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單單是哈林司令,我留意到這裡所有的保安,眼睛都只是明日小姐的臉孔。
 
明日小姐已經完全侵佔了他們的大腦,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傀儡。
 
我相信,哈林司令和保安們會有行動,是因為明日小姐在操控着他們。
 
「好了,朋友,你們也該是時候聽聽歌吧。」
 
哈林司令走到我的身前,一臉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樣子。
 


「聽歌?」
 
「對啊,你們永遠都要跟我在一起啊。」
 
明日小姐連我們都想要洗腦?
 
的確,明日小姐是站在天頂星人的那邊,而我們是天頂星人的敵人。
 
因為是敵人,所以不論是誰都要進行徹底的洗腦。
 


要是我們都被洗腦,就沒有人知道明日小姐的事,也沒有人知道天頂星人進攻地球的事。
 
也沒有人能阻止他們進攻地球!
 
不能就在這被明日小姐洗腦的!
 
我握緊拳頭,即時捉住了哈林司令,脅持着他。
 
「呵,你竟然要玩這個把戲?」
 


對於我的脅持,哈林司令連半點抵抗都沒有,所有保安的槍依然直對着我們。
 
「沒用的,朋友,這只不過是傀儡,是生是死,是安是危,都沒關係的。」
 
代表了明日小姐說話的哈林司令,一臉無糟地跟我講話。
 
他已經完全不害怕我會傷害他,甚至很希望我去傷害他,從而做出不抵抗的行為。
 
以哈林司令的能力,應該很容易就能作出反擊,然而他沒有做。
 
正如「她」所說,哈林司令只是傀儡,脅持一個傀儡是對事情沒有幫助。
 
「嘖………」
 
我很不甘心地發出一聲,接着只好把哈林司令推回去。


 
持槍的保安們迫近我們,在這一刻我們都無法抵抗了。
 
如果戰鬥起來的話,我們絕不可能從這麼多的槍嘴之下活下來。
 
明白到這一點,我們所有人都把雙手放到頭後,表示投降。
 
「嘻,早就應該這樣做嘛,朋友。」
 
「沒有人跟妳很熟,別朋友前朋友後。」
 
「別擔心,你很快就會永永遠遠的跟我在一起了。」
 
哈林司令像個女生一樣,走到我面前,與我的眼睛成水平,並以手輕撫我的臉。
 


這感覺比起看谷先生跳舞還要差上千倍,我差點就嘔出來。
 
「帶他們到貴賓室,他們要出席明晚的演唱會。」
 
「喺!」
 
保安們以繩子綁起我們的手,然後以槍口指向我們的背,並叫我們前行。
 
無能為力的我們,只能跟着指示前行,向着所謂的貴賓室走去。
 
在途中護送我們的保安,差不多是DSO的全部人,超級誇張。
 
要不是我是超級重犯,就是超級明星。
 
然後,我們全部人就被送到貴賓室了去。


 
貴賓室是在明晚的明日小姐演唱會場中,從貴賓室的落地大玻璃窗望出去,就對着舞台的正中間。
 
雖然對音響器材沒有特別認識,但這裡的每一座喇叭,應該都是頂級。
 
在貴賓室內除了音響、落地大玻璃窗之外,就是幾張椅子。
 
看來這是為了讓我們洗腦時用的。
 
「好了,這下子我們全部人都得死了,我的人生也到了完結的時候,死因就是被一個虛擬人物殺死,這真是一個超神奇的死因呢,說也沒有人要信,啊啊啊啊啊啊,我終於要死了!我終於要死了!我終於要-----嗚哇!」
 
「宇宙塵,快點想個辦法吧。」
 
由依老師重拳打在肥醬的身上,然後再跟我講話。
 


「妳叫我想辦法啊…………」
 
我那有可能想到辦法逃走?現在外邊可是保安連群呢。
 
除非有這麼上下的火力,不然沒可以逃得出去。
 
「嘿,要不要試試打破玻璃逃走。」
 
深雪學姊指向面對舞台的落地大玻璃窗。
 
「這個方法------」
 
「啊!我現在就要逃出去!」
 
在我話還未說完,肥醬就突然發瘋似的拿起椅子,對着玻璃窗用力擲去。
 
砰砰!
 
「哎呀!!」
 
然而,擲向玻璃窗的椅子,因為反作用力,反彈到肥醬的身上。
 
被椅子反彈而受傷的肥醬,倒在地上,雙眼變成了圈圈,眼冒金星了。
 
可是,玻璃窗竟然連絲綢損傷也沒有。
 
「唉,我就猜到,那有人會沒想到我們從玻璃窗逃走這一點,那玻璃窗一定是防彈加超強化的。」
 
我這樣講好像事後孔明,但我真的早就這麼想。
 
而肥醬的行動,正好證明了我的想法。
 
「要不要試試用匙子挖地洞?」
 
這次換成謝西嘉向我提議。
 
「這個提議很有創意,但是行不通,因為這裡沒有匙子。」
 
「是啊……」
 
顯然,謝西嘉是有點失落。
 
接着,經過一小時的腦力激盪,我們終於得出了結總。
 
我們放棄了。
 
這裡除了由貴賓室的入口逃出去,就是把整片落地大玻璃窗爆開。
 
而兩個方法,我們都沒能力做到。
 
因為,我們決定了珍惜剩下的時間,享受剩下的人生。
 
「新陳,你在做甚麼?」
 
「我正在準備寫遺言。」
 
「你已經完全放棄啊?」
 
「對。」
 
「你還這麼說!?」
 
你正對我所做的事感到愕然啊。
 
我已經沒有辦法了………我說真的。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去,被困在貴賓室內的我們,總覺得時間非常緩慢地前進。
 
雖然很快時間過得快點,但同時又不想流到去演唱的時間,非常矛盾。
 
而終於,來到了第二日的晚上,來到了演唱會的時間。
 
順帶一提,明天就是天頂星人進攻地球的日子。
 
明明是晚上,但在我們眼前落地大玻璃窗外的夜空,如同被燒起來的光亮。
 
那是因為在夜空之下正舉辦着演唱會,燈光光猛得很呢。
 
而且人頭湧湧的,非常多人,相信這裡結集了全部DSO成員。
 
不對,也有幾個保安在貴賓室之內,他們是來確保我們有在聽歌的。
 
我有想過把保安打暈,但他們的身上沒有鎖匙,打暈他們也逃不出去。
 
已成定局的一切,我們只能接受命運。
 
唯一能抵抗明日小姐洗腦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感到痛,讓痛來幫我們保持意識,撐過演唱會。
 
因此我們互相握着對方的手,一字排的坐着。
 
在明日小姐開始唱歌後,我們就用力地握着地方的手,讓對方感覺到痛。
 
我不知道這個方法能不能成功,但至少比坐以待斃要來得好。
 
「好好欣賞這一場演唱會吧。」
 
身旁的保安,帶着奸笑的語氣跟我們講話。
 
我知道這並不是保安想說的話,這是明日小姐控制他們的意識而說的話。
 
「大家!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
 
明日小姐的聲音從喇叭中傳來,經過頂級音響的處理,音質變得非常漂亮。
 
在玻璃窗外的觀眾的歡呼聲,如雷貫耳,在貴賓室的我們都聽得清楚。
 
我們的手緊緊地握着,非常緊,非常的緊。
 
「要去囉!」
 
「嗨!嗨!嗨!」
 
一場演唱會就在這一刻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