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了!這真的見鬼了!
 
剛剛才擊破一架D-9鬼魂,現在又多來幾架,這到底要怎打。
 
誰來告訢我一下金手指要怎用啊!?
 
即使攻擊DSO總部,讓數據傳送出現問題,導致鬼魂行動減慢。
 
但現在的鬼魂最少也有十架,而薪水昂已經身受重傷。
 


我和飛麗斯也忙着保護馬克羅斯,根本空不時間。
 
再說,繼續攻擊DSO總部,就會害死工作人員們的。
 
而且,我不認為把眼前的D-9鬼魂消滅後就沒有增援,說不準等等再來二十架D-9鬼魂。
 
我們根本是贏不了吧?
 
薪水昂看到敵機正前來,馬上站起來迎戰。
 


他立即發射飛彈,把僅存的最後十發飛彈射出,然後換成戰鬥機姿態起飛。
 
射出來的十發飛彈,直奔向每一部鬼魂,但全部都被輕易避開。
 
從陸地中起飛的薪水昂,穿過燒旺了的建築物,再次飛到半空之中。
 
鬼魂在這時投影出明日小姐的臉孔,只見明日小姐以高傲的姿態望向我們。
 
雖然她沒說話,但就憑動作和眼神,就知道她在說「你們全都要死」。
 


下一刻,明日小姐的影像展開了雙手,十架鬼魂同時間發射出飛彈,向着我們射過來。
 
我和飛麗斯馬上作出迴避,從飛彈群中閃過一發又一發。
 
在我身後的馬克羅斯,瞬時展開了全周天防禦系統,把射出來的飛彈擋下,減少損害。
 
這個防衛部份是由謝西嘉負責控制的。
 
果然是我的女兒,做得相當好!
 
拖着黑色煙的YF-1S,竟然直向着飛彈群衝去,以不平不穩的姿態直飛過去,成功穿越。
 
雖然勉強閃過飛彈,但拖着黑煙的YF-1S,看起來已經不能再支撐多久,隨時都因為引擎過度受損而爆炸。
 
薪水昂應該是明白到此點,但是他依然是強行起飛,以戰鬥機的姿勢飛行。


 
迴避過飛彈的YF-1S,就這樣直衝向鬼魂之中。
 
如同小魚群撞上大魚的一樣,鬼魂全都分散開來,然後在YF-1S穿過之後,全部D-9鬼魂立即轉身向着YF-1S發射雷射炮。
 
雷射炮的子彈畫過YF-1S的身旁,縱橫交錯,YF-1S如周捲進了子彈風暴的一樣。
 
沒有被雷射炮擊中是奇蹟,但薪水昂到底這算如何反擊。
 
我只見薪水昂直接穿過鬼魂們,向着DSO正中間最高的一座建築物急飛去。
 
一直線的衝向,而且飛行的速度更漸漸提升。
 
鬼魂把目標鎖定成薪水昂,一同發射出飛彈,不下三十顆的飛彈,就追着薪水昂的尾巴。
 


以這個飛行速度,薪水昂是沒法甩開飛彈的,但是他看起沒有甩開的意慾。
 
他只是保持最高速,一直線飛向最高的建築物。
 
他再這樣飛的話,不要說避過飛彈,他會撞上建築物的。
 
……他該不會是想要同歸於盡吧。
 
即使我們怎樣跟敵機戰鬥,敵機也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沒完沒了。
 
敵機全都是由明日小姐所控制,特別是鬼魂。
 
要把敵機消滅,不一定要擊破,也可以把它們弄停。
 
而要弄停它們的方法,就是要把傳送資料,作為核心的明日小姐消滅。


 
擒賊先擒王,薪水昂知道明日小姐的資料在那裡,打算以YF-1S發攻擊最後的攻擊,自殺式攻擊。
 
方法就如同911恐怖襲擊的一樣,也就是日本的神風隊。
 
「新陳。」
 
這一個時候,薪水昂的聲音傳來我的耳邊。
 
他開啟了通訊器,想要跟我說話。
 
「薪水昂,別做傻事,別那麼做呀!」
 
「你們一定要上到太空去,把天頂星人擊退,保衛地球。」
 


「你以為這是那一部熱血青春的故事呀?」
 
「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這件事,之後就拜託你們了。」
 
「薪水昂!薪水昂!薪水昂!」
 
他說完了話,就一拳把通訊器破壞掉,從他那邊只傳來了「沙沙沙沙沙沙」的聲音。
 
駕駛着YF-1S的薪水昂,真的打算就這樣撞過去。
 
距離目標建築物,只剩二百米距離,這個距離任誰到不能阻止。
 
緊追在YF-1S的飛彈,等等也會撞向建築物,把建築物破壞掉。
 
只要把眼前的那座建築物破壞掉,那明日小姐核心資料就會跟建築物一同消失。
 
明明沒有流汗水,但我的臉頰卻出現一粒又一粒的水珠。
 
明明已經沒有空去理其他的事情,腦子裡應該只有保護馬克羅斯的事情,但我卻想起了跟薪水昂的回憶。
 
你這個笨蛋…怪不得你的薪金會這麼高昂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在眨眼的一刻過後,YF-1S就這樣撞向了建築物,變成了一道火光團,我只能夠眼白白看着薪水撞上了去。
 
