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呀!!」
 
我強忍住因為高速飛行所帶來的壓力,盡力把眼睛睜大,瞄準我眼前的敵人。
 
電腦的鎖定系統,快速幫我鎖定藍天中唯一的敵機,那是一部向我迎面飛過來的偉基利。
 
「咇」的一聲,我就知道敵人已經鎖定好了。
 
「這次一定要擊中你!」
 


我即時扣下板機,兩枚飛彈從偉基利兩旁的機翼射出。
 
拖拉着白煙尾巴的飛彈,在藍天中畫出了白線,把藍天劃破了。
 
只是在一兩秒,飛彈就已經奔到敵機的面前。
 
「這沒甚麼大不了。」
 
同樣是偉基利的敵機,就在兩枚飛彈要撞上的時候,一個上翻閃避,讓兩枚飛彈互撞產生爆炸。
 


敵機的機師發出了非常鎮定的聲音,像是早就知道自己一定能迴避過去。
 
在上翻之後,敵機以機底朝天,向後一個空翻,在機底回到了正常的位置就立即以飛彈來還擊。
 
一枚!二枚!三枚!三枚飛彈急速向我迫近!
 
為了不被擊中,我立即踏盡油門,然後快速控制,讓戰機型態的偉基利向側邊做一個連續翻滾。
 
如同花式飛行般閃避,讓射過來的飛彈全部射失。
 


這沒甚麼大不了,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掌握了這種技術。
 
保持着最高速的我,拉近了與敵機的距離。
 
兩部偉基利在天空中擦身而過,以不斷掃射的機炮當作彈幕來保護自己。
 
一瞬間,我們互相擦過,來到了敵機後邊的我,知道現在正是機會了!
 
我把變型控制桿橫推,立即變成半人型型態,這個外觀看起來很像一隻鴨呢。
 
飛行能力雖然下降了,但是穩定性和操縱性大大提升。
 
我立即一百八十度後轉,然後對着敵機的尾巴猛射。
 
自動鎖定系統同時鎖定敵機,但在我猛射和鎖定的同時,敵機已經比我快一步做出迴避行動。


 
敵機由戰機型態變換成人型,在因為地心吸的影響下,向着地回跌去,也因此閃過我的射擊。
 
自動鎖定系統馬上就追蹤過去,我的機炮槍嘴也追了過去。
 
但敵機的動作比我想像中要快,在跌到一定的位於,又變成了戰機型態,在我底下飛過。
 
我的機炮子彈立即追去,朝自己腳下射去,但戰機型態的敵人速度實在太快,連子彈都沒能追得上。
 
只是在眨眼的一刻,敵機已經由我的底部穿過去了。
 
我快速發射幾枚飛彈,只當作掩護,沒想過要擊中敵人。
 
話雖如此,敵機也發射出與我同樣數量的飛彈。
 


雙方的飛彈撞在一起,在我們的前方發生一連串爆炸。
 
爆炸所產生的煙霧,讓我向不清前方,但我知道敵方一定會突襲過來,所以即時向上方的天空退去。
 
突然一道光束狙擊槍的光束,向着我直射過來。
 
雖然我已經有心理準備,敵人會在這個時候突擊,但沒想到是用光束狙擊槍。
 
那有可能會想到呀,在煙霧之下竟然用光束狙擊槍,正常人也不會這樣做。
 
藍色的光束就這麼射穿了煙霧,在煙霧上開了一個大洞,直飛來我的身邊。
 
我即時作出反應,踏盡油門,向上高飛。
 
但機體跟不上我的反應,不能完全迴避過攻擊,藍色的光束就擊中腳部。


 
腳部瞬間發生爆炸,讓整部機體都升去了平衡,噴射引擎也因為爆炸而發生了點小意外。
 
我馬上改變型態,變回戰機,想向前飛去,重整形勢。
 
但就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敵機變成了人型,在打穿了的煙霧中衝向我。
 
我想要馬上就變回人型阻擋或是反擊,但機體沒有如我所望般作出反應。
 
敵機就在我的上頭出現,我隔着玻璃窗直接望到了它。
 
「受死吧!」
 
敵方的機師大喝一聲,然後拔出光束軍刀,向我的駕駛艙插向。
 


「哇呀!」
 
碰!!!!!
 
