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早上九點。
 
今天是跟深雪學姊偽裝男女朋友出去約會的日子,是個惡夢的一天。
 
砰咚!
 
惡夢的一天,就有着惡夢般的開始。
 
昨晚被侵略者趕出我自家的睡房,並只能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覺的我,突如其來被人踢下了沙發。
 


我很想大聲吼叫是那個笨蛋一腳踢我下來,但我的怒吼聲都還未發出,就被先發制人的怒吼了。
 
「現在幾點了?你這隻豬還在睡覺啊!」
 
早就已經做好了梳洗的深雪學姊,以怒氣衝衝的眼光瞪着我。
 
在話聲落下的一刻,她把關起來的窗簾全部打開,刺眼的陽光直射進我眼睛,害我都睜不大雙眼。
 
這種叫人起床的方式,真像那些暴力妹妹叫哥哥起床的情景。
 


我努力撐起我痛到極的身體,在深雪學姊的三催四請之下前往洗手間進行梳洗。
 
在我梳洗的時候,她還猛叫我把儀容整理好一點,不然會失禮她。
 
真是的,比起我媽還要煩的女生我到是第一次見。
 
應該所有人都認同媽媽是最煩的生物吧。
 
怕我失禮她,當初就不要叫我裝她的男朋友啦。
 


進行過梳洗之後,我換過了便服,就與深雪學姊一同離開家門,出發去約會。
 
順帶一提,深雪學姊穿的是以前去遊樂園見過的便服,因為昨晚她是在我家過夜,所以沒有換上其他衣服。
 
依照約定,我們要先跟變態匯合,然後讓他跟在我們後邊,見證我們約會。
 
而我們約了變態在一個廣場集合,所以我們第一站是先乘坐列車到廣場,與變態匯合。
 
「喂,新陳代謝。」
 
當我們站在月台候車的時候,深雪學姊拉了拉我的衣袖。
 
「把手機交出來。」
 
「吓?」


 
「吓甚麼呀,快點!」
 
她突然叫我交出手機,這就是女朋友的突擊檢查嗎?
 
聽說很多女朋友都發現男朋友手機上有很多跟其他女生說話的記錄,從而引發分手危機。
 
可是,我的電話上沒有這些記錄,所以把電話交給她是沒問題。
 
雖然不知道深雪學姊想做甚麼,但我還是把手機交了給她。
 
接着,深雪學姊好像在我手機裡下載了個程式。
 
「好,完成。」
 


不知對我的手機動了甚麼手腳的深雪學姊,在程式下載完後,就把手機交回給我。
 
「妳剛才對我的手機做了甚麼?」
 
「幫你下載了一個約會程式啦。」
 
「約會程式?」
 
我有點吃驚的重覆了程式的名字,然後立即把下載於手機中的程式啟動看看。
 
啟動程式之後,就看超大字的標題以及有兩個超可愛的日本少女的版面。
 
在版面中有着兩個選擇按鈕,第一個選擇是通常版,第二個選擇是激情版。
 
我當然要選通常版……但我的手指不知為何自動按到激情版上,這就是男兒本色?


 
按進去後,就有一條問題彈出「閣下是否年滿十八歲」。
 
-----選擇  1.是  2.返回主頁-----
 
唏,我覺得繼續往裡邊走會有很可怕的展開,還是別看好了,所以應該按返回吧。
 
------ 已選擇 1.是 ------
 
啊!我的大腦很不動控制地按下了「1.是」,它是在做甚麼呀?
 
------- 閣下是否處男 1.是 2.不是 ------
 
我望了望四周,看看有沒有人留意我想要選擇甚麼,發現沒有人留意我之後,我快速按下了「2.不是」。
 


------- 真的? 1.真!我不騙你  2.這是騙你的 ------
 
選擇「1」。
 
------- 沒有騙我?  1.沒有 2.我騙了你 ------
 
選擇「1」。
 
------ 別擔心,我會守秘密,不會笑你。  1.我承認我騙了你  2.我知道說謊是不對了 ------
 
選擇「1」。
 
------ 廢柴!! ------
 
喂!你剛剛不是說不會笑我的嗎?而且這是甚麼手機程式?它會讀心的嗎?
 
