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近在眼前的明日小姐,我的大腦只剩下三分一的意識。
 
然而,我認為會發生的事,真的發生了。
 
一把因為頭痛而叫喊出來的聲音,把我眼前的明日小姐趕走,讓我重新奪回意識。
 
接着,我馬上就看到飛麗斯抱着頭,痛苦地緊閉雙眼。
 
果然,飛麗斯的頭痛是跟明日小姐有關係!
 


我望向醫生,要求他停下播放,誰知醫生已經全無意識的望着在巨大螢光幕中的明日小姐。
 
醫生的口跟着唱,身體跟着節拍擺動,眼中只看到舞動中的明日小姐。
 
拜託醫生幫忙還不如靠自己。
 
我立即站起,然後奔向播放器,馬上按下停止的按鍵。
 
但是,即使我按下停止的按鈕,音樂影片卻沒有停下來,依然繼續播放。
 


這簡直是有了自我意識的東西,完全不能由別人去控制的機械。
 
「妳這東西!!」
 
我大喝一聲,然後握緊拳頭,用力打落播放器上。
 
受到我這一下重擊,整個播放器也被打壞,音樂影片才因為機器壞了而消失。
 
然後,我重新亮起燈光。
 


醫生因為明日小姐突然的消失,而一臉愕然,整個人呆站在這裡。
 
雖然帶上了耳機,但大腦也被入侵,女生們都一瞬間呆住。
 
我立即走向飛麗斯,並安撫着她,把她抱進懷中。
 
「沒事的,沒事的,都過去了,沒事的。」
 
因為我停下了音樂影片的關係,飛麗斯的頭痛開始舒緩下來。
 
她伏在我的懷中,正猛喘着氣。
 
一會後,女生們的意識恢復過來,她們看到飛麗斯伏在我懷中,一臉驚訝。
 
有人因為飛麗斯的情況而擔心。


 
「飛麗斯,妳沒事吧,人家好擔心妳呀。」
 
「雖…雖然跟妳認識不久,但是如果在我眼前見到有人死去,我一定受不了刺激,我只是一個考古學生,那有可能受得到這樣的刺激啊!啊啊啊啊,這真的太可怕了------嗚哇!」
 
也有人因為飛麗斯伏在我懷中而不滿。
 
「爸爸,謝西嘉也頭痛了。」
 
「宇宙塵,老師也要暈了。」
 
「妳…妳們兩個!新陳你!哼。」
 
我實在不理解為什麼要對我不滿,我只是讓飛麗斯感到安全,所以才把她抱在懷中啊。
 


然後,我們把飛麗斯帶到病床去,再讓她躺一躺,休息一下,至於醫生我們都沒理他。
 
這次的頭痛沒之前的那麼厲害,所以不用打針或者甚麼的,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看到飛麗斯正在病床上休息,我就跟女生們在一旁對話。
 
