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列車一會後,我們便來到了廣場。
 
在廣場那裡,有個巨大的噴水池,明明現在只是早上差不多十點,但就已經人山人海。
 
在噴水池那邊的,大多數都是情侶,相信這裡是大多數情侶們的約會或者集合地點吧?
 
我跟深雪學姊雖然只是裝出來的男女朋友,但來到廣場這裡,總覺得現在真是與深雪學姊在約會,害我不禁有點心跳加速。
 
與深雪學姊步行到噴水池那裡,馬上就看到變態在等待我們。
 


「早上好啊。」
 
我很有禮貌地向變態請安,但他只是發出了一聲「哼!」作為回應,並同時別過了臉,望也不想望我。
 
看到他把我視為情敵,我只好苦笑了。
 
「深雪大人,早上好啊!你今天很可愛呢」
 
但是下一秒,變態立即對我身旁的深雪學姊請安,當他望到深雪學姊的臉孔時,整個人變得歡欣雀躍起來。
 


不過,面對這樣的變態,深雪學姊只是以看到很噁心的東西的眼光瞥了他一眼。
 
雖然如此,但對變態來說,這是一個充滿友善和愛的眼神,讓他如同看到仙女般的陶醉,實在有夠變態。
 
「你只能在後邊跟着人家,不得打擾約會,這是規則!你明白嗎?變態豬。」
 
「是的,深雪大人,我完全了解你對我的愛。」
 
「喂!你別亂講話好嗎?不然人家的男朋友會生氣耶。」
 


這時候,深雪學姊非常用力的用手吋撞了我一下,我差點就失平衡被撞到一邊去。
 
即使深雪學姊沒講話,但我都知道她想要表達甚麼,就是要我現在裝出個生氣的表情。
 
好吧,雖然演戲不是我專長,但我應該可以裝到生氣的表情的。
 
我立即用雙手揉搓臉孔,把臉孔揉成一個生氣中的表情,然後跟變態說話。
 
「唏!你有看到我在生氣嗎!」
 
「閉緊你的嘴!路人甲!要你是敢對我的深雪大人摸手摸腳,我立即就把你從這個世界上刪除。」
 
「對…對不起。」
 
我立即向眼前變得兇神惡殺的變態道歉,而我身旁的深雪學姊則是對我露出「你這是在做甚麼呀笨蛋」的眼神。


 
與變態匯合過後,就是今天與深雪學姊約會正式開始的時間。
 
「喂,男朋友,首先去那裡約會了?」
 
在開始的一刻,馬上就遇到難題。
 
「這個啊…嗯…呃……唔…」
 
面對只能支吾以對的我,深雪學姊以爆出了青筋的臉望向我,並在我身旁耳語。
 
「你想自己淹死在噴水池裡,還由人家把你淹死在噴水池裡?」
 
這不就是都叫我去死嗎?
 


我會沒想到約會的行程,都是因為妳昨天把我趕出去房間的原故!害我整晚都在抱怨妳,原全沒想到約會行程。
 
聽到深雪學姊的低聲耳語,不知為何我竟然猛流汗,明明都不是夏天呢。
 
面對有被淹死危機的我,立即拿出電話,啟動了今早在月台裝上的程式。
 
這個約會程式會給我提供選項,這樣的話應該就有約會第一站地點吧。
 
我望了望手機的螢光幕,而上邊就顯示了深雪學姊的問題,以及選項。
 
------你想自己淹死在噴水池裡,還由人家把你淹死在噴水池裡? ------
 
------  1.我自己來  2.拜託妳淹死我吧 ------
 
哀!為什麼會是這道問題啊!


 
我叫深雪學姊重新問過問題,而手機螢光幕的問題馬上就轉變了。
 
------ 喂,男朋友,首先去那裡約會了? ------
 
------  1.在情侶餐廳共進早餐  2.愛情旅館直落(你懂的) ------
 
選擇2到底是甚麼意思?甚麼是「你懂的」啊!這個程式是白痴嗎?
 
