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發的火光不斷閃現,不知道情況的人,還以意在我們這邊放煙花。
 
無人駕駛的機體,毫不客氣地向我們開火。
 
飛彈如同蜜蜂群一樣向我們飛來,我們只好不斷地迴避。
 
雖然偶爾找到機會就反擊,也擊落了幾架,但情況卻沒有好轉。
 
馬克羅斯的起動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而且起動之後要脫離空域,所需要的時間非常多。
 


我真的擔心我們會支持不住。
 
敵人陸續增加,數量有增無減,已經有好幾架機穿過我們的身邊,攻擊馬克羅斯。
 
「起動還未可以嗎?」
 
「還需要五分鐘!」
 
「宇宙塵他們在搞甚麼,不能防衛得好點嗎?」
 


從我機內的通訊裝,不斷發出由依艦長的抱怨聲。
 
我已經很努力作戰,竟然還這麼罵我,要不然就換她上來戰鬥啦。
 
「嗚哇!」
 
我稍微分神一下,就被機槍子彈擦到了機翼,讓機身發出了震動。
 
這些敵人,真的如同幽靈般神出鬼沒,多得令人眼花。
 


咇!咇!咇!咇!咇!
 
突然機內迴響着警報器的聲音,在我的顯示器上出現了「危險」的標示。
 
這一個情況讓我稍微嚇了一下,因為這實在像是跟Boss決戰前的警告。
 
嚯!!
 
就在這個警告出現之後的一兩秒,一道赤紅色的光芒在我身邊閃過。
 
這不是光束射擊,而是一個紅色的機體在我身邊飛過時所產生的景象。
 
紅色的光芒,飛得比流星還要快,直奔向馬克羅斯的身邊去。
 
在光芒飛奔去馬克羅斯的同時,發射出數十杖導彈,直打向馬克羅斯。


 
碰!碰!碰!碰!碰!碰!碰!
 
還未能成功起動的馬克羅斯,照單全收的吃下所有的導彈。
 
從通訊器中聽到女生們因為爆炸產生的震動而尖叫起來的聲音。
 
「喂!宇宙塵!你搞甚麼呀?」
 
我一邊迴避來自其他敵機的攻擊,一邊聽着由依艦長的咆哮。
 
「甚麼搞甚麼呀?」
 
「你能不能防衛得好一點,我們被攻擊了!------哇呀!」
 


紅色的光芒接着用雷射炮攻擊,害得女生們又發出叫聲。
 
從通訊器中不單單聽到女生們的叫聲,也聽到肥醬慌張地大叫的聲音。
 
雖然飛麗斯馬上前去迎擊,但紅色的光芒真的飛很快,飛麗斯射出的子彈都無法命中。
 
「這到底是……」
 
面對這麼高速的敵人,飛麗斯也束手無策,她的額頭正流出顆粒大的汗水。
 
這下我才想起一部飛得非常快的紅色機體,不是紅渣古、沙撒比、新安洲,而是X-9鬼魂。
 
X-9鬼魂是無人駕駛的機體,因為無人駕駛,不用擔心極速飛行時所帶來的壓力,可以全速飛行,飛得比流星要快。
 
這次來了個超麻煩的敵人!


