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
 
正當新陳和深雪兩個人在那邊打得火熱時,我走近了他們的身邊並叫住了他們。
 
本來深雪好像是想用車輪拳對新陳做點甚麼,但被我這麼叫住,他們兩個都停下了來,望向我這邊。
 
「等候你們多時了,深雪,新陳。」
 
這一刻,新陳又是一臉吃驚的表情,腦內又不知道在想些甚麼。
 


雖然深雪對於我的出現也是有點吃驚,但總沒比新陳的要來得誇張,新陳的表情像是在說「怎麼又是妳了」的一樣。
 
「奈奈??」
 
然後,他們兩個人都異口同聲的叫出了我的真名。
 
嗚咦!明明我都換了衣服,怎麼他們兩個還是認真出我啊?
 
不行,要是以奈奈的身份去接近新陳他們的話,就無法問出甚麼事情來了,我一定得隱瞞自己的身份。
 


好吧,既然今天早上已經給了自己一個新的新份,那就一句謊話用到尾吧。
 
「哈哈…你們認錯人了,我才不是那個青春又可愛的奈奈啦,我是奈奈子,你們好。」
 
我努力地擠出笑容,並強調自己不是奈奈,而是奈奈子。
 
聽到我這麼講,新陳便半瞇起了眼睛,一臉「妳在搞甚麼呀」的表情。
 
「我說,奈奈啊,妳為什麼會在這裡的?」
 


嗚咦?看來新陳好像不相信我的謊話,他嚴重地懷疑我的身份呢。
 
「討厭啦,新陳,我是奈奈子,是奈奈子呀。」
 
講出句話的我,非常強調自己是奈奈子,而同時我的手心正緊張得濕了。
 
我微微地抬頭望向新陳的雙眼,那雙炯炯有神充滿了男性魅力的眼睛中,我看得出他對我的謊話是毫不相信。
 
糟糕了,在這裡被揭穿的話,那我就會變成「喜歡跟蹤朋友約會的變態女生」了,而且新陳跟深雪絕對會對我有所提防,男女朋友的事就完全問不到了。
 
這一刻我有一個想法,要是新陳揭穿了我的謊言,我就立即把他打昏就好,那麼事情就不會曝露了吧?
 
「那麼,奈奈…呃…奈奈子,妳找我們有事嗎?」
 
就在我打算出拳朝新陳的頭打去時,新陳忽然以奈奈子稱呼我,把我那想要打出去的手叫住。


 
呼……還好新陳相信了我是奈奈子而不是奈奈,我頓時安心地呼出了一口氣。
 
我可不想對新陳使用暴力,因為他是我喜……咳嗯。
 
在我安心地呼出了一口氣後,馬上調整好自己呼吸和心情,然後以一個工作人員的標準笑容來面向新陳他們。
 
「是的,兩位是今天被選中的特別嘉賓。」
 
甚麼特別嘉賓都是騙他們的,我只是為了哄新陳說出他和深雪是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而隨口說出來。
 
不知道我隨口亂說的深雪,聽到自己成為了特別嘉賓就高興得雙眼發光,如同我們頭頂上的太陽。
 
「人家真的是特別嘉賓嗎?」
 


雖然我不善長說謊,也不喜愛說謊,更不喜歡別人對我說謊,但現在實在沒辦法。
 
「是的。」
 
「好耶!」
 
聽到我的說話,深雪整個人高興跳了起來,非常開心的。
 
但是新陳卻沒有感到高興,他現在的表情是相當懷疑我所講的話是不是真的。
 
我猜,新陳應該是覺得這是整人遊戲的其中一個環節,所以不太相信自己被選為特別嘉賓,對我的說話有所防範。
 
為了讓新陳相信,我只好再說一個更大的謊言,重申一次我是一個不喜歡說謊的女生,也不喜歡別人對我說謊啊!
 
「順帶一提,被選為特別嘉賓的人,今天可以免費享用園內所有的設施啊。」


 
「甚麼!?」
 
新陳頓時吃驚得叫喊了出來,他的嘴巴都成了個橢圓型了,感覺他現在的表情很像個小朋友,很可愛呢。
 
聽到我這麼一說,新陳帶着受寵若驚的表情向我追問,整張臉與我靠得好近的。
 
「那麼,之前買了的票可以退回,並拿回現金嗎?」
 
呃?關於這一點,其實我是不太清楚是不是可以拿回來的。
 
可是,如果我現在說實話的話,向新陳回應「不可以」的話,新陳一定不會相信我說他們被選為特別嘉賓。
 
雖然不知道最後自己應該怎樣打完場,但現在只能隨機應邊,見步行步。
 


「當然可以。」
 
我帶着微笑,回答了新陳的問題。
 
「萬歲!特別嘉賓萬歲!」
 
這一刻,新陳高興得大叫起來,他現在的樣子就如同個小朋友終於求得爸爸買玩具的一樣呢。
 
嘻嘻,有時候這個笨蛋的反應,還真的叫人覺得他可愛呢。
 
有時候像個小朋友,十分可愛,但有時候又會不顧一切的去戰鬥,真的很帥氣。
 
特別在新陳打算加入由我隨便創立的學會時,他那向着標杆直跑,誓要完成由依姊給他的挑戰那個樣子,我到現在還不能忘記。
 
更不能忘記的是,我當時問他為什麼要加入我這個小小的學會時,他的回答以及他的表情。
 
追逐夢想的男生,都是這麼吸引人的嗎?
 
