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早上八時,現在的時間是星期日,昨晚圓圓的月亮已經消失在晴朗的藍天之中,取而代之的是照耀大地的太陽。
 
雖然昨晚是說過要幫白兔們回家,要想一個新的方法,但是只是一個小女孩的謝西嘉,難敵睡魔的攻擊,結果不小心就睡着了。
 
首先是穿越時空,然後是發現白兔們,接着是跳彈床奪取行動,之後是猜拳大賽,最後是晚上十二時的行動失敗。
 
這短短的一天裡,謝西嘉就做了這麼多的事情,已經疲憊不堪的她,會一睡到天光實在是正常的事呢。
 
刺眼的陽光,以及小鳥歌唱的聲音,讓伏在會議桌上的謝西嘉醒來。
 


意識漸漸清醒,半開的眼簾也漸漸完全地打開,雜物山下那課室的環境映入了謝西嘉天藍色的眼睛。
 
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昨晚在想辦法的時候不小心一睡,而且是一覺睡到天亮。
 
謝西嘉趕緊打起精神來,她努力撐起自己的身子,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而這時候,一張披在謝西嘉身上的大毛巾掉落到地上。
 
雖然沒有人說,但謝西嘉知道了這是白兔們為她披上的,一瞬間,謝西嘉從心裡感謝白兔們的一點心意。
 
「睡醒了嗎?小妹妹。」
 


這個時候,七彩巫奇向着謝西嘉步行過來,感覺像是刻意來找謝西嘉似的。
 
「早上好,七彩巫奇先生。」
 
「早安,我還打算叫妳起床吃早餐,但妳都已經醒來了呢。」
 
「吃早餐?」
 
「過來吧,要吃飽才能想到好辦法,大家都在吃早餐了。」
 


比起吃早餐,謝西嘉其實比較想要梳洗一下,例如刷刷牙,洗洗澡,但雜物山這裡並沒有可供刷牙和洗澡的用具,所以謝西嘉只好忍耐一下。
 
跟隨着七彩巫奇前行,謝西嘉和七彩巫奇來到了吃早餐的地方。
 
在那裡有好幾張野餐用的桌子和椅子,而上邊都坐上了正在吃早餐的白兔們。
 
看到大家沒有因為昨天的失敗而垂頭喪氣,依然精精神神地吃早餐,謝西嘉都感到有點安心。
 
接着謝西嘉找了個位置隨便坐下來,然後七彩巫奇就把謝西嘉的那份早餐遞上來了。
 
「我用我的聰明才智,造了些香蕉沙拉,能夠吃到我親手造的早餐,這是難得的機會呀。」
 
七彩巫奇雙手抱胸,一臉自信又自大的表情,謝西嘉已經習慣了七彩巫奇的性格,所以覺得沒甚麼了。
 
香蕉沙拉,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道早餐,這是猴子們通常會吃的早餐嗎?


 
謝西嘉一邊把切片了的香蕉伴沙拉醬放入口,並一邊思考着這個問題。
 
這時候她發現有甚麼東西爬在自己的大腿上,那不是昆蟲的感覺,而像是有小貓之類的小動物在謝西嘉的大腿上。
 
謝西嘉往下一看,就看到兔寶爬上了自己的大腿上。
 
「早安啊,白兔寶寶,想要一起吃早餐嗎?」
 
謝西嘉拿起了一片香蕉,然後遞到兔寶的嘴前,並逗着兔寶吃早餐。
 
兔寶張開了咬着奶嘴的嘴巴,然後吃下了謝西嘉遞過來的香蕉片,並開心地咀嚼。
 
完全是在餵小動物吃東西的一樣,此刻的兔寶實在太可愛了,看到兔寶因為被餵食的樣子,謝西嘉也發出了開心的笑聲。
 


這時候,兔爸也從一旁走了過,牠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一邊揉搓着自己那疲累極了的眼睛,一邊打着大大的呵欠。
 
看到兔爸的樣子,牠應該是昨天通霄地在想方法,而看牠現在的樣子,也應該是沒想到方法。
 
「早安啊,白兔爸爸。」
 
兔爸坐在謝西嘉的旁邊,準備着吃早餐,看到兔爸坐近了來,謝西嘉為了讓兔爸打起精神而摸了摸牠的頭。
 
「BarBar…」
 
但兔爸依然是感到非常的想睏,牠現在最想要的,相信是被謝西嘉抱着睡覺,睡在謝西嘉的懷中。
 
好色的白兔!!
 
白兔在想方法的時候,自己就去了睡覺,謝西嘉看到了兔爸現在的樣子就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話說回來,到底有甚麼方法可以從白兔們回家呢?
 
跳彈床這個方法已經行不通,要不要讓雜物山繼續向上發展,直到到達月亮處呢?但地面與距離月亮的距離到底是多少啊?
 
這個方法行不通,那個方法行不通,謝西嘉咬着一片香蕉苦惱地思考着到底有甚麼方法。
 
明明月亮只要抬頭就看到,但卻怎麼去伸手都摸不到,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
 
謝西嘉手托着下巴,並咀嚼着香蕉片,她的眼睛放遠望着遠處的天空,她望着的天空這個位置就是昨晚月亮出現的地方。
 
天氣十分晴朗,天空上沒有任何一片雲,藍色的天空就在眼前。
 
風輕輕地吹過,鳥兒在藍天之下自由自在地飛着和歌唱,牠們跟謝西嘉的煩惱完全扯不上一點關係。
 


謝西嘉在這一刻有點羨慕在天空中飛來飛去的鳥兒,牠們可以自由地飛來飛去,想飛去那裡都可以。
 
飛到去家裡,飛到去爸爸那裡去,飛到遠處去,或者向着月亮飛去,無拘無束的。
 
「嚯呃!?向着月亮飛去?」
 
忽然間,一個奇突的想法在謝西嘉的腦海中浮現,這個突然出現的想法,讓謝西嘉嚇了一跳。
 
說不定行得通,只要有那個東西的話,應該就可以很得通啊!
 
