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有兩個獵物掉進了水中,大白鯊高興得猛在水裡游動。
 
牠就像是要運動一下,讓胃裡的多餘食物徹底消化,好讓胃多出空間來裝下這午飯。
 
「奈奈!深雪學姊!快游過來!」
 
我對着她們兩個大喊,叫她們兩個盡快游過來,聽到我的叫喊,她們兩個都快速游過來。
 
只要上到岸,這隻大白鯊根本就沒我們奈何,但前提是必須要上到岸上。
 


在水裡的大白鯊,看到牠的午餐正在逃走,當然立即阻止。
 
大白鯊在水裡潛行到奈奈和深雪學姊前邊,並一個急速上升,從水面躍出來。
 
從水面躍出來的大白鯊,激起了千層巨浪,不單單阻止了奈奈和深雪學姊逃走,更把她們兩個越推越出。
 
捲起上來的海水,打落在她們兩個的身邊,讓她們都喝了一口海水。
 
看到獵物狼狽不堪,這條大白鯊露出了尖牙奸笑。
 


明明是一條魚,卻有着虐待狂的性格,想要把獵物虐待到一定程度,才想要吃下肚子。
 
還以為是表演中的觀眾,對着這條大白鯊的活躍表演猛拍手掌。
 
大既是受到了觀眾的鼓勵,大白鯊又變得更活躍,再一次從水裡躍出,激起巨浪。
 
我很想告訴這班觀眾知道,現在完全不是甚麼勇者決戰大白鯊的表演啦,但我實在沒空閒時間做這麼無聊的事。
 
「嘖……沒辦法了!」
 


在這樣下去,奈奈和深雪學姊就只有成為魚糧的份,我一定要救她們。
 
我把身上唯一的電子用品掉到地面,也即是我的褲子中的手提電話,然後「撲通」的一聲,跳到水族箱裡去。
 
冷冰冰的海水頓時侵襲全身,一時間的寒冷讓我的身體緊緊一宿,全身被冷得起了雞皮。
 
聽說突然跳進冷水,會對心臟造成很大的負擔,但現在實在沒辦法,在迫於無奈之下,我只能這麼做。
 
我要做的,就是把她們一一拉到岸邊。
 
雖然這條大白鯊會擊起浪來阻止獵物逃走,一個人的破水力------我指的是踢水前進的力量------沒辦法破開巨浪,但是如果兩個人的話,就應該可以破開巨浪了。
 
我就是要用這個方法,把她們一一帶回岸去。
 
跳進水裡的我,用力踩水,把頭探出水面,在確認好奈奈和深雪學姊所在的位置之後,我就立即以我最善長的自由式前進。


 
首先要救的,就是深雪學姊。
 
「新陳你這個笨蛋!竟然選擇救先救深雪而不救我!」
 
拼命地游去深雪學姊身邊的我,隨了聽到海水不斷淹進耳裡去的耳音之外,就是來自奈奈的叫喊聲。
 
「啊!現在變成了現在變成了勇者決戰大白鯊與三角關係的表演了嗎?」
 
「這是我看過這麼多表演中最精彩的耶!」
 
「一腳踏兩船的勇者決戰大白鯊。」
 
吵死了!你們這班笨蛋觀眾!
 


我努力不去聽那些在安全地方大吵大鬧的觀眾,繼續向着深雪學姊所在之處游過去。
 
我會先去救深雪學姊,是因為她的身體關係。
 
深雪學姊雖然已經十七歲,但還是個小學生的身形。
 
如果我先去救奈奈,深雪學姊大既可能會體力透支,被這條大白鯊玩死,到時候我就只能救到奈奈一個。
 
但奈奈是成年人,體力有這麼上下,有能力撐下去。
 
再說,深雪學姊皮光肉嫩,如果我是大白鯊,都先吃比較美味的肉吧。
 
所以深雪學姊可以說是最危險的一個,因此我先去救深雪學姊,絕對是正確。
 
「啊!勇者有危險了!」


 
突然間,一個觀眾的大叫聲傳來了我的耳邊。
 
然後在下一刻,我被某個東西撞到肚子,整個人被一股衝力拉到水裡去。
 
我稍微睜開了眼睛,從因為海水的關係變得矇矓的視線中,看到大白鯊的魚鰭。
 
在剛剛的一刻,大白鯊用牠的頭撞擊我的身子,並順勢把我拉到水中去。
 
雖然這個水族箱不算是很水深,再深也不到十米,但是水壓已經刺痛了我的耳朵。
 
另外,因為被大白鯊撞到肚子,我的肚子現在痛得要很。
 
我想要用拳頭狠狠打落在大白鯊的魚頭上,但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眼前的大白鯊猛烈地搖動了頭,把我甩開。
 


我整個人被甩開到遠遠去,在水裡翻了好幾個圈才停下來。
 
嗚…我覺得現在鼻子酸酸的,好像有些海水跑進了鼻子內。
 
我含住嘴巴內的最後一口氣,死命的向上游。
 
因為大白鯊突然的一擊,我在毫無準備之下被拉到水中,肺部的空氣實在不足夠,所以我不管三七二十四------隨便啦!------就死命向上游。
 
「嗄!」
 
不好容易才回到水面上的我,用盡全身的氣力來吸了一大口氣。
 
觀眾看到被大白鯊拉進水裡都還沒淹死或者分屍的我回到水面,不禁歡呼拍掌。
 
我沒有閒情去理會這班觀眾,因為奈奈和深雪學姊還未回到岸邊去。
 
可惡,這條大白鯊還真喜歡玩耍獵物,不過正因為牠這樣的性格,才沒有一下子就殺死我們。
 
不知道這條大白鯊何時會玩厭了這遊戲,想要一口吃掉獵物,我必順更快點救回大家才行。
 
我再次向前猛游,雙手用力撥水,雙腳用力踢水,把阻擋我的海水一一破開。
 
現在的我,完全不顧在水裡高興得游來游去的大白鯊,在我的心中只有救人!
 