眼前一片漆黑,我如同被掉進了黑洞之內。
 
我用力地「唉」了一聲,然後一道光芒射了進來。
 
那不是神明的光芒,而是模擬駕駛艙外邊的光芒。
 
剛才所發生的事,全部都是模擬的。
 
自從昨天過後,我得知道偉基利的存在,而與天頂星人對戰需要用上它,所以我決定要進行練習。
 
當然不可能用真正的偉基利去練習啦,不然發生剛才的情況,就有好幾部報銷。
 
所以我利用了總部裡的偉基利模擬器來練習。
 
「恭喜你,你又死了。」
 
在外邊探頭過來的薪水昂,對我露出了奸狡的笑容。
 
我無奈又垂頭喪氣的步行出模擬駕駛艙,馬上就聽到薪水昂對我拍手,恭喜我第三十五次死亡。
 
三十五次死亡,連死神都跟我說「你還要死幾次啊?我都手軟了」。
 
薪水昂手中拿着三十五個牌,讓我掛在頸上,那真是跟狗牌沒兩樣。
 
而且牌上寫着「我死了」「我被擊墜了」「I MA DEAD」,這是侮辱!這是侮辱!
 
「好了,被擊墜王,你現在得去跑三十五個圈。」
 
「喺……」
 
這個時候,總是跟在我身邊的謝西嘉,鑽進了模擬駕駛艙。
 
她好像也想玩玩這個模擬器。
 
「大哥哥,謝西嘉也想玩玩看啊。」
 
「沒問題,先讓我把難度設定到入門吧,剛才一直是達人級的。」
 
「薪水昂!你剛剛一直讓我以達人級來練習!?」
 
「當然,以你的身手,不用達人級來練習,就會馬上過關。」
 
我承認自己的駕駛技術厲害,但也不用剛開始就給我用達人級吧。
 
而且還要瞞着我,這個薪水昂,到現在還要報仇嗎?
 
「薪水昂!我要殺了你!」
 
「你跑完三十五個圈再來吧,那邊請。」
 
「我現在就要呀!」
 
我跟薪水昂有個約定,就是我「死亡」就得掛着牌來跑圈,牌數和圈數跟我死亡次數成正比。
 
「現實中死了就不能復活,新陳,請三思。」
 
正當我打算出手攻擊薪水昂,而薪水昂正打算反擊的時候,在旁邊的工作人員叫我們不要吵架或者打架。
 
「真是的,你們兩個這麼吵,害我都聽不清楚明日小姐的歌。」
 
「閉嘴吧,你們兩個。」
 
兩個工作人員兇神惡殺的瞪着我和薪水昂。
 
不想得罪別人的我兩,只好閉嘴,之後我就默默地去跑圈了。
 
「昨天明日小姐的音樂影片真的好棒。」
 
「是啊,我睡覺前都有再看一次。」
 
「嘿,我發夢都想着明日小姐耶。」
 
工作人員都在討論人氣超高的明日小姐,他們的話聲大得比我跟薪水昂吵架的要大。
 
都不好好檢討一下自己,還好意思罵我。
 
「啊,我好想一直聽明日小姐唱歌啊。」
 
「我也是呢,我今晚要聽着睡。」
 
「我們現在不是在聽嗎?」
 
「現在要一邊工作一邊聽,那怎能算聽啊,根本不能集中聽。」
 
「我同意,唉,好想不工作,想專心去聽明日小姐的歌啊。」
 
「同意。」
 
你們這班工作人員,想偷懶就別在找藉口了。
 
現在的工作人員,一直討論明日小姐的話題,完全沒有做檢查工作。
 
「要跟天頂星人戰鬥,還真麻煩。」
 
「要檢查這些偉基利,我都想死了。」
 
他們更發出抱怨的聲音,差點就把工具直接掉到地面,然後轉身就走。
 
幸好薪水昂發出了一聲「別在那偷懶」,才讓他們終止話題,繼續工作。
 
不過明日小姐的歌,依然在他們那邊播放着。
 
這個景象還真悠閒,完全不像四日後就要發生宇宙大戰的一樣。
 
是因為DSO是專門組織,充滿自信,所以才這麼悠閒,還是其他原因。
 
我沒有理會,因為我得快點跑完那該死的三十五個圈,再次挑戰模擬器。
 
甚麼明日小姐的歌,完全聽不進我的耳內,而且我也沒對明日小姐有甚麼興趣。
 
之後------
 
「第三十六次死亡,這次是慘死。」
 
「你又把難度調高了!薪水昂!」
 
------我又得繼續跑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