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實在是太震驚,這真的是可怕般的震驚,竟然在這裡,竟然在情侶餐廳見到新陳和深雪。
 
在長假之中見到自己的朋友以,難免會覺得高興,但是自己現在穿的服裝可以說是超暴露,而且還有新陳在場,心都害羞得砰砰的跳動。
 
但是,新陳和深雪出現在情侶餐廳這到底是為什麼?請不要告訴我他們二個人只是純粹來吃個早餐。
 
出現在這裡,出現在這個情侶餐廳的,一定都是情侶,難道說新陳和深雪…他們兩個已經……
 
「你…你們兩個…在情侶餐廳…一起吃戀愛的早…餐…」
 


我無法接受,我無法接受眼前這一個景象,新陳他竟然…竟然與深雪她……甚至暪着我,暪着我們每一個人。
 
咚!
 
受到了很大打擊的我,那少女的心靈像是一整個被粉碎,就連自己手上拿着的點餐紙也一瞬間拿不住而掉到地上。
 
看到了我的新陳,立即舉起手中的餐牌,把自己的整個臉擋住,讓我無法見到他的樣子。
 
他這樣的動作,絕對是那些偷會情人但又見到妻子在附近出現的偷情男的動作,簡直就是在對我說「妳沒見到我和深雪在約會」的一樣。
 


「嗨,奈奈,為什麼妳會在這裡?而且穿得這麼性感?」
 
就在這尷尬到極的時候,深雪竟然還對我打招呼,而且還刻意提到我身穿的暴露女僕裝啊。
 
糟糕了,被深雪看到我穿成這樣,被自己的朋友看到我穿成這樣,她絕對會以為我有穿這種服裝的特殊興趣,然後四周跟人講。
 
那麼我以後絕對會變成一個怪少女,這叫我顏面何存啊?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雖然這個辦法我不確定會成功,但現在只能一試。
 


就在新陳不想我認出他以及正在與他偷情的深雪,猛揮手叫她閉嘴的時候,我也連忙慌張地揮動在我胸口前的手,並苦笑着說:
 
「哈哈,你們…認錯人了…哈哈。」
 
神啊!請袮原諒我吧,我竟然了說一個連自己的存在都否定的謊言。
 
聽到我這麼一講,新陳和深雪都不禁感到愕然,但是深雪卻想要拆穿我的謊言,以我的右側綁馬尾作為我是奈奈的本人的證據。
 
不單單如此,她還把我每一樣特質講了出來,聲線、臉型、五官、性格都不在話下,她甚至想要在新陳面前說我的三圍。
 
不行!我一定要否認!我不可以承認自己是奈奈這一點啊!
 
「你們真的是認錯人了,我才不是那個叫奈奈的二十一歲,並就讀紅慧星紀念大學,修讀神秘學,同時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少女啦,才不是啦…哈哈!」
 
嗚嗚…我真的好想哭啊!


 
「那不然妳是誰啊?」
 
就在我的心正因為所講的謊話而亂跳的時候,深雪竟然還想要拆穿我的謊話,直接問我的名字,一臉惡作劇的樣子。
 
竟然直接問我的名字,一時之間我那有可能想到一個假名啊?深雪妳好過份呀。
 
我頓時啞了口,並被嚇得退後了幾步,在我的臉上只剩下了結了冰的笑容。
 
「那個…呃…呃…唔…我叫…我叫呃…」
 
「呵呵,怎麼了,不會是忘了自己的名字吧?」
 
「才…才沒有,我叫…呃…對了!我叫奈奈子。對,我叫作奈奈子。」
 


嗚呀…超糟糕啊!這裡又不是日本,怎麼會出現日本女生常有的名字格式,我竟然一時間口快說出了來。
 
這下子一定會被拆穿,到時候我就會被貫上了「喜歡穿女僕裝給男生看的怪少女」之名。
 
「是這樣啊,那人家搞錯了。」
 
咦?沒有被拆穿,深雪竟然相信了我所隨便亂說的名字?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知道我的謊言是很爛,但竟然會有人相信呢。
 
我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剛才真是太過驚險了,不過新陳和深雪以餐牌擋住他們的臉,在後邊交頭接耳的,到底是在講甚麼?
 
「那麼,奈奈子,可以幫我們點餐嗎?」
 
新陳和深雪已經相信了我並不是奈奈,而是奈奈子了,真是太好啦。


 
「請問你們要點甚麼?」
 
「啊,人家要閃亮亮牛乳炒蛋!」
 
「我要太平洋板塊撞歐亞板塊。」
 
說起上來,雖然我的身份的問題已經解決,但是關於新陳和深雪會在這裡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他們兩個在這裡的原因,難道真的是成為了男女朋友的關係,而在這裡一起用餐嗎?
 
新陳,你到底是甚麼時候,到底是甚麼時候跟深雪成為了男女朋友,為什麼連我都不知道。
 
明明我是對你那麼的……可是你卻…新陳你……你這笨蛋!
 


