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學姊滿懷信心,她看着自己的作品,愉快地哼出自創的小曲來。
 
在舞台上的奈奈擦了一把冷汗後,就這麼宣佈,發出了讓惡魔攻擊人類的聲音。
 
「好了各位,現在是試食時間。」
 
雖然奈奈是以興奮的聲音來講出這句話,像是要把氣氛推上去的一樣,但是在場的觀眾只有差勁的反應。
 
觀眾們不是在說「這真的可以讓人吃嗎?」,就是說「打死我都不會試食!」這類說話。
 


即使觀眾們只是在私私細語,沒有直接把這些會打擊少女心的話傳到深雪學姊耳中,但是,因為實在太多人講出這類的說話,讓私私的細語變成了吵鬧的聲音。
 
會沒人想要試食是正常不過的事,那有一個人想要體驗死亡呢。
 
看到沒有一個觀眾上來試食,深雪學姊開始有點不滿起來。
 
她自信滿滿的作品,竟然被大家視為一文不價的東西,還被當成了惡魔的化身。
 
深雪學姊會對觀眾的反應感到不滿實在是正常的事吧?但她會感到不滿,也算是沒有自知之明的表現。
 


不過,奈奈好像早就知道會發生沒有人來試食的情況,她表現得很鎮定。
 
看到奈奈的表情,我在想,她該不會是故意把事情發生至這個地步吧?
 
她那鎮定得很的表情,就像是在說「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一切都在她的計算結果之內。
 
下一秒,奈奈的嘴角上揚了一下,然後又跟觀眾講話。
 
「既然各位觀眾都害羞的話,那奈奈子我只好隨便選個觀眾上來囉。」
 


這簡直是死神在點名殺人的一樣,所有的觀眾都陷入了一片驚慌之中。
 
雖然被選中上來的機會率,是一除以全部觀眾,但有機會就是有機會,這真叫人害怕得猛吞口水。
 
「那麼,奈奈子我要隨便選上來的觀眾就是-------」
 
奈奈豎起了一隻手指,直指向天空,如同斬首刀要準備砍下頭顱前的一樣。
 
還好是隨便選的,所以即使有機會選到我,但我的機會率也是一除以全部觀眾。
 
這裡的觀眾大約有二百人左右,算上店員以及路過的,隨時也有三百多人。
 
假設是一除以三百的話,選中我的機會率只有零點三百份比,真可是說是微乎其微啊。
 
「就是你了!!」


 
判刑的聲音響起,被選為死者的人登場了。
 
咦?奇怪了,為什麼每個人的眼睛的望着我,他們為什麼要對我鼓掌呢?
 
這刻,我留意到,奈奈的手指,正直指向我。
 
「新陳快來上吧。」
 
奈奈對我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在她露出笑容時更歪了歪頭,令人眼前一亮。
 
這是對一個即將要面對死亡的人送上的笑容啊!!!!!!!!!!!!
 
「這根本不是隨便選!妳早就決定了要選我的!對吧!」
 


「討厭啦新陳,奈奈子我真~的~是隨便選的啦。」
 
「妳竟然以甜美的笑容來說出這句謊言!」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就得死了,要逃命,要逃命。
 
我立即從椅子站起來,準備要逃走,逃到那裡我沒想過,但至少要離開這裡!
 
「各位,如果新陳逃走了的話,那奈奈子我就要再選一個唷?嗯,這次要選那一個比較好啦,還是選三四個上來比較好呢?」
 
「決不會讓你逃!!!!」
 
所有觀眾隨着奈奈的說話而暴動起來,一下子全部衝向我,並把我包圍。
 
「為了我的生命,只好犧生你了。」


 
「安心上路吧,我會照顧好你的家人。」
 
「你今天的犧牲,絕對不是白費的。」
 
暴民!我看到一班出賣人性的暴民!!我要報警呀!!
 
砰隆!拍隆!噗隆!嗄隆!
 
我電話都還未拿出來,就已經被一群暴民洶湧而上,如同面對大海嘯的小船一樣。
 
當我回過神之後,就已經是站在舞台上了。
 
「歡迎你上來啊,新陳。」
 


「我才不要妳歡迎啦,咦?妳怎麼在我腳上裝上了個一百公斤的鉛球了?」
 
「這是為了防止你突然逃跑。」
 
太可惡了,竟然立即就把我退路封殺,現在不就是想逃也逃不了嗎?
 
奈奈對我笑了笑,然後就走到深雪學姊的身邊,請她為我裝一點湯來。
 
雖然深雪學姊比較想其他的觀眾試,不過奈奈把我「請」上來了,所以她只好為我裝點湯。
 
「這是你的榮幸個新陳代謝,第一個試人家的新作品。」
 
深雪學姊以「要好好感恩呀」的眼神望向我,然後從鍋子裡裝了一些湯水。
 
在湯碗接觸到那黑如墨汁的湯水,我聽到了侵蝕的「滋滋」聲,更升起了白煙。
 
當湯碗裝好了湯水之外,深雪學姊就小心翼翼的遞到我面前。
 
「好啦,給人家好好品嚐吧,然後給點意見。」
 
不要!打死我都不要喝這東西!這東西比毒品更要可怕,不可一!不可再!
 
