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明明四周都沒有光線,但是她的樣子是何其的清楚在我眼前。
 
她到底是怎樣進來的,明明資料室的門要職員卡才可以打開。
 
即使說她偷了其他老師的職員卡,但拍卡進來的時候都會發出響亮的一聲「咇」,我應該沒可能會沒留意到。
 
「那個…哈哈…老師我在清潔這裡…對,是這樣啊,哈哈。」
 
我隨便說了句話,打算矇混過去。
 


露露在這刻沒有說話,她依然保持着笑容,但她這個笑容笑得我心裡也發寒。
 
似乎矇混已經對露露起不了效,她是很清楚我在這裡做甚麼。
 
我無奈地呼出一口氣,然後立即把魔槍從我右手召喚出來,在下一刻與我左手握住的電筒一同照向露露。
 
頭燈和電筒的光一同照在露露的身上,她皮膚白皙得猶如雪一樣的,把部份的光線反射開去,照亮着金銅色的魔槍槍身。
 
「妳,到底是誰?」
 


雖然我這樣問道,但是我心中已經是有了一個答案。
 
「由依老師,妳在說甚麼,我是露露。」
 
「別再給我裝神弄鬼了!」
 
露露的話聲都還未落下,我的聲音就已經響起。
 
我那喝斥般的聲音,似乎讓露露嚇了一跳。
 


「妳是黑暗魅影對吧?」
 
我直接揭示真相,把我猜測的事說出來。
 
這樣的真相揭露,讓我手握住的魔槍顫抖起來,正確一點來說,是我的手害怕得顫抖起來。
 
要是我猜錯還好,但萬一我真的猜對了,那麼我現在就是把自己推向死亡的邊緣。
 
露露沒有回應,她輕輕撥了一下自己那金黃色的雙馬尾,整個動作看起來很瀟灑。
 
「所以我就說自己不應該在當時作罷。」
 
在她撥過了頭髮後,再次以笑容對向我,並跟我說話。
 
在這刻,她的笑容不再像剛才的一樣,那不是叫我發寒的笑容,而是讓我感到惡魔氣息的笑容。


 
露露說話聲線也變得不同,以前的她說話聲線是活潑既柔和,而現在則像是女王一樣氣勢的聲線。
 
現在的情況,簡直是她把自己的真面目展露出來。
 
「妳說得很對,由依老師,我就是黑暗魅影。」
 
「果然是這樣嗎!」
 
毫不婉轉,露露直接了當地承認她自己就是黑暗魅影。
 
在我眼前的是黑暗魅影,已經不再是露露了,說不好,在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露露的存在。
 
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在書本上讀過的黑暗魅影,在考試上考過的黑暗魅影,現在真真正正的出現在我眼前。
 


現在,一種親眼見到實物的高興感,以及對其恐懼的感覺在我心裡交織起來。
 
面對着眼前的黑暗魅影,我整個人被她散發出來的氣勢搞得非常害怕,那是由心而發的恐懼所造成。
 
我的雙手都因為這一種恐懼而震抖着了。
 
「妳這種感覺敏銳的女人真的好麻煩,早知道當初就別放過妳。」
 
「妳這話是甚麼意思?」
 
「甚麼意思?妳感覺這麼敏銳,應該很清楚這句話是甚麼意思才對。」
 
這個時候,我的大腦閃過了一個想法,這一個想法讓我倒抽了一口氣。
 
「看來妳已經想到了呢,由依老師。」


 
「給渣滓棋盤的那個人,也是妳,對吧?」
 
「沒錯,那個人就是我!」
 
跟我猜的完全沒錯,那個全名都是發「六」字音的女生,果然就是露露。
 
沒想到我竟然是第一個受到黑暗魅影攻擊的人,我是不是要覺得榮幸?
 
「本來我打算把妳這女人跟那個白痴學生困在棋盤之內,誰知道妳竟然有辦法從這遊戲逃出來,甚至把遊戲規則打破呢。」
 
說真的,當我在那個棋盤進行遊戲的時候,真是差點就困在棋盤之內出不了來。
 
「我認為只要妳不阻礙我的行動,那就算棋盤困不住妳也沒問題,誰知道妳果然發現了我的存在。」
 


這一刻我回想起當時所發生過的事,其中有一幕是我突然沒有辦法跟飛麗斯她聯絡,我現在可以肯定那是黑暗魅影搞的鬼。
 
我當時能夠成功從棋盤世界逃出來,能夠成功活下來,都是因為黑暗魅影放了我一條生路?
 
