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水族館表演會!!!」
 
隨着升降機的上升,我們三個人都來到了勇者決戰大白鯊的表演會場。
 
在我們三個人的眼前有着無數個觀眾,他們看到我們的出現,全部都拍掌起來,非常的高興。
 
另外,在我們升到表演會場的時候,我以超高速的速度換了件衣服,正在我身穿的正是一件有點性感的魔術師服。
 
別問我到底是在那裡找來了這件衣服,也別問我是怎樣超高速的換衣服,這些小事是絕對難不到因愛成恨的少女!
 


「我是各位的司儀,我是奈奈子,不是青春又可愛的奈奈啊,大家好。」
 
因為我的真正身份其實是一個與動物園無任何關係的人,為了不讓任何人懷疑我的真正身份,我以「司儀」的身份向各位進行自我介紹。
 
觀眾們沒有任何懷疑,更熱情的對我回了一聲「妳好」,甚至在旁邊閒聊沒事做的工作人員,也沒有懷疑過我的身份。
 
太好了,這下子就能很順利的對新陳進行大懲罰,我要讓他知道搞外遇的男人是罪大惡極的。
 
「今天為大家獻上的節目是勇者決戰大白鯊!」
 


聽到這個節目名稱,所有的觀眾又再一次歡呼拍掌,他們好像很喜歡看這類型的節目。
 
來到表演會場的新陳,還是一臉不知情,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勇者,更露出了一臉期的表情,就連深雪也一樣。
 
「那麼,奈奈子我就為大家介紹今天的勇者 -------」
 
我舉起右手,然後向着新陳比了比過去,負責舞台燈光的工作人員便立即配合我的行動,把射燈照到新陳的身上。
 
射燈的燈光還算是挺強烈,讓新陳的眼睛難以睜開,還好像稍微讓他的眼睛感到刺痛。
 


「-------謝新陳先生!」
 
我以興奮不已的語氣,高聲的叫出新陳的全名,見到今天的勇者站在舞台上,所有觀眾立即拍手叫好。
 
新陳因為被這麼大的觀眾叫好,感到有一點點的尷尬,臉頰都微微的泛紅了呢。
 
 
看到眼前的觀眾這麼的熱情,新陳一邊害羞地摸着後腦杓,一邊揮手回應觀眾,向他們示好。
 
現在的新陳,看起來真的像個下定了決心要去擊敗大白鯊的勇者呢。
 
「甚麼!我是勇者?我要去與大白鯊決戰!?」
 
一兩秒後,新陳終於反應過來,他吃驚得大叫出來,臉色也一瞬間變青。
 


在他身邊的深雪秈到新陳的反應,覺得他真是遲鈍得到命,都不禁嘆了口氣。
 
但我覺得新陳這種遲鈍又慢半拍的反應,有時也真的挺可愛的呢。
 
「喂,奈奈,我才------」
 
新陳慌張的走近我身邊,更把我偽裝用的名字叫錯。
 
「是奈奈子。」
 
「隨便啦,我不想要跟大白鯊決戰耶!」
 
「別擔心,這是淡水系的大白鯊,比一般的鯊魚要弱。」
 
「妳騙我,這種腥味絕對是海水,這才不是淡水,這一定是海水系大白鯊!」


 
嘖,這次沒騙到新陳,真是可惡,我還打算讓他放鬆戒備。
 
我其實是很討厭騙人的,不過現在的情況是例外,另外我也很討厭別人騙我,所以不可以騙我的啊。
 
「別擔心,我會照顧好你的小命,這絕對不是外遇的懲罰遊戲,絕對不是。」
 
「這絕對是懲罰遊戲,絕對是啊!」
 
「呵呵,討厭啦新陳,我又怎會因為見到你跟深雪偷偷成為情侶並在約會而燃起了妒忌之心,所以對你作出懲罰呢,我才不會這樣啦,呵呵。」
 
聽到這裡,新陳的雙眼頓時睜大,像是想到了甚麼似的,身子也同時靠向了後邊,感覺像是被嚇到。
 
「奈奈,聽我說,我可以解釋的。」
 


「不要跟我解釋,我可是親眼親耳聽到你和深雪成為情侶並在約會。」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是誤會。」
 
「才不是誤會!!」
 
為什麼我們的對白總是熟口熟面的,這是肥皂劇裡的對白?
 
我才不想聽新陳的解釋,男人就是這樣,外遇被找到就說自己是有苦衷,是因為酒精的影響,是因為被女方硬上。
 
這些藉口來去跟三歲的小女孩講吧,我才不會相信的啊!
 
搞外遇的男人就必須要接受懲罰,這是必然的真理!
 