再說,我相信喝完之後是不可能會給到意見的,因為都已經死了啊!
 
沒辦法,為了生存,為了部故事,我唯有這麼做了。
 
「奈奈大人啊!!」
 
我跪了下來,以如同信徒望向神明一樣的可憐眼光望向她,以「大人」作為對她的稱呼。
 
「求妳放過我吧,請妳給我一條生路吧,請妳原諒我的罪過吧!」
 
卑躬屈膝,這是為了生存下去才需要做的事。
 
奈奈來到我的面前,也蹲了下來,與我的眼睛成水平線。
 
她對我微笑着,更以手輕撫我的臉頰,然後輕輕地對我說話。
 
「新陳,你終於明白自己的過錯了嗎?我真的好高興啊。」
 
「所以,妳要放過我------」
 
「雖然我是很高興,但是做錯事的男生是需要接受懲罰的啊,特別是搞外遇的男生。」
 
太可怕,這個人竟然能以天使一樣的笑容來講出這樣的話。
 
順帶一提,我沒有搞外遇我只是跟深雪學姊在偽裝情侶的啊,她絕對是誤會!!
 
「作為男生,就要負起責任,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太痛苦的。」
 
「不要!不要這樣對我好嗎?」
 
沒聽到我的求救聲,奈奈就這樣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慢慢後退。
 
她就這樣捨棄了我嗎?不行!我決不可以就這樣死去的!
 
「奈奈!!」
 
我大聲呼叫她的名字,本來正在後退的奈奈一瞬間停下了腳步來。
 
「其實我一直------」
 
生命是非常可貴,為了生存下去,我只能用必殺技了!
 
「都很喜歡妳啊!」
 
一陣強風突然吹過,讓大家都聽不到我的叫喊聲,唯獨是一個人,她把我每一隻字都聽得清清楚楚。
 
一滴眼淚滴到地面,發出很微弱但很清翠的一聲「通」。
 
在我眼前的奈奈,竟然流下了眼淚,她是感動到流淚嗎?不可能,一定因為剛剛的強風吹過而把沙子吹到她的眼中。
 
聽到我的表白,奈奈整個人愣住了起來,完全給不上反應。
 
「甚麼保護地球的夢想只是我編出來,其實我是想追求妳才加入學會的,由我第一眼見到妳,我就被妳深深的吸引住了。」
 
我說了一個人生中最嚴重的大話,我的罪惡感頓時侵襲我的全身,我的良心都讓我眼泛淚光了。
 
「新…新陳……」
 
雖然這是謊話,但卻能騙到奈奈,讓她為之感動。
 
本來比不上反應的奈奈,嚥了一口口水後,呼叫起我的名字。
 
不知道為何,她的臉看起來很紅,不論是那白滑的臉頰,還是那耳朵,都泛着紅。
 
「其實我……」
 
「咦?」
 
我沒想到奈奈竟然會以說話來回應我,就好像想要回應我的「表白」一樣,有一點點被嚇到。
 
「我對新陳你……」
 
突然間,我的心臟跳得好快,整個人變得非常緊張。
 
「非常喜……」
 
喜?喜甚麼了?咦?該不會是-------
 
「甚麼啦,說真的,不用對人家感激到又跪又哭啦。」
 
「嗚!嗚!嗚!嗚!」
 
完全沒有先兆,深雪學姊就強行把我的口張開,然後把湯直接灌到我的口內。
 
「真是的,與其花這麼多時間來感激人家,還不如趁湯還熱立即飲比較好啊。」
 
她是不是有點誤會,誰又哭又跪的來感激她煮出這碗湯啊!
 
不!現在不是吐糟的時候!我的口腔正被惡魔侵佔啊!
 
黑暗物質在我口內漫延,甚至進攻我的喉嚨,以及食道。
 
你有吃過甜的鹽嗎?你有吃過鹹的糖嗎?你有喝過齊集了各種味道的醬油嗎?
 
一股小宇宙,名為惡魔世界,正在我的口腔內爆發出來啦!
 
…………………………
 
…………………………
 
「咦?零之鍊金術師,你回來探我啊?」
 
「是呀,真理,這是帶回你的手信。」
 
「太客氣了,不過,這是甚麼來的,怎麼會發出黑色的煙,而且那些是水嗎?怎麼都黑黑的?」
 
「啊!真理你看看那邊。」
 
「咦?那麼甚麼都沒------咕嚕!咕嚕!咕嚕!咕嚕!-------你給了甚麼我喝啊!呀!我的右手!我的左腳!都被分解了!」
 
「出發吧,真理,去到門的另一邊!」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