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高達!!!!」
 
每個電影觀眾都全程投入在觀賞電影,特別是那些小孩子,他們都在大喊大叫「加油」。
 
就只有我一個人,全程不是在看電影,而是看着新陳跟深雪。
 
比起新陳,深雪更是投入於電影當中,她就跟其他的小孩子無異,也是一同叫喊着加油。
 
至於新陳,看起來對這部電影沒甚麼大興趣,他只是單單的觀看着。
 


這種感覺,就像是男朋友為了迎合女朋友,而故意去選擇女朋友喜歡看的電影一樣,為女朋友作出犧牲。
 
這種感覺滿浪漫的,但可惜對像並不是我,而是深雪她。
 
笨蛋新陳,竟然對深雪這麼好,去看電影也選深雪喜歡看的,甚至戲票也是由新陳來支付,這真的好過份啊!我連一次機會都沒有的說。
 
不經不覺之間,這部我由頭到尾都沒看的電影就播放完了,給了錢買戲票卻沒看過一兩眼,這好像有點浪費。
 
為了能夠全程跟蹤新陳他們,這一點點的錢又算得上甚麼,只要能夠證明到新陳和深雪不是男女朋友,就要算再買幾張戲票我也可以。
 


電影播放完,觀眾也開始離場,就連新陳他們也不例外,而我為了監視他,所以沒有離場,只是躲在坐椅後邊。
 
這時候,新陳也開始與深雪討論起電影的劇情,果然他們就是會因為討論劇情而加深了感情,從而談論的婚嫁嗎?
 
雖然新陳看起來好像沒對電影沒有感想,好像令深雪有點點的不滿意,但是我相信他們兩合的感情還是會因此而加深吧。
 
感情深了,就算本來不是男女朋友,也會慢慢變成男朋友的啊!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好,就用這張椅子用力擲向新陳,把新陳擊昏吧。
 


就在我想要高舉椅子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男生走到深雪的面前露出了一臉幸福的表情。
 
這個男生好像在那裡見過,他應該是之前在離開情侶餐廳之後,也與我一樣跟蹤着新陳和深雪的那個男生。
 
男生插入了新陳與深雪的對話之中,並越說越高興,我看他好像在流淚,他是感情太過豐富?
 
總覺得這個男生不是外來人,應該是跟新陳和深雪有個關係的。
 
難道是同行者?如果是同行者的話,那這次的約會就是三個人,那就變成普遍不過的朋友聚會。
 
但看起來又不像是這種關係,因為深雪跟那個男生講了幾句話後,就很不爽的別過了臉,像是不想要理他似的。
 
這個男生到底是誰呢?他又好像在跟蹤新陳他們,但同時又好像同行者般,真是令我摸不着頭腦。
 
「小姐,我們要清理場地了。」


 
「啊…啊…不好意思,我等等就走了。」
 
看到我躲在椅子後邊,負責清理場地的工作人員一臉「?」的,他更以「這個女的是不是看一電影太多,以為自己是入邊的人物」的眼神來望着我。
 
我隨便回應了一句,把這個工作人員打發開去,但在我稍微分心的時候,新陳和深雪就已經向着電影院的出口走去了。
 
我立即追上去,並與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被他們發現。
 
「這個女生,真的有病。」
 
我才不是有病,我是在跟蹤,你懂甚麼啊?
 
離開了電影院之後,新陳就和深雪向着另一個地方前進。
 


在行人路上,路人的數量比之前的多,而且沿途更掛了很多的廣告牌,這些廣告牌都是在宣傳一間剛開張的動物園。
 
從眾多的廣告牌中可以知道,這間動物園有着各種動物,稀有的、常見的、甚至古代的都能夠在這裡見到。
 
可能因為這間動物園是新開張,所以吸引了很多遊人,再加上今天是星期日,所以遊人比想像中要多。
 
新陳和深雪就在人群之中穿插着,像是快要被人海淹沒,再這樣下去,不要說是跟蹤,就連見到他們的身影也困難。
 
要是因為這些遊人的關係,而讓新陳和深雪脫離我的視線,那就麻煩極了。
 
雖然根據他們前進的路線,新陳和深雪應該都是前往那間動物園,所以我不用擔心他們會去了其他地方。
 
但是遊人的數量還是沒辦法讓我好好跟蹤耶,到底有甚麼辦法可以避開人群,同時又能接近新陳他們呢?
 
