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深雪受着大白鯊的玩弄,但在場的觀眾沒有任何一個想要來幫忙,他們還因為這條大白鯊的活躍表演而猛拍手掌。
 
受到了觀眾的掌聲影響,大白鯊又變得更加活躍,牠再一次從水裡跳出,掀起了巨浪。
 
巨浪向着我和深雪撲過來,把我們推向後,現在距離岸邊又變得更遠了,再這樣下去,我們都回不去了的呀。
 
「嘖……沒辦法了!」
 
就在我徬徨無助之時,新陳就突然跳到水裡去,然後從水面探頭出來,確認我和深雪的位置。
 


在確認好後,新陳就以自由式前進,以猛踢水的推進力破開由大白鯊掀起的浪,向着深雪那邊游過去。
 
「新陳你這個笨蛋!竟然選擇救先救深雪而不救我!」
 
本來只是想在心裡叫喊的說話,因為看到新陳的笨蛋行為而衝口而出。
 
這倒又是,新陳和深雪是情侶,新陳會先去救深雪是理所當然的吧,而我就只不過是一個路人甲……嗚嗚嗚……
 
「啊!現在變成了現在變成了勇者決戰大白鯊與三角關係的表演了嗎?」
 


「這是我看過這麼多表演中最精彩的耶!」
 
「一腳踏兩船的勇者決戰大白鯊。」
 
看到現在的情況,觀眾們似乎覺得非常的高興,他們都高聲的叫喊着。
 
新陳沒有理會觀眾的叫喊,也沒有理會我那因為憤怒而衝口而出的說話,只顧着游向深雪那邊。
 
「啊!勇者有危險了!」
 


突然間,一個觀眾的大叫聲傳來到了新陳的耳邊。
 
下一刻,新陳整個人被拉下水中,並一直拉向底,這是來自大白鯊的攻擊啊。
 
被拉到水中的新陳想要用拳頭來還擊,但就在他想要反擊的時候,大白鯊猛烈地搖頭,把新陳整個人甩開。
 
新陳被甩開之後,就在水裡翻了好幾個圈,然後才死命地向上游,他好像是氧氣不夠似的。
 
「嗄!」
 
不好容易才回到水面上的新陳,在上了水面的一刻用盡氣力來吸了一大口空氣,這才讓他活過來。
 
看到新陳的表現,觀眾們都歡呼叫好,但新陳卻沒有閒情去理會這班觀眾,只見他繼續向深雪那邊游過去。
 
新陳的努力,讓他非常順利地前進,把撲過他的浪一一破開,在這一刻,他的心中只有救人。


 
而終於------
 
「捉到妳了!」
 
「新陳,我就知道你第一個會救我。」
 
「沒想到學姊能在短時間之內偽裝成奈奈,這真叫我吃驚,妳是用這招來擾亂大白鯊的視線嗎?」
 
「討厭啊,新陳,我才不是深雪啦,我是奈奈,是奈奈。」
 
「哈!妳終於承認妳就是奈奈了!」
 
「不是啦,我是奈奈子,是奈奈子,呵呵。」
 


--------新陳來到了我的身邊,他終於來救我了。
 
就在新陳被拉到水中去的一刻,我突發奇想,立即讓少女的心靈大爆發,與深雪交換了個位置。
 
所以在新陳上水後向前游的方向,就一瞬間變成了我的方向。
 
好耶,新陳,我就知你會第一時間來救我的。
 
被大白鯊捉住的公主,她的騎士終於來救她了……嗚哈…好開心呢。
 
看到新陳第一時間來救我,我那小小的少女之心,便小鹿亂撞的跳動着,害我都不好意思的害羞起來了。
 
------奈奈,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會保護着妳-------
 
------討厭啦,新陳,這裡好多人看着的啊-------


 
-------其他人我都不在乎,我眼裡就只有妳-------
 
-------新陳-------
 
-------奈奈-------
 
咿呀!新陳真是討厭耶!在這麼多人面前想要吻人家的小嘴!超討厭,這些事回家再做啦!
 
就在我稍微妄想一下的時候,新陳正環視四周,尋找深雪的位置,看來他是留意到我刻意跟深雪交換了位置。
 
「我才沒有因為很想新陳第一個來救我才與深雪交互位置啦,真的沒有。」
 
為了不讓新陳去想那些無聊的事,我馬上講話阻止他繼續去思考,並非常強調沒有交換位置這件事發生。
 


「討厭啦新陳,你怎麼在用『原來你們換了位置』的眼神來望我啦,哈哈。」
 
「我說妳們啊………」
 
新陳很無奈地講出了一句話,我不知道他在無奈甚麼,第一時間來救我可是他應該要做的事唷!
 
新陳的話聲落下後,就帶走了我,讓我先回去安全的地方。
 
嗚嗯…好想被新陳用公主抱抱回去啊,可是在水中這個動作是游不到的呢,還真是可惜。
 
「深雪學姊!妳撐着點!我等等就過來!」
 
嘖,這笨重就不能集中精神在我這邊嗎?到現在還想着深雪深雪甚麼的。
 
眼見我們正在逃走,大白鯊便立即掀起巨浪來阻止我們,因為新陳在我身邊守護着我,所以才沒有被浪推回去。
 
知情識趣的大白鯊更不斷用魚尾來撥水,讓我和新陳以進三步退兩步的方式前進,讓我兩能靠近的時間變得更加多。
 
不過新陳不知為何用力拍打水面,並放聲大吼,他是想在我面前展現自已的雄威嗎?真是笨蛋呢,竟然就這麼想在我面前展現自己,不過我並不討厭。
 
「深雪學姊!快逃!」
 
為什麼突然提到深雪的呀?給我集中點,好好的看着我啊!由剛才開始就一直深雪前深雪後,這個笨蛋!
 
