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用完早餐,然後由我來支付過昂貴得異常的帳單後,我和深雪學姊就繼續進行約會。
 
我們接下來的目的地是附近的電影院,從這裡步行到電影院大既需要十至十五分鐘的時間。
 
這就當作飯後運動吧,聽說這可以幫助消化呢。
 
於是,離開了情侶餐廳的我們,就踏上了前往電院的路。
 
「深雪學姊……」
 


我和深雪學姊一邊走着,並一邊閒聊,當然不少得拖手。
 
在這裡重申一次,我們是偽裝情侶,會手拖手的走着是因為要裝給變態看。
 
「怎麼了,新陳代謝?」
 
明明在吃早餐前拖手時顯得很害羞,但現在卻回復了正常,深雪學姊的適應力真厲害。
 
「其實我留意到一件事。」
 


「會不會遲一點,你應該早就留意到人家的魅力才對。」
 
首先,我留意到的事並不是深雪學姊的魅力,另外,她的魅力相信只有變態才會留意得到。
 
「在我們後邊,好像有人跟蹤我們耶。」
 
我裝着望向前,但眼珠是斜斜的望向後,提示着深雪學姊要注意後方。
 
「如果你是說變態,他不是由開始就跟蹤着人家們嗎?」
 


「不,我不是說變態。」
 
這次我直接望向自己身後,並同時回答深雪學姊。
 
在我們的身後,除了變態之外,還有一個人跟蹤着我們,那人就躲在變態身後的一棵樹後邊。
 
從身材到高度來推斷,這個人是個女生。
 
雖然帶上了黑色墨鏡和口罩,難以看清楚她的樣子,但從那綁在右邊的頭髮馬尾來推斷……
 
「啊,你是在講奈奈嗎?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也稍微望了望後邊,而那個跟蹤我們的女生便立即躲回到樹後。
 
看來深雪學姊早就知道有個女生在跟蹤我們,而且她也知道這個女生就是奈奈。


 
她為什麼要跟蹤我們啊?就好像個偵探一樣,我在這不是指專業度,而是情況很像。
 
難道她想要一起來約會,但又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只好跟在我們的後邊?
 
雖然我也想叫奈奈一起來玩,但這樣的話就機會被變態知道我們是在偽裝約會。
 
所以,我們只能裝作不認識奈奈,只好把她當路人看待。
 
然後,我們來到了電影院的門前。
 
不知道是今天是星期日的關係,還是有很精彩的電影上映,電影院門外人山人海的。
 
除了一個家庭來看電影之外,就是一對又一對的情侶。
 


情侶們兩個人吃着同一杯爆谷,也喝着同一杯氣水,而且兩人共用同一支飲管,非常恩愛。
 
「喂,深雪學姊…我們也要這樣做啊?」
 
我望着眼前這一對一起用同一支飲管飲用氣水的情侶,不禁就把自己與深雪學姊的影子套了上去。
 
他們你一口我一口,害我不自覺得感到臉紅了。
 
「笨蛋!你在臉紅甚麼呀?人家才不要跟你用同一支飲管飲同一杯氣水!」
 
看到我臉紅,深雪學姊就知道我把自己和她的影子套了上去。
 
而深雪學姊好像也跟我一樣,也不小心把我和她的影子套上去,所以在對我怒吼時紅起了臉,感到一臉害羞的。
 
「但是如果我們買兩杯氣水的話……」


 
一來變態會懷疑我們,二來我的錢包會受到傷害,今天早餐已經可以說是把我的錢包殺得措手不及了。
 
再說,等等還要買兩張電影門票,價錢也不便宜的說話,所以只能在能夠省錢的地方省錢。
 
「總之人家不要跟你這樣做,不要!」
 
「嗚…!」
 
深雪學姊很粗魯地踏了我一腳,害我忍不住「嗚」了一聲。
 
我知道她是萬般不願意,但也不用以暴力來告訴我吧。
 
沒辦法了,始終我們也不是真正的情侶,怎可以做出這麼親密的行為,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越位的呢。
 


那只好買一杯氣水給深雪學姊,而我自己就不去喝,那應該可以製造到一個假象給變態知道吧。
 
進到電影院裡邊去,當電影上映時會全場關燈,變態沒可能會看得出破綻的呢。
 
「好啦…好啦,那我們決定看那一套電影吧。」
 
我忍住從腳背傳來痛得要死的痛楚,強裝笑容跟深雪學姊講話。
 
深雪學姊可能還在意我想像與她像情侶一樣喝氣水,所以她發出了「哼」的一聲之後,就獨自一個向前走,看看到底有甚麼電影好看。
 
這時候,我的身後傳來了殺氣,害我全身顫了一下。
 
我望了望自己的身後,馬上就留意到變態以兇惡的眼神瞪着我,他的眼神是這麼說的:
 