「重覆你們一次,深雪要的是閃亮亮牛乳炒蛋,而新陳叫的是搞外遇的都要死套餐。」
 
「人家要高鈣牛奶。」
 
「深雪叫的是高鈣牛奶,新陳要的是外遇被撞見時的汗水。」
 
「我要點 ------ 喂!我都還未點耶!而且外遇被撞見時的汗水到底是甚麼東西來的呀?」
 
「請稍等一下,你們點的餐馬上就來。」
 
我把深雪和新陳點的食物和餐飲寫在點餐紙上,然後回到出餐處那邊,把寫好了的點餐紙交給了廚房。
 
這時候,之前的那個少女走到我的身邊跟我講話。
 
「喂,那對情侶妳認識的啊?」
 
那個少女望着新陳和深雪的方向,她口中所講的情侶當然就是指新陳和深雪那一對。
 
果然,無論在誰的眼中,他們兩個都像是情侶嗎?
 
這一刻的我,像是被最愛的人背叛的一樣,雖然實際上也相差無幾。
 
心裡很痛,如同被無數的針插進的一樣,此刻的我,心情一瞬間低落,直落到谷底。
 
少女看到我那開不了心的表情,好像思考到甚麼似的,然後她走到我身邊,在耳邊跟我說:
 
「妳喜歡那個男的對吧?」
 
「呃!?」
 
我被她的那句話嚇了一跳,為什麼她會知道的?只是從我那表情就已經可以知道了嗎?
 
果然,我不是一個很會掩飾自己心情的女生,話雖如此,那個笨蛋新陳卻沒有明白都我的心意,現在還已經跟深雪成為了男女朋友。
 
就今天,我一次過被兩個朋友背叛。
 
在吃驚的反應過後,我的臉頰就因為那少女的說話而泛紅起來,也害羞得不敢直視那位少女。
 
「果然被我猜中,妳的反應好可愛呢。」
 
「那個…妳想要講甚麼啊?」
 
「沒啦,我看到妳好像不太開心,所以猜妳因為看到自己喜歡的男生跟其他女生成為男女朋友的關係,所以才會這樣。」
 
「這樣的事……就算被妳猜對我也不會高興。」
 
這個少女到底想要跟我講甚麼?她覺得這樣玩弄我傷痛之處很高興嗎?
 
「我說,他們看起來真像對情侶,但只是看起來。」
 
「咦?」
 
「妳不覺得他們散發不出情侶會有的那種感覺嗎?」
 
「我不知道……可是…出現在這裡的不應該都是情侶嗎?」
 
「怎麼妳在反問我,耳聽三分假,眼見未為真,自己去查個清楚,去弄個明白不就好了嗎?」
 
被這個少女這麼一說,我忽然覺得自己真是太笨,只是因為看到新陳和深雪出現在這裡,就認定他們是情侶。
 
沒錯,說不準他們是有其他原因在身,所以才會在這裡出現,不一定是情侶關係。
 
只要把整件事情弄個清楚,就自然會水落石出,就可以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情侶。
 
可是,我不能以奈奈的身份去調查,因為我剛剛才否認了我自己的真正身份,而他們都相信了。
 
再說,如果我以真正身份暴光了,那我在這裡穿暴露女僕裝的事就會被傳得街知巷聞。
 
所以我只能偷偷的調查他們,照我推斷應該還有下文,不可能吃完早餐就完了「約會」,我得偷偷的跟蹤他們才行。
 
但是我現在是在打工,怎麼有可能能夠偷偷的跟蹤他們,我是不是應該直接的去問她們「你們是不是情侶」比較好?
 
「喂,這裡就放心交給我,妳就去跟蹤他們吧。」
 
正當我在思考到底如何是好的時候,那位少女竟然叫我去跟蹤他們,讓我離開工作崗位。
 
「這怎好意思,我來當一天替工,可是又……」
 
「可是甚麼啦!戀愛對少女來說是非常的重要,特別是年輕又可愛的少女!」
 
這到底是甚麼奇怪的價值觀,雖然我也覺得戀愛對少女來說是很重要,但又沒重要到連工作也得棄掉吧?
 
「別給我不好意思甚麼的啦,愛情、幸福這些事都是靠自己去爭取,等那些笨男人懂自己心意的時候都人老朱黃了。」
 
「嘻,我認同妳後邊的那句呢。」
 
「如果妳真的覺得不好意思,那就幫我把這牛排交到客人那邊,就當作報答我。」
 
「是的,謝謝妳的幫忙。」
 
「客氣甚麼,大家都是年輕又可愛的少女嘛。」
 
這一刻,我真的好感動,雖然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因為這麼簡單的理由而幫我,但我還是很感謝她。
 
為了答謝她,我拿取過她手上盛載牛排的碟子,幫她把這份餐點送到其他客人手中。
 
正當我拿着餐點,走到去放餐具的櫃子拿餐刀,準備把這食物和餐具一同送到客人那邊時,我望到了新陳和深雪正在玩情侶般的自拍。
 
新陳和深雪還一邊自拍一邊在耳語,看到這場面,自己有一種哀傷和生氣的感覺。
 
新陳這個笨蛋,認識了我都快到一年了,不明白我的心意,甚至都不跟我拍照過。
 
雖然我和他在情人節那天接…接過…了…但是這都是因為情況危緊的關係啊。
 
哼!哼!新陳正笨蛋!
 
在回過神了後,我發現自己竟然拿着餐刀對牛排猛插。
 
不知為何我覺得那被插得爛爛的牛排,竟然與新陳的影子重疊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