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呀!加油!四川高達!」
 
買好了電影門票的我們,進到了電影院之中,目前正在播映的電影是「四川高達劇場版.覺醒的先驅者」。
 
一部渣克頭、老虎身、高達結構的橙黃色機械人,即是主角四川高達Mark2,正在跟一隻白色的惡魔在宇宙中戰鬥。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觀眾們都看得非常投入,每個小孩子都站在椅子上,猛為四川高達Mark2打氣。
 
對,是每個小孩子。
 


進入到電影院後我才知道,原來這部電影是兒童向的,怪不得我總是覺得小孩子觀眾特別多。
 
不知道深雪學姊是喜歡機械才想看這一部電影,還是因為她還是一個小女孩(兒童)的關係,所以才想要看這一部。
 
明明都已經有十七歲了,但還跟小孩子一樣,都一起站起來為四川高達打氣。
 
「上呀!上呀!」
 
已經完全投入於電影中的小孩子們,家長就算阻止也阻止不了。
 


雖然看電影時要保持安靜,但面對這一班小孩子,工作人員沒有半點反應。
 
我猜工作人員一定是習慣了這場面,所以沒打算阻止吧。
 
受到小孩子打氣的四川高達,舉起位於右手的甲劍,向着白色惡魔飛去。
 
在接近的一刻,甲劍向着白色惡魔斬去,但是有着初代高達軀殼的白色惡魔,立即拔出背後的激光劍。
 
激光劍與甲劍撞在一起,發出強烈的火光。
 


這時候白色惡魔帶着憤怒的聲線,向着四川高達講話。
 
「為什麼!為什麼要抄襲!你這山寨!」
 
在這句話的話音落下後,畫面換成了四川高達的駕駛員身上。
 
身穿橙黃色,並設計得有點像四川高達裝甲的太空衣的一個胖子,便低着頭回應白色惡魔。
 
「我…我…我才不是甚麼抄襲,才不是山寨!」
 
下一刻,四川高達用力揮動持有甲劍的手,這一下揮動,讓白色惡魔手持的激光劍被擊飛。
 
捉緊機會,四川高達以長出了尖刺的肩甲撞向白色惡魔。
 
白色惡魔整隻被撞得東歪西倒,好不容易才在宇宙中站穩。


 
「我就是…我就是…」
 
像是以自身為粒子炮炮管,紅色的粒子朝四川高達結集過去。
 
「我就是高達!!!!!!」
 
駕駛員大吼一聲,然後結集到四川高達身上的紅色粒子爆散開來。
 
下一秒,四川高達全身變成了亮紅色,而在駕駛員的顯示器上出現了「Trans –AM」。
 
「這…這種感覺,難道是?」
 
看到這一景象,白色惡魔被嚇到只能講出了一句話。
 


在白色惡魔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一道殘影迫近,速度比眨眼還要快七倍的四川高達就帶着紅光來到白色惡魔的面前。
 
都還未搞清發生甚麼事,白色惡魔就被連續的猛攻擊。
 
左邊一斬,右邊一斬,以及「X」字型的撞擊,讓白色惡魔的頭顱被毀滅。
 
雖然頭顱被毀滅了,但他還是能動,果然是白色惡魔。
 
白色惡魔急速朝下方一退,稍微迴避過了一下攻擊。
 
下一刻,白色惡魔立即舉起激光槍,向着自己的正上方舉起,並扣下板機。
 
粉紅色的激光頓時被射出,向着四川高達奔向,並即將要撞上。
 
可是,四川高達突然量子化,化成了粒子來閃過這一下攻擊。


 
「怎…怎麼會!」
 
白色惡魔發出了吃驚的聲音,但讓他更吃驚的是,量子化的四川高達立即就在他身後重組。
 
「給我從這裡------------滾出去!!!!!!」
 
駕駛員咆哮一聲,四川高達的甲劍同時斬落在白色惡魔身上,白色惡魔整隻一分為二。
 
「強國的MS是怪物……?」
 
白色惡魔留下了這一句遺言,最後被爆炸的光芒吞噬。
 
爆炸的光芒讓整個宇宙閃爍起來,當光芒落下後,在這裡只剩下四川高達一個。
 


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四川高達望向着太陽,從那白猛猛的太陽之中,看到犧牲掉自己來保護自己的同伴。
 
