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新陳逃亡的作業完成了後,我就對新陳笑了笑,然後走到深雪的身邊,交了個湯碗給她,請她為我裝一點湯。
 
「這是你的榮幸個新陳代謝,第一個試人家的新作品。」
 
深雪以「要好好感恩呀」的眼神望向新陳,然後從鍋子裡裝了一些湯水。
 
當湯碗接觸了那黑如墨汁的湯水後,就發出了「滋滋」的侵蝕聲,同時升起了白煙。
 
我一時間想,如果把這些湯水潑向新陳,到底發會生甚麼事呢,呵呵。
 


裝好了湯水之後,深雪就直接走到新陳的身邊,想要餵新陳飲用湯水。
 
看到女朋友拿着湯水走近自己的身邊,想要餵自己喝一口,這原本是一件挺溫馨的事,如果那不是會讓人邁向真理的湯水的話。
 
在我的角度看來,這像是女朋友要親手了結自己的愛人一樣,這是意味着深雪想要跟新陳分手的意思嗎?
 
雖然我很想親手懲罰新陳他,由我把湯水倒入他的口裡,但這種「了結」般的懲罰,交給他女朋友去做,效果說不定會更好。
 
完全不知情的深雪,一步步的走近新陳,她每向着新陳走近一步,新陳的額頭就留下更多的冷汗。
 


新陳想要逃走,但因為被我在他的腳上裝上鉛球,所以他根本跑不了。
 
終於,深雪走到新陳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遞到新陳的面前。
 
載着惡魔湯水的碗子,漸漸的迫向新陳的口邊,新陳不斷的向後傾,他想要遠離那湯水。
 
但是,湯水依然迫近,新陳根本是逃不了。
 
再這樣下去,他就可以喝到深雪的湯水了,呵呵。
 


「奈奈大人啊!!」
 
忽然間,新陳整個人跪了下來,同時以一倘信徒望向神明的眼神望着我,更稱呼我作「大人」。
 
從他那信徒的眼神之中,我看得出他那後悔不已的感情,他現在像是向神明懺悔的一樣。
 
「求妳放過我吧,請妳給我一條生路吧,請妳原諒我的罪過吧!」
 
新陳…你終於明白到自己的罪嗎?你終於明白到自己的錯了嗎?
 
你暪着我去跟深雪約會,並成為了情侶,你知不知道我是多麼的傷心,這簡直是世界末日般的傷心啊。
 
見到你能夠承認自己的錯,我真的感到很恩惠,很高興。
 
我走近了跪下來的新陳身邊,然後蹲了下來,與他的眼睛成水平線。


 
我對着他露出了一個高興極了而且又溫柔的微笑,更以手輕撫新陳那男性的臉頰,然後輕輕地對他說話。
 
「新陳,你終於明白自己的過錯了嗎?我真的好高興啊。」
 
「所以,妳要放過我------」
 
「雖然我是很高興,但是做錯事的男生是需要接受懲罰的啊,特別是搞外遇的男生。」
 
如果說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殺人放火也無罪的話,這個世界還需要警察嗎?
 
搞外遇的男人知錯了,這對任何一位女生來說都是一件好事,但這並不代表懲罰是不需要的。
 
做錯事,就得受到懲罰,這可以說是世界的真理之一。
 


「作為男生,就要負起責任,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太痛苦的。」
 
「不要!不要這樣對我好嗎?」
 
我沒有理會新陳的聲音,就這樣站起來,然後一步步的慢慢後退。
 
這種感覺,就像是我要捨棄新陳的一樣,但我現在並不是捨棄他,我是要他為自己的錯而負上責任。
 
其實我也捨不得這樣做,畢竟新陳對我來說是………我自己也很心痛。
 
所謂的打在兒身,痛在母心,就是在說我現在的感覺嗎?
 
欲哭無淚的新陳,本來知道自己要被行死刑而絕望得低下了頭,但突然之間,他像是下了決心似的猛抬頭。
 
「奈奈!!」


 
新陳非常用力地呼叫出我的名字,雖然我不知道他想要做甚麼,但我還是因為他的那一下呼叫而停下了腳步。
 
「其實我一直------」
 
一直?
 
「都很喜歡妳啊!」
 
砰砰!!
 
一陣強風突然吹過,我聽不到其他人的說話聲,唯獨是一個人,我把他說出的每一隻字都聽得清清楚楚。
 
我的心,因為這一句說話而猛烈的跳動着。
 


一滴眼淚滴到地面上,發出了很微弱但很清翠的一聲「通」,那是來自我眼睛裡的眼淚。
 
討…討厭,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我會流下眼淚的?
 
