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出去的電擊子彈沒有命中目標,更被擋下來,一班漁濃處人員都驚呆了。
 
趁着謝西嘉保護着白兔的時候,白兔們紛紛衝到車上去,準備逃走。
 
看到在工場裡搗蛋並洗劫的白兔正在逃走,漁濃處隊長便用力地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一下。
 
「幻覺來的!嚇不到我!」
 
漁濃處隊長再次發司號令,讓漁濃處人員們再次射出電擊子彈。
 


槍聲頓時響起,而子彈也帶着高伏特電流打向謝西嘉和白兔的那邊去,貫穿着空氣的電擊子彈,讓空氣都觸電了。
 
帶在謝西嘉手腕上的手環持續發光,一道防衛罩依然擋在謝西嘉的面前,把朝她射過來的子彈全部擋下。
 
子彈彈頭掉到地上,發出清翠的聲音,這像是子彈在說「我失敗了」的一樣。
 
看到這個情況,漁濃處人員們又再一次呆眼,他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漁濃處隊長不服氣地咬牙,並發出了「嘖」的一聲,但是他並沒有因為射擊無效而放棄向白兔和謝西嘉攻擊。
 


在漁濃處人員一班人眼中,謝西嘉雖然是人類,但她是跟白兔們是一夥,所以也當作是白兔一樣看待,意思就是開始當作虐殺動物的一樣虐殺。
 
既然射擊無效的話,就直接近身肉搏,把眼前的動物全部收拾。
 
「換上電網裝備,把動物全部收拾!」
 
一聲令下,所有漁濃處人員都放下高伏特電擊槍,並從各自的身後取出了一個電網。
 
這個電網,外型跟捉昆蟲的網子差不多,但織成網的線是帶着電流。
 


被這個電網捕到,除非是不導電體,不然就會被電得無法彈動,嚴重的會死亡。
 
曾經有一個做法是,為了收拾湖中的怪魚,漁濃處人員把電網直接放進湖水裡去,一口氣把怪魚收拾掉。
 
單打獨鬥,謝西嘉還可以靠着防護罩來保護白兔們和自己,但是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單打呢。
 
謝西嘉現在是面對最少二十四人的漁濃處部隊,就算她再會使用防護罩,也抵擋不住。
 
漁濃處人員突然向着自己這邊衝過來,謝西嘉頓時被嚇得手足無措。
 
美式足球裡,大多數是一班人去攔截一個跑衛,但是現在這個時刻,是一個人去攔截一班跑衛。
 
沒可能擋得住,沒可能擋得住的啊!謝西嘉的腦海猛地彈出這句說話。
 
雖然大部份白兔都已經上到車上去,但還有幾隻白兔還未上車,要掉下牠們不理而自己乘車逃走,謝西嘉絕對做不出這樣的事。


 
但是,如果現在還未快點逃走的話,到時候大家就會被一網打盡,全軍陣亡!
 
謝西嘉的內心深處發出了這樣的聲音------謝西嘉到底要怎樣做才好,爸爸--------。
 
這是每個小孩子偶到困難時,都會在內心深處發出的聲音,但是,謝西嘉的提問並沒有得到回應,因為她的爸爸根本不在這裡。
 
來自內心深處對父母求救的呼喊聲沒有得到回應,這一刻一種名為絕望的感覺直湧上來。
 
但就在這個絕望湧上來的時候,突然間在謝西嘉的眼前出現了條冰藍色的射線。
 
猶如雷射步槍的雷射一樣,這條冰藍色的射線向着漁濃處人員射過去,而且並不單單是一條,而是數十多條。
 
這個情況就像是漁濃處人員受到了埋伏的一樣,當他們走近時,一隊埋伏射擊隊便向漁濃處人員發動攻擊的一樣。
 


在眨眼的一刻,朝漁濃處人員射向的冰藍色射線打落在他們的身上。
 
只是在觸碰到後的一瞬間,被射線命中的漁濃處人員立即變成冰,像是被雪藏中似的。
 
二十四個漁濃處人員,在短短的一瞬間有過半數人員被雪藏,漁濃處隊長被嚇得張大了嘴,像是下巴要掉下來。
 
「花生神馬樹!!」
 
他甚至被嚇得走了個高八度音,連正常的句子都不會說了。
 
謝西嘉也被嚇了一跳,剛才到底發生甚麼事呢?為什麼會有些冰藍色的光線射出來,讓漁濃處人員們變成冰呢?
 
剎那間,謝西嘉閃過了可能是爸爸來救她的念頭,但在下一秒她知道並不是這樣。
 
「嘿哈!!」


 
卑鄙的笑聲響起,好幾個小小兵從左右兩方向着漁濃處人員攻擊,冰藍色的射線就是來自牠們手中的急凍槍。
 
在較早之前,七彩巫奇聯絡過小小兵,請求小小兵去支持謝西嘉她們。
 
漁濃處人員已經派出人手去收拾七彩巫奇牠們,七彩巫奇猜漁濃處也會去攻擊謝西嘉她們,也知道謝西嘉她們是很難與漁濃處人員進行對抗,所以才叫小小兵去幫她們。
 
而事實上,七彩巫奇是猜對了,漁濃處人員真的有向謝西嘉她們攻擊,而謝西嘉也沒辦法應付到漁濃處人員。
 
幸好七彩巫奇棋高一着,找了小小兵去幫忙謝西嘉,不然就大事不妙了。
 
看到小小兵從兩邊攻過來,並一一把自己的部下變成冰塊,漁濃處隊長連呼叫撤退都不做,馬上轉身逃跑。
 
「隊長!你竟然!!------------(變了冰)----------」



「田雞過河耶!」
 
他想跑回上漁濃處的貨車上,想要乘車逃亡,在他跳上了車上的司機位後,就立即啟動引擎。
 
但無奈的是,即使他再怎樣啟動引擎,也沒辦法讓引擎發動,而且他感覺到四周變得非常的冰冷,猶如待在了陽光照不進的冰山裡。
 
這刻他發現到原來自己待在的車,變成了冰塊,而他自己就待在冰塊之中。
 
雖然漁濃處隊長身穿着生化服裝,沒能看到他的臉,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現在是被嚇得臉到發青了。
 
