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秋天,就是令人聯想到落葉,說到落葉,就會令人想要在漫天楓葉飄落之下與愛人擁抱的畫面,真的好浪漫呢。
 
睡到自然醒的我,坐在軟綿綿的床上,看到窗外的秋景就有這樣的想法。
 
啊!現在不是釋放少女情懷的時候呢,等等還要去當兼職替工,現在得去準備了。
 
因為一位朋友的家出了些問題,所以拜託我去當兼職替工。
 
大學正在放長假,所以我是有很多時間空了出來,去幫朋友當替工是絕對沒問題。
 


雖然星期日要去工不是太開心,但賺到錢的話,就可以買些東西,化妝品、頭飾、漂亮的裙子……嘻嘻。
 
所以,現在得去進行梳洗!準備上班!
 
我走到洗手間去,做着每個女生都會做的梳洗工作,完成一般的女生梳洗後,就是要做一些肌膚的保護。
 
先是一個淡淡的化妝,然後就是太陽油之類,到最後就當然就是頭髮的超級整理。
 
今天的工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去當餐廳的服務生,服務生給人的印象是很重要的,所以不論是臉容還是頭髮,都要整理得好。
 


既然是這樣的話,就選一個小櫻桃髮圈,而髮型,就當然是我最喜歡的右側綁馬尾。
 
這種髮型看起來很青春,很有活力,雖然我本來就是一個很青春的二年級女大學生就是了。
 
把我最喜歡的髮型整理好後,我就換了件秋季連身裙子準備上班。
 
站在全身鏡前的我,輕輕的轉身了個身,裙子也隨着這一下轉身而輕輕飄動着。
 
「真的好合適呢,嘻嘻。」
 


看到在鏡子中的我,與昨天才買的裙子非常配合,害我整個人都高興了起來。
 
不知道新陳會不會覺得這樣穿的我好很漂亮呢?
 
在秋風的吹送下,新陳與我站在飛舞着落葉的街道之中,他輕輕的撫摸着我那害羞得泛起桃紅的臉頰,並在我耳邊輕說:
 
「今天的奈奈,好漂亮,我好喜歡。」
 
「新陳……」
 
「奈奈……」
 
我兩互相凝望着對方,臉頰互臉頰的距離越來越近,然後---------
 
討厭啦!我到底在想甚麼了!這都是新陳不好…嘻嘻。


 
我搖了搖頭,把剛才浪漫得快要讓我抱住枕頭在床上轉來轉去的情景拋走,然後穿上鞋子準備出門。
 
「奈奈會加油的啊!」
 
自己對自己講了一句鼓勵的說話之後,我就離開了自已的家,前往上班的地點。
 
去到就近的地鐵站,獨自一個人乘坐着地鐵,閒閒沒事做就東張西望,看看身邊的人在做甚麼。
 
坐在我附近的,都是一對又一對的情侶,他們都恩恩愛愛的聊天。
 
明明現在才早上九點,但可能是星期日的關係,情侶們都早早出門約會,爭取見面的時間。
 
真好呢,約會,我也想試試跟自己喜歡的人約會。
 


不知道跟他約會的話,會發生甚麼的事呢,他到底會帶我去那裡玩呢?
 
我知道的啊,如果把約會的行程全部都交給男方負責,對男方來說是件很辛苦的事。
 
但是呢,如果不用我說,他都能夠知道我想要去那些地方,喜歡去那些地方,這種心有靈犀的事情,不是很浪漫嗎?
 
而且,我也可以期待一下呢。
 
不過,我覺得,只要我能全日都待在他的身邊,即使全日都是在他的家裡,我也會覺得很開心,嘻嘻。
 
我們可以一起看電視,一起煮飯,一起聊天,甚至可以……嘿嘿,感覺就像是一對少夫妻呢。
 
可是,那個笨蛋好像都不懂我的心意,一直天都跟自己未來的女兒在玩,再不是就跟其他女生在玩。
 
有時候真想要教訓他一頓呢,叫他的眼裡只可以看着我,花心的男生是不可以原諒的啊!


 
不知道他現在在做甚麼呢?我想應該是在呼呼大睡吧,好想看看他的睡相是怎樣,是可愛的,還是怎麼的呢?
 
