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緊時間的謝西嘉她們,隨着七彩巫奇的帶路,由雜物山來到了某個市區之中。
 
伴隨謝西嘉上路的,除了負責帶路的七彩巫奇之外,還有兔爸和兔寶。
 
因為七彩巫奇的朋友住在市區,所以謝西嘉她們才走到市區之中,而因為要進入市區,所以七彩巫奇也得打扮一下。
 
七彩巫奇是一隻猴子,走在大街上一定會惹來奇怪的目光,甚至有可能會引起恐慌,驚動漁農處。
 
所以現在的七彩巫奇,是身穿一定長長的斗蓬,由頭到腳都包裹着,看起來有點像古代時期的刺客。
 


雖然這一身打扮還是會惹來目光,但在旁人的眼中只看到七彩巫奇是個角色扮演者,並不會覺得牠是隻猴子。
 
至於兔爸和兔寶則扮作娃娃,被謝西嘉抱住在胸口前,得嘗所願的兔爸,終於在謝西嘉的懷抱中睡著了。
 
今天是星期日,而現在是早上九時左右,但在街上已經是人來人往,而且大多數的都是約會中的情侶。
 
情侶們為了早點見對方一面,而早早起床,相約出門。
 
看到一對對的情侶,謝西嘉就不禁想起了爸爸,不知道爸爸現在是不是還在睡覺呢?還是出了門?
 


想到爸爸有可能在睡覺,謝西嘉恨不起馬上撲到爸爸的懷中一起睡,兩父女抱在一起睡。
 
正在思考些有的沒的的時候,謝西嘉沒留意到前邊的七彩巫奇停下了腳步,一不小心就撞了上去。
 
七彩巫奇稍微回望一下謝西嘉,以一個「妳剛剛在發白日夢嗎?」的眼神望向她,而謝西嘉只好以一個「對不起呢」的苦笑來回應牠。
 
然後,七彩巫奇就望着旁邊的一間屋子,輕輕地說:
 
「就是這裡,我們到了。」
 


聽到七彩巫奇這麼一說,謝西嘉就跟着七彩巫奇的視線望向那間屋子。
 
跟這個年代全然不同的大屋,就映入了謝西嘉的眼中,那是一間有點像中世紀的大屋,有點古老風味。
 
大屋前有個花園,花園種了一些植物,而在花園的外園有着欄柵,在附近更有一個牌子寫着「生人勿近」。
 
在花園的旁邊,有着一架大得誇張的氣車,其實那是不是氣車,謝西嘉也不敢下決定。
 
全銀色的車,比貨車還要高出一倍,整架車是以火焰噴射來推動,證據就是裝在車尾的火箭推進引擎。
 
這真的是超誇張,謝西嘉在猜其實車主是不是未來人,不然像是未來的氣車又怎可能出現在這裡。
 
「屋主與他的三個女兒去渡假了,所以屋裡就只剩下我的朋友們。」
 
說了句話後,七彩巫奇便向着大門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謝西嘉才知道,原來七彩巫奇的朋友並不是屋主,而是其他住在大屋中的人。
 
