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昂氣沖沖的走進升降機,差點不等我就獨自離去。
 
進來了升降機的我們,朝地面進發。
 
在升降機裡邊,薪水昂不發一言,只是望着層數顯示器跳動。
 
雖然他是有望過其他的東西,例如貼在升降機內的明日小姐海報,但就即時別開臉,像是不願看到她的一樣。
 
「薪水昂,別生氣啦。」
 


我嘗試開解他,但只見到薪水昂瞥了我一眼,然後又望回去顯示器。
 
這下讓升降機內的氣氛變得十分尷尬。
 
「說不定哈林司令想讓大家輕鬆一下,就像自殺前都要吃飽,不當餓鬼吧,哈哈。」
 
自以為開了個有趣的玩笑,但薪水昂卻連望也沒望我。
 
我好不善長應付這些場面,不自覺就因為苦惱而搔着後腦杓。
 


「或者你說得對,哈林是想放大家輕鬆一點。」
 
正當我想再擠一個笑話出來,改善氣氛,誰知薪水昂就說起話來。
 
雖然薪水昂是這麼說,但他的樣子卻並不認同是這麼一回事,口是心非。
 
「那傢伙為了這個虛擬人物,竟然做出了這樣的反應………簡直是變了另一個人。」
 
我想薪水昂是指哈林司令當時對他大喝,叫他閉嘴的一事。
 


自己的偶像被說到不好的一臉,自己會不高興是正常,但對着別人大聲呼喝,又是誇張的反應。
 
再說,哈林司令又不像這麼小器的人。
 
他為人和藹可親,又沒有權威,也會關心別人,跟一般人無異。
 
之前薪水昂升降機裡也以「虛擬人物」稱呼明日小姐,當時哈林司令也沒有這麼大的反應。
 
總覺得他忽然變成了另一個人似的,如果薪水昂說的一樣。
 
會是因為壓力影響嗎?畢竟要面對天頂星人的攻擊,又要處理明日小姐的演唱會。
 
就在我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升降機已經來到了地面了。
 
隨着「叮」的一聲,門就被打開,而我們兩個人步行出去。


 
這個時候就看到奈奈和飛麗斯經過我們面前。
 
我馬上發出一聲「嗨」,然後走上前。
 
我們互相打了個招呼,但奈奈的表情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大概是昨天的事的影響吧。
 
重整好心情的薪水昂,也走近了來,並跟飛麗斯講話。
 
「身體還好嗎?醫生的報告應該出了。」
 
昨天飛麗斯突然頭痛起來,雖然她說好了很多,但我們還是要她做一次檢查。
 
「有心,我身體好很多了。」
 


「醫生的報告怎講?」
 
奈奈和飛麗斯交換了個眼神,一臉有口難言。
 
「醫生說,飛麗斯她的身體完全沒問題。」
 
完全沒問題?
 
我聽到奈奈這麼說,即時愣住。
 
因為突然的頭痛,不可能是完全沒問題吧,而且她頭痛的程度,是很厲害的呢,怎可能沒問題。
 
有人說過,生病和身體不適對於身體來說是等同於警號的響起啊!
 
「醫生真是這麼說嗎?」


 
「是的,完全沒問題。」
 
看到我依然不願相信,一臉「這個醫生會不會醫術啊」的表情,奈奈就為我解說。
 
「醫生說飛麗斯的身體完全正常,沒有甚麼問題,頭痛的成因,沒辦法知道。」
 
「吓?沒辦法知道?」
 
「是的,醫生說以人類對半機械人的認知,是非常有限,所以沒辦法得知頭痛的成因。」
 
的確,對於半機械人的身體,我們人類是不太清楚。
 
既然醫生都這麼說,那我只好相信他吧。
 


「新陳,由依姊在飯堂等我們吃下午茶,你也要一起嗎?」
 
奈奈縮起了身子,沒有與我的眼睛對上,不好意思地講話。
 
「好啊,我也叫深雪學姊和謝西嘉來吧。」
 
「嗯。薪水昂要來嗎?」
 
「不了,我有點事要辦。」
 
薪水昂一臉滿有心事,並拒絕了邀請。
 
接着,他就獨自一個離去。
 
看到他一個人離去的背景,不禁散發出一重孤獨的感覺,這就是跟朋友吵架了之後的情景?
 
