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下午三時左右,我完成了第五十個圈之後,就累到舉白旗。
 
偉基利操作加上跑圈,真的是要了我命。
 
薪水昂看到我累死累活的樣子,不禁偷笑。
 
要不是他把難度調高,我那有可能要跑五十個圈呀!
 
雖然薪水昂做這件事讓我覺得他非常討厭,但事後的貼心卻值得一稱。
 


他知道我運動完一定會全身大汗,所以早就為我準備好洗澡用品。
 
在我們身處的位置附近,有一個洗澡室,是方便工作人員洗澡而存在。
 
結果,我們兩個男人就去了洗澡了。
 
起初謝西嘉說要跟着我一起去洗澡,雖然我跟謝西嘉是父女,但也是男生和女生,一起洗澡始終不好。
 
另外,那個討厭的薪水昂也在這裡。
 


避免謝西嘉的可愛身體被這傢伙的視線沾污,我那有可能讓謝西嘉一起洗澡呢。
 
謝西嘉起初是有點淘氣,誓要跟來,但最後也放棄了。
 
因為她留意到深雪學姊正在研究YF-30,她覺得很有趣所以就放棄了洗澡的念頭。
 
順帶一提,由我開始練習的時候,深雪學姊也在研究YF-30的。
 
總之,就只有我和薪水昂一起洗澡。
 


「新陳。」
 
「怎麼了?」
 
「我有肥皂,小心我用它來對付你。」
 
「撿…撿肥皂!?」
 
我們兩個就在洗澡室有的沒的閒聊着。
 
我不禁想起谷先生,如果跟谷先生一起洗澡,我覺得後果不堪設想。
 
話說谷先生只有故事剛開始才有份出場耶。
 
真好,不用看到他拿出光劍揮來揮去,老實說我覺得超噁心的。


 
洗了一個澡後,整個人精神爽利,我覺得自己的活力又回來了,可以再去挑戰模擬器。
 
但剛剛才洗完澡,又把自己的身體弄得一身汗?這件事還是之後再做好了。
 
我們離開了洗澡室,回到了機庫,就看到深雪學姊跟謝西嘉在YF-30的附近。
 
深雪學姊自顧自地研究YF-30的機身,而謝西嘉則是很努力地在看設計圖。
 
「呀~謝西嘉看不懂呀。」
 
謝西嘉抱着放棄和苦惱的語氣,大聲地講話。
 
「哈,謝小鬼沒看得懂就不能跟人家一起玩啦!」
 


「豆姊姊啊,謝西嘉也想一起玩玩。」
 
她們所講的玩,是指研究YF-30。
 
看來因為謝西嘉嚷着要一起「玩」,深雪學姊覺得她很煩,所以叫她先看懂設計圖。
 
謝西嘉那有可能看得懂,所以就一直不能「玩」。
 
「深雪學姊,妳也太可惡了吧,竟然這麼對我的女兒。」
 
「你笨蛋呀新陳代謝,是謝小鬼看不懂啦!」
 
竟然開口就叫我笨蛋!?
 
「爸爸,你會看嗎?」


 
苦惱不已的謝西嘉,把YF-30的設計圖遞給我看。
 
她的雙眼中發出充滿希望的光澤,希望我看得懂然後教她。
 
對不起,女兒,爸爸我只會駕駛,不懂製作。
 
正當我在思考怎樣才能讓謝西嘉不會太失望時,一把聲音叫住了我們。
 
「喂,你們救救我呀,我都做到快要死了,這麼多的海報我一個人貼不到啦,啊啊,我只是一個考古學生而已。」
 
我們望向聲音的來源,但不用望都知道,發聲的人是肥醬。
 
肥醬手中拿着一大堆海報,向着我們走過來,找我們求救。
 


我拿起一張在他手中的海報,就看到一個熟口熟面的少女。
 
明日小姐。
 
怎麼又是她,我看到她都覺得煩了。
 
現在連肥醬都變成了明日小姐的粉絲嗎?
 