「嗚哇!媽媽呀!!」
 
淒慘的哀號響起,漁濃處隊長整個人哭着撞破了變成了冰塊的車門,最後向着遠處大哭大叫的逃去。
 
至於其他被漁濃處隊長棄之不顧的漁濃處人員,則變成了冰塊,在陽光之中反射着光芒。
 
雖然他們變成了冰塊,但沒有因此而死亡,只是單純的變冰而已,過一會兒後就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看到一班漁濃處人員落得這麼可憐的結局,小小兵們忍不住捧腹大笑着,笑得肚子也痛了。
 
實在是握了一把冷汗,看到漁濃處都撤退了,謝西嘉像是放下心頭大石般用力呼出了一口氣。
 
雖然現在把漁濃處人員擊退,但發生了這麼大件事,此地不宜久留。
 
明白到這一點的謝西嘉,讓全部的白兔和小小兵上到車上,接着才乘車離去,向着地下工場駛去。
 
在回去地下工場的途中,在街上有着漁濃處人員進行戒備着。
 
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相信是因為謝西嘉她們的行動,已經引起了混亂,驚動了漁濃處。
 
白兔和猴子四出搶掠,把修理火箭要用到的材料搶回來,而搶掠地點就是在城市之內,那有可能不驚動到漁濃處呢?
 
謝西嘉她們現在還未受到攻擊,車子沒有受到攔截,大概是因為謝西嘉她們的行蹤還未傳開去。
 
在未知道謝西嘉她們的特徵,漁濃處人員只會此認為謝西嘉她們乘坐的車只是比較怪相的車而已。
 
脫險了以後,謝西嘉開始擔心着其他白兔和猴子的安全,當然還有七彩巫奇。
 
車子一直向着工下工場駛去,過了一會後,謝西嘉她們終於回到地下工場了。
 
才剛停好了車,一群小小兵就已經急於把收集在車子裡邊的零件拿出來,忙於進行卸貨,並運去火箭修理場那邊。
 
在謝西嘉她們在氣車連鎖工廠進行洗劫的時候,已經有幾隊白兔和猴子完成了材料收集,而因為有些材料已經收集好,小小兵們也開始工作。
 
鐵鎚叩打的聲音,焊接的聲音,監工大叫着的聲音,以及小小兵抱怨着的聲音都傳來了謝西嘉的耳中去,這都是工作中的聲音。
 
在小小兵進行着謝西嘉她們那邊的卸貨時,又有一隊部隊收集好材料回來,那是七彩巫奇的隊伍和另外兩隊猴子隊。
 
「啊,小妹妹,妳沒事就好了,竟然要我這大人物擔心,妳真是的。」
 
雖然七彩巫奇在嘴巴上是這麼說,但牠見到謝西嘉她平安無事歸來,心中是謝天謝地。
 
謝西嘉也是一樣,當她看到七彩巫奇平安回來,心中也是非常的高興。
 
接着,出去收集材料的隊伍也一一回來,本來已經是忙到不可開交的小小兵,現在變得更加忙。
 
修理火箭的材料大致上已經收集好,小小兵已經可以全面投身於修理之中。
 
修理這麼大的火箭,需要的人手可以說是相當的多,為了幫忙小小兵,大家都盡全力幫忙。
 
會使用修理工具的,就去用修理工具去修理火箭,不會修理的就負責遞工具,以上皆不懂的,就負責遞茶水。
 
謝西嘉就是以上都不懂的,所以她現在只能夠負責去遞茶水。
 
雖然沒能真的參與在修理的行動之中,但遞茶水是謝西嘉現在能夠做到的事情,她為了幫助大家,決定盡自己的能力去做好遞茶水的工作。
 
略懂使用工具的兔爸也參與在其中幫忙修理,兔寶伴隨着謝西嘉為大家遞荼水,而為了拍電影的七彩巫奇則努力地拍攝着這一切。
 
這一刻,不再分所人類、白兔、猴子、小小兵,大家都是為了修好火箭而齊集在這裡的人。
 
看到各種生物都不分你我,謝西嘉覺得是有一點點的感動。
 
然而---------
 
咇!咇!咇!咇!咇!咇!咇!
 
正當修理工作進入白熱化的時候,地下工場突然發生了劇烈的震動,這種震動把在場所有人嚇了一跳,謝西嘉也差點站不穩。
 
地下工場頓時響起了警報的聲音,紅色的燈光也在閃過不停。
 
剛才的震動,大家都以為是地震,但事實並不是這樣。
 
地下工場的時代廣場級螢光幕顯示這裡受到了爆炸的攻擊,而透過了監視器的影像傳送,大家都看到一個叫人吃驚的畫面。
 
漁農處!是漁農處部隊!漁農處部隊結集在地下工場的外邊,而且並不是四五隊,而是漁濃處所有的部隊都結集在一起。
 
這個情況看起來,就像是漁濃處要向謝西嘉她們發動總攻擊的一樣!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五時左右,在地下工場修理着火箭的謝西嘉她們,受到了漁濃處的總攻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