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到的那個人可能是魅影。」
 
「魅影?」
 
昨天晚上,宇宙塵他們受到了兇徒的攻擊。
 
雖然兇徒第四次行兇沒能殺死他的目標,但依然有人被那兇徒殺死了。
 
宇宙塵他們在兇徒的攻擊之下活下來,沒有被殺死,這是不幸中的大幸,然而,到目前為止,就只有宇宙塵他們見到兇徒,所以警方請了宇宙塵他們錄下了份口供。
 


警方不會給其他的無關係者知道口供的內容,所以我也沒辦法得知道內容。
 
因此,我邀約了宇宙塵,希望他能夠再一次把當時所發生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我知道,目前我們身在學校飯堂。
 
雖然我是老師,而且現在又是上課時間,但因為我班的宇宙塵受到了攻擊,所以校方讓我們全班休學一日,好讓大家定個驚。
 
正因如此,我才能有空叫宇宙塵把當時的情況告訴我知道。
 
順帶一提,因為現在是上課時間,學校飯堂除了工作人員外,就只有我和他了。
 


根據宇宙塵的說法,在他受到了攻擊之前,四周變得黑暗一片,周圍的街燈都熄滅了。
 
然後,兇徒出現,他被一股氣流包裹着,無法看清他的身子和樣子,像是自己有了眼疾的一樣。
 
即無宇宙塵再怎樣攻擊他,他都無法被傷受,就算是用子彈攻擊,都只能把兇徒擊得失衡。
 
但是,當谷先生到來之後,因為他脫光了衣服的關係,讓聖光出現在他的小伙伴之上,讓四周光亮起來。
 
就在這個時刻,兇徒的身體出現了微量的火光,同時出現了一個正在向內縮減的圓形。
 


當圓形縮少到極限而消失時,兇徒身上綻放出光芒,而他身上那股氣流也消失。
 
之後,兇徒就在宇宙塵的攻擊之下,被狠狠的揍了一身。
 
最後,當我們來到之後,本來應該是暈倒了的兇徒,卻消失得無蹤。
 
聽完了宇宙塵的說法之後,我頓時想到了一個結論,而我也把這個結論告訴了宇宙塵知道。
 
綜合了宇宙塵對兇徒的種種描述,我認為兇徒應該是所謂的魅影。
 
我曾經讀過了一本由偉克先生寫的書,內容是講述魅影這種生物,以及對付魅影的方法。
 
而書中對魅影的描述,就和宇宙塵的描述相似。
 
「如果兇徒的魅影的話,那他最後應該是因為死亡而消失,並不是逃走。」


 
我摸着自己的下巴,並對宇宙塵這麼說道。
 
兇徒是魅影,這只不過是我的推測,沒有證據去證明。
 
根據我對魅影的認識,魅影是群體行動的生物,但當時攻擊宇宙塵的卻只有一個。
 
而且魅影是有目標而行動,但兇徒卻是隨意的殺人,在宇宙塵受到了攻擊前的三天,就已經開始有人死了。
 
另外,魅影只不過是傀儡的存在,操縱魅影的人,被稱為黑暗魅影,通常為女性,但卻沒有證據證明黑暗魅影是有出現過。
 
根據這基點的不同,我是沒有辦法一口咬定兇徒是魅影,但我覺得會是就是了。
 
「由依老師,我有件事想要問一下。」
 


「怎麼了?」
 
該不會是問為什麼現在由我來當主角吧?
 
我由依老師再怎麼看都是當主角的料啦!作者肯定是覺得我太有魅力,所以由現在開始由我來當主角!
 
「到底妳說的魅影,到底是甚麼來的?」
 
「…………………」
 
「由依老師?」
 
「笨蛋宇宙塵!我昨天課堂上不就是已經簡單的介紹過魅影這種生物了嗎!!!」
 
「有…有這回事嗎?」


 
「吼!!!」
 
上我課不聽書的學生,就得死!打斷我講課的學生也得死啊!
 
稍微用拳頭教訓過宇宙塵之後,我們又回到正題。
 
「對方是不是魅影,現在也無法肯定,不過,你是活下來的目擊者,自己得小心一點。」
 
雖然我不是偵探劇的愛好者,但這些殺死目擊者的事情,不看偵探劇也會想到。
 
那有一個兇手在行兇了後會留下目擊者呢?
 