這次海報中的明日小姐,依然向觀眾擺了個可愛的姿勢,單起眼睛賣弄可愛。
 
而海報中有着一道大字標題,上邊寫着「DSO X 明日演唱會」。
 
虛擬人物也能開演唱會啊?
 
「喂喂,這是開玩笑嗎?」
 
在我身旁的薪水昂,比我更早一步說出我內心的話。
 
「四天後就要跟天頂星人決戰,還不緊張起來,還要搞甚麼演唱會?」
 
薪水昂差點就把海報搓成一團紙。
 
「司令到底搞甚麼………」
 
薪水昂一臉不解,用手輕輕模着下巴,喃喃自語着。
 
在下一刻,他就跑了出去,我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相信他是衝着哈林司令而去。
 
「喂,等等呀,薪水昂。」
 
為免他做出甚麼傻事,例如以下犯上,我馬上追上去。
 
「你們不打算幫忙把海報貼完嗎?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考古學生,我沒可能貼得完的呀,啊啊啊,我會累死的。」
 
「不,肥醬你是一個有飛行執照的考古學生,所以你有能力把海報貼完,在一個人的情況下。」
 
「兩者根本沒關係!!」
 
嗯,我也覺得沒關係,但我在不到藉口嘛。
 
追着薪水昂跑的我,與他一起乘過升降機,來到了指揮室。
 
在那裡看到一班忙於工作的情報人員和正在指揮及監督的哈林司令。
 
他們全部人都好認真在工作。
 
「第五首歌的動作還未做好嗎?」
 
「還差一點,動作模組已經完成,只差臉部的模組。」
 
「演唱會的投射裝置怎樣了?」
 
「已經完成設置。」
 
「做得好。」
 
真的,他們好認真在工作,不過並不是認真在應付與天頂星人的戰鬥,而是認真應付明日小姐的演唱會。
 
薪水昂看到這個場面,太陽穴馬上爆出青筋來,更走向哈林司令身邊,跟他講話。
 
「哈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哈林司令聽到薪水昂的提問,便望了望他,但沒有回應,只是繼續進行指揮。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第六首歌的模組完成後,就先做背景,之後再第七首歌。」
 
「哈林司令!」
 
「背景製作開始。」
 
已經感到不耐煩的薪水昂,用力向地面踩了一下,代替了揮向哈林司令的拳頭。
 
哈林司令發出了一聲「唉」,然後才跟薪水昂說話。
 
「你看不到嗎?我們在製作明日小姐演唱會的模組。」
 
「四天後就有大事要發生,你現在還有空理這虛擬--------」
 
「閉嘴!」
 
被突如其來的大吼聲嚇到,薪水昂即時閉起了嘴,退後了幾步。
 
而我則是被眼前突然得誇張的事,搞得愣住了。
 
無法加一上嘴的我,只能站在一旁觀看着這一切。
 
哈林司令又變成了另一個人,這個情況之前都見過。
 
哈林司令看到薪水昂沒再出聲說話,就繼續進行指揮。
 
「情況如何?」
 
「報告司令,目前還很順利。」
 
「要趕得上在三天去舉辦的演唱會。」
 
這到底是專門組織的自信心,讓他們可以不理會天頂星人的事,還是因為其他原因,而讓他們不理會天頂星人的事。
 
明日小姐的演唱會,就在決戰前的一天舉行。
 
是哈林司令打算還大家在決戰前盡情歡樂?
 
薪水昂憤憤地咬了咬下唇,發出了一聲之後,就轉身回去,像是在說「我沒眼好看」。
 
我看着薪水昂轉身離去,而我自己也沒有甚麼事留在這裡,所以向哈林司令點了一下頭,也就走了。
 
我不敢多問哈林司令為什麼要這樣做,我是指明日小姐的事情。
 
跟薪水昂感情應該很深的哈林司令,竟然對薪水昂做出這個大喝大吼的舉動,要是由我去問的話,說不定就被拉去槍斃。
 
我和薪水昂就這樣離開了指揮室,而哈林司令和工作人員,就繼續製造明日小姐的演唱會模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