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動物園裡的指示版前進,我們三個人來到了設於動物園裡的露天餐廳。
 
佔地大概有一個足球場的露天餐廳,完全是一個美食天堂。
 
不論是中式、西式、日本料理,甚至是泰國料理或者印度料理都齊集在這裡,食物種類真是多不勝數呢。
 
露天的設計,讓大家都在陽光照耀之下共進午謄,就好像在說大家都是活在同一個天空之下。
 
不過,我個人並不太喜歡露天餐廳,因為總覺得會有點熱。
 


幸好現在是初秋,涼風輕輕吹送,把熱氣都吹走,才讓這裡稍微涼快些,要是現在夏天的話,相信這裡會熱得要命。
 
但我猜,只要夏天再來到,這所動物園應該是會有方法應對夏天的熱氣,他們連「會有人掉進水族箱」都注意到,相信不可能會沒注意到夏天的熱氣。
 
即使是下雨天,動物園都可能準備好應對的方法啦。
 
不過,現在不是夏季,又不是下雨天,這些事就以後再說好了。
 
因為動物園是新開放,吸引了大量遊客,所以在我們眼前的露天餐廳,真可以說是人山人海。
 


遊人多得令坐位出現短缺的情況,各個遊人都等待着其他用餐中的遊人用完餐,然後讓出坐位給他們使用。
 
情侶只有二人,還比較好等到位置,但是一個家庭的就比較困難了,想要一家四口在同一桌上用膳,就得要等了。
 
雖然我們這邊有三個人,但其際上我只需要找個兩人坐位就好了。
 
我和深雪學姊正扮演情侶,當然是要找同一張桌,而變態則只是監視我們,基本上他是一個不會在約會中出現的人,所以根本不用理會他找不找到坐位來吃飯。
 
這樣對變態,實在令我感到不好意思,不過沒辦法了。
 


等了大約十五分鐘左右,嚷着叫肚子餓的深雪學姊和我,終於找到個位置坐下來。
 
相比起我們,變態早就找到位置了,因為他只有一個人,位置非常好找。
 
但也因為他是一個人,所以只能孤獨地一邊監視我們,並一邊吃他的午飯。
 
這一刻,我真是想問他要不要坐過來一起吃飯。
 
「深雪學姊要吃甚麼了?」
 
和深雪學姊坐下來之後,就是去買午餐的時間,當然深雪學姊的午餐錢還是由我來支付。
 
這真的超過份,明明是求我幫助她扮演情侶來擺脫變態,錢應該是由她出才是,或者是各自各支付。
 
但現在竟然都由我來支付了,真是太過份,這種扮約會的事情,真的不要再來第二次。


 
「新陳代謝你這是甚麼表情了,好像在說人家對你做了好過份的事。」
 
「怎會呢,深雪學姊一直都對我很好,只是偶爾在學校把我當實驗用白老鼠,或者把我午餐中的雞排一大口吃掉,或者對我亂吼亂叫,甚至強迫我去扮情侶約會,而且所有金錢都是由我支付。」
 
「是嗎?知道人家對你好就行囉,記得要感激人家啦。」
 
「那麼,可以請妳把正在用力踐踏我腳背的腳移開嗎?還有妳想要吃甚麼了?」
 
我好像感覺到腳背的骨都碎掉了,希望是幻覺吧。
 
「人家想要吃漢堡包耶。」
 
我還以為又要我猜她想要吃甚麼,害我還準備好使用約會程式來進行選擇,誰知道她竟然直接回答我。
 


這真的叫我很意外,我想可能是肚子餓的關係,所以才直接叫出食物的名稱吧。
 
知道了深雪學姊想要吃甚麼之後,我就叫她乖乖留在這裡,不准走開,然後我就去買午飯了。
 
應該是因為這裡有着各式各樣的料理店,所以平常很受歡迎的漢堡包店,變得不太受歡迎。
 
那是當然吧,因為漢堡包平時都能吃了,在這個齊集了國各料理的美食天堂之中,大家都會選平時少吃食物。
 
替深雪學姊買過漢堡包後,我就去買自己的午餐。
 
我選的是泰國料理,黑椒炒飯配炸雞排及紙菜湯,這可能不算是正式的泰國料理,但在泰國料理店才買得到,所以就當成泰國料理吧。
 
這樣的組合,還只不過是二十五元,只是便宜耶,該不會是以成本價來售賣吧?
 
