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展得有點突然,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這只不過是一場幻覺,並不是真的。
 
經過了那一天後,怪宿成為了我的男朋友,而我們也正式地開始交往。
 
接下來的日子,怪宿都待在我的身邊,每天早上都是由他來叫我起床,然後為我化妝。
 
每天都一起用膳,然後一起去遊山玩水,去那裡玩,去這裡玩,樂此不疲的。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去,而今天,我和怪宿打算留在宮廷裡邊玩。
 


在我的睡房附近有一個花園,我們就打算在那邊玩玩。
 
「由依,妳覺得這一邊應該要種些甚麼才好?」
 
「吓?我對種植的事都一概不通呢。」
 
在那個花園之中,有一個小小的有基種植場,怪宿向我提議來試試種些甚麼,不過我對種植之類的事真的不懂。
 
向我提問了意見但又沒得到答案的怪宿,看着手上的幾個種子,思考着種那一個比較好。
 


因為種植場的土地有限,所以沒辦法一次過種不同的植物,所以我們才進行決擇。
 
要種蘿白?要種菜?還是要種樹?怪宿望着手上的幾個種子思考着。
 
「嗯,我決定好了。」
 
不出一會,怪宿就已經得到了答案。
 
果然是我的男朋友呢,這麼快就決定好要種那一個,比起那些猶豫不決的男生好多了。
 


「怪宿,我們到底要種那一個啊?」
 
「是這一個。」
 
聽到我的提問,怪宿就把決定好要種的植物種子遞給我看,不過我看了又看都不知道那些甚麼植物的種子。
 
「怪宿,我說啊?這是奇異種子嗎?就是會進化成奇異花的那個。」
 
這次換成怪宿一臉不解,他對於奇異種子是粒還是動物都不知道。
 
「雖然我不知道甚麼是奇異種子,但這並不是。」
 
「所以那到底是甚麼種子呀。」
 
「那是菊花的種子。」


 
原來是菊花的種子,一說到菊花我就想起了菊花茶,以及那個叫谷…菊…谷…谷……
 
咦?我到底是想要說甚麼來着的呀?
 
重新說一次,一說到菊花我就想起了菊花茶,沒有其他了。
 
不過我種是覺得有甚麼東西是忘記了,但到底會是甚麼東西呢?
 
我摸着一直套在自己右手千年魔槍,一直思考着我是不是有甚麼東西忘記了。
 
「由依?妳還好吧?」
 
「呃…嗯,我沒事。」
 


怪宿看到我在發呆的思考着甚麼,便叫了叫我,讓沉浸在思考中的我醒過來。
 
雖然是覺得有些東西忘記了,不過既然我都忘記了,那應該不是甚麼很重要的事啦,所以不記起來應該也沒所謂。
 
與怪宿決定好要種那一個種子之後,我們就開始進行播種的工作,把一粒一粒的種子放到土地裡去。
 
放好了後,就是澆水,以及做好保護種子的工作,提防被在天空中飛來飛去的鳥兒吃。
 
我記得是有把光碟掛起來把鳥兒趕走這個方法,但是在這個個時代應該沒可能有光碟這個東西。
 
所以我們就用了原始的方法,那便是稻草人,以及把一些銀色反光的東西掛起,以這些古老的方法來把鳥兒趕走。
 
這些方法應該都對在天空上天的鳥類有效,不過對天空上飛的人就沒效果了。
 
沒有在天空上飛的人?怎麼可能呢,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有一個啦,雖然不稱得上是真正的人,但也算是人了。


 
她便是飛……飛……飛……
 
咦?我到底是想要說甚麼來着?
 
「由依,妳又在發呆嗎?」
 
「呃…不…我在想一些事情。」
 
已經把稻草人造好,以及把銀色反光東西掛好了的怪宿,看到我又在發呆地思考着,又叫了叫我。
 
真是奇怪,我總是有些甚麼想不起來,這到底是為什麼?
 