「我們走吧,由依在等我們。」
 
飛麗斯也轉身前行,並催促我們。
 
雖然不知道薪水昂想要辦甚麼事,但現在是下午茶時間,希望他不會介意我把帳單交給他吧。
 
之後我與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匯合過後,就前往飯堂,享用下午茶。
 
然後,今天就這樣渡過。
 
第二天的早上,我繼續進行偉基利模擬練習。
 
本來薪水昂負責來監視我進行練習,確保我死了後去跑圈,但他今天沒有出現。
 
不知道他在偷懶,還是有事要辦,但他沒有出現,我就可以免除死後跑圈這個討厭的事情。
 
不過我還是把難度調到薪水昂給我的難度,好讓我贏了之後在薪水昂面前自誇一下。
 
結果,今天我超走運。
 
因為薪水昂不在,我可以免除六十六次跑圈。
 
雖然沒有跑圈,但我還是去了洗澡,洗完澡的感覺真的好棒。
 
洗了個澡之後,本來因為戰敗得太多而提不起勁的身體,瞬間恢復了活力。
 
所以我介紹大家,想轉換心情的其中一個好方法,就是洗澡。
 
我用毛巾擦着頭,並從洗澡室步行出來,這個時候就看到一個工作一員又近我。
 
「是謝先生嗎?」
 
「是的,我是。」
 
「司令有事找你,請你與你的朋友到指揮室一躺。」
 
我馬上望向深雪學姊和謝西嘉的方向,看到她們兩個在YF-30那邊。
 
深雪學姊依舊研究YF-30,而謝西嘉則是在一旁把設計圖轉來轉去,嘗試去理解設計圖。
 
「好的,我們會------」
 
我把臉望回去工作人員,但只看到他轉身離去的背影。
 
他只是來把司令的通知告訴我啊?
 
我都未有回應,他就已經走了,真是個失禮的工作人員。
 
「唉,明明我在聽明日小姐的歌,卻突然叫我去……唉。」
 
這個失禮極了的工作人員,一邊離去,一邊發出抱怨的聲音。
 
聽明日小姐的歌重要得過工作?
 
總覺得明日小姐的歌在這一兩日內直線上升,就是由音樂影片播放的那日開始。
 
這一刻我才留意得到,今天的機庫好像沒甚麼人,只剩幾個工作人員。
 
雖然有工作人員在,不過他們並沒有進行偉基利檢查,只是蹲在一邊傾聽明日小姐的歌。
 
實在叫我懷疑他們是不是有心工作呢?
 
我走到謝西嘉和深雪學姊的身邊,沒有理會那班沒在工作的工作人員。
 
「啊,爸爸,謝西嘉還未理解到設計圖啦。」
 
「哈哈,謝西嘉要加油啊。哈林司令在找我們,要我們到指揮室。」
 
「要去玩嗎?人家馬上就來!」
 
聽到要去指揮室,深雪學姊即時從研究的狀態中回復了小女孩的狀態。
 
不過她是不是有點誤會,我們可不是去玩。
 
算了,總之現在就是帶她們一起去指揮室就對了。
 
我們向着指揮室前進,不用一會就來到目的地。
 
「宇宙塵發現。」
 
來到了指揮室的我們,就看到由依老師、奈奈、飛麗斯、肥醬。
 
「由依老師妳們好早到耶。」
 
「是你太慢而已。」
 
跟各位打了個招呼之後,我環視了四周,但不見薪水昂的影子,看來他好像沒受到邀請。
 
到底是薪水昂被邀請但又沒出現,還是因為哈林司令太小氣而沒有邀請他,我就不清楚了。
 
不過,我覺得應該是前者,畢竟哈林司令應該不是這麼小器的人……但是他最近的性格卻怪怪的。
 
然後我們就來到哈林司令的身邊。
 
「哈林司令,找我們有事嗎?」
 
「朋友們,你們來了就好,因為我有件事想要拜託你們。」
 
「拜託我們?」
 
如果是拜託我們測試跟天頂星人對戰用的偉基利,那就事不宜遲了!
 
「嗯,我希望你們可以看一看明日小姐的演唱會的影片,給我們一點意見。」
 
………………又是明日小姐?
 
距離天頂星人攻擊地球,只剩三天,是不是有點把重點放錯了?
 
這是為了讓大家輕鬆而做的事…這是為大家輕鬆而做的事,這是為大家輕鬆而做的事。
 
嗯嗯,沒錯。
 
為了讓事情合理化,我在心裡猛講着這一句,真希望現在做的事情是真的合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