「露露和谷先生也是目擊者之一啊,由依老師。」
 


「我才不擔心她和他。」
 
「咦,那麼說……呵呵,由依老師妳在擔心我啊。」
 
這時候,宇宙塵對我露出了個奸笑,並不懷好意的盯着我。
 
「誰…誰在擔心你,笨蛋宇宙塵。」
 
不知為何,總覺得自己的臉好像泛紅了起來。
 
「真不誠實呢,由依老師,擔心我就說出來嘛。」
 
「你是不是想被再揍多次呀?」
 
我按捺着自己想要用魔槍把宇宙塵轟飛的衝動,然後拉開椅子站起來,準備離去。
 
「妳去那了?由依老師。」
 
「今天不用工作,當然是回宿舍休息,或者準備懲罰用具,因為我知道會有人不準時交報告。」
 
聽到我這麼說,宇宙塵的臉色一下子發青。
 
我相信他現在的臉青,一定比起遇到那個兇徒時更青呢。
 
我聽說他昨天跟兇徒戰鬥的時候,把已經做好了一部份的報告全掉了,所有進度都歸零。
 
呵呵,我在期待懲罰宇宙塵的時刻。
 
跟宇宙塵道別了後,我就離開了飯堂,前往我下一個目的地。
 
雖然我剛才說回宿舍休息,但我這句話只是亂說出來的。
 
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學校的圖書館,也就是昨天發生了命案的那一間圖書館。
 
明明昨天才發生了命案,但校方還讓圖書館照常開放,這一點真的不能佩服校方。
 
不過,這樣就好了,因為我現在才可以調查一下關於魅影的事情。
 
即使我說過沒辦法肯定兇徒是魅影,但種種的跡象在跟我說是魅影的機會很大,因此我想要知道更多關於魅影的事。
 
我會展開調查,並不是因為我對此時好奇,也不會是為了幫警方破案。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最近發生的事情很奇怪。
 
在放暑假------應該是秋假------的時候,渣滓意外地得到了個棋盤並把我拉進了那個世界。
 
這個棋盤並不是渣滓的私人物品,而是由一個人送給他的,但那個人是誰渣滓卻不知道。
 
我和渣滓差點就得永遠留在棋盤世界,不過最後還是成功逃出了來。
 
接着,當開學之後,就接二連三的出現了命案。
 
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聽過了宇宙塵的描述,命案似乎是由魅影所做的。
 
雖然棋盤世界和魅影命案看起來沒有關係,但我覺得是有些事情不對勁。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在我們沒法看得見的地方,進行着甚麼計劃的一樣。
 
其實這是我的假想,也是女人的第六感的所想,但我就是有這種感覺。
 
因此,我才想要進行一下調查。
 
想到了圖書館,這裡不像是平時一樣的幽靜。
 
在圖書館的旁邊,也就是那個保安先生死亡的位置,正在進行法事超渡,因此這裡算是挺吵的。
 
圖書館的新保安已經派到,在進去圖書館之前我也得出示證件才能進去。
 
發生過命案,而且在旁邊也在進行法事,所以今天的圖書館內一個人也沒有。
 
走進了這裡,就像是走在一個樹林之中。
 
一個個的書櫃,像是高聳入雲的大樹,每一本有着智慧的書本,就是樹上的果實。
 
全無人影,圖書館裡就只有我一個,一個人行走在這裡,其實感覺也相當恐怖。
 
帶着「說不定會有幽靈」出現的心情,我穿過了好幾個書櫃,走到應該會有我想要找的書的書櫃。
 
「艾倫……艾倫……艾倫……有了。」
 
在千本書之中,我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書。
 
那是我之前提及過偉克先生所寫的書,內容是關於魅影這一種生物。
 
另外,我再找多了一本書,它同樣的偉克先生寫的,書名叫「心靈殺手」。
 
那是一本偉克先生的自傳,而內容是講述他與魅影這種生物的事故,相信對於我現在所調查的事情很有幫助。
 
在圖書館之內,大概就只有這兩本是由偉克先生所寫,並且是關於魅影的書,想要再多找幾本也沒有。
 
找到了需要的書後,我就打算選個位置坐下,並開始了解內容和調查。
 
而在這時,圖書館裡有幾盞燈一閃一閃的,像是要壞掉的一樣。
 
圖書館裡沒有窗,全部都是靠電燈來照明,如果燈壞了的話,這裡就是伸手不見五指了。
 
希望那些燈不會真的壞掉吧。
 
選好了位置之後,我就坐下,開始閱讀我手上的兩本書。
 
而在這個時候,又多了幾盞燈像是要壞掉的一樣在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