「謝西嘉想到了啦!!!」
 
從苦惱中得到解脫的謝西嘉,整個人奮力地站起來,她雙方握成拳頭放到胸口前,非常的激動。
 
激動是當然的,因為她終於想到了一個可以送白兔回家方法了。
 
不知道到底是這份早餐的力量,還是因為睡了一覺的關係,讓謝西嘉的腦袋茅塞頓開,總而言之她就是想到了一個方法,而且是在實際上是可以的方法。
 
不過,謝西嘉的這個方法,必須要取得一個東西,如果沒有這個東西的話,就像是鳥兒失去了翅膀的一樣,想飛也想不起來,沒有辦法向月亮飛去。
 
在心中確認過這個方法是可行之後,謝西嘉便讓兔爸把所有白兔聚集到雜物山下的課室那裡,開個作戰會議。
 
「是火箭嗎?」
 
「BarBar??」
 
「沒錯,就是火箭啦!」
 
站在課室中由載貨木板做成的台上的謝西嘉,用力地拍了一下貼在板面上的計劃海報。
 
當謝西嘉看到鳥兒飛翔在空中的時候,她就想到了以飛行的方式,讓白兔從地面飛到去月亮之上。
 
能夠飛到月亮上去,所用到的並不是飛機這種弱小的工具,而是需要用到火箭這種級數的工具。
 
聽到這裡,大家都不禁嚇了一跳,因為大家都從沒想過用火箭升空的方式來回到月亮上去。
 
謝西嘉把自己想到的方法,清楚地向白兔說明,讓牠們了解到這次的計劃。
 
行得通,這個計劃應該行動通,看到新的希望出現,白兔們都狂欣若喜,高興得哇哇大叫。
 
看到白兔們未出發先興奮的表情,謝西嘉很感覺非常的高興。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這時候,貼住了長老鬍子的白兔向謝西嘉問了一個,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謝西嘉只好借助翻譯書本來得知長老白兔所問的是甚麼問題。
 
然後,翻譯的結果出來了。
 
「那麼火箭在那裡了?」
 
「嚯呃?」
 
一瞬間,謝西嘉只能發出吃驚的一聲,以及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
 
這一下的吃驚聲音讓哇哇大叫的白兔們安靜下來,牠們都瞪大眼睛,一同望着謝西嘉,像是想要謝西嘉馬上就答出火箭的所在之地。
 
對啊,火箭在那裡呢?宇宙是怎樣來的呢?
 
對於謝西嘉來說,這兩個問題已經劃上了等號,簡單來說,就是謝西嘉根本不知道火箭會從那來。
 
「嚯!!!!!!!!!!!!!!!!!!!呃!!!!!!!!!!!!!!!!!!!!」
 
白兔們馬上沮喪起來。
 
糟糕了,謝西嘉完全沒有想過到底怎樣做才可以取得火箭,她甚至也不可能知道怎樣才能製造火箭。
 
計劃在實際來說是可行的,火箭是有能力飛到上月亮上,但是計劃的實行難度,可以說是專家級的難度。
 
要怎樣取得火箭呢?要怎樣取得火箭呢?打籃球的火箭隊會有火箭隊嗎?最愛捕捉發電老鼠的火箭兵團會有火箭嗎?
 
還是直接進攻太空總處,強硬地搶走升空火箭,或者騎劫一架宇宙戰艦呢?
 
在謝西嘉的腦海次中,浮現出各式各樣的想法,這些一湧而出的想法,讓她的大腦頓時當機。
 
「如果是火箭的話,我知道在那裡可以找到。」
 
就在謝西嘉感到徬徨無助的時候,就在白兔們傷心欲絕的時候,就在最後的香蕉片被吃掉了的時候,七彩巫奇的說話聲清楚地傳到了大家的耳中。
 
一瞬間,謝西嘉不再徬徨地胡思亂想,白兔們暫時停止了傷心和欲絕,而最後的香蕉片也卡在喉嚨之中讓一隻白兔猛咳起來。
 
「我認識一班跟我們猴子一樣愛吃香蕉的朋友,大家都有定期交流收集香蕉的心得,要怎樣避開氣車啦,如何使用香蕉收集器啦,卑鄙分數要怎樣提升啦,要怎樣把香蕉……」
 
入正題吧!
 
「最重要的是,他們懂得製作火箭,而且最近才造了一架,所以應該可以問牠們借用一下吧?」
 
白兔們馬上歡呼哇叫起來。
 
雖然不知道七彩巫奇所說的朋友到底是些怎樣的人或動物或生物,但既然能夠借到火箭的話,就別再想太多了。
 
這是唯一的希望,謝西嘉深深明白到這一點。
 
為了能夠幫到白兔們回家去,謝西嘉得馬上行動,去尋找七彩巫奇的朋友,借取火箭。
 
現在,距離下次月亮出現的時候,還剩下十五小時,而且時間還一點一點的流去。
 
要捉緊時間啊!謝西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