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人家的電話都壞掉了!」
 
離開了那個表演會場的我和深雪學姊,正行走於動物園內的行人通路上。
 
因為掉進了水族箱裡,所以深雪學姊和我全身都濕透,不論是外衣還是內衣。
 
好人的工作人員,為了補償我們,免費送了我們衣服,好讓我們替換,然後繼續享受動物園之旅。
 
就連內衣都免費送給我們,聽工作人員說,因為擔心真的會有人掉到水族箱去,所以在動物園裡不單單有外衣買,就連內衣也有,真是非常貼心。
 


至於濕掉的衣服,工作人員會清洗好後,再送回我們的家裡去。
 
另外,工作人員還帶我們都洗澡間,把身上的海水洗走,真是棒到不行。
 
我相信,沒有幾間動物園會有這麼棒的服務呢。
 
雖然身上的海水,以及那些濕透的衣服都解決了,但是連同衣服一起掉到水裡去的電子用品,就沒辦法解決。
 
深雪學姊的手提電話,掉到水裡去,完全壞掉,成為了一個廢鐵。
 


即使深雪學姊是發明學的學生,但手上沒有工具的她,根本沒辦法進行修理。
 
再說,完全掉進海水中的電話,能夠救回來是只有很微小的機會,想要救回來也難。
 
因此,深雪學姊望着她已經死去的手提電話,發出非常不滿的抱怨聲。
 
我身上也有手提電話,但我在跳下水的時候,早就把手提電話掉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
 
所以,我完全沒有進水的手提電話,現在乖乖的在我褲袋裡邊。
 


平時穿着的便服,替換成一件白色的襯衫配以櫻桃紅的吊帶連身裙,那條連身裙的背面有着一個小熊的圖案,非常可愛。
 
這一身裝扮,讓深雪學姊現在真的像一個只有八九歲的小女孩。
 
「呀!人家現在真的像個小朋友啦!」
 
可能是身高的關係,工作人員誤當深雪學姊是小朋友,所以才給了她小女孩穿的衣服。
 
「我覺得妳這樣穿挺好看啊。」
 
「被你這新陳代謝稱讚,人家才不會感到高興。」
 
對於自己身穿的衣服感到不滿的深雪學姊,雙手抱胸,別開了臉。
 
我不知道她現在是生氣,還是害羞,只知道她現在真像個小朋友。


 
「不單單是我覺得妳這樣穿好看,連後邊的那個也是這麼覺得。」
 
「哼!被變態覺得穿得好看,有甚麼值得高興?」
 
深雪學姊稍微望了望跟在我們後邊的變態。
 
當她看到變態因為自己穿了小女孩的服裝,而冒出了大量的愛心,以及那有點色瞇瞇的目光,便「哼」一聲的別開了臉。
 
看到深雪學姊的反應,我只好一邊換後腦杓一邊苦笑。
 
我覺得其實深雪學姊穿甚麼服裝,變態也會覺得她是穿得全世界最可愛和最好看的。
 
「等等啊,變態你怎會在這裡的?你不是被大白鯊吃掉了的嗎?」
 


頓時才回過神的我,發現了變態竟然跟在我們身後。
 
不會吧,日光日白,竟然這麼猛鬼?
 
「喂,情敵!你是在用看到鬼的眼光望我嗎?」
 
「噫…!」
 
我當場被他的讀心術嚇到。
 
照我所見,變態應該不是鬼,聽說鬼是沒有下巴,而且是用飄的方式來走路,雙腳離地的。
 
但是也有些鬼有特殊能力,會偽裝,會走路,也有些會從電視機爬出來。
 
所以,變態現在變成了鬼?


 
我立即從褲袋中拿出電話,想要撥打捉鬼敢死隊的電話號碼,但是變態立即開口阻止我。
 
「我才不是鬼呢,別再把我當鬼看好嗎?」
 
幸好他這麼一講,我才沒有打電話去阻止別人工作。
 
「那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該不會是作者的記憶力太差,忘記了你已經被大白鯊吃了,所以再讓你登場吧?」
 
「其實呀,那條大白鯊是吃素的。」
 
吃素的大白鯊?那不就是跟淡水系的大白鯊一樣,都是稀有生物嗎?
 
我繼續追問下去,而變態也回答我的問題。
 


把他的話聽完之後,我終於白明了剛才發生的勇者決戰大白鯊表演是甚麼一回事。
 
那條大白鯊,根本如變態所指,原來是吃素的,這是工作人員親口告訴他知道。
 
而且,那條大白鯊,是受過了專業訓練,懂得做出各種動作。
 
就例如跳躍、壓水、俯衝,甚至做出令人覺得牠真的想要吃掉勇者的動作。
 
我也覺得奇怪了,一條大白鯊竟然會懂得像海豚一樣跳水,原來是受過了訓練。
 
還有大白鯊會懂得擊起巨浪來阻止我們逃走,也是因為受過了訓練,也是讓演現更好看的一環。
 
另外,聽說這條大白鯊,如果觀眾的掌聲和歡呼聲越大的話,這條大白鯊就會更落力去演出。
 
所以最後牠使出了必殺技,化身成長有象牙以及有翅膀還有蝎子尾的大白鯊向變態攻擊,並擊出水花,幻化成彩虹。
 
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表演中的一環耶。
 
還真的是相當迫真,都叫我以為這條大白鯊要把我們吃掉的一樣。
 
我相信,其實當時的司儀是知情的,但她只是裝作不知道,一定是這樣……希望是吧?
 