YF-1S的零件,就這樣爆成四分五裂,具有標誌性的骷髏頭粹片,成為了瓦礫中下的廢鐵。
 
緊隨着YF-1S的飛彈,也全部撞落在建築物上,一連串的爆炸,把沉厚的牆身爆成紙般的一樣。
 
建築物的結構完全崩裂,上層的建築一口氣向下傾,如同層層疊的一樣倒在地上去,擊起了無數的灰塵。
 
掛在建築物中的明日小姐海報,成為了火焰的糧成,燒成了一角,飄到半空中,最後也成了灰燼了。
 
D-9鬼魂完全停了下來,墜落到地上,猛攻擊我們的敵機,也一瞬間停止行動。
 
原本的敵人,現在變成了機械模型的一樣,全部都跌在地面靜止不動。
 
雖然炮火的光線沒再出現,但DSO總部變成得滿目瘡痍,火光紅紅,夜空還是被照亮。
 
我擦了擦矇矓了的眼睛,把臉上的水珠擦乾,然後駕駛VF-30飛回去馬克羅斯。
 
所有人都對於突然靜了下來的一切,感到相當的愕然,彷彿剛才的戰鬥都是假的。
 
馬克羅斯漸漸向上升空,DSO總部離我們越來越遠。
 
但是薪水昂的影子,卻依然在我們心中留下來。
 
他是個英雄,他成功救回自己的朋友,救回自己的同伴。
 
雖然沒很多人知道他的事跡,但今天他所做的一切,我們都知道,而且那不會是假的。
 
着艦了的我,把VF-30停好後,就轉身就向控制室。
 
在控制室內,大家都顯得非常安靜,像是在為薪水昂默哀的一樣,氣氛非常傷感。
 
飛麗斯也已經來到控制室,正坐在一旁好好的休息。
 
而我也學她一樣,先好好休息一下。
 
「宇宙塵,你還好吧。」
 
這時候,由依艦長走到我的身邊,也坐了下來。
 
「薪水昂的事,我也感到很可惜,可是我們還得要打起精神來。」
 
「嗯,這點我明白,薪水昂最後交給我的事,我一定要去完成他。」
 
沒錯,不能讓薪水昂所做的事白費。
 
我的一定要把天頂星人收拾掉,保護自已的世界,保護我的朋友們。
 
由依艦長看到我好像振作了起來似的,便對我笑了笑。
 
「還真是長不大呢,沒有艦長我,宇宙塵只是普通的宇宙塵。」
 
「吓,由依老------」
 
「要叫艦長!」
 
一時間真的改不了口,話說由依艦長已經真的把自己當成艦長了嗎?
 
「由依艦長,你這是甚麼意思?我才不是宇宙塵。」
 
「還不好好感謝我幫你做心理輔導,你這笨蛋!」
 
「誰要妳幫我做心理輔導?」
 
「你說甚麼!!!」
 
噁!我覺得呼吸困難,吸不到氣,頸子被緊緊的握着呀……!
 
薪水昂在向我揮手耶,你等等啊薪水昂,我馬上就來了。
 
咇!咇!咇!咇!咇!咇!
 
正當我打算跟薪水昂相聚的時候,艦內的警報響起。
 
「艦長,我們正被DSO總部鎖定成攻擊目標!!」
 
奈奈大喊一聲,由依艦長馬上返回崗位。
 
在艦內顯示器中,放大了火光紅紅的DSO總部。
 
這一刻,DSO總部正升起一座巨型的炮台,直指向我們。
 
明日小姐的殘像出現在炮口,她以只剩下雜訊的臉,對着我們發出最後的微笑。
 
這個女的,怎麼還死不去!
 
她現在是以最後的力量來攻擊我們,就算死也要阻止我們飛向太空。
 
巨大的炮台被明日小姐發動起來,無數的電光粒子正聚集在一起。
 
這是重量子反應炮,是傳說一炮可以收拾多架戰艦的艦級兵器。
 
即使馬克羅斯是一部強勁的戰艦,而且也有全周天防禦系統,但要是被擊中的話,就只能去天國的份了。
 
薪水昂已經犧牲了他自己來攻擊明白小姐,本以為薪水昂的攻擊會帶領我們走向好結局,但是……
 
明日小姐,妳這隻惡魔呀!怎麼還不消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