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其他人來說,圖書館發生火災是一個謎,但對於我和渣滓來說,我們是很清楚這一切的。
 
學校的消防隊馬上趕到現場,進行着滅火的工作,四周都吵過不停。
 
消防的燈光在四周閃過不停,而且我和渣滓待在陽光之下,魅影是沒辦法攻擊到我,我們目前是安全的。
 
不過,當黑夜來臨之後,魅影一定會來攻擊已經知道得太多事的我。
 
這次真是自尋煩惱了,竟然惹了這種殺機。
 


魅影一定會再次來攻擊我,我得要找些東西來保護我自己,例如強勁的電筒。
 
「由依老師,我說啊。」
 
「怎麼了,渣滓?」
 
「剛才真的好刺激呢,比起我們在棋盤世界裡的冒險還要刺激。」
 
渣滓竟然對於這種事感到開心,我現在真是想要把他踢回去火場之中。
 


現在發生的事情,比起棋盤世界的事嚴重程度真是沒辦法相比呢。
 
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真想逃回去棋盤世界,好讓我避開魅影的攻擊,如果現在有人能送個跟當時的那個棋盤差不多的棋盤就太好了。
 
說起上來,我依然是挺在意到底當時是誰送給渣滓那個棋盤。
 
記得事後問過渣滓,他說是一個女生,而且名字是全都是「六」字的發音。
 
名字全部都是發「六」字音的人,這樣的人實在是少見。
 


如果是全部音都是發「六」字音,那就應該會出現「六六六」、「陸陸陸」、「鹿鹿鹿」這樣的古怪名字,想想就覺得搞笑。
 
如果取近音字的話,就會出現「路路路」、「老老老」或者「露露露」這樣的組合,這依然是很搞笑的組………
 
……………喂,等一下啊。
 
露露………這樣的名字不單單不會搞笑,而且也很正常,重點是全名都是發「六」字音。
 
在這一刻,我的大腦閃過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讓我不自禁地打了個顫。
 
隨着自己那個可怕的想法,然後向我的下一個目的地走去。
 
我明白我再這樣下去就會是泥足深陷,到時想要抽身絕對是不可能。
 
但我知道,我得要去做。


 
雖然不知道黑暗魅影有着甚麼陰謀,計劃着甚麼事情,但我相信那不會是一件好事,我得要去阻止她。
 
「由依老師妳去那裡了?」
 
看到我提起腳步前行,準備去下一個地方,渣滓便如此問道。
 
「渣滓,你不要跟來。」
 
「不,我一定要跟隨由依老師妳。」
 
「渣滓給我留心聽着。」
 
我的手搭住了渣滓的肩頭,並直視着他的雙眼。
 


從渣滓的雙眼之中,我可以看到自己那張認真極了的臉孔。
 
「渣滓,接下來的事情跟剛才的是完全不一樣,那是非常危險的。」
 
「甚麼危險的我們都在棋盤世界裡------」
 
「這次是不一樣!」
 
「呃!?」
 
我放下了搭住一臉吃驚的渣滓肩頭的手,然後就轉身離去。
 
渣滓叫了叫我的名字,並想要追上來,在這一刻我二話不說就舉起了魔槍直指向渣滓。
 
魔槍散發出冰冷的氣息,讓渣滓知道危險而停下了腳步。


 
「別追上來,否則我就對着你的腳來一槍,讓你以後再也走不到路。」
 
「由依老師……」
 
渣滓知道我是認真的,這次並不像之前的懲罰跟他講玩,而且如果他真是追上來,我真的會對他的腳來一槍,這都是為了保護他。
 
沒錯,雖然渣滓有很多時都很討厭,讓我很生氣,但他始終是我的學生。
 
我接下來要去調查關於露露的事,而如果露露真的如我所想的一樣,那我就是真真正正的找死。
 
渣滓只知道魅影的出現,對於其他事情並不知道,所以魅影沒有理由浪費氣力來攻擊渣滓。
 
但是,如果渣滓跟我一起去調查露露的事,那裡魅影就有殺死他的理由了。
 


我不可以讓渣滓陷入這種事裡邊,這樣會害死他,所以我才不讓他跟着我。
 
所以,對不起,渣滓。
 
確認過渣滓真的沒有跟着我走之後,我先去學校的雜貨店買了電筒和頭燈,然後前往學校的資料室。
 
學校的資料室內有着學生的資料,我打算在那裡調查一下關於露露的事。
 
老實說,我不認為會找到甚麼特別的資料,但我相信只要調查一下關於露露的資料,應該會對我有幫助。
 
時間來到了黃昏時間,因為現在已經是冬天,所以天色轉得相當的快。
 
當入夜了之後,我的處境就會變得非常危險,因為魅影能夠在黑暗之中攻擊我,因此我得快點行動。
 
資料室不算是很大,大概只有我的社辦的兩倍,全高一層。
 
不論是新或舊的學生資料,全部都齊集在這裡。
 
正因為是這樣,這間資料室只有老師和校職員才可以進入,職員在進入前必須要拿出職員職在門外拍卡,然後大門才會打開。
 
咇!
 