「捉到妳了!」
 
奮力破開海水的我,終於來到了深雪學姊的身邊。
 
不過,很奇怪,為什麼深雪學姊長得跟奈奈很相似的呢?
 
「新陳,我就知道你第一個會救我。」
 
「沒想到學姊能在短時間之內偽裝成奈奈,這真叫我吃驚,妳是用這招來擾亂大白鯊的視線嗎?」
 
聽說鯊魚類的視覺是很差的,牠們都是靠嗅覺去狩獵,深雪學姊這一招應該對視覺差的大白鯊起不了效吧。
 
就好像對一個盲人使用視像幻覺,根本完全起不了效。
 
「討厭啊,新陳,我才不是深雪啦,我是奈奈,是奈奈。」
 
「哈!妳終於承認妳就是奈奈了!」
 
「不是啦,我是奈奈子,是奈奈子,呵呵。」
 
奈奈對於她一時口快說錯話而感到臉紅,明明她早就被我們識穿,但就是死口不認。
 
但是,奇怪了,我明明記得這個位置的人,應該是深雪學姊才對,為什麼會變成奈奈。
 
難道深雪學姊已經!!
 
我立即環視四周,發現深雪學姊在奈奈本應該在的位置出現。
 
「我才沒有因為很想新陳第一個來救我才與深雪交互位置啦,真的沒有。」
 
看到我留意到奇怪的情況,奈奈立即慌張地向我解釋。
 
「討厭啦新陳,你怎麼在用『原來你們換了位置』的眼神來望我啦,哈哈。」
 
「我說妳們啊………」
 
有氣力來交換位置,怎麼沒氣力游回去啊!!!!!!!!!
 
我的吐糟聲在內心裡咆哮出來,迴響在我的心靈間。
 
真是的,女生的想法實在是難以理解。
 
既然現在游到奈奈的身邊,那只好立即帶她走,讓她先回去安全的地方去。
 
「深雪學姊!妳撐着點!我等等就過來!」
 
嘗試以狗爬式回去岸邊的深雪學姊,一邊努力突破大白鯊搞出來的浪,並嘗試回應我。
 
不過因為海浪的關係,只要深雪學姊說話,海水就會湧進她的口中,讓她只能發出「噗嗯噗嗯」的聲音。
 
當我在理解她那「噗嗯噗嗯」的聲音到底是甚麼意思的時候,大白鯊又再一次準備向我們發動攻擊。
 
這次牠又再次從水中跳躍起來,並以肥大的肚子壓回水中,擊起了海浪。
 
我和奈奈一起用力踢水,才沒有被海浪推回去,稍微穩住位置。
 
但是只有一個人的深雪學姊,卻被這一下攻擊猛推走,距離岸邊變得越來越遠。
 
可能是看到自己的獵物被救走,大白鯊好像生氣了起來,牠不斷地擊出海浪,甚至以魚尾來撥水。
 
不斷被掀起的海浪,朝我們湧過來,我和奈奈只能在水裡前進三步退兩步,根本難以靠岸。
 
深雪學姊甚至被這海浪弄得難以浮着,三番四次被海浪打下到水中去。
 
經過不斷的海浪攻擊,深雪學姊的體力已經所剩無幾,而大白鯊好像已經玩厭了,想要吃午飯。
 
下一刻,大白鯊擺出了認真的戰鬥姿態,魚鰭上水,開始狩獵,朝深雪學姊所在的位置衝過去。
 
這下糟糕了!即使我現在前去阻止,也不可能會趕上。
 
我嘗試用力拍打水面,並放聲大吼,盡量讓大白鯊注意到我,但即使我用上最噁心的一招水中放屁,也吸引不了大白鯊的注意。
 
「深雪學姊!快逃!」
 
「快游!深雪!」
 
就算我和奈奈不對她講這些話,深雪學姊都知道自己現在立即馬上盡快逃走。
 
然而,即使深雪學姊再怎樣逃,再怎麼游,她與大白鯊的距離完全沒有減少。
 
「嗚呀…救…救…噗嗯!」
 
看到這個情況,我身體的本能讓我自動向着深雪學姊的方向游過去,明明知道是趕不上,但我還是朝深雪學姊那邊游去。
 
要我坐視不理,我絕對做不到!
 
終於,游近到深雪學姊身後不遠處的大白鯊,再次從水中一躍起來。
 
這次不是想要弄出海浪,阻止獵物逃走,而是想要一口就吃下獵物,完成狩獵。
 
那有一整個人身高的大口,正以尖銳到連水也一分為二的牙齒對向深雪學姊,以一個俯衝的方式發動攻擊。
 
「深雪學姊!!」
 
「深雪!」
 
「嗚!救…救命呀!!!!!」
 
一聲尖叫迴響着四周,同時候,某個東西擊中大白鯊的聲音響起。
 
在千鈞一髮之祭,當深雪學姊與尖牙只差一個身位的距離的一刻,一個人影以一招飛踢擊中了大白鯊的頭部。
 
被飛踢擊中的大白鯊,整條跌回到水裡去,同時間一個熟口熟面的人出現在深雪學場的面前。
 
「變…變態?」
 
沒錯,他就是之前被我們留在入口處,努力排隊的變態,順帶一提他的正名叫朱載飛。
 
浮在水中的變態,以想要守衛重要事物的騎士眼神,盯着水裡的大白鯊說道:
 
「這次,換我來當你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