最後,四川高達以熱血故事的方式,向着夕陽中飛去,作為電影的結束。
 
主題曲播起,燈光亮起,全場的小孩子用盡力的猛拍手掌,更有人歡呼叫好。
 
雖然小孩子們都依依不捨,但伸過了懶腰,並在沉睡中醒來的家長們也帶只好帶着小孩子們離開。
 
「這真的很棒耶!」
 
深雪學姊坐了下來,並穿回了鞋子,然後跟我講話。
 
「啊…啊…不錯看啊。」
 
我摸着自己裝了一杯大氣水的肚子,並回答深雪學姊。
 
之前提及到甚麼情侶喝氣水的事,結果最後只有我一個人把整杯氣水喝完,深雪學姊都全程投入在電影之中。
 
「新陳代謝覺得那一幕最好看?」
 
「呃…那一幕啊……」
 
老實說,除了決戰白色惡魔的那一幕我是有看之外,其他的時間我都在補眠。
 
「到底是那一幕呢……」
 
「喂,新陳代謝,你該不會是一直在睡覺嗎?」
 
「怎會呢,我只是閉起雙眼,試着用耳朵和心來感受這一部電影,絕對沒有睡覺。」
 
深雪學姊以「這是真的嗎」的眼光來望向我,而我只能以一個苦笑的臉孔來對向她。
 
這時候,一把落淚的聲音傳到我們的耳邊去。
 
我們向聲音來源望過去,馬上就看到咬着紙巾並流淚中的變態。
 
雖然不知道他發生了甚麼事,說不定在電影播放中被人非禮,所以我們都走了過去,並問個究竟。
 
「這實在太好看了。」
 
而換來就只有變態的這句回應。
 
「最終決戰的一幕,實在太帥氣了。」
 
「是吧,人家都是這麼覺得!」
 
忽然間,變態說出了自己最喜歡的一幕,而正正就投進了深雪學姊的好球帶之上,也回應了深雪學姊之前的提問。
 
「主角的那句 我就是高達 真是害人家覺得他帥呆了!」
 
「對,而且那Trans – AM也很強,把四川高達的威力完全發揮。」
 
「紅色閃亮亮的,也很帥耶。」
 
「對呀,對呀。」
 
深雪學姊和變態不自覺就交談起來,再怎麼看他們兩個都像是剛剛一同看完電影的情侶。
 
而我,再怎樣看,都只是一個電燈泡。
 
有些時候,真覺得他們兩個很合得來。
 
一個喜歡被人打,一個喜歡打人,而且他們兩個的品味也大致相同。
 
「不過……」
 
我突然講出了句話,把他們正在交談中的對話打斷。
 
他們兩個都望向我,想知道我有甚麼緊要事,必須打斷他們的對話不可。
 
其實我又沒甚麼緊要事,只是想要問個問題。
 
「為什麼變態你要流淚?是因為太感動嗎?」
 
被我這麼提到,變態又咬着紙巾繼續流淚。
 
「是的!我太感動了。」
 
「到底是那一幕讓你感動了?」
 
照我所看,這部電影並不是感動人心的電影,就算感受性再強的人,也不可能被感受吧。
 
「跟深雪大人一起看電影,是我的夢想,今天我的夢想實現了。」
 
原來是這一幕,怪不得你感動到流淚了,恭喜你,你的夢想實現了。
 
深雪學姊聽到變態講出這樣的話,立即發出「哼」的一聲別開了臉。
 
在旁人眼中,可能會覺得她是在生氣,但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其實她在害羞才對。
 
被別人說跟自己看電影就是夢想,就等同自己的地位是跟夢想一樣重要,正常的女孩子應該都會感到害羞的。
 
「走吧,新陳代謝。」
 
「咦?不理一下變態嗎?他還在哭------」
 
「人家說走呀!」
 
「是……」
 
深雪學姊真是的,好不誠實啊,明明是這麼高興的,我看到她有低下頭在偷笑。
 
「喂,等等去那裡啦?」
 
「啊…讓我看一下程式有甚麼選擇。」
 
當我拿出手機後,就看到有一個未接電話。
 
是由依老師打來了,有事找我嗎?還是不要立即打電話給她好了,免得等等又出現麻煩事。
 
這一刻,有一種「遠方在發生了事情」的感覺在我心底出現,當然是關於由依老師啦。
 
不過是甚麼事呢?嗯……下一集會講嗎?
 
「等等去那裡啦,笨蛋?」
 
「好痛…別打我屁股好嗎?好色妹!」
 
「你說甚麼!!!!」
 
「鬼呀!」
 
可怕的約會依然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