「要是你敢惹深雪大人生氣的話!」
 
嗚…我的生命危在旦夕。
 
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我立即跟上已經在檢視到底有甚麼電影好看的深雪學姊。
 
「我們要看那一部才好?」
 
小跑步來到好身邊的我,立即問道。
 
「你笨蛋呀?這種事要人家去想呀?」
 
甚麼?又是我作主意嗎?我有時候覺得這真的很煩人。
 
我無奈地嘆了嘆口氣,然後就看看到底有甚麼電影在上映。
 
「深雪學姊你有甚麼特別想看的?」
 
「沒啦,隨便啦。」
 
說是隨便,但那到底要選那一部比較好,我覺得我開始有選擇性困難耶。
 
「要看 記錄電影:狗向西奔走 嗎?」
 
「由開始到結尾都拍着些小狗跑,有甚麼好看啊。」
 
我覺得這還不錯,至少可以沉悶得讓我睡着,稍微補眠一下。
 
昨晚我都睡沙發,我那有可能會睡得上一覺好的,而且一個好覺,絕對不會是被人用腳踢叫醒。
 
「那不如看 成人電影:鹹濕保姆賤嬰兒 ?」
 
「吓?你弱智嗎?那有人約會去看成人電影,而且人家還只有十七歲啦,你這個笨蛋!好色鬼!」
 
我覺得約會就應該要有點新意吧?
 
「這個 英雄電影:盲俠騎劫隱形戰機 好嗎?」
 
「不要,又盲又隱形的,根本甚麼都沒見到。」
 
「那妳有甚麼特別想看啊?深雪學姊。」
 
「沒啦,隨便啦。」
 
哀!
 
又說隨便,但又否決我的提議,這位女生是耍人的嗎?
 
深雪學姊由剛才開始,就一直別開了臉,沒有望過我,她是不高興還是怎樣了?
 
我稍微彎下了身,望了望深雪學姊別了過去的臉。
 
這一刻,我留意到她好像在看個甚麼東西似的,所以我朝她的視線望過去。
 
下一秒,我就發現她在望一張電影海報。
 
「四川高達劇場版.覺醒的先驅者?」
 
我望着那張海報的標題,不經已的讀了出來。
 
聽到我讀出了標題,深雪學姊突然發出了「啊」的一聲,然後即時轉身笑着臉向我。
 
「新陳代謝想看那個嗎?」
 
「吓?」
 
她突然對着我展露出興奮的笑容,害我突然間反應不過來。
 
如同一個小女孩一樣,她興奮得雙手握成了拳頭,放到胸口前。
 
深雪學姊望着我的雙眼,頓時閃閃生光,好像期待我說「人家想要看」的一樣,我差點就被她那雙眼發出的光閃盲了。
 
我望了望那張海報,然後再望望深雪學姊,這下子我明白到一件事。
 
「原來妳想看這部啊?」
 
怪不得之前提議的電影她都不想去看,原來早就有想要看的電影。
 
唉,在開始的時候跟我說不就好了嗎?竟然還要我猜她的心意,真是麻煩極了。
 
被我猜對了心意的深雪學姊,當場被嚇了一嚇,她看起來有點害羞的別過了臉,不敢正視這個猜對了她心意的人。
 
「甚…甚麼呀,人家才不是很想看,只是新陳代謝想看,人家才陪你看啦。」
 
我根本就沒說過很想看,不過現在沒有必要計較這些事了。
 
「好啦,好啦,拜託妳跟我一起去看吧。」
 
「嘿,那人家就陪你一次啦,要好好感謝人家。」
 
面對這個口是心非的小女孩,我真的很想摸摸她的頭耶。
 
這時候兩道殺氣直迫向我,又害我打了一個顫,也流出了冷汗來。
 
殺氣除了來自變態一直盯着想要把我撕開兩邊眼神之外,就是來自一位由離開情侶餐廳就跟蹤我們的女生。
 
那位女生綁在右邊的馬尾,正因為她的怒火而不斷飄動。
 
嗚…我覺得自己的性命越來越有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