討厭啦,怎麼我一直在想着他的事,真是的,哼哼,都是新陳這個笨蛋害我的。
 
乘過了地鐵之後,我就來到了一個廣場,在那裡除了有巨大的噴水池之外,也有一着情侶們。
 
還有一個好像挺煩躁的男生在喃喃自語的,他一直在重覆着同一句說話,甚麼大人不可能有男朋友我才不相信。
 
看來這個男生的女朋友拋棄了他,他一時間無法接受真相吧。
 
我猜,可能是因為他有着一副變態似的外表,所以他的女朋友才拋棄了他吧。
 
不過,不可以以貌取人的啊,就算他是一個變態,也可能是一個會為了守護所愛的人而奮不顧身去戰鬥的變態呢。
 


但這與我沒甚麼關係,我還是趕快前進,向着工作地點走吧,不然等等遲到就不好了。
 
沿着街道走,終於來到了工作的地點。
 
工作地點是樓上店,站在餐廳門前的我,仔細看着店舖的名字,確定沒有去錯地方。
 
「情侶餐廳…沒錯。」
 
確認過沒去錯地方之後,我就推開了店門,響鈴的聲音就隨着我推門的一刻響起。
 
推開了門之後,一間滿有浪漫感覺的類似咖啡店的餐廳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以淡紅色為主調色,很有戀愛小屋的感覺,就像是每個少女都會想像得到與愛人一起居住的夢想小屋的一樣。
 
正當我被眼前的景物吸引住時,一位服務生走到我面前。
 
「對不起,餐廳還未開始營業啊。」
 
跟我講話的,是一位身穿紅白交搭女僕裝的女生,看起來非常的年輕,年齡應該比我還小,應該只有十六歲左右。
 
「我是來當兼職替工的,我叫林奈奈。」
 
「這樣啊,那先去更衣吧,我們都快要開店了呢。」
 
「更…更衣?」
 
「沒錯,就是我身穿的這種女僕裝,這可是這間店的特色之一呀。」
 
雖…雖然我已經有心理準備,在當服務生時要更換上該店的服裝,但是我萬萬沒想到是這種女僕裝啊。
 
我的吃驚反應都還未落下來,就已經被眼前的少女推到更衣室去,她還依照我的身型,給了件大小適當的女僕裝給我。
 
那位少女說這件服裝是我的大小,但是我覺得這件衣服穿起來好像小了幾碼。
 
那只能掩到四分三個胸部,以及不到大腿一半的迷你裙,這樣的設計真是叫人害羞死啊。
 
還有那綁帶的露背裝……嗚嗚……真的有夠想哭啊。
 
雖然這樣穿真的很能夠展現身材,但害羞就是害羞,要是被自己認識的人見到自己穿成這樣,這真的叫我不知道怎做才好。
 
「奈奈,妳準備好了嗎?我們要開店了啊。」
 
「啊,我在來了。」
 
我盡量把自己的裙子拉低,盡可能防止走光,然後害害羞羞的離開更衣室。
 
「呼哇,妳穿得很可愛呢,奈奈。」
 
很意想不到,那個少女竟然說我穿得很可愛,明明她穿得比我可愛得多了。
 
「真…真的嗎?謝謝妳。」
 
她可能是在說客套的說話,但我還是很感謝她的稱讚,不知不覺間臉頰都變得紅紅的。
 
「如果穿這個來色誘妳男朋友的話,他絕對會抵抗不住啊。」
 
「呃…色誘甚麼……而且我也沒有男朋友……」
 
「騙人,妳這麼可愛竟然沒男朋友啊?」
 
「我沒在騙妳呀。」
 
我不是一個善長說謊的人,我說的謊通常很容易就會被人看穿我是說謊的,另外我也很不喜歡別人對我說謊的啊!!
 
聽到這裡,少女以「很可疑」的眼神望着我,不多不少給了我壓力。
 
就在這時,客人開始到來,我們得正式開始工作,色誘男朋友甚麼的話題就此結束。
 
不過,如果這件衣服真的可以色誘到他的話………
 
由認識他開始,他都沒說過我可愛,反而老是在說她的未來女兒可愛可愛甚麼的,超討厭。
 
但是如果我穿這件女僕裝給他看的話,他可能也會說我很可愛呢。
 
可能只要把裙子拉高一點,把胸口的布拉低一點,這個笨蛋說不定會被我一擊致命,喜歡上了我。
 
「這樣穿的奈奈,太可愛了,我很想…我很想……我很想……」
 
「可以啊,如果是你的話。」
 
「奈奈…」
 
「新陳…」
 
討厭啦!我又在這邊想些奇奇怪怪的事,都是新陳這個笨蛋不好!不過呢,這樣想的話,也挺不錯,感覺很幸福呢。
 
「服務生!」
 
就在我思考着那幸福的事情時,一位客人叫了我過去。
 
之前的那位少女提點了一下我,叫我記得要對男生稱作為少爺,而女的則稱作小姐。
 
緊記住這種叫法的我,走到那位客人的身邊,那位客人感覺有點熟面,在他的對面正坐一位像是小女孩的女生,應該是他的女朋友吧。
 
這是情侶餐廳,來的基本上都是情侶,他們又兩人坐在一起,所以一定會是情侶吧。
 
「少爺,小姐,請問要點些甚 ------------ 甚麼!!!!!!!!!」
 
「哇呀!」
 
「哇?」
 
這一刻,我不禁吃驚得大叫起來,因為出現在我眼前的兩人,都是我認識的人。
 
而他們兩個看到我都一臉吃驚,我們三個人的表情都是一樣。
 
出現在我眼前,出現在情侶餐廳的,正是新陳以及深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