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小姐的歌,從頂級音響器材傳出來。
 
經過頂級音響的處理,發出來的聲音更加悅耳,同時洗腦的效能更加強勁。
 
聽起來很悅耳的歌,對我們來說如同毒品的一樣。
 
雖然飛麗斯本身有抵制系統,但看來音響是有做過特殊的處理,是配合飛麗斯而設計出來。
 
「嗚…嗚…!」
 


我們大家用力握住地方的手,力道大得發聲了痛的聲音。
 
為了保持意識只能這樣做,但是大腦已經開始出現問題了。
 
在貴賓室外邊的演唱會舞台,由光和影組合而成的明日小姐,正跳着輕快的舞。
 
明日小姐一邊舞動着,並一邊對着我獻媚。
 
我的眼睛已經自動地鎖定明日小姐,目不轉睛地望着她。
 


這並不是我自己想要,而是大腦被她的歌控制了意識。
 
「新陳。」
 
明日小姐輕輕的轉了一圈,然後停了下來,望着我的眼睛。
 
她呼喚出我的名字,這一把聲音在我大腦中迴盪着,刺激每一個感官。
 
「新陳。」
 


明日小姐朝我面前走近,每走近一段距離,就輕輕呼喚我的名字。
 
「明日……嗚…!」
 
我的大腦一瞬間失去了意識,差點就回應了明日小姐的呼喚。
 
我以只剩下一點的意識,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以痛楚來讓自己回神。
 
「新陳。」
 
如同仙女一樣的明日小姐,在身上散發出光芒,很耀眼,也很溫暖。
 
她來到了我臉前,以手輕輕撫摸我的臉頰。
 
那溫暖又柔軟的手,如同清風一樣,觸摸着我的臉頰,我臉上的皮膚,好像重生了的一樣。


 
這一個撫摸臉頰的動作,雖然很老舊,但效果卻十分顯著。
 
我的心跳正小鹿亂撞般跳動,男兒之心正被明日小姐緊緊的捉住。
 
「新陳。」
 
明日小姐美麗動人的臉,就在我的眼前,把我的眼睛完全佔據。
 
在這一個超近的距離,連明日小姐呼吸的氣息都可以感覺得到。
 
她的臉超越了我的眼睛,來到的臉頰旁邊,以她的臉輕輕觸碰我的臉頰。
 
「新陳……不要抵抗。」
 


明日小姐在我的耳邊輕語,她甜美的聲音,把我耳朵每一個地方都摸遍,都輕撫遍,都按摩遍。
 
話畢後,她對着我的耳朵吹了一口氣,這一口氣,讓我全身都放鬆。
 
一種不知道怎樣形容的快樂感覺,從耳朵流入到身體每一處。
 
身體全身放鬆了下來,本來握住大家的手,都因為這一下而鬆開了。
 
「明…明…明日…小姐,明日小姐。」
 
我想要呼喚她的名字,我好想一直呼喚她的名字。
 
在我呼喚她的名字時,就有一種高興的感覺,把每一個細胞都活化。
 
我真的好想就這樣呼喚下去,讓明日小姐知道我的存在。


 
明日小姐好像聽到了我的呼喚,又再把臉移到我的眼前。
 
她對着我發出了「嘻」一聲的微笑聲,望到她這一下的微笑,我的內心甜得要很。
 
「新陳。」
 
明日小姐雙手抱住我的臉,以溫柔又迷人的雙眼直視着我。
 
能與明日小姐四目交投,我已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新陳,你可以永遠跟我在一起嗎?」
 
我想要,我很想就這樣講出來,我想要跟明日小姐永遠在一起。
 


「妳………」
 
我從喉嚨中擠出了說話來,想要回應明日小姐,而明日小姐充滿了期望地望着我。
 
她現在的表情,就像想要聽到表白的一樣,非常迷人又可愛。
 
「妳……………
 
 ………去……
 
 ………………死。」
 
這是我用最後的意識從喉嚨中擠出來的說話。
 
明日小姐沒有因此而生氣,反而再次發出了「嘻」的微笑聲。
 
「新陳,你好可愛,我最喜歡這樣的男生。」
 
是嗎?能得到妳的「喜歡」我真的非常高興。
 
「新陳,來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吧。」
 
明日小姐的嘴唇正靠近的的嘴唇,她的薄桃色的嘴唇,非常非常的誘惑,簡直是為了跟我接這一吻而存在。
 
而我也是為了接這一吻而存在。
 
我的雙眼自動閉起,全心全意地享受這一吻。
 
「新陳。」
 
「明日小姐。」
 
我要永遠永遠永遠永遠永遠跟明日小姐在一----------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
 
