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嘗試再次呼叫哈林司令,但哈林司令已經沒在聽到我的聲音。
 
而我也不打算再拉他的拉臂,免得又再次被推跌在地上。
 
於是我決定不找哈林司令幫忙,離開人群,回到飛麗斯的身邊。
 
飛麗斯的頭痛得比剛才更加厲害,以她痛苦的樣子來看,她的頭像是被用鎚打的一樣。
 
「薪水昂,你是DSO的成員,應該知道醫生或者醫療室吧?」
 


「我在找醫生的電話號碼!等等!」
 
薪水昂在由依老師的催促下,猛翻電話簿。
 
在危急的情況下翻電話簿,這就是薪水昂的壞習慣。
 
現在才翻電話簿有甚麼用呀!
 
喜歡待在總部外邊的薪水昂,除了知道指揮室這類重要地方之外,那會知道其他的地方。
 


我馬上走到飛麗斯的身邊,二話不說就以公主抱的主式抱起她。
 
「新陳,你想帶她去那了?」
 
當然是醫療室啦,妳以為是城堡嗎?
 
被我這樣的動作嚇到的奈奈,慌張地問我,但我已經沒有意思想要回答。
 
所以剛才的那一句,我留在心中說過就算了。
 


我衝出了充滿熱鬧氣氛的飯堂,獨自來到外邊。
 
好了,現在應該要往那裡跑?
 