我不知道在那裡拿了個開關器出來,然後立即按下上邊的打開按鍵,開始了懲罰外遇男的行動。


 
隨着我的按下,在新陳和深雪身後邊的地面被打開,一條大白鯊就出現在一個巨大的玻璃水族箱內。
 
這一條大白鯊才剛登場,就露出了尖銳到像是要把新陳一分為二的尖牙,單是看到新陳就已經打了個震。
 
「好吧,新陳,你的冒險要開始囉。」
 
我一步一步的迫近新陳,想要把他迫到水族箱裡去。
 
在他那黑色的眼珠中我看到自己的倒影,那才不是一個得不到愛便要把自己所愛的人殺死的怨女的樣子。
 
「出發吧!」
 
去死吧!
 
我伸出雙手,並頓時向前一推,向着新陳的身體推過去,被我這一下推到的話,他就得掉進水裡去了。
 
但情況出乎我的意料,新陳竟然一個側身閃避,把我的推擊閃過,讓我推了個空。
 
就在新陳閃開的一刻,他不小心的撞到深雪,讓深雪失了個衡。
 
同時間,因為我是用力向前的推,有一定的衝力,沒能把新陳推到水裡去的我停不了下來,直接撞上深雪。
 
嬌小如小女孩的深雪,沒可能擋得下我的衝力,她就在這衝力的帶動下,「撲通!!」的一聲掉到水中。
 
「深雪學姊!」「深雪!」
 
一個意外,誤把深雪推到水中,我和新陳都緊張得很,幸好深雪是懂得游泳,才沒有溺水。
 
「哇嗚……你們兩個搞甚麼啦!竟然推人家下水!」
 
從水裡探頭上來的深雪,即時對着新陳怒吼。
 
這都是新陳的錯,這個世紀賤男竟然讓女朋友當擋箭牌,害我把自己的好朋友推了下水。
 
「對…對不起深雪學姊。」「對不起。」
 
「人家都全身濕透了!你們要怎樣陪償給人家啦!嗚…人家的電話都進水了……」
 
「呃…這個…」
 
碰磅!!
 
就在新陳一個人被深雪怒吼着的時候,海水被濺飛的聲音突然響起。
 
這一刻,一條大白鯊在深雪身後飛躍起來,這條大白鯊不出現我還記不起牠的存在。
 
從水中彈跳起來的大白鯊用牠肥大的肚子壓回去水中,一瞬間擊起了個巨浪。
 
這一個巨浪向着我和新陳直撲過來,反應很好新陳立即就閃避了過去,但是我的身手和反應沒他那麼好。
 
站不住也閃不過的巨浪的我,頓時被拉下了水,在「撲通」的一聲過後我就被冷冷的海水包裹全身。
 
呃?呃!呃!?怎會這樣的,明明應該是新陳掉下去給大白鯊當糧食,為什麼現在變成了我和深雪的。
 
我的計劃應該是很完美的,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的呀?
 
不要…不要啊!我不想當大白鯊的大餐啊!我還有很多事都沒做過的啊!
 
為了生存下去,我開始動起了手腳,向着岸邊游回去。
 
幸好我和深雪距離岸邊不是很遠,大約只有一兩米,應該能在大白鯊捉到我們之前回到岸上去。
 
但是在我們身後的大白鯊並不打算讓我和深雪就這樣回去。
 
下一刻,大白鯊非常激烈地游動,像是要把水攪動似的,水面因為牠那激烈的游動而起伏不定,把我和深雪都分開,並同時遠離了池邊。
 
哇呀!現在距離岸邊最少也有十多米,這怎可能在大白鯊捉到自己前之游回去啊?
 
沒了沒了!這次死定了!沒想到我今天會遇到這麼多不幸的事。
 
先是新陳對我的背叛,然後是大白鯊危機……嗚嗚嗚……
 
「奈奈!!深雪學姊!!」
 
看到這一幕的新陳,大叫出我們的名字,他不禁咬牙起來。
 
而大白鯊看到我們兩個大餐,高興得猛在水裡游動。
 
牠現在就像是要做飯前運動,好讓胃裡的多餘的食物被消化,讓胃有更多的空間來裝下我和深雪。
 
「奈奈!深雪學姊!快游過來!」
 
站在岸邊全然沒事的新陳對着我們兩個大喊,更叫我們游過來。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為了生存,也得要試試游回岸去,然再把新陳推下水。
 
在水裡的大白鯊看到我們想要逃走,當然立即阻止,牠潛行到我和深雪的前邊,並從水面躍出,翻起了巨浪,把我和深雪推回去。
 
「咳!咳!咳!」
 
捲起上來的海水頓時直撲口腔,害我喝了一大口海水,喉嚨非常的不舒服。
 
看到我們現在的狼狽的樣子,這條大白鯊露出了尖牙在奸笑着。
 
這條大白鯊應該是有着虐待狂的性格吧,牠是想要把我們當玩具的一樣玩,把我們虐待到一定程度才想要吃下肚子嗎?
 
嗚嗚嗚…這下子…這下子…實在太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