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昂依然跟鬼魂交戰,完全沒有逃走的意思。
 
即使我怎樣對通訊器呼喊,都無法把我的話傳到薪水昂的耳邊。
 
我也有嘗試要求奈奈使用艦內的通訊裝置跟薪水昂聯絡,但也是失敗。
 
薪水昂把通訊器完全切斷,彷彿要與世隔絕。
 
我想要去幫助薪水昂,但我有任務在身,要保護馬克羅斯脫離,完全抽不出空來。
 


再加上,現在敵機的數量,已經多得讓我忙得要死。
 
我和飛麗斯不斷向敵機發動攻擊,勉強才阻止到它們前進。
 
薪水昂這傢伙,真的想要跟明日小姐拼過。
 
由明日小姐的意識控制的D-9鬼魂,極速近薪水昂的身後,以雷射炮快速掃射。
 
駕駛VF-1S的薪水昂,即時向上急升,總算成功閃過攻擊。
 


但是鬼魂真的名符其名,像鬼一樣跟着薪水昂的後邊。
 
鬼魂的速度相當快,馬上就追到薪水昂的後邊,立即發動攻擊。
 
一發又一發的雷射直打向薪水昂,薪水昂想要迴避,但鬼魂的攻擊實在太密集,即使薪水昂的反應再快,也不能完全迴避。
 
在機翼的附近位置,就正正被雷射炮擊中。
 
火光爆現,在命中的位置升了煙,VF-1S的平衡即時受到了破壞。
 


薪水昂即時換成人型姿態,以地心吸力來讓自己向下急跌,迴避攻擊。
 
同時讓鬼魂飛到自己的前邊,給自己一個反擊的機會。
 
一連十發的飛彈從彈匣中射出,拉着白色的煙飛向鬼魂。
 
無定向的飛行方式,飛彈像是在空中繪畫的一樣,有些飛很快,有些飛得較慢。
 
這樣的攻擊是為了讓對手無法觸摸到節奏,然而這對真人來說才有效。
 
身為電腦的明日小姐,馬上就計算出要迴避的時間。
 
一發,兩發,三發,四發,五發,每一發射向鬼魂的飛彈,都被閃過,在鬼魂的旁邊爆炸。
 
這簡直是表演的一樣,鬼魂所飛過的路線,爆出一團團的火光。


 
薪水昂看到飛彈沒能命中,便換成半人型的姿態,追着鬼魂的尾巴。
 
雖然半人型的姿態,飛行速度不算高,但至少能以雙腳的噴射裝置來增加平衡性。
 
追上去的薪水昂,更換過加特林機槍的彈匣,然後瘋狂似的亂射。
 
沒有規律的攻擊,讓鬼魂有點慌亂,但它憑着高速的飛行能力,一瞬間就逃走射程。
 
這一隻鬼魂,是開了「必閃」的能力嗎?
 
即使薪水昂怎樣攻擊,都沒有辦法擊中,所有的攻擊都被算好了似的。
 
迴避的時間,迴避的時機,迴避的方法,一切都被算好。
 


碰!碰!碰!碰!
 
這時候有幾杖飛彈穿過我身旁,打落在馬克羅斯的身上。
 
「艦中央裝甲損害百分之二,各機能正常,引擎正常。」
 
「宇宙塵怎辦事的呀!」
 
因為馬克羅斯受到攻擊,由依艦長便把所有的責任怪在我的身上。
 
唏!這怎樣全都怪我,也怪一下飛麗斯好嗎?
 
不對,這怎可以怪責我們,敵人可是螞蟻群的數量呀。
 
我立即向發射飛彈的機體攻擊,以機槍把它射成了光團,然後變成零件。


 
但是其他敵機沒有因此而後退,反而湧上來。
 
即使我不斷連射飛彈攻擊,殺也殺不完,完完不絕的。
 
數十道藍色光束向着我猛飛,如同噴泉由地面噴出,我只能繞着圈子飛來迴避。
 
我現在是成為了狙擊手的賞金目標!?
 