「先生小姐,來指一張情侶照吧。」


 
「好的,麻煩你幫我們拍個好的。」
 
「一,二,三,笑。」
 
「啊,茱麗葉,不論是照片上的妳還是現實中的妳也是這麼的漂亮。」
 
「啊,羅密歐,不論是照片上的你還是現實中的你也是這麼的帥氣。」
 
正當我在思考現在應該怎麼做才好時,在不遠處的一個工作人員正為情侶在拍照,而且那對情侶閃光彈也放很大。
 
我很想撥個電話,查一下去死去死團的客服熱線是幾號,但我頓時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能夠跟蹤也能夠接近新陳的好方法。
 
我快速走到那個為情侶拍照的工作人員身邊,那個工作人員本來也想叫我拍照,但他看到我原來是一個人的時候,就住口了。
 


「那個…不好意思,我有件事想問一下。」
 
雖然工作人員不主動跟我講話,但這沒緊要,我主動跟他講話就好。
 
很好人的工作人員聽到我有事想問後,便回應了我一句「有甚麼事嗎?」。
 
「你給我手飾,我可以幫你全家祈福。」
 
「我全家都很幸福。」
 
「你爸爸進醫院,先給我五萬元為他做手術。」
 
「等我跟家人相量一下。」
 
「你能不能借手機給我用?」
 
「那邊不是有公共電話嗎?」
 
就是這一刻!!!
 
本來正在問問題的我,一個快從行動,繞到了工作人員的背面,然後以手刀狠狠打了他的後腦一下。
 
受到了我這快速的一擊,工作人員便馬上暈倒,雖然四周都是遊人,但因為我動作太快速的關係,沒人看到我把工作人員打暈呢。
 
我剛才一直問那些問題,就是為了讓工作人員分心,分心之後,防禦力就非常弱,這就是打暈他最好的時機。
 
我拉動着工作人員的那暈了的身體,把他帶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去,然後把外的工作人員服脫下,並穿在我的身上。
 
為了那位工作人員着想,我也把之前穿的跟蹤者服裝拿去與他交換,那麼他就不用只穿四角褲倒在地上啦。
 
還好動物園的工作服裝沒分男女裝,這對我來說真是非常好呢。
 
只要我裝成工作人員,我就能接近新陳,而且我也想到一個點子,能夠讓新陳吐出到底他與深雪是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忽然間,我發現自己的褲袋裡邊有一本筆記,出於女性的好奇心,我把這本筆記打開了。
 
這本筆記應該是新買的,裡邊只寫了幾行字。
 
「勇者決戰大白鯊,即場廚藝表演。」
 
我低聲地讀出筆記本上的字,看來讀出的是今天會舉辦的表演環節呢。
 
這本筆記本上就只有這些內容,整本筆記對我來說一點用處也沒有,我看還是物歸原主好了。
 
不知為何,我一時之間想到,如果新陳和深雪是男女朋友的話,我就會把新陳掉進去餵大白鯊。
 
哈哈哈,我當然是說笑的啦,哈哈哈。
 
穿上了工作人員的服裝後,我就步行到動物園的入口處。
 
入口處的人數比之前見到的更多,不論是入口處或售票處,都排滿了人,拉出了一條長長的人龍。
 
要在人群湧湧的情況下找到新陳他們,還真的有夠困難呢。
 
但我可是奈奈啊?新陳甚麼的絕對走不出我的五指山的。
 
我發動了女生的第六感,馬上就感應到新陳所身處的位置,他就在入口處的人龍的尾端位置。
 
才剛發現到新陳,就看到深雪正不斷地對他單眼裝可愛,又或者裝個楚楚可憐的小女生樣,不斷地向新陳獻媚。
 
眼見新陳對深雪的可愛表情有所反應,但嘴巴卻說着「我拒絕」,到底他們兩個作做甚麼?
 
另外,之前一直跟着新陳和深雪的那個男生,正倒在血泊之中,他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了。
 
真是叫人感到妒忌,他們兩個在耍花槍,而我卻只能在旁邊看,而且是看着新陳跟我以外的女生耍花槍……嗚…氣死我了。
 
呼…不過,沒緊要,我很快就可以知道他們兩個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只要查過清楚,他們兩個這些情侶之間的花槍,就自然變得毫無意思了啊。
 
就算他們一起去看電影,一起去情侶餐廳吃早餐,只要他們不是情侶,這些事就只不過是朋友之間做的事。
 
一想到等等就能夠知道真相,我的心就猛跳動着,心情變得非常緊張,就好像要向喜歡的人表白的一樣。
 
我相信新陳不會騙我的,他一定會說實話,由我第一次認識新陳到現在,我就知道他不是一個喜歡講謊話的人。
 
所以,等一下我問的那道關於男女朋友的問題,新陳一定是回答我最真實的。
 
而且我深深相信,新陳和深雪才不是男女朋友,他們才不可能是啊!
 
能夠成為他女朋友的,就只能夠是…就只能夠是……嘻嘻。
 
好!現在就去問個究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