好像有些印象,但又好像沒有印象,感覺就是執筆忘字了的一樣,心裡好不舒服。
 


「接下來每天來澆水,除草,施肥,就能看到我們的孩子成長了。」
 
「甚麼我們的孩子?」
 
就在我繼續想要記起忘記了甚麼事的時候,怪宿站到我的身旁並對我講話。
 
聽到從他口中說出「我們的孩子」這幾個字,我一不小心就被嚇到,因為我和怪宿都沒做過那種事。
 
看到我臉都泛起桃紅的怪宿,發出了一下忍笑的聲音,他大概是知道我在想那種事。
 
「我是在說我們一起種的菊花呢。」
 
「原來你是這個啊……」
 
「由依,妳的表情好像有點失望。」
 
「才…才沒有呀!哼!」
 
真是的,這個怪宿超可惡,真想要好好教訓他一下,哼哼。
 
我擺出了很不滿的臉孔,更別開了臉,並雙手抱胸的,但這個時候怪宿突然從後邊抱住了我,他的雙手環住了我的腰,交疊在我腹前。
 
「這些菊花,象徵我和妳的愛情,像是我們的愛情結晶,如同我們的孩子。」
 
「哼…笨蛋。」
 
被自己男朋友這樣抱住,並在耳邊低聲細語,想要生他的氣也是不可能。
 
完成了各項農務之後,就已經是日落黃昏之時,四周都被染上了一層夕陽黃的暖色,而怪宿就這樣擁抱着我,直到太陽消失在眼前。
 
沒有工作,不用為金錢而煩惱,衣食無憂,而且還有一個美男子當男朋友,這樣的日子有誰不想要過?
 
希望每日都可以這樣渡過,希望每日都可以在怪宿的身邊,希望每日都可以與怪宿開開心心的。
 
天色漸黑,而我的肚子漸漸地感到餓,就連怪宿也是一樣。
 
因此,我們離開了花園,然後向着用膳的宮廷走去,來去享用我們的晚飯。
 
剛來到了用膳宮殿就嗅到了很香濃的酒味,都還未看到酒,就已經有一點點的醉意。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今天的大廚推介是「八塩拆酒煮八首蛇」。
 
對比起這味料理,其他的山珍海味全都變得失色,就如同變成了魔王旁邊的小兵的一樣。
 
大概是因為酒的關係,吸引了很多人前來一試美食,就連平時人影都看不到的垃圾皇帝也在場。
 
他就站在人群的中央,在各位官臣奉承之下開懷暢飲,並同時與那些一看就知道是淫蕩的宮女左擁右抱。
 
而就在他一旁不遠處,也有一個在各個淫蕩宮女包圍下的男生,那便是渣滓。
 
對上一次看到渣滓,已經是好幾天前的時候,那時候他還不像現在這麼殘。
 
猶如殘燭的他,就好像有很多晚沒有睡覺,伴隨着垃圾皇帝與那些宮女玩到天光,而且每一餐也是大酒大肉的。
 
看到渣滓現在這個樣子,我是有點想要去教訓他,這是出於身為他老師的本能反應,但我好像提不起勁,所以還是算了。
 
不過,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我實在是有點不爽。
 
今天的用膳宮殿真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我和怪宿找到了個兩人位子坐下。
 
難得特級廚師烹調出「八塩拆酒煮八首蛇」這道美食,我那有可能不試試吃。
 
其他的官臣要付錢才能吃得到少許,但因為我過去拯救了這個國家,所以是免費的,就連身為我男朋友的怪宿都因為我的關係而不用付錢。
 
呵呵,能夠不用付錢就能夠吃到美食,真是棒極了,有誰會不要這種福利呢,待在這個皇宮真好。
 
以前在大學那裡,我都得付………付……付甚麼付?
 
奇怪了,我又好像有些甚麼東西忘記了似的……以前在那裡…付甚麼……
 
「由依,妳又在發呆嗎?」
 
「咦…呃…我在想些事情而已。」
 
「雖然我覺得呆呆的女生是挺可愛,但妳也不必特意配合我。」
 
「吓!?誰要去配合你?你這宇…宇……」
 
一不小心就習慣地叫出一個花名,但是我竟然叫不了出來。
 
搞…搞甚麼呀,今天的我怎樣變得怪怪的,我總是覺得剛才想要叫出來的花名,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人。
 
我覺得自己腦海中的記憶很混亂,有些事情似記得卻又不記得,那到底是甚麼呀!?這種心情還真的叫我很不爽呀!
 
啪!
 
我拍了一下桌子,把我這超不爽的心情發洩出來。
 
應該是有一個人在我覺得很不爽的時候,會用來被我發洩,但那個人又是誰……
 
可惡…想不起來啊!某些記憶好像消失了,不對,這種感覺得像是被封印了起來,令我完全沒辦法記起。
 
「呀!可惡呀!」
 
「由依,妳是不是不舒服?不如我們去休息一下吧。」
 
「不,我現在要把那八首蛇的其中一個頭吃下肚,不然我的憤怒是不可能消失的呀!」
 
怪宿完全是一臉不明白的望着我,他很不明白我到底發生了甚麼。
 
不要說他不明白,就連我自己也很不明白自己發生了甚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