看情況我只有選擇1可以選擇了,於是我就在僅有一個正確選擇之下,選擇了「1.在情侶餐廳共進早餐」。
 
------  選擇 1.在情侶餐廳共進早餐 ------
 
當我選擇了這個選項之後,在螢光幕上的深雪學姊頭上的好感度立即上升了一點。
 


聽說好感度滿了之後會有好事發生,都不知道是不是騙小孩子而作出來的事,世界上那有一個手機程式可以改變人的運氣啊。
 
接着,我和深雪學姊,當然少不了跟在身後的變態,就前往那個情侶餐廳。
 
我留意到約會程式還有顯示路線的功能,這真的是很貼心的設計耶。
 
在路途上,我們看到不少的情侶在身邊經過。
 
散發着幸福笑容的他們,甜蜜得散發出蜜糖的甜味,而且他們還是手拖着手,甚至是手抱手的,十分親密。
 
情侶們的舉動,讓旁人一眼就看到他們是情侶,絕對不會令人想到「他們是情侶嗎」這個問題。
 
但是,我和深雪學姊只是左右並肩的行走,像是朋友多過情侶。
 
我立即就感受得到身後的變態傳來了不信任的視線。
 
「喂,深雪學姊。」
 
「甚麼事啊?」
 
「我們是不是應該也拖拖手比較好?」
 
聽到我這麼講話的深雪學姊,立即愣了一愣,然後臉頰自動的泛起了桃紅來。
 
「你…你…你這是笨蛋嗎?為什麼人家非拖你的手不可?」
 
她立即雙手抱胸,並害羞地別開了臉,感覺很可愛呢,好想繼續讓她害羞下去。
 
「我不是也很想拖妳的手啦,但是情侶們不都是要拖手的嗎?妳看看其他人。」
 
隨着我的說話,深雪學姊望了望四周的情侶,發現他們都是手拖手,甜蜜又溫馨的。
 
「如果我們不裝得像樣一點,變態就會認為我們只是朋友,而不是情侶的呀。」
 
「這樣啊……」
 
依然是害羞得紅了臉的深雪學姊,稍微低下了頭,然後我的手就感受一陣溫暖以及揉軟的觸感。
 
「只…只…只是為了裝得像男女朋友,你別誤會啊!」
 
她雖然跟我講話,但害羞得得不敢望我,真像一個小女孩呢。
 
明明以前也試過有身體上的接觸,但她都沒覺得害羞,甚至不以為然。
 
我想可能是因為這種氣氛的關係,以及要裝成男女朋友,所以她才覺得害羞吧。
 
不要說她會害羞,就連我因為深雪學姊這一下動作,而心跳加速,這是就是約會的感覺?
 
突然間,一道殺氣從後身後傳來,害我馬上感到混身不自在。
 
我稍微望向自己的身後,差點就大叫出「鬼呀!!」,因為一隻想要把我大卸八塊的惡鬼就在不遠處,那是有着變態的樣子的惡鬼呀。
 
我和深雪學姊以及惡鬼…不,是變態…一直前行,終於來到了情侶餐廳。
 
位於樓上店,類似咖啡店的情侶餐廳,有着簡單但又不失氣氛的橫裝。
 
以淡紅色為主調色彩的餐廳,很有戀愛小屋的感覺,就好像少女們會想像到的夢想二人小屋的感覺。
 
進到了餐廳的我們,除了被充滿戀愛味道的橫裝吸引住之外,就是被裡邊的服務生吸引住。
 
「歡迎回來,少爺,小姐。」
 
在這裡的服務生,都是以女生為主,而男生則是負責廚房的工作。
 
女服務生們,全都是穿上紅白交搭的女僕裝,相當漂亮和可愛。
 
話雖如此,稍微露出了四分一的胸部,以及那不到大腿一半的迷你裙,加上那綁帶的露背裝,實在叫我眼睛不知道放那裡好。
 
隨着服務生的帶路,我和深雪學姊坐到同一張餐桌上去,另外變態則是獨自坐到一邊。
 
情侶餐廳的客人全都是情侶,只有變態一個人是單獨的,顯得很格格不入。
 
他一裝作點餐,以餐牌擋住了半邊臉,同時死盯着我們,留意着我們的一舉一動。
 
被他這樣看着,即使等等吃的是消化餅,也可能會造成消化不良啊。
 
「好啦,人家要這個。」
 
早就把變態無視掉,並專心點餐的深雪學姊,馬上就決定了要點「閃亮亮牛乳炒蛋」套餐。
 
而我則很隨便的決定了點個「太平陽板塊撞歐亞板塊」套餐。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點的套餐會出現甚麼食物,但因為深雪學姊點的餐是很貴,所以我只能點個平價的來取個平衡。
 
順帶一提,今天約會所有費用都是由我支出的,這真是超過份!
 
當我們決定好要點甚麼餐之後,就叫了叫個服務生過來。
 
聽到我們的呼喚,一位在頭髮右邊綁着馬尾的女服務生帶着幸福的笑容走了過來,看她的樣子好像在想到一個暗戀的男生似的。
 
而且這個服務生的樣子,怎麼很熟眼的,總覺得像在大學中一個常常見面的女生。
 
嗯,就好像是奈奈的樣子啊。
 
「少爺,小姐,請問要點些甚 ------------ 甚麼!!!!!!!!!」
 
「哇呀!」
 
「哇?」
 
走近了我和深雪學姊的服務生,在說話的時間望了望我們兩個,然後就超吃驚的大叫起來,在說話中的尾聲還高出了好幾度。
 
我和深雪學姊是被嚇到,不過並不是被服務生的大叫嚇到,而是被她的樣子嚇到。
 
在遠看之下都已經覺得像了,但直到她走近了過來,我才絕對肯定眼前這個服務生就是奈奈啊。
 
「你…你們兩個…在情侶餐廳…一起吃戀愛的早…餐…」
 
看到我和深雪學姊在這裡出現,奈奈臉上的服務生標準笑容僵住起來,並露出了無法形容的大受打擊的眼神,她拿在手上的點餐紙,更「咚」一聲的掉到地上去,就如同她的心情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