不經不覺我已經把肥醬加入了「女生們」之中,不過這當然是為了方便稱呼。
 
「妳們也有看到嗎?」
 
我二言不話,直入正題,把開場語略去。
 
雖然我沒提到看到甚麼,但全部人都知道我是在說明日小姐。
 
她們都點了頭,表示都有見到明日小姐。


 
根據她們的說法,明日小姐也是在引誘她們,也有問道關於永遠跟她在一起之類的事。
 
她們說當時大腦雖然能作出思考,但身體卻不受控制。
 
意志力不堅定的肥醬,甚至已經跟明日小姐擁在一起。
 
大腦還能有意識,可能是耳罩的關係,多少也能阻擋一點,但就只有一點,意識被奪走是時間的問題。
 
以我目前的推測,明日小姐有特別的能力,她的歌會把意識奪去。
 
我不知道是怎做到,但至少我試過一次,我的意識被奪走,大腦只有明日小姐。
 
「新陳……」
 


這時,飛麗斯叫起了我的名字。
 
她想要坐起來,但我馬上就阻止她,要她休息。
 
「你們所講的事……我也有見到……」
 
飛麗斯用擠出聲音。
 
「但是在我看到她的時候……頭就開始痛起來。」
 
「這個時候就開始頭痛?」
 
說起來,飛麗斯三次頭痛的時候,都是在明日小姐唱歌後不久。
 
為什麼會這樣的呢,當明日小姐唱歌,飛麗斯就頭痛。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
 
飛麗斯因為對於自己無法為我解答問題,而抱歉地別過了臉。
 
這個時候,由依老師說講起話。
 
「應該是身體的自我抵抗行為。」
 
「自我抵抗行為?」
 
我一臉不解地重複這個名詞。
 
「就像病毒入侵身體,白血球就會去消滅病毒,或者做運動會出汗,是為了調節體溫。」
 
如果套用由依老師這個講話,那麼就會是-------
 
「明日小姐想要侵佔飛麗斯的大腦,但因為飛麗斯身體裡的抵抗機能,讓明日小姐沒法侵佔。」
 
我恍然大悟地說道。
 
如果是這樣說的話,就能夠說得通了。
 
「飛麗斯會頭痛,是身體給她的警號,告訴她大腦正被某個東西入侵。」
 
身為半機械人的飛麗斯,會有這種抵抗機能並不出奇。
 
就像電腦中毒的時候,都會出現一個情況告訴你電腦中毒。
 
電腦中毒!?
 
明日小姐會侵佔大腦,應該不是一直以來的事。
 
因為DSO總部,並不可能沒有人發覺明日小姐會入侵大腦,把人的意識奪走。
 
如果明日小姐在剛開始就會入侵大腦,絕不可能會存在到現在。
 
所以一定是一個時間裡邊,受到某個東西影響,而出現有入侵大腦的能力。
 
明日小姐是虛擬人物,換句話說是電腦裡的資料。
 
電腦資料被攻擊,有這樣的事情嗎?
 
這不是最近才發生過嗎?
 
天頂星人向我們發電郵,而電郵裡卻有病毒。
 
病毒向DSO的發動攻擊,主力攻擊哈林司令的D盤。
 
現在想想才覺得奇怪,為什麼要攻擊哈林司令的D盤,我不覺得天頂星人對D盤裡的小電影有興趣。
 
可是,以明日小姐的事來推測。
 
當時攻擊D盤只不過是聲東擊西的方法。
 
全病毒進攻D盤,讓哈林司令派出所有防毒戰將去迎擊,明日小姐的資料便出現空洞。
 
雖然哈林司令有說過保護明日小姐的資料,但如同忍者般潛入的病毒,卻沒有被發現。
 
跟潛伏病一樣,待病毒大軍敗走,我方防備一時鬆懈,潛入了明日小姐的資料裡的病毒就發揮威力。
 
把明日小姐的資料修收,同時也用外星科技,讓她的歌有侵襲人類大腦的能力。
 
DSO總部有能跟天頂星人軍隊匹敵的武器------馬克羅斯和偉基利。
 
為了買個保障,天頂星人軍隊才出此計策。
 
這下子,所有事情都解開了。
 
明日小姐是我們的敵人。
 
我把推理出來的事,告訴所有人知道,大家聽到之後,都大吃一驚。
 
顯然,大家都沒有猜到明日小姐是我們的敵人。
 
有誰會想到,一個被人造出來的虛擬人物,竟然會是敵人,想要把我們洗腦。
 
砰!
 
突然,兩個保安把醫療室的門踢開,持槍衝進了來。
 
接着,好幾個保安也衝進了來,把我們全部人包圍,更舉槍指向我們。
 
啪!啪!啪!啪!
 
幾下拍手的聲音響起,一個熟悉的人走到我們面前。
 
「實在推理準確,朋友。」
 
哈林司令在保安的保護之下,走到我們面前。
 
我看到現在的情況,就更加確信我所推理的一切。
 
明日小姐是我們的敵人,而這裡是她的聖殿,我們可以說是深入虎穴了。
 
「你能推理得出來,我真的要恭喜你耶。」
 
眼前的哈林司令,並不是我們所認識的哈林司令。
 
在我們眼前的這個人,眼裡的倒影,是明日小姐的臉孔,是明日小姐的傀儡。
 
「誰要被妳這傢伙恭喜了,明日小姐。」
 
「哼嗯。」
 
萬萬沒想到,虛擬人物會是我們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