正因為這間店賣得相當便宜,害我需要排上一條長長的隊伍。


 
這間店舖可能也知道總是有一條長長的隊伍,所以為了消磨排隊的時間,加裝了一部電視機在外頭,讓客人一邊排隊一邊觀看。
 
這真的走運,既然這間店這麼貼心,那我就一邊觀看電視一邊排隊好了。
 
目前的時間,應該是播放午間的休閒節目,但現在播放的是特別新聞,而且是現場直播。
 
「記者陳先生正在事發現場。陳先生,請問現在情況變得怎樣?」
 
新聞主播通過視像正在跟一個現場記者講話,而畫面一瞬間由錄影廠轉到記者所在的現場。
 
「呃…現在的情況還是一片混亂,猴子、白兔、以及那些像跳跳豆的黃色生物,正於市區中橫行。」
 
由電視機中可以看到,在記者身後的情況是一片混亂,一些裝有警報燈的猴子,還有以雙腳走路的白兔,正在街上橫衝直撞。
 


牠們四處奔走,搶奪任何東西,包括垃圾桶、欄杆、電燈柱、甚至途人的衣服。
 
「漁農處正在捕捉這些失控的生物,但情況到現在還未得以控制。」
 
剛剛一個身穿全綠色生化裝備,並像個氣球一樣胖呼呼的人在記者身後走過,他正追着白兔猛跑,相信他就是那些漁農處的人員。
 
但在下一刻,黃色又細小的迷你生物,拿起了支奇怪的槍射向那個人。
 
受到了攻擊的漁農處人員,瞬間就變成了冰塊,被雪藏在冰塊裡頭,然後被白兔和猴子搬走。
 
到底那邊正發生甚麼事了?
 
「經過軍事專家指出,相信這是有人在背後指揮這次行動,路透社指出,主腦應該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
 
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竟然能控制一班生物在市區進行搶奪啊?這會不會太誇張了?
 
「根據消息,這位十三歲的女孩有着金黃色的頭髮,相信是一個外國少女,她以兩個應該是盒子的髮圈來綁上頭髮,造成雙馬尾的髮型,另外女孩的手腕上各有一個手環,可以展開類似AT力場般的防護罩。」
 
聽到記者這麼一說,我腦內出現了謝西嘉就是那個記者口中的女孩的想法。
 
謝西嘉是我的女兒,來自未來,也跟我就讀同一間大學,主修女兒學。
 
她的特徵是用像是盒子一樣的髮圈,綁上了金黃色的雙馬尾,十分可愛。
 
那天藍色的眼睛以及那金黃色的頭髮,令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外國的女生。
 
而剛好她的左右手腕都有帶手環,同樣也可以放出防護罩。
 
不過,謝西嘉說過在這段暑假,她會回去未來,所以我想可能是巧合吧。
 
不知道謝西嘉現在在做甚麼呢?
 
「先生,請問你要點些甚麼?」
 
正當我在想謝西嘉的事情時,就已經輪到我回餐了。
 
我依照自己的想法,點了自己想要的餐,付好了錢之後,就帶着走,回去飯桌那邊。
 
「喂!新陳代謝你動作快點好不,想要餓死人家嗎?」
 
回去到之後,連午餐都還未放到桌面,就立即被深雪學姊怒吼。
 
因為我不想走兩轉,所以我買完深雪學姊的午飯之後直接去買自己的。
 
「好啦,好啦,這是妳的。」
 
我把漢堡包遞到深雪學姊面前,然後她就由怒轉喜,發出「嘻嘻」的笑聲。
 
「人家不客氣囉!」
 
接着她一大口的咬下漢堡包,狼吞虎嚥的。
 
明明是個女生,吃樣卻這麼差,有男生喜歡她才怪。
 
「深雪大人的小嘴,每輕輕的咬下包子,就撼動着我的心,那咀嚼是多麼的溫柔,像是不想要傷害漢堡包似的。」
 
我修改一下剛才那一句------明明是個女生,吃樣卻這麼差,有正常的男生喜歡她才怪。
 
只是用了一分鐘多一點,深雪學姊就已經把漢堡包吞掉了。
 
由她吃完整個包,我都只是喝了半碗紙菜湯,她真的有這麼肚餓嗎?
 
「哇哈,太好味了!」
 
「深雪學姊,妳看看妳啊,茄醬到沾到嘴角啦。」
 
我拿起自己點餐時送的紙巾,然後抹掉了深雪學姊嘴角上的茄醬。
 
深雪學姊就像個小寶寶的一樣,被我抹去茄醬時頭部輕輕的左右掙扎,感覺挺有趣的。
 
「啊,謝了,新陳代謝。」
 
「真是的,要注意一下啊。」
 
不知為何,我覺得有一道……不是,兩道殺氣向我迫近。
 
變態正以怒不可遏又充滿殺氣的眼神瞪着我,其中一道殺氣就是由他傳來,另一道就不知道了,但感覺卻似曾相識的。
 
「對了,新陳代謝,人家有件事想你幫幫忙。」
 
「甚麼事了?」
 
「你可以分一點飯給人家嗎?」
 
其實妳這麼肚餓,就不要叫漢堡包吃,直接個飯就好啦------我忍住不把這句話說出來,然後一口氣把紙菜湯喝完。
 
接着,我把空出來的湯碗交給深雪學姊。
 
「妳想要吃多少就自己拿吧。」
 
「嘻,新陳代謝真好人呢。」
 
這算是送我好人卡還是怎樣?
 
下一刻,深雪學姊就拿起匙子,拿走了她想要吃的份量。
 
結果,我的炒飯只剩下三分一。
 
「這叫作分一點嗎!!!!?????」
 
我發出絕望的悲嗚,但深雪學姊完全沒把它聽進耳內,自顧自的吃飯。
 
「別這麼小器嘛,當男生就是要大方點,大方點。 ------- 啊!這炸雞排好好味啊!」
 
連我的雞排都不放過!?
 
這一刻,三道殺氣,正充滿着整個露天餐廳,其中一道是我的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