這到底是甚麼超低能特攻隊的問答環節呀!
 
畫面自動回到主目錄,然後系統自己選擇了通常版。
 
進到後之後,就看到手機畫面顯示了現場的環境,應該是利用了攝影鏡頭把取得現場的環境吧?
 
不過,除了顯示出現場環境,就沒有其他事發生。
 
「深雪學姊,這到底是要怎樣用的?」
 
不理解這個程式的我,馬上就要求深雪學姊作出說明。
 
這時候,深雪學姊走到我的面前,並叫我用手機的鏡頭拍着她。
 
當我把鏡頭對準了她的臉之後,深雪學姊便向我問了一條問題。
 
「你喜歡人家嗎?新陳代謝。」
 
在這句話的話聲落下之後,我的手機便自動出現了這句說話的字幕。
 
啊!好神奇耶。
 
不單是字幕,還有幾個選項。
 
------ 你喜歡人家嗎?新陳代謝。
 
------ 1.喜歡  2.不喜歡  3.現在就脫褲子! ------
 
我絕對不會選擇3的!
 
------ 選擇3 ------
 
不!我是想要選擇2的,為什麼手指會按到3的啊!
 
滋滋滋!
 
突然一道電流通過我的全身,這簡直是被防狼器電到的一樣。
 
這不是深雪學姊拿防狼器攻擊我,而是我手上的手機所放出電流。
 
到底是甚麼,手機進化成防狼器了,竟然會放出電流?這肯定是程式搞的鬼。
 
看到我觸電了,深雪學姊不禁掩住嘴巴偷笑。
 
「呵呵,一看就知道新陳代謝選錯選項啦。」
 
好吧,對不起,我剛才是好奇心作怪,才會選了「3」,但真的不能怪我,誰叫「3」那個選項這麼耐人尋味。
 
這次認真一點,絕對不能再選錯!這次就依照最誠實的一答案來選吧!
 
------ 你喜歡人家嗎?新陳代謝。
 
------ 1.喜歡  2.不喜歡 3.現在就脫褲子! ------
 
------ 選擇 2 ------
 
「嗚呀!」
 
電流又再一次通過我的全身,害我當場大叫了一聲,四周的人都以為我是有精神病。
 
為甚麼要電我?我這次很誠實回答的啊!
 
看到我又被電到,深雪學姊發出了「噗」的一下忍笑聲。
 
她把笑意吞到肚子去後,就跟我說起話來。
 
「這個程式會把使用者引導向GOOD END,絕對不會讓你選錯的啊。」
 
這到底是那門子的引導,根本就是強迫吧。
 
雖然我不想按下選項「1」,但為了測試這個程式,我還是得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一次,說一個天大的慌言。
 
------ 你喜歡人家嗎?新陳代謝。
 
------ 1.喜歡  2.不喜歡  3.現在就脫褲子! ------
 
------ 選擇 1 ------
 
在按下這個選項之後,螢光幕上邊的深雪學姊頭上,出現了個類似能量計的東西,並稍微被填補了一點。
 
「這是好感度,如果滿了的話,就會有好事發生。」
 
看到我選對答案的深雪學姊,立即為我進行解說。
 
現在我大概知道這個程式是怎麼使用,總之就是被拍到的對像問問題,就會出現選項,讓你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做。
 
「順帶一提,這個程式如果在限時之內沒有選擇好的話,也會放電的啊。」
 
聽完了深雪學姊的補充說明,我實在有點害怕這個程式。
 
接着,列車來到了月台,我們兩個就乘坐列車,前往廣場,去匯合變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