 
我一個轉彎,同時射出大量飛彈,向鎖定好的敵人射出,把眼前的幾架敵機擊落,然後急速飛向馬克羅斯,支持飛麗斯作戰。
 
但薪水昂卻比我快一步,他已經飛向鬼魂那邊去迎擊了。
 
「新陳,陸地的交給你!」
 
「喂,我一個打不了那麼多呀。」
 
薪水昂沒有理會我的說話,更讓由他控制的VF-1S變成戰機型態,直飛向鬼混。
 
鬼魂看到薪水昂前來迎戰,便像是要尋開心的轉向他,並發射出大量導彈。
 
在鬼魂發射出導彈的前一刻,明日小姐張開雙心的影像出現在鬼魂的身上,簡直就是明日小姐的正體附在鬼魂之上。
 


這真的名副其實的鬼魂啦。
 
一道道飛彈打向薪水昂,VF-1S的性能雖然比不上鬼魂,但憑薪水昂的反應,總算成功迴避。
 
不甘示弱的薪水昂,也馬上向鬼魂射出飛彈,但沒有一發命中,全都被輕易閃過。
 
明日小姐的微笑再度出現在鬼魂之上,像是在嘲笑薪水昂。
 
「虛擬的東西!!!」
 
像是看到仇敵似的,薪水昂立即換上加特林機槍掃射過去。
 
火黃色的火線劃破了夜空,速度相當的快,仿佛連空氣都要一分為二。
 
但是鬼魂竟然輕鬆地作出迴避,然後以雷射炮反擊作為回禮。
 
反擊的速度相當的快,簡直是計算好似的,每一發雷射都差一點就擊中薪水昂,要是沒這麼上下實力的人,是絕對沒辦法來得及閃避。
 
下一刻,雙方在夜空中互相擦過,薪水昂立即換成半人型姿態,並轉身猛射。
 
「接我這招!」
 
VF-1S發出藍色的光芒,像是爆發必殺技似的,然後VF-1S把所有射擊武器瞄準鬼魂,在眨眼的一刻全部發射出來。
 
機槍子彈、飛彈、雷射、全部都向鬼魂射去。
 
鬼魂立即全速飛起來,又再次化成為流星,然後以最小幅度轉身,並直衝向子彈群和飛彈群中。
 
明日小姐張開雙肩的景象再次出現,她像是要飛去擁抱薪水昂似的。
 
明明彈幕是這麼密集,但卻沒有一發子彈擊中鬼魂。
 
鬼魂直接撞向薪水昂,發出了一下強勁的撞擊聲。
 
撞擊還不只一下,是連續撞過去,像是有好幾道流星撞向薪水昂。
 
受到了這樣的攻擊,薪水昂痛苦的聲音從通訊器傳到我耳邊。
 
我想要幫他,但我現在是分身不暇,名為怪物的VB-6數量好像增加,炮火不斷打向我,我連反擊都覺得有困難呢。
 
鬼魂突然停下了撞擊,向遠處飛去。
 
本意為攻擊就這樣完,但一道藍色的光束正射向薪水昂。
 
還未從撞擊中回神過來的薪水昂,吃下了這一藍色光束,這藍色光束應該是來自YF-25G的狙擊槍。
 
走運的是,藍色光束是擊中了機翼,沒有命中駕駛艙。
 
VF-1S被命中後,一瞬間失去了動力,直墮向地面。
 
「你這……」
 
薪水昂好像咬緊牙關,發出了不憤的聲音,在VF-1S掉到地面之前重新啟動,以戰鬥機姿態飛回夜空去。
 
鬼魂看到薪水昂沒這樣就倒下,滿心歡喜,更出現了明日小姐高興的笑容。
 
這個變態的傢伙,看來喜歡虐待敵人?
 
咇!咇!咇!咇!咇!咇!咇!咇!
 
敵人的數量不斷地增加,我的駕駛艙內不斷發出警報聲,超級煩人,我真想關掉這些警報聲。
 
要關掉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把敵機全滅,但這不可能。
 
我要保命已經非常難,不要說是敵機全滅啦。
 
就在我和薪水昂陷入了苦戰之中的時候,馬克羅斯所在的海面氾起了漣漪,然後湧起了大波浪。
 
巨大的馬克羅斯漸漸從海面中上升,在馬克羅斯的底部發出噴射器的光茫。
 
「新陳!」
 
奈奈的的聲音傳來了耳邊,她的臉映在顯示器上。
 
「馬克羅斯起動成功了。」
 
好,起動總算成功了,現在只有脫離這裡,我們就安全了。
 
「超大戰速!全速脫離這個鬼地方吧!」
 
「是的,由依艦長。」
 
我先是射出飛彈,把部份的敵機擊破,然後把防線後退到馬克羅斯身邊,好讓我隨時能一同脫離。
 
飛麗斯盡量展開彈幕,掩護着馬克羅斯。
 
站在馬克羅斯之上的她,完全不擔心會跟不上馬克羅斯的速度而不能一同脫離。
 
然而,薪水昂卻只顧跟鬼魂戰鬥。
 
「薪水昂,我們要跑了!」
 
我把通訊裝器連接到薪水昂那邊,然後大聲叫喊他。
 
「新陳,你們保護好馬克羅斯,鬼魂和其他的敵人就交給我!」
 
「你這是怎麼了薪水昂?我們要逃走啊。」
 
「新陳,你知道嗎----嗚----這裡可以說是我半個家,而現在,這裡卻因為這個虛擬人物----嗚-----!我不能把朋友留在這裡,我要救他們。」
 
甚麼?他現在才發起思鄉病?還是英雄主義大爆發呀?
 
「這一場戰爭結束之後,我就回老鄉結婚了。」
 
「薪水昂,這是戰場的禁語,不可以講的啦。」
 
「新陳,你有你要保護的東西,我也有我的!」
 
下一秒,薪水昂把通訊中斷,我怎樣再也連不上去。
 
這傢伙真的打算跟明日小姐拼過,為了保護自己的「家」,為了奪回自己的朋友。
 
這一刻,我不禁覺得他好愚蠢,但又很帥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