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看着由偉克先生寫的書並一邊回憶着宇宙塵的描述,宇宙塵的描述差不多跟書中講述的魅影是一樣的。
 
如果兇徒真的是魅影的話,那麼幕後操縱着這些俘虜的又是誰?
 
幕後的人,黑暗魅影,不可能會無理由的出現,她的出現一定是有原因的,但又會是甚麼呢?
 
滋!滋!滋!
 
圖書館裡快要壞掉的燈不斷在閃動,也發出着滋滋的聲音,猶如蚊子在耳邊拍翼的一樣煩擾。
 


外邊的法事早就完成,我以為耳根可以清靜一些,結果就不斷的被那些聲音煩擾着。
 
我最討厭就是我在專心的時候有其他東西在煩擾我,我現在真的很想要把這些燈拆下來痛打一番!
 
壞掉的燈發出「滋滋」的聲音也被我聽得見,可見圖書館真的是非常安靜。
 
由我進來到現在,都沒有其他人來過圖書館,果然命案和法事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去叫人來修理吧!」
 


為免自己繼續被那些聲音煩擾,我決定去找門口的保安先生來幫忙換掉壞了的燈。
 
壞掉的燈光,除了會發出令人討厭的聲音外,那一閃一閃的光更會傷害眼睛,對視力造成損害。
 
再說,我也擔心會有漏電的情況出現,所以還是快點叫人來修理比較好。
 
我先放下手頭上的偉克先生寫的書本,並從椅子站起來,然後向着保安先生身處的地方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腳步聲響起。
 


我以為是終於有其他人來使用圖書館,但我發覺這腳步聲並不正常,那是很偷偷摸摸的腳步聲。
 
腳步聲響了幾下,然後就消失,這個情況相當的奇怪。
 
四周就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聲和壞燈的「滋滋」聲,壞掉的燈光一閃一閃,再配上那奇怪的腳步聲,搞得這裡的氣氛相當恐怖。
 
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偉克先生書中所寫的情景,我不禁想起魅影。
 
如果是魅影的話,我自己就得小心一點了。
 
自己目前變成了主角,而且我的樣貌和身材又正點,受到魅影的攻擊是非常可能的事。
 
一想到這裡,自己就嚥下了一口口水了。
 
就在我想這個想那個的時候,腳步聲又再響起,而且那不再是偷偷摸摸的腳步聲,而是奔走的聲音,更是從我背後傳來。


 
「嗚呀!」
 
我立即反應過來,一個轉身踢擊,就踢到了個人。
 
那自我防衛的一擊,無情力非常強大,被我踢到的那個人發出了迴響着圖書館的一下慘叫,更被我踢飛開幾米。
 
慘叫的聲音相當熟悉,那是我每一次講課都會聽的慘叫聲。
 
耳熟能詳的慘叫聲,讓我馬上就知道被我踢中的那個人是誰。
 
「渣滓!?」
 
我認出了那個朝我急步走過的人,他就是陸仁甲,也即是渣滓,也即是經常在我講課時打斷我的那個傢伙。
 


雖然我認得出他,而他也不是魅影,不過這已經是他被我踢飛之後的事情了。
 
「哎呀…哎呀……」
 
「渣滓,你在幹嘛?」
 
「我本來打算擁抱妳的啊,由依老師……哎呀,好痛。」
 
果然踢他一腳是正確的,我恨不得馬上再踢多幾腳。
 
「喂,你是怎樣知道我在這裡的?」
 
「當然是我的第六感告訴我知道。」
 
我已經不想再跟這個人多講了,再講下去我都變腦殘。


 
無視了渣滓後,我向着這一層圖書館的門口走去,準備打開大門尋找保安先生換個電燈。
 
但是,在這一刻,大門突然「砰」一聲的關起來。
 
聲音非常響亮,更刺痛着耳朵,也讓我的心頓時寒起了來。
 
我不認為是風把門吹得關起來,因為在這個連窗都沒有的圖書館,根本不可能會有風,這裡門像是被人故意關起來的一樣。
 
但是,我卻沒看到有人出現,門是自行關起來的。
 
我走到門面前,試着把它打開,但就如我所料的一樣,這道門開不了。
 
「喂,渣滓!這是你的傑作嗎?」
 


渣滓撐起了吃了我一記踢擊的身體,並走了過來,也試着把門打開。
 
「我怎麼會想不到,竟然有這種方法讓我和由依老師獨處。」
 
看來這道門會關上與渣滓是沒有關係,從他的說話中我就知道。
 
「嗯呀!打不開啊,這道門打不開。」
 
試着把門打開的渣滓,結果也是和我所想的一樣,都是沒能把門打開。
 
這真是奇怪極了,在這一刻我有一個不好的預感。
 
啪喇!
 
