?
 
巨人高高在上的望向我們,一副高不可攀的樣子,搖不可及。
 
為什麼我都是集中在講高呢,因為眼前的巨人真的太高大了。
 


之前戰鬥因為拉開了距離,所以不覺得太高,但在近距離之下,猶如站在高山之下。
 
只是因為高度的差距而展現出的氣勢,已經讓人感到有點喘不過氣來。
 
「你到底想對我們做甚麼呀?」
 
我稍微後退了幾步,然後大聲問道。
 
「我有問題要問你們。」
 
所以他是想要盤問我們嗎?
 
放心,對地球不利的事,我是一句也不會說的。
 
巨人望着我們,然後開始向我們盤問。


 
「為什麼你們要濃縮成這個大小?」
 
吓?
 
沒錯,對於這道問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吓」,我完全不懂他在問甚麼。
 
「為什麼你們要濃縮成這個大小?」
 
巨人再一次重複問題,但我們沒有人懂得他在問甚麼。
 
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在說火星話。
 
「由依老師,妳對於這道問題有甚麼看法?」
 


「呃,你問我嗎?」
 
「當然啦,妳對宇宙生態有一定的認識,應該懂得跟巨人對話吧。」
 
我把由依老師推到巨人的面前,由她來跟巨人對話。
 
「我再問一次,為什麼你們要濃縮成這個大小?」
 
由依老師搔了搔臉,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回答。
 
但她更知道,如果再不回答就會惹巨人生氣。
 
「與其說濃縮,倒不如說我們本身就是這個大小。」
 
這是很正確的回答,因為我們根本沒有濃縮,不如反問一下為什麼他會這麼巨大吧。
 
巨人一時沉默,然後點了點頭,又再問道。
 
「為什麼男人和女人會在一起?」
 
吓?
 
又是一條讓人發出…不!連青蛙都發出「吓?」一聲的問題。
 
「為什麼男人和女人會在一起?」
 
或許這道問題考起了由依老師,她遲遲都未能回答,讓巨人有點不滿。
 
終於由依老師想了好一會,然後回答。
 
「男人和女人本應該是在一起的吧。」
 
「為什麼會在一起?」
 
由依老師已經不懂得回答巨人的問題,這比起高級會考還要難上十倍。
 
「由古時開始,人類分為男女,男人和女人會在一起是一件正常不過的,當然也有些是男人跟男人,女人跟女人的。」
 
這次換我來回答。
 
「男人和女人會聊天,會互相吸引,會牽手,會擁抱,也會接吻。」
 
「接…接吻!?」
 
突然巨人一臉驚訝,臉上也有着不解的表情。
 
「甚麼是接吻?」
 
拜託,這是地球的基本知識好不,你在地球都調查了甚麼?
 
「喂,宇宙塵。」
 
這個時候,由依老師叫了叫我的名字。
 
雖然不知道她叫我有甚麼事,但我還是望向了她。
 
「這下我記得了,曾經有本書是這記錄,是有講過巨人的事,他們是男女分開,而且是敵對的關係,我想這本書所講的巨人是在指眼前的巨人一族。」
 
聽到由依老師這麼一講,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巨人會問出這麼困難的問題了。
 
在他們的世界之中,根本沒有跟女人一同生活的概念,有的就只有跟女人戰鬥。
 
怪不得他會問為什麼男人跟女人會在一起,怪不得也會問甚麼叫接吻。
 
「你們是男人和女人,所以接吻給我看!」
 
不知道接吻為何物的巨人,以命令的語氣跟我們講話。
 
他這是傻了嗎?吻不是隨便接的啊!
 
可是,不得不承認現代的思想開放,吻的真是隨便接,密也是隨便親。
 
而且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文化,例如在外國,接吻是正常不過的事。
 
但我們身處的地方的文化,跟外國的又不同。
 
再說,我又不是那裡隨便的男生,怎可以說接吻就接吻?
 
「我拒絕。」
 
我即時拒絕巨人的命令。
 
「宇宙塵你是笨蛋嗎?你這樣做會惹怒他的!」
 
「甚麼呀,由依老師,難道妳想到接吻看看?」
 
由依老師即時臉紅,她雙手緊握拳頭,對着我哮叫。
 
「誰…誰…誰想要跟你摺…摺吻呀!你是白痴嗎?」
 
由依老師緊張得連字的讀音也發錯,實在惹人懷疑,她看起來有種欲想一試的感覺。
 
不過,由依老師說得對,我這個行為馬上就令巨人生氣。
 
突然間,巨人把罩子頂打開,然後伸手入來,把深雪學姊捉住。
 
「喂!為什麼又是人家啦!快放人家下來呀!」
 
躺着也中槍,就是指現在的深雪學姊嗎?
 
「快點接吻!不然我就把她殺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人有脅持人質,強迫一男一女接吻!
 
我們望着巨人,不知如何是好。
 
「快點!」
 
巨人再次發出催促的聲音,而且加大了握住深雪學姊的力道。
 
「由依老師,拜託妳了!」
 
「哎?宇…宇宙塵你講甚麼話呀?」
 
「再不快點,深雪學姊就會被殺死的呀!」
 
「可…可是…我…那個。」
 
平時虐待學生都不覺得害羞,現在害羞個甚麼啦。
 
我捉住了由依老師的雙手,把她拉來身邊,並望着她通紅的臉子。
 
由依老師被我這個舉動嚇得瞪大了眼睛,一臉受驚。
 
巨人看到我們兩個正準備要接吻,驚訝得發出「啊……」的聲音。
 
在我們身後的其他人,臉上寫着「他們真的要接吻啊?」的文字,全都把視線集在我們的身上。
 
雖然我實在不想跟由依老師做這樣的事,但為了救出深雪學姊沒辦法了。
 
「要上了,由依老師。」
 
「要…要…溫柔點…」
 
我和由依老師的臉漸漸靠近,她身上散發出的女性香味,直撲進鼻子。
 
她的呼吸,我完全感受得到,熾熱的體溫也感受得到。
 
由依老師的眼睛輕輕閉起來。
 
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