新陳說他喜歡,一直都喜歡着我,這是每個少女都想聽到的愛人表白。
 
新陳的這一句說話,我是一直都想要聽到,一直都期待着他的表白,我可是一直都在等待,而在今天的這一刻,我等到了。
 
好高興…好高興…高興得不知道應該要說甚麼話來回應他。
 
面對一直都喜歡我的新陳,我竟然還這麼不信任他,我竟然還覺得他是跟深雪是情侶,甚至想要新陳他狠下毒手……
 
我…我…我到底是怎麼了?
 
「甚麼保護地球的夢想只是我編出來,其實我是想追求妳才加入學會的,由我第一眼見到妳,我就被妳深深的吸引住了。」
 
新陳…原來由那個時候開始…你就已經喜歡我了嗎?
 
我相信的,我相信的啊!你那泛起了感動的淚光的眼睛,就是證明你是喜歡我的最佳證據!
 
對不起新陳…我竟然想要對你…我竟然這麼不信任你…嗚嗚嗚…對不起。
 
不行啊!奈奈,現在不是要感到難過,現在應該是回應新陳的心意的時候啊。
 
新陳拿出了勇氣向我表白,我也要拿出勇氣,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新陳他知道。
 
「新…新陳……」
 
打從心底裡拿出了勇氣的我,嚥下了一口口水後,緊緊張張的叫出了新陳的名字。
 
雖然我已經知道新陳對我的心意,他是喜歡我的,但我還感到很緊張。
 
這種緊張的感覺,讓我呼吸不了,讓我快要暈倒,但是我無論如何,都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訴新陳知道的。
 
「其實我……」
 
「咦?」
 
「我對新陳你……」
 
---------------------------------------------------!
 
「非常喜……」
 
非常喜歡你的!!!!!!!!!!!!!!!!!!!
 
就在我即將要把全句話完整無缺的說出來的時候,我才留意到深雪在我兩不留意的情況下走近了新陳。
 
「甚麼啦,說真的,不用對人家感激到又跪又哭啦。」
 
「嗚!嗚!嗚!嗚!」
 
我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深雪一口氣把所有湯水倒進新陳口裡,新陳立即發出悲慘的鳴音。
 
「真是的,與其花這麼多時間來感激人家,還不如趁湯還熱立即飲比較好啊。」
 
一臉高興的深雪,完全不知道新陳已經是多辛苦,她一邊露出犬齒一邊高興的笑着。
 
新陳被猛灌湯水,同時也被深雪猛拍背脊,好讓湯水能快速流到肚子裡去。
 
在這一刻,魔鬼正在新陳的口內漫延開去,同時也攻侵新陳的喉嚨和食道,就連胃也都被攻陷了。
 
新陳的眼睛開始向上的反起,臉也如同死灰的一樣,嘴唇也發紫。
 
「深雪!不要!新陳他會…!」
 
「啥?怎麼了?」
 
再這樣下去,新陳真的會死掉的,那已經不是甚麼懲罰,那是行死刑啊。
 
新陳才剛剛向我表白,我才不要立即跟他分別,我不要這樣的結局啊!
 
我衝到深雪的身邊,立即把她與新陳拉開,深雪所拿着的湯碗一瞬間掉到地上,發出粉碎的聲音。
 
湯水頓時侵蝕了地面,湯水待在的地面上,立即升起了白煙,地面同時發黑。
 
深雪把太多湯水灌到新陳的身體裡去,我必須要讓新陳把湯水全部吐出來,不然他就性命不保。
 
我立即衝到他的身邊,但是在這一刻在新陳的身後出現了個異空間,一道大門就在他的身後出現。
 
大門頓時被打開,同時數千萬條的觸手抓起了新陳,把他拉到了門的裡邊後。
 
我都核不及反應,新陳就已經被觸手拉走,去到門的另一邊,而大門也在這時候關上。
 
「新…陳…!?」
 
被拉走…新陳的身體完全被真理之門拉走了……
 
「吐!」
 
正當我快要哭出來的時候,本來應該消失的真理之門又再出現,還把新陳吐回出來,像是吃了一些很難吃的食物似的。
 
雖然不知道門的後邊發生了甚麼事,但新陳回來了實在太好。
 
我立即走到新陳的身邊,抱住了他的身體,我再也不想放手了,我不想失去他。
 
經過了這麼多事,我已經知道了新陳對我的心意,我再也不會對他生氣,也不會妒嫉他與其他女生一起玩,因為我知道他是喜歡着我的。
 
不過,雖然新陳被真理之門吐出了來,身體沒甚麼大礙,但還是帶他去醫療室比較好。
 
於是,我就帶着新陳離開了舞台,向着醫療直衝過去,在離開舞台的時候,我聽到深雪是這麼說道:
 
「太棒了!人家的湯好味得令新陳代謝升天了呢!」
 
這應該不是甚麼值得高興的事吧?深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