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小小兵列出的材料清單,謝西嘉和七彩巫奇已經討論好這些材料能夠在那裡收集。
 
能夠收集到的地方,大部份都是在城市之內。
 
為了能夠有效率地在短時間內收集好材料,謝西嘉把白兔和猴子分成多組,前往材料收集之地。
 
至於小小兵們,則在地下工廠進行修理準備,以及簡單的修理工作。
 
當然,也為了增加效率,謝西嘉和七彩巫奇都參與在其中,與白兔和猴子們一同去收集材料。
 


謝西嘉和兔爸以及兔寶在其中一組白兔隊伍裡面行動,而七彩巫奇則在其中一組猴子隊伍裡面行動。
 
而現在,謝西嘉她們那一隊負責的是機動零件以及引擎組件,而可以收集都這些東西的地方,就是一間氣車連鎖生產工場。
 
氣車連鎖生產工場,在那地方是一站式經營,氣車外殼,氣車引擎,氣車零件,全部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由生產到買賣都齊集在這個地方,氣車連鎖生產工場是一間大公司呢。
 
要找引擎組件和機動零件的話,謝西嘉相信這個地方絕對可以找得到,因此現在得向這個地方進攻。
 


謝西嘉她們借用了小小兵住的那間大屋前的氣車,在馬路上橫衝直撞,一瞬間就到達氣車連鎖生產工場。
 
猶如特種部隊趕到,氣車一個急剎車就橫置在工場的門前,在門前的客人被嚇得慘叫。
 
下一刻,氣車的門向上掀起,一隻隻身穿特種部隊服裝的白兔們衝忙下車,其手持栓塞衝進工場之內。
 
「Daaaaaaaaaaaaaaaaaaaa!!!!」
 
如同在行劫的一樣,衝進了工場內的白兔們大聲的叫喊着,並揮舞在手中的柱塞,脅持在場的客人和職員。
 


白兔們首先把客人和職員聚集在一起,然後找一兩隻白兔控場,監控那些人質。
 
然後,部份白兔便把氣車的零件和引擎帶走,強硬地進行洗劫,就連氣水機都不放過的搶走。
 
伴隨着白兔們一同進到工場裡去的謝西嘉,為了不讓人們認出而帶上了個白兔面具。
 
她拿着擴音器,並對着被脅持的人們說道:
 
「只要你們不反抗,謝西……咳嗯,都不會傷害你們的啊!」
 
差點就因為說話的習慣而曝露了自己的身份,謝西嘉在心裡提醒着自己要小心說話。
 
看到氣車連鎖生產工場被這樣的洗劫,謝西嘉的良心其實是感到不太好受,但為了送白兔們回家,現在只能夠這麼做。
 
在謝西嘉的話聲落下後的幾秒,一個職員和一隻白兔正進行對抗,不遠處發生了意外。


 
職員和白兔正在爭奪一個手提電話,而這個手提電話似乎是正在撥號中。
 
「我不會讓你們這班動物破壞我們的工作!」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白兔雙眼通紅,並發出怒不可遏的叫聲,這一下叫聲把職員整個人震攝着。
 
職員整個人被嚇得跌倒,「咚」的一聲跌坐在地上,而職員手中的電話被彈飛到半空中去。
 
電話在下一刻掉落在地上,但沒有壞掉,依然能夠正常使用,而在這個時候電話裡所撥的電話號碼也接通了。
 
「喂喂,這裡是漁濃處,我們很有空但不想聽你的電話,請你在咇一聲之後不要留言並掛線。」
 


咇!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聽到漁濃處的名字,白兔想都不想就拿起了不知道在那裡拿找的木鎚子,把電話打成粉碎,變成了電話肉醬。
 