謝西嘉跟着七彩巫奇走到大門口前邊,然後七彩巫奇按了一下門鈴。
 
門鈴的聲音響起,然後又落下來,這刻謝西嘉在想到底七彩巫奇的朋友是甚麼人,或者甚麼動物。
 
就在謝西嘉腦內得出各種千奇百怪的想法時,大門被打開來了。
 
「嚯呃?」
 
神奇的是,打開門的不是人,也不是動物,也不是電腦系統,而是…而是…而是…是……
 
謝西嘉一時都找不到詞彙,因為這是她從未見過的生物。
 


「唏啊。」
 
在謝西嘉見前的,是一隻小小的黃色生物,牠看起來像是跳跳豆,牠有四支五官,某程度來說是挺像人類,身高大概跟白兔一族差不多。
 
這小小的黃色生物,身穿工作用的藍色連身牛仔褲,還帶上了護目鏡,也穿上了鞋了,實在太像人類了。
 
雖然是這樣,但謝西嘉可以肯定牠不是人類,而更像是外星人物。
 
而那隻小小的黃色生物,在打開了門之後就向着七彩巫奇和謝西嘉打了個招呼。
 
「I am banana!」
 
像是在確認身份的一樣,七彩巫奇馬上就說出暗號,以表示自己的身份。
 
「She is banana!」


 
同時也以暗號來表明謝西嘉她們是同行者。
 
確認過暗號,小小的黃色生物就知道了眼前的是朋友七彩巫奇以及牠的同行者,於是馬上歡迎進來。
 
接着,謝西嘉她們進來了屋子裡,屋子外邊看起來很有古舊的味道,但屋內卻是比較有現代感。
 
而且牆壁有被用畫筆畫過,證明了這裡的確是有人住,而且是女孩。
 
跟隨着小小的黃色生物走着,謝西嘉她們從大門口的位置,沿着走廊一直走到客廳。
 
在走着路的時候,謝西嘉向七彩巫奇問了個問題。
 
「七彩巫奇先生,你的朋友到底是甚麼生物啊?」
 


對於謝西嘉來說,這是一個她最想要知道的問題。
 
「是甚麼生物,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大家都稱牠們叫作小小兵或者迷你兵。」
 
比起叫牠們作小小兵或者迷你兵,謝西嘉反而想叫牠們作豆豆跳,因為牠們看起來真像呢。
 
在這裡說明一下跳跳豆是甚麼,跳跳豆是一種給兒童玩的玩具,這種玩具看起來像膠囊,而裡邊有着一個球。
 
這種玩具通常是用來競速,看那個豆豆跳能夠最快滑到滑梯之下,或者用來收藏。
 
在這種玩具推出的時候,有場景,有全套盒子的收藏方法,能夠與朋友互換跳跳豆,把全部都集齊。
 
就是因為這些叫作迷你兵還是小小兵的生物,看起來挺着跳跳豆,而且跳跳豆聽起來也比較可愛,所以謝西嘉比較想稱牠們為跳跳豆。
 
隨着小小兵的帶路,謝西嘉她們來到了客廳,而小小兵這時候讓謝西嘉站到一旁去,然後牠就按了個機關。
 
這一刻,地面升起,一個空間出現在謝西嘉她們面前,而在這個空間裡有一部裝置。
 
小小兵帶領着謝西嘉她們走進裝置,然後再按了個機關,這個裝置就如同升降機一樣向下降去。
 
升降機一下降,謝西嘉她們仿如穿過了地心,去到了另一個世界。
 
「嗚哇!」
 
在這大屋的地底之下,竟然有一個巨大的工廠以及研究廠,而且還有其他的小小兵。
 
小小兵的數量多不勝數,這裡到底幾多個小小兵呢?這裡到底有幾多個小小兵呢?謝西嘉一邊發出天真高興的哇哇聲,一邊在內心猛問這個問題。
 
有的小小兵在進行研究工作,有的小小兵在閒談喝水,有的小小兵就在互相追逐,謝西嘉仿如置身了個小小兵的小天堂一樣。
 
升降機直落到最底,然後才打開了門,接着謝西嘉她們便從升降機裡走了出來。
 
看到有陌生人出現,小小兵們一湧而上,打量着謝西嘉她們,但不包括七彩巫奇。
 
對於這班小小兵來說,七彩巫奇已經是熟識的臉孔,反而牠們從未見過謝西嘉,所以感到非常好奇。
 
受到眾人的目光,謝西嘉感到有一點害羞和害怕,而第一次見到小小兵的兔寶,也因為害怕而不敢在謝西嘉的懷中亂動,相反兔爸依然在睡覺。
 
「唏!唏!酒康酒康!」
 
帶領着謝西嘉她們前進的小小兵,說出了怪怪的語言。
 
大概是發音不準,或者是帶有外星的鄉音,小小兵把「走開」讀成了「酒康」。
 
雖然是發音有點奇怪,但是謝西嘉還是明白到牠的說話,能遇上會說自己懂的語言的生物,謝西嘉在心裡感謝上天。
 
然後,謝西嘉她們隨着小小兵的帶領,來到這個地下工廠工頭的所在地。
 
「唏唏,Banana!」
 
「朋友,真高興你能見到我。」
 
坐在辦公室中的小小兵,身穿老闆一樣的服裝,而且為了增加自己的威風而把鬍子貼在嘴巴上。
 
這間屋屋主,也即是這個工廠的真正主人和他的三個女兒去了渡假,所以把暫時主管的位置交了給牠,讓牠來管理。
 
兩個朋友再次見面,便立即互相問候,不過七彩巫奇的自大感卻沒有退減。
 
「狼抓餓門油神馬事?唏,妖吃Banana?」
 
「不必了,我今早才吃完香蕉沙拉。」
 
「啊~~~」
 
雖然這是謝西嘉懂的語言,但是鄉音實在太重,在發音不太準確之下,謝西嘉似聽得明但又不完全聽得明。
 
反而,身為小小兵老闆朋友的七彩巫奇,可能已經習慣了牠們那不準的發音,所以明白到說話的內容,對答如流。
 
「話說,我們來這裡,是想拜託你們幫忙,能夠幫我是你們的榮幸,對嗎?」
 
「永恆就算了,李上要餓門怎樣邦李?」
 
為了爭取時間,七彩巫奇把開場白收起,直接入正題。
 
接着,七彩巫奇就把送白兔回家的整件事,由頭開始的全部告訴了小小兵老闆知道。
 
小小兵老闆聽完之後,一邊摸着那假的鬍子,並一邊點頭表示明白。
 
「所以,我們想要借用你們的火箭,讓白兔們回到月亮上去。」
 
謝西嘉出自自己的內心,發自真心的想要幫白兔們回家,而七彩巫奇卻是想要拍出電影而幫白兔們。
 
雖然出發點不一樣,但是大家都是向着同一個目標前進,而這一刻即將到終點了。
 
但是,情況並不如所想的一樣。
 
「No可以。」
 
仿佛要把剩下來的希望之火吹熄的一樣,小小兵老闆點着了一支咬在嘴邊巧克力雪茄,然後回答道。
 
沒想到唯一希望,就因為這一聲拒絕而幻滅,謝西嘉和七彩巫奇受不了打擊而瞪大了眼睛。
 
「你…你再說一次看看!」
 
「窩拒絕。」
 
「有種的再說一次!」
 
「拒絕。」
 
「竟然拒絕三次!連我爸爸都沒有試過拒絕我三次!」
 
「拒絕。」
 
「嘰嘰!!」
 
明明就只差一步就可以送白兔回到月亮上,但是這一步卻踏不出去。
 
小小兵一聲又一聲的拒絕,傳到謝西嘉的耳中去,害謝西嘉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
 
送不到白兔回家嗎?送不到白兔回家嗎?只能夠在這在這裡放棄嗎?謝西嘉的心裡猛發出這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