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變態留在入口處,並與奈奈一同走進「特別通路」的我和深雪學姊,因為一種氣味而害我們的鼻子非常難受。
 
「這到底是在那裡傳出來的怪味啊!」
 
深雪學姊一邊抱怨着,一邊用雙手按住鼻子,完全是一個小女孩對於怪味道會有的反應。
 
相反,已經是成年人的我和奈奈,除非是臭得令人難以忍耐的氣味,否則我們都能忍耐,這就是成年人與小女孩的分別。
 
喂!你剛才是不是在想「你這傢伙也算成年人?」呀,我才不是小朋友!才不是!
 


「那應該海水的腥味吧。」
 
我稍微嗅了嗅,然後就判斷到這是海水的腥味。
 
真是奇怪,明明這裡沒近海洋,不可能會嗅到腥味,再說,即使近海洋也沒可能有這麼重的腥味吧?
 
在我們行走的通路之中,已經是有點昏昏暗暗,而現在又充斥着腥味,搞得氣氛非常恐怖。
 
另外,雖然這是特別通道,但我們好像已經走了五分鐘以上。
 


一個動物園的入口與場內的距離,應該不可能需要走五分鐘以上吧,我們簡直像是在一個長達幾米長的閘口中走動的一樣。
 
我開始懷疑着我們是不是向動物園入口走着,難題奈奈想要把我們販賣,有我們帶去見買家嗎?
 
不,奈奈又怎會做這樣的事。
 
可是,她今天這麼反常,有些事很難說得準,而且我是這部故事的主角,被賣掉的話應該會值得多錢。
 
朝這個方向去想的話,奈奈真的可能是想要把我們賣掉耶。
 


可是…可是…可是……
 
「我們馬上就要到。」
 
正常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帶領着我們於「特別通路」中前進的我們的奈奈,突然講起了話來。
 
與其自己在亂想一通,還不如直接問一下奈奈還比較好。
 
「奈奈…到底我們要去那裡了。」
 
聽到我這麼問道,奈奈輕輕回頭望了一望我,給了我一抹微笑,然後就把臉轉回去。
 
甚麼都沒講,就只有微笑,就連否認自己不是奈奈而是奈奈子這偽裝用說也沒有,真叫我打從心底裡寒起來。
 
「今天的奈奈好奇怪啊,深雪學姊。」


 
「是嗎?」
 
「難道妳不覺得嗎?」
 
「人家只在意等等要先去玩些甚麼。」
 
真是一個小女孩,說到玩就天下無敵,完全沒有想過自己被帶到那裡去。
 
砰!
 
忽然間奈奈停下了腳步,來不及反應的我頓時撞上了她的背部。
 
在我想說「怎麼突然停下」的時候,奈奈比我還要快講了句話。
 


「我們到了。」
 
雖然我很高興她這次有回答我的問題,甚麼在我還未問就已經被解答,但我對她的回答完全是一頭霧水。
 
奈奈說「我們到了」,應該是指進來了動物園,但是這裡依然是腥味很重的「特別通道」。
 
不要說動物,就連遊客也沒見到半個------世界上是沒有半個遊客,當然見不到啦。
 
我怎麼自己在吐糟自己?算了,總之現在身處的地方絕對不是動物園之內就是了。
 
我和深雪學姊到一臉「?」,完全不能理解發生甚麼事。
 
「嗚哇!」
 
正當我們想要問過究竟的時候,我們雙腳所踏的地面突然震動起來。


 
我和深雪學姊都被嚇到發出驚叫的一聲,並一時失衡的互撞在一起。
 
「發生甚麼事了?」
 
「人家怎知道啊。」
 
我稍微努力站穩,然後也扶着深雪學姊。
 
下一秒,我留意到四周的牆壁正在下降,不對,不是牆壁在下降,是我們在上升。
 
我們所踏住的地板正在上升,同時刻,在我們頭頂的天花板正緩緩的打開。
 
被打開了的天花板,可以清楚看到外邊的天空,陽光也因為天花板被打開而射進了來。
 


「奈奈,這到是發生甚麼事了?」
 
「新陳……你知道嗎?男人是不應搞外遇的唷。」
 
奈奈完全是問非所答,而且怎麼又提到外遇了,現在的我是搞外遇了嗎?
 
我又沒女朋友或者老婆,怎可能有外遇啊!
 
之後,在我還未來得反應,還未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的時候------
 
「歡迎來到水族館表演會!!!」
 
------就被升上到一個表演會場。
 
在我們的眼前有着無數個觀眾,他們看到我們的出現,全部都拍掌起來。
 
另外,不知道幾時換上了表演用服裝的奈奈,舉起了手,向着觀眾們揮手。
 
先別講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超展開,為什麼奈奈的表演服裝是魔術師服啊?而且是露背裝來的呀!
 
