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一座超強炮台,大家的臉色都一瞬間變青。
 
才以為逃過了一劫,可以安安全全的上去太空去,誰知道這個虛擬人物真是死不眼閉。
 
在DSO總部的重量子反應炮,已經結集了相當多的電光粒子,像一隻猛虎準備要從草叢撲出來,要給於獵物致命的一擊。
 
「讓人家用飛彈把它炸開!!」
 
深雪學姊想要攻擊炮台,但馬上就被由依艦長阻止。
 


「不行,如果炮台在地面爆開,會造成核爆級的災難。」
 
「呃!?還好人家沒發射。」
 
由依艦長是說真的,已經結集到一定能量的重量子反應炮,如果突然被破壞,一定會發生大型爆炸。
 
從電視、電影、黑白圖中的有講過這一點。
 
在地面上還有其他人在,不能讓他們死的,我們絕不可以攻擊炮台。
 


既然不能攻擊炮台,那就只好拔腿逃跑!
 
「速度上升至最高速,引擎全開,迴避攻擊!」
 
由依艦長對大家發號司令,而所有人都立即認真工作起來。
 
「引擎全開,速度最大!」
 
「高度正在上升中。」
 


在不到一秒,就陸續傳來了回報的聲音。
 
因為引擎全速運轉,使得馬克羅斯都震動起來,輕量的壓力正襲向我們的身體。
 
雖然我們距離地面高度來越高,但我們還沒有因此而逃出射程。
 
馬克羅斯這麼巨大,即使飛得再高,也是一個相當顯眼的目標,非常容易命中。
 
「已經是最高速了嗎?」
 
「是的,這已經是最高速了!」
 
看到這種速度的由依艦長,一臉糟糕了的表情。
 
目前還未想到辦法的她,很不甘心也很不服氣地咬起了嘴唇。


 
她這一個表情,已經是在說「我們逃不了嗎?」。
 
「艦長,電腦已經計算出距離重量子反應炮發炮還有多少時間。」
 
奈奈沒有回頭的向由依艦長講話,然後按動手上的按鍵,把資料放到顯示器上去。
 
「就只有這麼少的時間!?」
 
看到顯示在顯示器上的時候正一秒一秒地倒數,由依艦長不禁大叫了出來。
 
這一個剩下的時間,實在叫大家感到絕望。
 
我們全部人都臉如死灰,彷彿被宣報了死刑的一樣。
 


距離發炮時間只剩一分鐘十秒。
 
即使馬克羅斯的速度再可以提升,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逃過攻擊。
 
「啊啊啊啊啊!!沒救了!我們都沒救了!我們全都要死在一個虛擬人物手上了,地球沒救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們沒有阻止肥醬暴走,因為我們都認為這個時候隨了發慌地大叫之外,就沒有其他事可以做。
 
「艦長!艦長!能不能用防禦罩擋住攻擊啊?」
 
謝西嘉舉起了手,向着由依艦長發問。
 
由依艦長聽到了謝西嘉的話,起初只認為她是在開玩笑,但想了一會後,就覺得這個方法說不定行得通。
 
「妳跟妳的爸爸真不像,妳爸爸跟垃圾沒兩樣呢,反而謝西嘉很聰明。」


 
「喂!為什麼會講到我的頭上?我才不是垃圾!」
 
「唔姆!不可以說爸爸的壞話!」
 
「謝西嘉,馬上去準備防禦罩!」
 
「喺!」
 
聽到由依艦長的指示,謝西嘉馬上對着鍵盤連按,馬上設定防禦罩。
 
我拍了拍由依艦長的肩頭,在她的身邊低語。
 
「由依艦長啊,妳真的認為可以用防禦罩檔得住?」
 


我會懷疑是正常,因為向我們攻擊的兵器,是戰艦級的兵器,單憑防禦罩就檔得住?我可不認為。
 
由依艦長對我笑了笑,不過這是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宇宙塵,我不知道這能不能檔得住啊。」
 
「妳…妳說不知道?」
 
「不過,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能給予我們希望的辦法。」
 
的確,大家知道了這個方法後,臉色都變回正常,都充滿了希望。
 
然而,這只能騙她們得一時,當重量子反應炮射過來,根本擋不下來啊。
 
或許真的擋得住也說不定,但這個機會到底有多大呢?
 
