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不是一個真正的動物園職員,但為了讓觀眾以為我就是真的職員,我必須要裝得神似。
 
我以高興又興奮的語氣和表情,向大家作了個自我介紹,並裝了一個可愛。
 
這下子,暫時不會有人懷疑我是偽裝工作人員了。
 
「今天要舉行的是廚藝表演。」
 
介紹完自己的名字之後,就是介紹今天的行刑…不,是活動的名稱。
 


四周的食客一瞬間變成了觀眾,身為觀眾的他們都因為這個活動的出現而非常高興,一邊吃午飯一邊看表演,那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既然介紹過今天的活動後,那就是邀請我們今天的女主角上場,讓她踏上舞台吧。
 
「而今天為大家獻技的就是-----------妳了!」
 
我豎起一隻手指,向着深雪直指過去,突然被我指定上去表演的深雪一臉大吃驚,但她又感到興奮,欲要一試。
 
嘻,果然深雪就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呢,這種天真無邪的表現完全是我的預計之內啊。
 


我下了舞台帶領深雪上來,而即將要表演的深雪也接受了觀眾們的掌聲。
 
「深雪啊,妳要在大家的面前表演廚藝,請問妳現在感覺如何呢?」
 
「啊!人家現在是超緊張的啊!請大家放心,人家一定會盡全力做到最好。」
 
「看到妳這麼有幹勁,我真是覺得高興呢,妳這次的任務是要煮出讓在場各位飲用的湯啊。」
 
「只不過是湯,絕對難不到人家!」
 


讓深雪站在舞台上之後,我就跟她聊了幾句,並同時講解這次活動裡要做甚麼事情。
 
在場的每一個觀眾都很期待深雪會煮一個怎樣的湯,就連等等會被我指名上來試味的新陳也一樣,他是完全忘記了深雪的廚藝。
 
不用擔心的,新陳,我會讓你記起深雪的缺點,然後記起我的優點,最後回心轉意的回到我身邊。
 
但懲罰這點你是絕對逃不了唷!
 
當我跟深雪講過了話後,在舞台上邊就升起了一個超巨大的鍋子。
 
在鍋子的下邊有一個巨型的電磁爐,無火煮食可是說是很安全的。
 
另外,為了配合深雪的高度,有一條梯子放在了鍋子的旁邊,讓深雪可以爬上去把材料放到鍋子裡去。
 
最後,一台料理桌就在鍋子的不遠處,在那裡有齊了所以料理工具。


 
調味料也是十分齊備,深雪想要調出怎樣的魔鬼味道也是沒問題。
 
「這裡的所有調味料和工具也可以隨便使用,不用客氣,當然那邊的食材也可以囉!」
 
當我說到「食材」這兩個字的時候,一箱箱的食材就出現在舞台,由舞台下邊升了上來。
 
食材種類繁多,多得根本沒辦法一一介紹。
 
看到食材有這麼多,深雪的雙眼發出了閃閃亮的光芒,更發出了輕輕的一聲「哇」。
 
她立即走到這麼多的食材前邊,把每一種食材的仔細地看清楚,就好像一個小女孩走進了娃娃王國的一樣,把每一個娃娃都抱起來仔細看看。
 
「真的可以讓人家隨便使用嗎?」
 


深雪高興得露出了犬齒和笑容來問我,而我一想到她會用這些食材來召喚出魔鬼,我也同樣露出了高興的笑容,同時點頭回應深雪的提問。
 
「好!人家決定了要煮個怎樣的湯了!」
 
深雪馬上就決定好要召喚出怎樣的魔鬼了,真是厲害。
 
已經決定好要煮怎樣的湯後,深雪就走到電磁爐的旁邊,開始把水燒到沸騰。
 
現在的她就只是把水燒到沸騰,還哼着自創的小曲輕鬆又開心的等着。
 
然後,待水沸騰了,深雪就叫了一下不知那來的其他工作人員來幫忙搬一下食材。
 
首先,深雪決定把肉放到鍋子裡,讓肉成為魔鬼的身體。
 
「好!全部倒進去吧!」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協助搬運的工作人員,依照深雪學姊的指示,把所有肉材食才全部倒進了鍋子裡去。
 
無分你我,只要是肉類食品,全部都被深雪倒進鍋子裡去,在場除了我之發所有人都被嚇得張大了嘴巴。
 
大家的表情在說「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啊?」的一樣,但我是相信深雪知道自己是在做甚麼事情的。
 
