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爽翻天啦!!」
 
滿天星斗在我眼前轉動着,腳步浮浮的,自己就好像是會飄的一樣。
 
有些暈,有些興奮,身體也有些熱,意識也有點不清,但卻還有一定高程度的意識,真的想連這些意識也甩開呢!
 
「由依,妳醉了啊。」
 
怪宿正扶着走路走得東歪西倒的我,他的手掌扳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非常的溫暖耶。
 


不過,怪宿說我醉了,才沒有呀!我才沒有醉,沒有!
 
「失禮啊!失禮!竟然說我醉你還真是失禮。」
 
我拍了拍怪宿扶着我的手,向他示意我沒事,然後一個脫兔般向前走開。
 
看到我這麼龍精虎猛,怪宿只好苦笑表示無奈,我說啊!他在無奈甚麼啦,哈哈。
 
他是以為我吃了一整頭「八塩拆酒煮八首蛇」的其中一個蛇頭所以醉了嗎?這怎麼可能啊?
 


聽特級廚師說八塩酒非常強烈,很容易令人醉酒,但是啊,對我來說完全沒效耶!
 
吃過了那晚餐之後,怪宿就一如以往的送我回睡房裡去。
 
我猛跟怪宿說我根本不想睡覺,甚至想繼續去玩,但怪宿還是強迫着我回睡房去。
 
這簡直是一個爸爸強迫女兒上床睡覺的一樣呀,可惡的怪宿竟然當我是小女孩看待嗎?
 
「喝!怪宿!看招!」
 


本來跳開了怪宿身邊的我,使出左鉤拳向着怪宿的身體揮去,本來我是想用右鉤拳的啦,但來該死的千年垃圾還一直套在我的右手。
 
拳頭打在身體的聲音響起,不過來只是輕微的響聲,猶如小寶寶揮拳打中了爸爸的一樣。
 
「喺,喺,由依好厲害,我被打倒了。」
 
怪宿又在無奈地苦笑,他的額頭都流下了顆粒大的汗水了。
 
「哈!怪宿即是怪宿,一擊就被我秒掉了哈哈哈哈!」
 
我轉過了身,雙手插腰,並一臉王者的模樣向天大笑,我的大笑聲就迴響着四周。
 
突然間,我的雙腳離了地,整個人好像在半空中飄起來似的,我現在是會飛了嗎?
 
以前聽說過人類其實是飛的,但只不過是經常在地上行走而忘記了如何在天上飛,結果變成了現在這個型態。


 
搞什麼呀!現在又不是教書講課,我為什麼又把這些宇宙生態講出來呀!
 
我現在可是受到萬民愛戴的勇者大人啦!每天不用上班,也不用擔心各種生活問題,而且也有個美男子當男朋友耶。
 
這種生活真是超級棒了耶!有誰不想要這種高高在上的生活?
 
說回正題,我現在是不是會飛了呢?為了確認這個事實,我前後左右的望了望。
 
但結果很明顯,我並不是在飛,而是被抱起了來,我是被怪宿以公主抱的方法抱起了來。
 
自己的背部以及大腿,都可以感受得到怪宿的觸感,讓愣住了一會。
 
我抬起了泛起了桃紅的臉望向怪宿,從他那黑亮的眼睛之中,我看到了自己害羞得反射性地縮起了身子。
 


兩三秒過去,我回過了神來,然後就猛烈地踢動着雙腳,也猛地擺動身體,像是在掙扎似的。
 
這是當然的吧!突然這樣的抱住我!這叫人超尷尬的啦!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
 
「嗚…不可以亂動的,由依,這樣下去你會掉下來的呀。」
 
因為我的掙扎,讓怪宿有點失去平衡,腳步一時前一時後。
 
怪宿不想要我掉下來,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雙手正緊緊的捉住我的背部以及大腿,這下子讓我更加感覺得到怪宿的觸感,一種莫名其妙的感好像在湧上了來。
 
受到這種感覺的影響,也因為聽到了怪宿的說話,我竟然安靜了下來,沒有再掙扎。
 
怪宿好不容易站穩了後,就把我以公主抱的方式貼近了他的身體,並低頭跟我講話。


 
「以現在這個狀態,天亮了也回不去睡房,所以請讓我抱妳回去好嗎?由依。」
 
「…………嗯…那就麻煩你了。」
 
嗚…真是的,明明好想要對怪宿動粗或者罵他是個笨蛋,但我卻做不了也說不了。
 
感覺就好像自己已經變成了怪宿馴養的貓一樣,被這樣公主抱抱住的我。
 
不想掙扎,只想一直被這樣抱着,感受他的手,他的身體,他的體溫。
 
可能是陶醉在其中的我,不自覺的伸出了雙手,環住了怪宿的頸了,可能是電影看多了,所以在學當中的女角色在被抱下的動作吧?
 
就這樣,我們以這個方式,一直相互抱住,由怪宿把我帶回我的睡房去。
 


這樣被怪宿抱着,雖說是有點不甘心,但是呢,又覺得好開心……哼,他真是一個笨蛋男朋友呢!
 