完全不知道醫療室在那的我,只好盲目的跑動。
 
追在我身後的女生們和薪水昂也說幫忙去找醫療室,為了增效率,我們都分開去找,找到就會互相聯絡。
 
我一直跑來跑去,在黃昏之下,穿過了一座又一座銀灰色的建議物。
 
想找個地圖或者指示牌來看,但我竟然完全找不到。
 
找得到的,就只有掛在四周明日小姐的海報。
 
在海報中的明日小姐,對我展露出可愛的笑容。


 
左邊是明日小姐的笑容,右邊是明日小姐的笑容,前邊又是,後邊又是。
 
我的四周都是明日小姐的笑容,這下連我的眼睛也倒照出明日小姐的樣子。
 
一種混身不自在的感覺在我身內游走,我覺得好像被人以四方八面的看着。
 
就像是活在明日小姐之內,被這個虛擬人物包圍住。
 
好噁心,我全身都雞皮疙瘩了。
 
「新陳……」
 
這時,飛麗斯輕輕打開了眼睛,並呼喚了我的名字。
 


「飛麗斯,妳沒事嗎?頭還很痛吧?」
 
「嗚…嗯,我好了很多了。」
 
「真的嗎?別勉強自己,妳最喜歡裝堅強扮沒事了!」
 
「我真的好了,還有,可以放我下來嗎?」
 
留意到自己被男生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飛麗斯的臉頰染上了夕陽一樣的顏色。
 
我把飛麗斯放了下來,然後不好意思地道了個歉。
 
飛麗斯苦笑了幾下,還叫我別在意,不過在這時,她的頭又痛了一下。
 
因為頭痛的關係,飛麗斯一時站不穩,我反射性地站了上前,扶住了飛麗斯。


 
飛麗斯就這樣落在我的懷中,我的雙手為了扶住她,而搭在她的雙肩上。
 
夕陽下的海,閃閃生光,這是我們的背景。
 
身為女生的飛麗斯,落入了我的懷中,而我的動作又是搭住她的肩。
 
在旁人的眼中,我們就像是擁在一起,雖然事實上並不是。
 
「沒事吧?」
 
「我…我沒事。」
 
飛麗斯抬頭望了望我,但正因為她這個動作,讓我們兩人的臉距離變近了很多。
 


我可以在她翠綠色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樣子。
 
也能在這個距離之下,感受到飛麗斯的呼吸。
 
這個時候我想起我與飛麗斯之間的秘密,是甚麼秘密?那就要看看第四集了。
 
「你回想起了對吧?」
 
「咦?妳怎知道我在想那個秘密。」
 
「你臉紅了。」
 
我竟然不自覺就臉紅了呀。
 
「新陳!!」
 
這個時候,奈奈的聲音傳到了我們耳邊,然後她的人就出現在我們面前。
 
「薪水昂找到醫生了--------你們剛剛是在擁抱嗎?哈哈,我不阻你們了。」
 
「嗚哇,別誤會,才…才…才不是擁抱啦!」
 
「新陳!你臉紅!你說謊!」
 
「我…我沒說謊啦!」
 
「新陳你這超級笨蛋!」
 
奈奈不知道從那裡拿了一堆東西向我投擲。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筆、書本、相架、背包、足球、籃球、電腦、電視,全部都向我投擲過來,是想要奪去我性命的投擲過來。
 
幸好我反應快,一一閃過。
 
「聽我說呀,奈奈。」
 
「笨蛋!」
 
可是在最後一雪櫃,我卻來不及反應閃過去,在「碰隆」的一聲過後,我發現整個世界也旋轉。
 
哇呀……我倒在地上,看到明日小姐要來接我走。
 
咦?黑衣男你們跑那了?平時都是你們帶走我的呀。
 
「啊,新陳,我們都在聽明日小姐的歌。」
 
甚麼,黑衣男你們都在聽啊?果然明日小姐還真受歡迎。
 
當我回過神後,就看到一個白色的天花板在我眼前。
 
「嗚…爸爸呀。」
 
謝西嘉的樣子即時代替了天花板出現在我眼前。
 
她流淚水的臉正在我的臉上不斷磨蹭,害我的臉都是她的淚水。
 
「明明是飛麗斯頭痛,為什麼會是新陳代謝躺在這裡的呢?」
 
深雪學姊的聲音傳來耳邊,不過因為謝西嘉的臉把我視線完全蔽住,我無法看到深雪學姊的樣子。
 
照深雪學姊這麼說,我應該是在醫療室吧。
 
謝西嘉這個傻女孩一定是以為我掛掉了,所以才這麼哭吧。
 
我摸了摸謝西嘉的頭髮,並以「爸爸才不可能這樣就掛呢」來安慰謝西嘉。
 
總算讓謝西嘉平靜下來後,我坐了起來,並還視四周。
 
白色的房間,有着大家,以及一位穿白袍的醫生。
 
我果然是被送來了醫療室呢。
 
「聽說你被雪櫃擲到?」
 
薪水昂一臉不解地向我提問,他當然沒可能知道為什麼我會被雪櫃擲到。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雪櫃擲到,應該是說為什麼會她能拿出雪櫃來向我投擲。
 
我望了望奈奈,而奈奈則是帶有不好意思和生氣的別開了臉。
 
她還在生我氣嗎?我說剛剛是誤會啊。
 
面對這樣的奈奈,我只好苦笑。
 
「朋友!你沒事吧?」
 
這時,哈林司令突然衝進了來,並大聲地叫喊起來,關心我的傷勢。
 
「竟然在總部發生這種傷人事件,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
 
我呆眼地望住哈林司令,而哈林司令發現我呆眼的望住他,他也望住了我。
 
互相對望了十多秒之後,哈林司令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
 
「我的臉上黏住了飯嗎?」
 
「啊,沒有。」
 
剛剛吃的是排,所以沒可能有飯的,希望他真的可以注意別亂用老掉牙的對白,再說他的臉上真的沒有飯。
 
哈林司令竟然這麼緊張關心我的傷勢?
 
剛才在飯堂的哈林司令,卻直按把我推開,讓我跌在地上,但現在來關心我。
 
「你是哈林司令嗎?」
 
「哇,宇宙塵失憶了?」
 
為什麼先給反應的是由依老師啊?
 
「我當然是哈林司令啦。」
 
哈林司令拍了拍胸口,表示他是如假包換的哈林司令。
 
現在的哈林司令,與當時在飯堂的哈林司令,真是判若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