「先是以肉類來調味,然後就是要加上含有不同維他命的食材。」
 
接着,深雪又把水果之類的食物全部倒進了鍋子去,成為了魔鬼的養份
 
「有基的蔬菜,對大小腸有益。」
 


然後,就是一盆盆的菜,全部倒到鍋子裡去,成為了魔鬼的毛髮。
 
「嗯,海鮮也是挺重要的耶,就加一些海鮮吧。」
 
再來就是各類的海鮮,牠們同樣是全部被倒了進去,成為了魔鬼的五官。
 
「好像加太多東西了,這樣很難消化,就加一些消化餅吧。」
 
有一點的出乎意料,深雪把消化餅加了進去,這下子讓魔鬼的魔力完全恢復。
 
「最後的最後,當然就是下調味料啦,不過到底要用那一種呢,算了,全部都用就好啦,嘻嘻。」
 
最後的最後,深雪把所有的調味料倒進去鍋子,成為了魔鬼的血液。
 
整個鍋子被食材增得滿滿,並發出一種奇怪的氣味,以及黑色的煙霧,而湯水則變成了墨水黑,看到這個場面所有人都被嚇呆了。
 
「完成了!!!」
 
魔鬼終於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看到魔鬼的出現,所有人的臉都發青了來,這可以說是對魔鬼的敬拜。
 
「集天下之大成,集天下之奇材,超級無敵世界大集合之超越天堂和地獄之最強震撼眼睛和味覺之超級最強神奇之湯!!!!」
 
就連魔鬼的名字也長得讓人無法記得下,我只能夠用「魔鬼」這兩個字去稱呼眼前的東西。
 
這一刻,新陳好像已經記起了深雪的缺點,他的臉比其他的觀眾都要青,因為他可是親身感受過這些由深雪召喚出來的魔鬼的威力。
 
可是,現在想起已經太遲了,魔鬼已經被召喚出來,不見血不收手。
 
而注定要成為祭品的人,就是新陳你了,這可是對外遇男的一個小小的懲罰。
 
完成了作品之後,深雪就滿懷自信的哼着自創的小曲來,她對自己的作品完全沒有感到一點問題呢。
 
竟然對於自己已經召喚魔鬼這一事件沒有任何感覺,我有時覺得深雪挺像個冷血殺手。
 
稍微抹了抹自己頭上的冷汗之後,我就向着各位觀眾這麼宣佈:
 
「好了各位,現在是試食時間。」
 
雖然我是以很興奮的聲音來叫喊出這一句話,但是看到深雪的魔鬼召喚儀式,觀眾們的反應都相當差勁。
 
大家都在私私細語地在說「這真的可以讓人吃嗎?」「打死我都不會試食!」之類的說話。
 
沒有人想要試食,是正常不過的事,因為那有人想要突然去體驗死亡為何物呢?
 
「既然各位觀眾都害羞的話,那奈奈子我只好隨便選個觀眾上來囉。」
 
我揚起了嘴角,因為現在這一刻,就是我一直等待的。
 
所有觀眾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因為他們以為我是打算隨便選個人上來受死,但事實上我的目標就只有一個人。
 
「那麼,奈奈子我要隨便選上來的觀眾就是-------」
 
我豎起了一隻手指,直指向天空,在手指要指向其中一個人的時候,所有觀眾都害怕得猛吞口水,有些甚至想立即逃跑。
 
但是我會選的人,就只有一個,除了他以外,我的眼睛都放不下別的男人,以及女人。
 
「就是你了!!」
 
這一刻,全場的觀眾都在拍掌,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已經從死亡的深淵裡逃出來了。
 
我的手指,完全筆直的指着新陳,準確無誤的。
 
「新陳快來上吧。」
 
我向着新陳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更歪了一下頭裝個可愛,好讓新陳上來這個刑台。
 
一瞬間,新陳被嚇得花容失色,他還差點就跌倒在地上,他的臉色比青蘋果還要青了。
 
「這根本不是隨便選!妳早就決定了要選我的!對吧!」
 
「討厭啦新陳,奈奈子我真~的~是隨便選的啦。」
 
「妳竟然以甜美的笑容來說出這人句謊言!」
 
沒錯啊,新陳,你猜得非常準確,我的確由一開始就打算選你上來,讓你回憶深雪的缺點,也要在你的腦海之內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這不能怪我,知道嗎?因為這是你自己選擇的,你竟然背着我跟深雪成為情侶……
 
你知道嗎?我可是…我可是對你………算了,到現在已經沒關係啦。
 
新陳想要馬上逃走,但我那有可能會被他逃走?
 
「各位,如果新陳逃走了的話,那奈奈子我就要再選一個唷?嗯,這次要選那一個比較好啦,還是選三四個上來比較好呢?」
 
「決不會讓你逃!!!!」
 
所有的觀眾為了不想成為受害者,而一下子變成了暴民,把新陳按住在地上,然後綁上他,再把他帶到台上。
 
這個情況十分容易想像,就如同一村人一同去燒一隻雞翼。
 
在新陳回神過來之後,他已經站在行刑台上了。
 
「歡迎你上來啊,新陳。」
 
「我才不要妳歡迎啦,咦?妳怎麼在我腳上裝上了個一百公斤的鉛球了?」
 
「這是為了防止你突然逃跑。」
 
新陳,上到來了就別打算逃走,我可不會讓你逃走的啊。
 
搞外遇的男人,就得要接受懲罰,這是外遇男的命運,命運是無法選擇的,所以接受這個命運吧,新陳。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