這真的完全跟水族館表演會完全扯不上關係。
 
「我是各位的司儀,我是奈奈子,不是青春又可愛的奈奈啊,大家好。」
 
「妳好!」
 
所有觀眾都回應奈奈的說話,對於她所穿的衣服完全沒有吐糟,我真是想叫各位觀眾也注意一下服裝的問題。
 
「今天為大家獻上的節目是勇者決戰大白鯊!」
 
聽到這個名稱,所有的觀眾又再一次歡呼和拍掌,他們好像很喜歡看這類型的節目。
 
其實我也對這個節目有點興趣的,因為我想知道那一個笨蛋願意去決戰大白鯊。
 
「那麼,奈奈子我就為大家介紹今天的勇者-------」
 
這時,有好幾道射燈射向我,強光讓我難以睜開眼睛,還稍微讓眼睛有點刺痛。
 
「------謝新陳先生!」
 
聽到我的名字,觀眾立即拍手叫好,突然被這樣介紹,我實在是有點尷尬呢。
 
面對這一班準備看我去收拾大白鯊的觀眾,我只好一邊害羞地摸着後腦杓,一邊對他們揮手示好。
 
………………………………
 
「甚麼!我是勇者?我要去與大白鯊決戰!?」
 
這下我才反應過來,震驚得大聲的叫喊出來,在我身旁的深雪學姊看到我慢半拍的反應,不禁嘆了口氣。
 
「喂,奈奈,我才------」
 
「是奈奈子。」
 
「隨便啦,我才不想要跟大白鯊決戰耶!」
 
「別擔心,這是淡水系的大白鯊,比一般的鯊魚要弱。」
 
「妳騙我,這種腥味絕對是海水,這才不是淡水,這一定是海水系大白鯊!」
 
順帶一提,我好像沒見過有淡水系的大白鯊。
 
「別擔心,我會照顧好你的小命,這絕對不是外遇的懲罰遊戲,絕對不是。」
 
「這絕對是懲罰遊戲,絕對是啊!」
 
「呵呵,討厭啦新陳,我又怎會因為見到你跟深雪偷偷成為情侶並在約會而燃起了妒忌之心,所以對你作出懲罰呢,我才不會這樣啦,呵呵。」
 
原來這就是奈奈變得反常的原因,既然變態現在不在這裡,那我就可以把真相告訴給奈奈知道了。
 
「奈奈,聽我說,我可以解釋的。」
 
「不要跟我解釋,我可以親眼親耳聽到你和深雪成為情侶並在約會。」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是誤會。」
 
「才不是誤會!!」
 
奈奈完全不想聽我的解釋,這樣的場景怎會好像那些肥皂劇劇情的啊。
 
沒打算聽到解釋的奈奈,立即拿了個開關器出來,並在上邊按了按。
 
然後,一條大白鯊就出現在我和深雪學姊身後的一個設在地面的巨大玻璃水族箱內。
 
這一條大白鯊才剛登場,就露出了尖銳到像是要把水一分為兩的尖牙。
 
「好吧,新陳,你的冒險要開始囉。」
 
奈奈正朝我走過來,想把我迫進去水族箱之內,她的表情絕對是一個得不到愛,所以要把自己所愛的人殺死的怨女的表情。
 
「出發吧!」
 
我把這三個字當作是「去死吧!」,然後就看到奈奈朝我舉起雙手,想要把我推進水族箱內。
 
這明顯到不行的攻擊,對從小就受在黑白圖中練習戰鬥方法的我來說,實在太容易閃過了。
 
我數好時機,一個閃身,閃過了這一下推擊。
 
撲通!!
 
然而,在我閃開的一刻,身體撞到了深雪學姊,讓她有點失衡,同時間,沒能把我推落在水族箱的奈奈,也撞上了深雪學姊。
 
這兩下的撞擊,讓深雪學姊成為了這次決戰鯊魚的勇者。
 
「深雪學姊!」「深雪!」
 
我和奈奈不約而同的叫出了深雪的名字,幸好深雪學姊懂游泳,沒有溺水。
 
「哇嗚……你們兩個搞甚麼啦!竟然推人家下水!」
 
從水裡探探頭上來的深雪學姊,即時就對我們兩個怒吼。
 
「對…對不起深雪學姊。」「對不起。」
 
「人家都全身濕透了!你們要怎樣陪償給人家啦!嗚…人家的電話都進水了……」
 
「呃…這個…」
 
碰磅!!!
 
海水被濺飛的聲音突然響起,在深雪學姊身後一條大白鯊飛躍了起來。
 
我差點就忘記了有一條大白鯊在這裡。
 
大白鯊用牠肥大的肚子壓回到水裡去,一瞬間擊起了巨浪,把在池邊奈奈也拉了下水。
 
不單單把奈奈拉了下水,更因為大白鯊激烈的游動,而讓水面起伏不定,把深雪學姊和奈奈都分開,並遠離了池邊。
 
「奈奈!!深雪學姊!!」
 
看到這一幕的我,不禁咬牙起來。
 
糟糕了,這樣下去,奈奈和深雪學姊就會有生命危險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