這個笨蛋新陳……嘻嘻。
 
面對着關心於退票問題的新陳,深雪帶着笑容向新陳嘲笑一番。
 
「新陳代謝真是的,對於金錢都這麼斤斤計較呀。」
 
而新陳當然也不甘示弱,也帶着笑容來反擊。
 
「深雪學姊真是的,說到玩就這麼高興呀。」
 
看到他們兩個親密得就像是男女朋友的行為,我心裡邊覺得很不舒服,特別是站在他們兩個身邊看着他們這樣的行為。
 
行動已經成功了一半,我們已經把新陳他們引了入局了,接下來就是主要環節,把我想要的答案吐出來。
 
「雖然兩位是特別嘉賓,但是也有一個條件。」
 
聽到我這麼一說,新陳他那高興的表情頓時停了下來,像是結了冰的一樣,雙眼睜得大大的。
 
但在下一秒,新陳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打算完成我所說的條件,即使我叫他去收集些稀有的東西。
 
看來新陳真的很想要成為特別嘉賓,到底這是為了甚麼?是為了深雪她?
 
雖然內心是有一些妒忌,但我還是保持着笑容,以笑去面對新陳他們。
 
既然新陳是這麼想要成為特別嘉賓,那麼我接下來開出的「條件」,他一定會如實地達成,以便換取資格。
 
走到這一步,終於能夠知道整件事的真相了!!一口氣揭開真相吧!奈奈。
 
「我希望知道你們的關係,例如兩位是情侶嗎?」
 
來吧!來吧!來吧!新陳趕快回答我這個問題!!
 
你和深雪是不是男女朋友?你和深雪是不是暪着我成為了情侶?
 
我壓制着自己那快要爆的情緒,努力地擠出笑容,同時也為了假裝自己是以平常心來回這道問題。
 
這時候,新陳竟然沒辦法立即回答我的提問,他的表情非常的僵硬。
 
這個表情,這個遲遲都給不出答案的行為,這個眼神的遊離,他在額頭流下的冷汗,這些都像是在說新陳的心裡在慌。
 
我留意到他的眼神,正望着遠處,好像在看甚麼似的,到底他現在在看甚麼啊?
 
「這絕對不是因為私人的原因而提問的問題,現在也不是催促你們回答啊。」
 
為了讓新陳的視線重新回到我的身上,我再一次跟他講話,希望得到他的回答。
 
回答我吧,新陳,告訴我那個真相,告訴我你與深雪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
 
告訴我其實你與深雪只是普通不過的朋友,甚麼男女朋友都是裝出來的,告訴我!
 
「其實-------」
 
新陳的嘴唇開始動起來,從他喉嚨發出的聲音震動着我那少女的心靈。
 
心臟猛地跳動着,像是剛剛表白完的一樣,現在等待回覆。
 
我猛吞下口水,努力平息自己那緊張到極點的心情,可是無論我怎樣做,自己還是覺得非常的緊張。
 
我希望新陳能告訴我他們不是情侶,他和深雪只不過是普通朋友。
 
這一句說話,我不斷不斷不斷地在心裡叫喊着,這仿佛是一位向上天祈求的少女的心聲。
 
「-------我跟深雪學姊就是你看到的一樣-------」
 
只不過是幾個說話的聲音,就深深地搖動着我的心靈,我這一刻真的好害怕,不知道好何是好。
 
我害怕得想要掩住雙耳,不想聽到任何的答案,那怕新陳答出來的是一個我想要的答案。
 
但我就是非常非常的害怕,真想現在就掉頭就走,這種心情,這種等待表白回覆的心情,已經沒辦法再用言語來形容,只有真正戀愛中的少女才會明白的。
 
新陳說就跟我所看到的一樣?這到底是怎樣?新陳你能不能夠再說清楚一點?
 
新陳!我相信你,我相信着你!
 
所以,告訴我,告訴我知道,你和深雪只不過是普通的朋友,你們並不是情侶。
 
告訴我知道,新陳!
 
「其實,我跟深雪學姊就是妳看到的一樣,是情侶。」
 
是----------------------------------------------情------------------------------------------------------侶
 
情---------------------------------------------侶
 
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