「沒辦法,我們攻擊吧!」
 
「攻…攻擊?」
 
由依艦長從顯示器瞥了我一眼,然後直接發出要攻擊的意思。
 


奈奈聽到由依艦長的說話,不禁嚇了一跳,完全沒想過要用馬克羅斯作出攻擊。
 
「深雪,妳負責攻擊,隨便瞄準後,以飛彈攻擊。」
 
「啊!隨便瞄準,然後-------攻擊!!」
 
不知道確實數量有多少的飛彈,從馬克羅斯的不同地方射出。
 
深雪學姊聽到指示說隨便瞄準,就真的隨便瞄準。
 
射出來的飛彈向不同地方飛去,有的射向地面,有的命中敵機,有的直打在海面,有的射向夜空。
 
「喂!妳怎麼會瞄準到我呀!」
 
有的向着我射去。
 
這個深雪學姊,真是有夠隨便。
 
亂射出去的飛彈,撞落在DSO的建築物去,在不同的地方發生爆炸。
 
這媲美轟炸機的攻擊,讓DSO不同的建築物都炸出一個又一個的洞,四處也升起了黑煙,如同戰爭畫面的一樣。
 
然而,因為這一下攻擊,讓D-9鬼魂出現的破綻。
 
薪水昂的連續快攻,加特林機槍以及飛彈的連射,本應該會被鬼魂輕易閃過。
 
但是明日小姐的電腦出現計算錯誤,被加特林機槍的子彈擊中,使推進引擎受損,速度下減慢了下來。
 
而這一個情況,正正就是深雪學姊亂射出飛彈,讓飛彈撞向建築物所造成的時候。
 
明日小姐是電腦,只要有數據,就能作出反應。
 
但剛才卻出現了錯誤,照正常來說,電腦不可能會出錯的。
 
「電腦會出錯………除非!」
 
我的腦子閃過一道靈感。
 
在迴避過向我作出攻擊的敵機後,我也學深雪學姊的一樣,亂射出飛彈。
 
雖然是亂射,但是亂中有序,我是向着不同的建築物物射去。
 
飛彈撞落在不同的建築物之中,飯堂、醫療室、辦公室,甚至DSO總部中間最高的一座建築物。
 
這樣的攻擊,雖然沒擊退任何一架敵機,但卻得到我預期中的效果。
 
由明日小姐所控制的鬼魂,一時間失去控制,直跌向地面,在即將要墜地才恢復過控制來。
 
果然沒有錯,明日小姐的核心資料是收藏在DSO總部的某一處。
 
因為飛彈的攻擊,讓核心資料受到損壞,或者資料傳遞延遲,所以鬼魂才出現破綻。
 
雖然我沒能協助薪水昂一同攻擊鬼魂,但我可以用這個方法來讓明日小姐的計算出錯。
 
「你這娘的,死期到了!」
 
我大喝一樣,然後一口氣把數十枚飛彈射出。
 
拉着白煙的飛彈直打在不同的建築物之中,我簡直是向DSO總部進攻似的。
 
火炮連續爆起來,四周正發生火災,建築物的牆角脫落,快要變成瓦礫了。
 
雖然我的攻擊有傷到工人作員們,但實在情非得意,在這我要對他們講一聲抱歉。
 
如我所預計的一樣,身為電腦資料的明日小姐,無法正常地控制鬼魂。
 
鬼魂失控般四周亂飛,更撞上了建築物,變得傷痕累累。
 
薪水昂捉緊時機,鎖定鬼魂,緊緊扣下加特林機槍的扣機,連射出子彈。
 
子彈如雨般打向鬼魂,來不及作出反應的鬼魂,吃下了不少子彈。
 
不甘就這樣認輸的鬼魂,突然轉向薪水昂,並直飛過去,一邊吃下子彈,一邊以雷射攻擊。
 
這簡直就是最後的掙扎一樣,把性命潑出去。
 
但是薪水昂沒打算逃去,更變換成人型姿態,直飛向鬼魂。
 
雖然沒能親耳聽到,但薪水昂的怒喝聲正在我心中迴響着。
 
執着於最後決勝的薪水昂,連加特林機槍也一手掉開,從大腿裝甲中取出一把M9雷射刀。
 
YF-1S應該是沒有M9雷射刀這個裝備的,薪水昂到底是從那裡取回來的?
 
面對鬼魂射出來的雷射炮,薪水昂連迴避也懶去做,直接以沒持刀的手去擋住。
 
擋住雷射的手,不出幾發出就被破壞掉,並爆炸起來。
 
YF-1S的身體,被雷射炮一接擊中,出現了損壞,全身都出現電流,看似即將爆炸。
 
但是薪水昂依然把引擎推至最大馬力,正面衝向鬼魂,同時以雷射刀直指向鬼魂的肉身。
 
鬼魂再度加速,想要就這樣把YF-1S撞散。
 
明日小姐與鬼魂的身影交疊,而薪水昂則與YF-1S交疊,如同電影海報的畫面,就在我的眼前出現。
 
兩道氣勢在一瞬碰撞起來,爆發出強光,把夜空每一個地方都照亮。
 
下一刻,雙方穿過對方,互相擦過,決勝負的一刻快得未能讓我看清楚。
 
決勝的一擊過後,YF-1S以雙腳降落於地面,但因為大部身機件都出現故障,而跪了下來。
 
而在YF-1S的身後,一道爆炸的光團正正把YF-1S的影子照在地面上。
 
D-9鬼魂在擦過之後發生了爆炸,YF-1S使用的M9雷射刀把它的機體一分為二,更發生了爆炸,更變成零件散落在半空之中,成為了真正鬼魂。
 
耶哈!真沒想到極速的鬼魂,竟然被我們打敗了。
 
果然,電腦是無法取代人類的呢。
 
咇!咇!咇!咇!咇!咇!咇!
 
然而,正當我高興得要笑出來的時候,以為我們真的得到了勝利的時候,警報聲又再響起。
 
雷達顯示器上出現了數十顆紅點,是敵機,而敵方機體判別為-------
 
------ D-9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