就在我要得到這全世界最美妙,能讓我放棄一切的一吻的時候,一道爆炸的聲音響起來。
 
爆炸所產生的強風,吹襲着貴賓室,那強化了的落地玻璃窗這一刻被打破成碎片,風力強得把音響器材吹倒在地上。
 
爆炸的巨響,爆炸產生的爆風,讓我的意識一瞬間回來。
 
因為大腦被控制而出現在眼前的明日小姐,消失得無影無蹤,剛才的一切彷如幻覺。
 
不單單只是我,連其他的同伴都奪回了意識。
 
爆炸所產生的塵埃,漸漸地消失,煙消雲散,然後令我們大吃一驚的畫面就映入眼中。
 
「要感謝我的話,就把你們的飯堂帳單賣掉。」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正是駕駛着偉基利的薪水昂。
 
他讓偉基利以半人型的姿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更打開了機艙對我們揮手。
 
如果我沒記錯,他目前在駕駛的正是VF-1S,黑白兩色的配搭,並印有骷髏的標誌,這是VF-1S。
 
以半人型姿勢出現的VF-1S,以手拖拉着另一部偉基利,這是YF-30。
 
薪水昂是來救我們的嗎?這真是來得正好!
 
先確認過大家沒有因為爆炸而受傷,然後我便與大家一同登上偉基利準備逃走。
 
因為我有學習過駕駛偉基利,所以YF-30目前是由我駕駛,在機倉內的同乘者是奈奈和謝西嘉。
 
還在開發階段的YF-30,只能以戰鬥機的姿態使用,雖然人型和半人型都已經差不多完成,但為免生意外還是不要用好了。
 
雖然VF-1S的駕駛艙只有一人座,但勉強還可以擠得下由依老師,而無法擠得進去的肥醬,只有坐手掌座了。
 
飛麗斯也有飛行的能力,因此她可以背負最輕的深雪學姊飛行,不必同乘。
 
「你們要把歌聽完!」
 
「竟然不聽明日小姐的歌!」
 
守在貴賓室的保安,看到我們要逃去,便即時舉槍射擊。
 
比鑽石還要堅固的偉基利,那有可能被這些弱小到不行的攻擊傷害到。
 
不過,機艙內發生「啪喇啪喇」的聲音,實在有夠嚇人,還是快點開走好了!
 
薪水昂讓VF-1S鬆開捉住我的手,然後我立即踏下油門,向前高飛。
 
在踏油門向前飛的一刻,強大的壓力開我襲來,這是高速而成的壓力耶!
 
這種感覺跟在摸擬駕駛中是完全不同!
 
這種感覺,這種高速感覺,這種彷彿連時間都要超越的感覺,實在太棒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呀呼!!!」
 
我情不自禁就打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圈,把我後邊的奈奈和謝西嘉都嚇到。
 
「新…新陳…你認真點好不!」
 
「爸爸好厲害呀。」
 
「謝西嘉,這不是稱讚的時候。」
 
在舞台中的明日小姐,望到她的貴賓正要逃走,忽然變得一臉不悅。
 
明明只是一堆早就設定好的數據,但卻擁有了意識,自行改變表情?
 
明日小姐停下了舞蹈,也停下了歌唱,正瞪向我們。
 
下一刻,所有的觀眾都瞪向我們,然後DSO的警報聲就響了起來。
 
哇呀,他們已經把我們視在入侵者了嗎?
 
全個DSO總部都亮起了燈光,不論是屋內的燈,還是探射用的燈,全部都被點燈。
 
警報的鳴聲猛叫,迴響着夜空,但卻沒有把DSO的人們喚醒。
 
他們的心,依然被明日小姐所侵佔着。
 
與DSO全部人為敵,這下可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