原來當時我能夠成功拼命逃出棋盤世界,是因為黑暗魅影放過我,而不是我自己的努力。
 
這樣子簡直是把我之前的努力全部否定的一樣,真叫我生氣。
 
「聽妳這麼說,我似乎是一個會很阻礙妳行動的人吧,因為我是妳第一個對付的人。」
 
「沒錯,妳是他的好朋友之中對我認識最多的人,我當然要第一個對付妳。」
 
「他?他是指誰?」
 
聽到我這麼一問,黑暗魅影半瞇起雙眼望向我。
 
她這樣的眼神,像是在跟我說「妳應該知道的」一樣,叫我現在就想想看。
 
露露是一個轉校生,在轉校過來之後,她第一個接觸的人應該就是她的目標。
 
讓我回想一下,在開學日的第一天,她第一個主動接觸的人…………
 
…………………難道是!
 
「呵,看來妳都想到了呢。」
 
「是宇宙塵那傢伙……」
 
「賓果,妳說對了,由依老師。」
 
竟然是宇宙塵他?
 
這一點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露露的目標會是宇宙塵,他到底有甚麼條件成為黑暗魅影的目標?
 
依照我目前所知道的一切,我沒有辦法把這個答案推理出來。
 
「到底為什麼會是宇宙塵他?」
 
「因為他是那位大人所需要的祭品。」
 
聽到了這一句話,我的表情完全是一臉吃驚。
 
我以為黑暗魅影是這件事的幕後黑手,但原來還有另一個幕後黑手。
 
這簡直是在告訴我知道,在這個計劃的背還有另一個更大的計劃存在着。
 
嘖,可惡,我們所有人都被人玩弄於手掌之中。
 
「那位大人說可以讓我得到力量,得到解放,而交換條件就謝新陳當作祭品交給他。」
 
我不太清楚祭品是甚麼意思------我不是指字面的意思------,但我不認為是甚麼好意思就是了。
 
「那位大人,到底是誰,是我們所認識的人?」
 
「不好意思,這個我不可以告訴妳知道。」
 
沒能問出真正的幕後黑手是誰實在是可惜,但是現在已經知道了很多的情報。
 
露露是黑暗魅影,而她的目標是宇宙塵,幕後黑手是另有其人,黑暗魅影只不過是一隻棋子。
 
這下子宇宙塵有危險了,我得要保護那個現在正在呼呼大睡的傻瓜,我得把這些事告訴他知道。
 
「啊,原來時間已經這麼晚了,我們明天上學時再見吧,晚安了,露露。」
 
「由依老師,妳該不會認為我會就此放妳回去吧?」
 
「不是就這樣放我回去嗎?」
 
「不是。」
 
我還以為我在黑暗魅影面前裝一下傻,她就會放我回去,嘖嘖。
 
黑暗魅影等等就會下手攻擊我,既然是這樣我就先下手為強,用我早就準備好的「武器」向她作出攻擊。
 
「受死吧!」
 
我集中了自己的精神,利用手上的電筒光線以及頭燈的光線照向黑暗魅影的身上。
 
當我集中了精神之後,電筒的光線變得更集中變得更強,就如同偉克先生的書本上描述的一樣,這個情況在圖書館跟書本戰鬥時也出現過。
 
然而-------
 
「由依老師,妳是不是瞧不起我了?」
 
-------完全用身體吃下我射過來的光線,黑暗魅影卻一點事也沒有。
 
在我眼前的黑暗魅影,身上連一點火光也沒有,就連應該會出現的暗黑色圓形也沒有出現。
 
她就站在我的眼前,一臉從容不迫的,更心情愉快地轉動着她手中的小雨傘。
 
「我可是黑暗的本體,單單是這樣的光是傷不到我的啊,由依老師。」
 
真是氣死人了,現在就真是跟偉克先生書中寫的一樣,用普通的光線是沒有辦法傷到她。
 
果然只有「那個東西」才可以打敗黑暗魅易嗎?真可惡!
 
在沒辦法傷到黑暗魅影的情況之下,我現在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逃走。
 
正當我有這個想法的時候,黑暗魅影在這個時候把小雨傘收起,然後對着我露出微笑,並說:
 
「再見了,由依老師。」
 
可惡!可惡!可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