「嗚呀…救…救…噗嗯!」
 
就在我一直沉醉在與新陳在一起的時間之中,原來大條大白鯊正向深雪進行猛攻,現在甚至想要把深雪她吃掉。
 
大白鯊游到深雪的前邊不遠處,然後用力躍出水面,並張開口的飛向深雪,以一個俯衝的方式來吃掉深雪。
 
「深雪學姊!!」
 
「深雪!」
 
「嗚!救…救命呀!!!!!」
 
深雪的尖叫聲迴響着四周,同時候,某個東西擊中大白鯊的聲音響起。
 
在千鈞一髮之際,當深雪與大白鯊的口差一個身位的距離的一刻,一個人影以一招飛踢擊中了大白鯊的頭部。
 
被飛踢擊中的大白鯊整條跌回水幢去,同時間一個熟口熟面的人出現在深雪的面前。
 
「變…變態?」
 
新陳不知為何叫了一聲「變態」,但我沒有理會他的說話聲,只望着眼前這個救了深雪的男生。
 
真覺得他的登場很帥氣,在少女面臨重大危機時,拯救少女的英雄就會出現,這是每個少女都想要經歷一次的事啊。
 
「這次,換我來當你的對手!」
 
男生以守護重要事物的騎士眼神,狠狠的盯着水裡的大白鯊講話。
 
這一刻我在想,如果新陳能夠跟他一樣登場來救我的話,這真的是超浪漫的呢。
 
不過,新陳願意第一時間來救我,也算是不錯的啊。
 
「變…變態豬!?」
 
看到男生突然在自己的面前登場,深雪吃驚的抽了一口氣,然後叫出了句話。
 
不知為何,我是覺得深雪和新陳是認識這個男生的,到底這個男生是何方神聖呢?
 
男生輕輕的回望了深雪一下,更舉起了大姆指,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在露出笑容的一刻也響起了「叮」的一聲。
 
「誰想要動我的深雪大人,就先要動動我!」
 
接着,他對着剛剛吃了自己一記飛踢,並於現在浮在水面窺探自己的大白鯊高聲講話。
 
稱呼深雪為深雪大人的?這個男生還真是有夠奇怪的,他到底是跟深雪有着甚麼關係啊?
 
面對大白鯊,這個男生有這麼大的勇氣講出這樣的話,我真是覺得他就是一個勇者,實在有夠厲害。
 
「啊!勇者出現!」
 
「現在變成了四角戀之勇者決戰大白鯊的表演了嗎?」
 
「這是我看過這麼多次表演中最棒的耶!」
 
看到男生的登場,觀眾都歡呼叫好,但對於觀眾的歡呼,男生完全不想理會,他現在只是一心想要保護深雪學姊而已。
 
「深雪大人,請妳先走,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
 
「喂,變態豬,你真的應付得了嗎?」
 
「沒問題,為了深雪大人,即使眼前是長有象牙以及有翅膀還有蝎子尾的大白鯊,我都會保護深雪大人的。」
 
到底長有象牙以及有翅膀還有蝎子尾的大白鯊是怎麼樣的呢?
 
雖然這連深雪都沒辦法想像,但聽到男生這樣跟自己講話,深雪都不禁臉紅了。
 
下一秒,深雪搖了搖頭,讓自己害羞的紅暈退去,並回答道那位男生。
 
「可是啊,變態豬。」
 
「現在就要用妳那可愛又溫柔的一吻來獎勵我嗎?可是我都還未打倒大魔王。」
 
「人家才不要獎勵你啦!變態豬!人家是想要問,你到底是幾時學會游泳?」
 
「呃………」
 
就在這刻,男生的變色沉了下來,整張臉都發青起來。
 
「嗚呀…救命呀!」
 
然後男生就開始溺水了。
 
我們全部人看到那男生的超反差轉變,所有人都以無奈的眼神望向他。
 
明明登場的時候是這麼帥,但接下來卻是虎頭蛇尾,讓每個人去大跌眼鏡,超失望。
 
「好遜啊!」
 
「遜斃了!」
 
「這是我看過最差勁的表演。」
 
對於觀眾的噓聲,男生完全不想理會,他現在只是一心想着大喊救命,或者找個救生圈。
 
大白鯊也對於這位對手完全感到沒興趣,想要一招就把男生秒殺掉。
 
接着大白鯊就拖展了一招奇怪的必殺技,把男生一下子就吃掉,瞬間就完結了這場令人無奈的戰鬥。
 
就在這個時候,一班工作人員在水族館的職員用通道衝了出來,人數大約有七八人左右,而其中一個職員是我之前打暈了的一個。
 
照目前的情況看來,我偽裝成動物園職員的身份應該敗露,他們正想要捉拿偽裝成職員的我。
 
要是被他們捉到就麻煩了,到時候我就不能繼續跟蹤新陳和深雪,趁現在還未被他們發現我,還是溜之大吉。
 
雖然還很想與新陳在靠多一會,但現在沒辦法了。
 
新陳,我們等等再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