硬吃下這一擊,即使沒有爆成碎片,機能也會出現損傷吧?
 
不能全身而退,之後怎樣跟天頂星人交戰?
 
知道了跟真相差不多的我,額頭已經滴下了顆粒大的汗水。
 
我是不是應該告訴她們現在應該乘逃生艇比較好?而不應該在這裡設定甚麼防禦罩。
 
「距離發炮時間還有一分鐘!」
 
看着到時倒數到剩下一分鐘,我的大腦就想到被重量子反應炮擊中的情景。
 
我的雙腳開始因為害怕而震抖了。
 
咇!咇!咇!
 
「艦長通訊有進來。」
 
「接過來吧!」
 
這個時候竟然有通訊?到底會是誰?
 
由依艦長不怕這是個陷阱,直接接通通訊。
 
通訊接通,一個女性的臉孔出現在顯示器之上。
 
清秀的臉孔,亮黑的短髮,塗上了淡淡的口紅,算得上是美女。
 
成熟的外表,有一種大姊姊的感覺。
 
她身穿的紅色旗袍,非常的奪目,增添了這位女生的美麗和冷豔。
 
「妳是誰?」
 
剛才接通對話,由依艦長便毫不客氣的提問對方,大概是受到了目前的氣氛影響,所以才這麼不容氣吧。
 
畢竟現在可不是能夠閒下來跟別人聊天對話的時候。
 
「我的名字不重要,重要是妳們得盡快逃走。」
 
「逃走?」
 
「用超時空航法。」
 
啊!!這下我才想起,馬克羅斯有一個特別的能力,就是空間跳躍,又稱超時空航法。
 
空間跳躍,就是由一個空間利用特殊的力量,瞬移去另一個空間。
 
可能有更詳情的解釋,但我只知道事情就大概是這個樣子。
 
「對,還有這一個辦法耶!」
 
對於防禦罩辦法也感到不安心的由依艦長,聽到旗袍少女的這個提議,便滿心歡起。
 
「我把導航坐標傳送給妳們。」
 
「我代表大家感謝妳。」
 
由依艦長從艦長坐站起來,對旗袍女生低頭表示謝意。
 
然後,由依艦長的手一揮,並向着大家發去司令。
 
「馬上啟動超時空航法,目的地是傳送過來的坐標。」
 
「了解!」
 
各位操縱馬克羅斯的人,都動起了手腳來,爭取每一秒來逃命。
 
「謝西嘉,防禦罩依然要準備好,做好後備計劃。」
 
「啊,謝西嘉會努力去做的!」
 
由依艦長認真起來指揮,還真的有模有樣的。
 
「宇宙塵你隨時準備出擊,給我出去當炮灰。」
 
我收回前言,她還是沒模沒樣的。
 
「各位……」
 
正當我想要抱怨由依艦長的言行舉止的時候,一把熟悉的聲音叫住了我。
 
「……接下來就拜託你們了。」
 
一個振奮人心的景象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明明應該跟YF-1S成為了灰燼的薪水昂,竟然出現在顯示器裡頭。
 
身受重傷的他,帥氣的臉流着一條條的血,也變得污穢不堪的。
 
在薪水昂旁邊的旗袍女生扶住了薪水昂,並說「你的傷很嚴重,別亂動」。
 
「接下來,就看你們了,祝各位好運。」
 
旗袍女生留下了這一句後,就為薪水昂療傷,關掉通訊。
 
雖然不知道旗抱女生是怎做到,但看來是她救了薪水昂的。
 
即使現在並不是展露笑容的一刻,但知道了薪水昂還未死去的事實,我們都不禁笑了出來。
 
這個傢伙都還未死,我們又怎可以死在這裡,我還得要再把他打成豬樣似的!
 
「你們有沒有人覺得那個姊姊跟Ada Wong 很相像啊?
 
深雪學姊一邊按着鍵盤,一邊講話。
 
但她只換回了由依艦長的一句「專心工作!」。
 
雖然我也覺得這個旗袍少女熟口熟面,而且跟薪水昂應該有一定的關係,但現在不是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
 
我們現在要用超時空航法來逃命,逃出明日小姐的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