「不要!我那偷跑版的蘋果6S啊!!!我賣了妻子才買得到回來的呀!我要跟你拼過!」
 
傷心欲絕的職員,抱着視死如歸的覺悟向着白兔展開攻擊。
 
「有人搞反抗!我們也要搞反抗啊!」
 
羊群效應,當其他人看到這個職員進行反抗的時候,他們都紛紛站起來,向着白兔進行反抗攻擊。
 
單單幾隻白兔,並不足夠把這班暴走起來的人們鎮壓之下,在這個情況之下,那些人就衝了出來,向着其他白兔攻擊,決要趕走這些白兔。


 
看到同伴被攻擊,其他的白兔也連忙放下手上正在搬運中的零件和引擎,趕快去支援同伴。
 
一瞬間,在謝西嘉面前展開了一場人兔的大混戰。
 
「大家不要打架呀,不要打架呀,不要打架呀。」
 
這一場混戰絕非謝西嘉的預料之內,她是沒想過會在搶奪的時候發生戰鬥。
 
她還以為會像書本上寫的一樣,人質會乖乖的坐到一旁,而劫匪有劫匪的洗劫。
 
即使謝西嘉再怎麼用力地叫喊着,白兔和那些人依然戰過不停,完全沒聽到謝西嘉的說話。
 
面對眼前這個情況,謝西嘉只能無奈地嘆出一口氣,就在這一口氣嘆出來的時候,通訊器傳來了震動。
 


這個通訊器是在小小兵那裡取得的,用來與七彩巫奇和地下工場的小小兵進行聯絡。
 
通訊器傳來了震動,也即是說有誰正在聯絡謝西嘉,謝西嘉馬上拿出通訊器其接聽。
 
「喂,小妹妹,有聽到嗎?小妹妹。」
 
在通訊器裡傳來了熟識的聲音,那是七彩巫奇的聲音。
 
「聽到了,七彩巫奇先生。」
 
「大事不妙了,我們這邊受到了漁濃處的攻擊,竟然向我作出攻擊,我得要讓他們見識一下我的實力。」
 
謝西嘉想起了當時在搶奪跳彈床時出現的那班人,這班人全部都是穿過綠色的生化裝備,專門捕殺在市區搞破壞的動物。
 
不知道是因為這次的行動規模太大,還是因為剛才的電話收錄了白兔的叫聲,總之現在漁濃處就是知道了有動物在搞事,並且出動了。
 
又是一件謝西嘉完全沒料到的事情,她認為在搶劫的過程中,劫匪完了事之後警察才會趕到,然後壞人就逃之夭夭。
 
這下子,謝西嘉的心裡慌了起來,她正擔心着大家的安全。
 
就在謝西嘉感到擔心之際,忽然間從遠處傳來了「咇呼!咇呼!咇呼!」的警車聲音。
 
聽到這個警車的鳴笛聲,不論是謝西嘉還是白兔們,甚至是一班反抗的人,他們都知道「正義的使者」要來了。
 
四架綠色的貨車,以半圓型的陣式包圍着工場的入口處,就攔在謝西嘉她們所乘的車外圍一點的地方。
 
接着,所有漁濃處的成員立即下車,並舉起手中的高伏特電擊槍瞄準着工場入口處。
 
「裡邊的動物聽好,給你們三十秒時間寫遺言,三十秒後我們就進來虐殺!」
 
「嘿!你們能不能現在就進來,我們都被白兔們打得慘耶!」
 
「閉嘴,你們這班傢伙已經觸犯了虐待動物條例,等等就要把你們全部人拉去槍決…監禁才對。」
 
當漁濃處人員列好隊,並包圍好工場門口後,一名應該是這一隊隊長的人員便走了出來,並拿着擴音器對着工場裡邊大叫。
 
根本不用想,這班漁濃處人員是打算把裡邊的白兔們全部一個不留的殺死。
 
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謝西嘉現在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雖然謝西嘉現在心都慌了,但她更知道她必須要保護着白兔們,要讓白兔們回到月亮上去。
 
「白兔爸爸,白兔寶寶,麻煩你們幫謝西嘉叫大家回到車上,準備撤退好嗎?」
 
謝西嘉下定了決要要保護白兔們,她知道自己等等要做的事,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但為了白兔們她一定要做。
 
兔爸和兔寶從謝西嘉的肩頭上跳下來,然後點了點頭,接着就發出聲音,通知其他白兔撤退。
 
而在這個時候,謝西嘉獨自一個人,向着漁濃處人員那邊走過去。
 
她脫下了白兔面具,減低漁濃處人員的戒心,以一個平平無奇的小女孩身份來面對一班漁濃處人員。
 
看到有東西從工場入口走出來,所有漁濃處人員立即瞄準好,但當看到是小女孩之後,漁濃處隊長便做出「放下槍」的手勢。
 
謝西嘉站到漁濃處人員前面的不遠處,也就是在乘坐的氣車門口前邊的位置。
 
她環視了一下各個身穿綠色生化服裝的漁濃處人員,雖然沒看到他們的表情和眼神,但謝西嘉都知道他們並不友善。
 
「各位大哥哥,可不可以放過白兔牠們啊?」
 
謝西嘉的雙手合成一個祈求的動作,並以快要哭出來的誠懇眼神望向漁濃處隊長。
 
謝西嘉並不希望有那一隻白兔受傷和犧牲,她希望能夠尋求和平的解決方法,這可見謝西嘉身為小女孩的善良。
 
但是,一班成年人卻沒有謝西嘉的那種善良,身為這隊漁濃處隊伍的隊長,他拿起了擴音器,斬釘截鐵地回答:
 
「不可以!」
 
沒有討論的餘地,這是一個冰冷至極的回答,謝西嘉深深地感受得到。
 
聽到這強力又冰冷的回答,謝西嘉稍微被嚇得倒抽了一口氣,接着她的頭微微的向下,整個心情感到好不開心。
 
謝西嘉現在的心情,大概是表白被拒絕了的一樣,她不明白為什麼眼前這一班人得對白兔們趕絕殺盡。
 
「既然是這樣……」
 
「……大家注意,這女孩有古怪!準備隨時射擊!」
 
「白兔們快跑啊!」
 
謝西嘉大叫一聲,同時候在工場的白兔們全部衝出來,大家爭先恐後的回到氣車上,準備逃走。
 
「開火!!」
 
而在同一時間,漁濃處隊長下達了射擊命令,在這一瞬間帶有高伏特的電擊子彈向着白兔們和謝西嘉射過去。
 
這高伏特的電擊子彈,被命中後不單單只是電動無法行動,甚至會被電得失去生命,不管是人還是白兔,這根本就是殺生武器。
 
「爸爸請你借給謝西嘉力量和勇氣呀!」
 
就在電擊子彈向着白兔們射去並飛在半空中的時候,子彈忽然被擋了下來,像是撞到了甚麼而停下。
 
「怎…怎麼會…?」
 
漁濃處人員放眼過去,只看到在謝西嘉的前方正展開着一層類似AT力場的防護罩,防護罩把他們射出的電擊子彈都擋下來。
 
「謝西嘉要保護白兔們啊!」
 
這一位小女孩,為了保護白兔們而拿出勇氣站了出來,與一班漁濃處人員展開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