不知為何,總覺得我們這樣很像新婚夫婦,就是剛剛完了婚宴然後………
 
一種怪怪的感覺開始湧現,我一直凝望着怪宿的臉孔,越是望着他,心中那怪怪的感覺就變得更強。
 
雖然如此,但我的視線離不開了他的臉孔,讓那種怪怪的感覺游走全身,真想要一直這樣下去。
 
不經不覺,怪宿已經把我帶到了睡房門前,他以腳輕輕的打開了門,然後抱着我進去,當然也有把門關上啦,接着,他就把我抱到床上去了。
 
「呼…好了,由依,妳得乖乖睡覺啊。」
 
把我放去床上去的怪宿,抽離了他那抱住我的雙手,而我環住他頸子的雙手也放開了來。
 
怪宿一邊為我蓋被子,並一邊說話,被子蓋好了後,他就轉身準備離去。
 
看着怪宿離去的背影,忽然間內心多了一種寂寞的感覺,這種寂寞的感覺和之前那怪怪的感覺混在一起,心裡很不好受。
 
「怪宿!」
 
我甚麼都不理,雙手立即把即將要離去的怪宿的身體抱住,我呼叫他的名字,而聲音迴響在我兩的耳邊。
 
現在的我,已經得到了很多我想要得到的事物,名氣、尊敬、權力、金錢、居住地,但這些都並不是我最想要的事物。
 
我最想要的是……………是我那期待已久的愛情生活。
 
這二十八年來,我都沒有嘗試過戀愛的感覺,那種感覺如夢一樣捉摸不住,但是,現在我有了,在這裡我找到了!
 
那種我一直在追求的愛情人生,我想要,我想要品嚐那種生活,愛情的全部我都想要試。
 
「怪宿…………」
 
「咦?」
 
「你……想不想…撿肥皂。」
 
「撿肥皂!?」
 
「說錯了…喝咖啡才對。」
 
---------------------------------五分鐘後---------------------------------
 
房間裡有點漆黑,只有在一桌子中間的燭燈點燃,稍微照亮一下。
 
「嗚…嗯…」
 
雖然沒看得清楚,但是感覺得相當的清楚,那種輕撫過身體每一處的男性觸感,那種游走在身體每一處的男性體溫。
 
「啊嗯…嗯…」
 
身體好熱,好熱,好熱,全身像是發燙了起來,每一個被他撫摸過的地方都熾熱起來。
 
「呀嗚嗯…」
 
單單是被怪宿摸着身體,就已經舒服得讓嘴巴發出了嬌喘的聲音,每越是發出那種聲音,怪宿的手越是摸得我更舒服。
 
他的手指已經撫摸過我身體一遍又一遍了,身體越來越熱,心跳也越來越快,那個地方也變得癢癢的。
 
這就是愛情裡的其中一個環節了嗎?很想要,很想要,很想要,還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啊…嗯嗚……」
 
男上女下,怪宿擁抱着我的身體,把我緊緊的擁抱在他的擁中,大家互相感受到對方的身體和體溫,即使沒有玉白相見,但大家像是能看見的一樣。
 
我使勁地用雙手環抱着怪宿的身體,雙腿也緊緊地環住了他的臀部,很想更加去感受着他。
 
「由依……」
 
「怪宿……」
 
在互相叫起了對方的名字之後,怪宿親在了我的臉頰上,然後又向着我那白滑的頸子親吻下去。
 
「嗚嗯…呼嗚…」
 
嘴巴又不自禁的發出了嬌喘的聲音,怪宿又變得更加起勁的親吻着我。
 
好興奮,好開心,好舒服,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感覺了嗎?這真是美極了,在這二十八年的人生之中,我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我更用力的抱着怪宿,雙手雙手腳環抱得更是厲害,雙手雙腳都交疊了起來。
 
而這一刻,我摸到了一個又硬又長又粗的東西……不,不是「那個」而是一直套在我右手的千年魔槍。
 
-----------------------所…所有…人……一定…一定要………離開----------------------
 
在這個時候,我大腦除了被一堆情慾充滿之外,還有一把曾經聽過的聲音在腦海中浮現。
 
--------------------別忘記……最…最…初…目的--------------------
 
說起來,我為甚麼會在這裡,我為什麼會在這個世界,我隱約地記起我好像是被一個學生拉進了棋盤世界。
 
然後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最後得到了這一個結局。
 
雖然現在是很高興,每日都過着幸福的生活,但是我卻有些事好像忘記了,有些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和事都忘記。
 
我現在得到了金錢和權力,也得到了名氣和尊敬,更得到了我渴望以久的愛情,但我就是失去一些重要的記憶。
 
我原本的生活,我原本的世界,我原本認識的人,我都好像忘記得一乾二淨了,就連那個連續兩次不顧一切都要救我的笨蛋,我都快要忘記了。
 
宇宙塵!宇宙塵!宇宙塵!宇宙塵!!你這個白痴!你這個笨蛋!你這個完全不懂得女生心意的宇宙渣滓!
 
「由依…妳怎麼哭了?」
 
在思潮之中回過神來的我,及覺自己竟然流下了眼淚。
 
看到我流淚的怪宿,停下了所有動作,有點不知所措的望着我。
 
「對不起…怪宿…到此為止…可以嗎?」
 
鬆開了環住怪宿的雙手和雙腿的我,把自己寬開了的衣服快速整理好,然後立即別開了臉,沒有再望向怪宿。
 
「由依……」
 
「對不起,怪宿,對不起。」
 
沒能明白我發生了甚麼事的怪宿,撐起了身子,從床上下來,在稍微整理好衣服之後,就一語不發的離開了。
 
而在這間房剩下來的,就只有躺在床上的我,以及那莫名其妙的低泣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