我拿出職員證,然後拍在門前的讀卡器上。
 
讀卡器上邊亮起了綠燈,並發出了「咇」的一下響亮的聲音,這表示着門已經打開了。
 
我推開了門,然後立即把資料室內的燈光全部打開,之後就進來了資料室內。
 
資料室內有着多個書櫃,全部都靠在牆邊擺放。
 
在牆的那邊有着幾個玻璃窗,玻璃窗上積滿了很多的灰塵,應該很夠沒有人打開過吧。
 
另外在資料室內有着一張桌子,在桌子上除了有一個小燈之外,就有一部小小的電視機。
 
那部電視機和椅也是一樣積滿了塵,看來也是沒有人用過。
 
不過為什麼會有部電視在這裡?這真是奇怪,不過算了,現在不是理會這些事情的時候。
 
我也把小燈開啟,讓這裡增加多點燈光,而且也把電筒和頭燈都照着窗外,讓更多的燈光保護我,把黑暗趕走。
 
確認過自己是受到燈光保護之後,我就開始尋找露露的學生資料。
 
「露…露…應該是L的位置吧。」
 
根據搜尋指引,我來到了一堆以「L」發音為首的資料夾,然後我就開始在裡邊尋找着關於露露的學生資料。
 
然而,在「L」的資料夾中並沒有露露的學生資料。
 
是有人把資料放錯了其他地方嗎?我試着找「K」和「M」的資料夾,但是也沒有露露的學生資料。
 
這次我直接把所有的資料夾全部搜尋一次,由「A」到「Z」搜一遍。
 
「不會吧?」
 
結果,我根本沒有尋找到有關於露露的學生資料。
 
我連宇宙塵的資料到找到了,但就是沒有找到關於露露的,這個情況就像根本沒有露露的資料存在過的一樣。
 
我以為自己搜得不仔細,看漏了眼,於是又再搜一次,但結果依然是相同。
 
沒有尋找到關於露露的學生資料,這真是超出我的意料,但這也讓我更加肯定露露這個人是有些問題。
 
搜尋過兩次之後,天色已經完全入夜,而且時間也已經來到了十二時了。
 
雖然我有頭燈和電筒,但是現在外出,我猜自己會被魅影攻擊吧,畢竟我知道得太多事了。
 
所以,即使我不想待在這裡,想要回宿舍,但為了安全,我還是留在這裡一天比較好。
 
在這裡有着光保護我,留在光的底下,我可以說是安全的。
 
害怕光的魅影,是沒有辦法進入光之內,光可是會把魅影燒掉的呢。
 
忽然間,四周的光像是壞掉的一樣在猛閃動,在接着的一兩秒後,所有燈全部熄滅。
 
自己帶來的頭燈和電筒並沒有熄滅,我立即把這兩個東西拿起,用來保護自己。
 
我知道這個情況是魅影把這裡的總電源關上,準備要攻擊我,我打算立即逃走。
 
但這個時候,放在積滿灰塵的桌子上的那部電視機亮起了強光,強光頓時把我的注意力奪走。
 
電視被打開的聲音響起,然後就播起了電視節目的音樂,以及主持人的說話聲。
 
那是一個夜間的電視節目「夜泉」,但據我所知這個節目已經在幾年前播完了吧,所以現在是重播吧。
 
這一集是講述有一個人去尋找宗教足跡,當他被一男一女的使徒帶到一間房子裡後,就被女的強吻了。
 
那個人很享受突如其來的接吻,但是他不知道那個女人把一種生物寄生在自己的體內。
 
最後,尋找宗教足跡的那個人,就被寄生,然後-------
 
「如果你去找神,神就會來找你,在這個地方,你所找的,將會得到,而這個地方就是------夜泉。」
 
主持人以這一句作為終結,然後這個幾分鐘的電視節目就播放完,而電視也奇妙地自動關上。
 
我由頭到尾也沒有開啟過電視,也沒有關上過電視,電視是自己開關的。
 
「由依老師?」
 
「嗚哇!」
 
突然間,一把女生的聲叫住了我,我整個人被嚇得叫了起來。
 
我立即視線望向聲音的來源,然後我就看到-------
 
「妳在這裡做甚麼啊?」
 
-------一身穿着黑色洋裝打開着小雨傘並對我展現出笑容的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