就在這一刻,一下比門用力合上時更響亮的聲音響起,而在下一秒我們身處的地方被黑暗所吞食。
 
在我們身處的圖書館這層,所有的燈在一瞬間爆裂,所有光都在這刻消失了。
 
「搞甚麼呀!」
 
「哇呀……」
 
我和渣滓都因為眼前的漆黑嚇得大叫出來,這個情況就像是有兩個小朋友在晚上面對一場停電的一樣。
 
門被鎖,在無窗的圖書館裡沒有燈光,可能是心理作用的關係,我覺得現在變得冷多了。
 
「由依老師,妳有沒有感到風吹?」
 
「這麼說起來……」
 
聽到渣滓這麼說,我也覺得好像有風在吹,雖然很輕微,但就非常令我在意。
 
說過很多次,我們身處的圖書館是沒有窗的。
 
外邊的陽光沒辦法射進室內,外邊的風也沒辦法吹進室內,我們可以說在一個密封空間。
 
正因如此,我們這裡沒可能會有風吹的,就算是冷氣吹的風,也沒這麼強勁。
 
我可以感受得到在這裡的空氣被搞動着,四周的直氣都以不尋常的方式流動着。
 
這個時候我又想起了偉克先生的書,門被鎖、黑暗、流動的空氣,這簡直就是………
 
「渣滓,你有沒有能夠發光的東西在身上?」
 
我拿出自己的手機,並馬上啟動它,讓手機發出微弱的光芒。
 
聽到我這麼一說,渣滓也把他的電話拿出來,並啟動了一個「電筒模式」的程式。
 
從渣滓的電話背面,也即使手機的閃光燈的位置亮了起來,把我們眼前的景物都照亮了。
 
而當照亮之後,我以為我自己有了眼疾,因為在我眼前的景物都變得矇矓不清,那是因為氣流飄動着的關係。
 
這個情況,就跟偉克先生寫的情景一樣,那是魅影出場時的情景。
 
「由…由依老師,這是魅影嗎?」
 
我有點吃驚,因為在我身旁的渣滓竟然也知道魅影這些事情。
 
他上課雖然常常打斷我的講課,但他卻記得我講過的東西,對比起宇宙塵來說真的好很多。
 
我是覺得很高興,但我很知道現在並不是高興的時候。
 
「渣滓,借你的電話給我,然後快點把那該死的門打開!」
 
「是…是的!」
 
渣滓把他能夠當電筒用的電話交給我,然後他就對着大門猛踢猛拍,嘗試把門打開。
 
拍門踢門的聲音雖然響亮,但是這些聲音沒有吸引到門外的保安先生注意,就像被反彈回室內。
 
即使渣滓再怎麼嘗試猛踢猛拍,但大門始終不為所動。
 
這道大門會打不開,我相信是魅影的傑作,她一定是想要把我們困在這裡,然後把我們殺掉。
 
「可惡!」
 
我現在終於可以肯定,一連串命案的兇手就是魅影,不過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實在不知道。
 
大概可能是我知道了這件事,從而招來了殺機。
 
在這裡被魅影殺死?這件事我不能接受!
 
「退後點渣滓,我要把這道門破壞掉!」
 
「是…!」
 
看到渣滓退後了後,我就準備把隱藏在我右手的魔槍召喚出來,用它來把這道關起來的門打到粉碎。
 
突然,有些東西飛起來的聲音響起,各個書櫃像是在生命的一樣發出了「咚咚!咚咚」的震動聲。
 
「由…由依老師,妳看啊!」
 
「甚…!?」
 
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沒辦法把整句說話說出來,因為實在是太叫人感到震驚了。
 
在我們的眼前,是成千上萬飛起來的書本。
 
整層圖書館的書像是得到了生命,全部都飛上半空之中,如同烏兒飛在半空中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