真是的,這個奈奈竟然這樣耍我,有機會我一定會報仇的啊!
 
「總之你現在沒死去就是了,變態。」
 
「只要深雪大人還未接受我的愛,我都不會輕易死掉!深雪大人我愛妳啊!」
 
「去死呀!你這隻變態豬!」
 
深雪學姊立即模仿大白鯊的必殺技,一個俯衝飛踢對變態迎頭痛擊。
 
「啊~啊~啊~~深雪大人又用美腿來幫我按摩了啊~~」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呀!」
 
我第一次看到,一個氣水鋁罐被人猛踩時感到幸福的表情。
 
當變態被深雪學姊踐踏成肉醬之後,我們就繼續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當然這個目的地還是在動物園之內。
 
「接下來我們去那裡好了?」
 
「誰知道啊,你快點跟人家想想現在要去那裡,笨蛋新陳代謝。」
 
看來因為變態的關係,深雪學姊是有點不高興。
 
「我們要先去看人猿系的動物嗎?」
 
「不要。」
 
「那要不要去看會發電的老鼠,聽說會發出十萬伏------」
 
「不要。」
 
「那要不要去看會合體的暴龍,聽說是數碼的耶,七隻不同的也可以-------」
 
「不要。」
 
「那妳想要去那裡玩啊?」
 
「誰知道啊,你想點給人家想想呀。」
 
真是麻煩,到底女生的腦子裡是裝甚麼的啊?
 
我提出的建議都被一句「不要」駁回,但問她想要去那裡又說不知道……
 
我對於身旁的這個女生,真能深深的嘆出一大口氣。
 
沒辦法了,只好使用那個約會程式吧。
 
咇!咇!咇!咇!
 
正當我打算拿出在褲袋裡的手提電話時,在我身後傳來了「咇!咇!」的聲音。
 
這聲音聽起來,就像是鬧鐘到時間就響鬧的聲音來。
 
我轉身望聲音的來源,然後就看到變態拿了一本筆記本,以及一支筆,正在記錄些甚麼,他還一邊寫一邊喃喃地說「嗯,時間更改了呢?」。
 
「變態你在寫甚麼了?」
 
我很好奇變態的筆記本,雖然我覺得裡邊的內容一定很變態,但我還是想要看一看。
 
但意想不到的是,裡邊只是一個記錄表,全都是記錄了甚麼時間,要做甚麼的事,有點像個時間表呢。
 
「哼哼,你連這個也沒有,怎稱得上是深雪大人的男朋友?」
 
首先我不是深雪學姊真正的男朋友,再說這本筆記本到底跟當深雪學姊的男朋友有甚麼關係?
 
沾沾自喜的變態,對着我露出了「你還不過如此」的笑容。
 
接着他把筆記本完住展示在我的眼前,並自豪地說:
 
「這就是深雪大人的生態記錄表之第十八冊!」
 
裡邊的內容果然還是很變態!
 
這個變態,竟然把深雪學姊的日常作息時間都記錄下來!?而且還是第十八冊!?會不會太過變態了!
 
「現在的時間,深雪大人應該會感到肚餓呢。」
 
變態看了看筆記本上的內容,然後就這樣公佈。
 
「人家才不肚餓啦,你這留意着人家一舉一動的死變態豬!」
 
~~~~~~~~~~~~~~~~~~~~~哦~~~~~~~~~~~~~~~~~~~~~
 
深雪學姊的肚子,發出了飢餓的慘叫。
 
真是如同變態所講的一樣,現在是深雪學姊感到肚餓的時刻,怪不得我一直提議去觀光,猛受到深雪學姊的拒絕。
 
比起我對深雪學姊的了解,變態比我還要清楚得多了,我跟他對深雪學姊的認識就是天壤之別。
 
這一刻,我覺得變態沒能當成深雪學姊的男朋友,真是可惜極了。
 
可能就是他那變態到把深雪學姊的生活作息都記錄下來,才害深雪學姊對他的印象超差,從而一直拒絕他的追求吧。
 
雖然深雪學姊說過他那靠不惶的感覺,才是她最在意的地方,但我相信變態成份也是有着重要的影響。
 
果然變態就是變態。
 
「沒辦法了,那我們去吃飯吧,反正我也有點肚餓了。」
 
「能跟深雪學姊同桌吃飯,我太幸福了。」
 
「誰要跟你同桌吃飯,你給人家去吃豬食吧!你這超級無敵死變態豬!」
 
「啊~~~深雪大人的美腿又再按摩我的身體了~~~」
 
唉,果然變態就是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