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再次升起來,把黑夜趕走。
 
刺眼的陽光照在不小心伏在電腦面前並睡著了的我,像是想要把我叫醒的一樣。
 
我很高興見到陽光,但同時又不太高興見到它,因為太陽的出現,就表示着黑暗魅影不會出現。
 
昨天一整晚,黑暗魅影都沒有出現,甚至也沒有攻擊正在調查她的我,我是不是應該要高興。
 
圖書館關於黑暗魅影的資料全部燒光,而互聯網似乎也被黑暗魅影做了手腳,讓我沒有辦法搜尋到關於她的事。
 


雖然如此,但我昨晚並沒有放棄,依然努力去尋找關於黑暗魅影的事。
 
然而我沒有找到任何關於她的事和情報,甚至因為太累而睡着。
 
壞人從不會休息,我昨晚卻竟然受不住睡魔的侵襲而入睡,浪費了時間,現在真想給自己一記耳光。
 
為了恢復精神,我去洗了個臉,然後再次回到電腦前,再次搜找黑暗魅影的事。
 
本來我是想要刷個牙,或者吃個早餐,但看到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早上九時,我為了掙取更多的時候來搜尋資料,所以連這些事都懶得做了。
 


關於上學方面的問題,明天是聖誕節,今天是平安夜,所以學校早就放假了。
 
不過即使要上學,我也不打算去。
 
比起上學,調查黑暗魅影,並把她揪出來消滅掉來得實際。
 
在我開始再去在網上搜尋資料之前,我撥了個電話給謝西嘉,告訴她知道我已經起床,不用來叫我,還有暫時都不要與我接觸。
 
我會說謝西嘉暫時別與我接觸,是因為我擔心她會從我身上知道一些她不應該知道的事,從而像由依老師一樣受到襲擊。
 


謝西嘉是有點不依,但我沒有多加理會她,馬上就掛了線,因為我得要開始「工作」。
 
要是她還是走來我身邊,我也會像由依老師一樣使用武力迫走她,這都是為了謝西嘉的安全着想。
 
掛了線後,我又開始埋頭苦幹地搜尋資料,並準備今天足不出外。
 
就在我開始思考「是不是要由人口失蹤事件」調查之時,門外邊傳來了叩門的聲音。
 
叩門的聲音一共響了三下,然後就沒再響。
 
要是敵人主動來找我是最好不過,萬一是謝西嘉嚷着要來找我,我也知道要如何做。
 
我離開了一下電腦,並拿了一個掃把,接着就把門打開。
 
「爸爸!謝西嘉好想你!」------這樣的說話並沒有傳入耳中,而且我也沒看到有任何一個人。


 
「搞甚麼鬼……」
 
此刻的我,只是看到有個很巨大的禮物箱在我的面前。
 
米黃色的箱子,外邊以紅色的絲帶綁上,大得可以把整個人放進去。
 
這個禮物箱上邊有着一張聖誕卡,上邊是寫着我的名字,也即是說這個是給我的聖誕節禮物?
 
到底是誰送的聖誕節禮物?而且送這麼巨大啊?
 
是謝西嘉?是奈奈?是深雪學姊?該不會是谷先生吧?
 
我腦內想出一個又一個的人,但從這樣的巨大禮物又不像是他們會送的。
 


雖然不知道會是誰,但這麼巨大的禮物已經把宿舍走廊佔了三分二,對其他人來說實在是超有影響的。
 
所以我先不理會是誰送這個禮物,先把它拉進宿舍裡邊再算了。
 
這個禮物也算是挺重的,可能有四十多公斤吧,這種重量像是一個少女的體重。
 
禮物被我拉進了宿舍裡後,我先把門關上,並準備把禮物打開。
 
在打開前的一刻,我在想這會不會是黑暗魅影送給我的禮物。
 
如果是敵人送禮過來,裡邊很有可能是甚麼危險的東西,是炸彈或者病毒也說不定。
 
依照禮物的大少和重量來看,我覺得裡邊有可能是有個人存在。
 
我想起了之前跟魅影戰鬥時的情景,要是裡邊真的有個敵人送來的人在,那我就得要準備一下。


 
我握緊了自己手中的掃把,把那個東西暫時當作我的武器。
 
然而我走近了滿是可疑的巨大禮物箱,準備把禮物盒打開。
 
「一…二…三!」
 
數了三聲之後,我把整個禮物箱的盒子一腳踢起,整個禮物盒就被我踢飛到半空之中。
 
同一時間,我握緊手中的掃把,並要朝着禮物箱裡邊的東西用力打下去。
 
「聖誕節快樂!!」
 
「嗚哇!」
 


我發出了大叫的聲音,那聲音近乎慘叫。
 
在我發出叫聲的同時,我用盡了最大的氣力把我正要向禮物盒裡邊的東西打下去的掃把剎停。
 
我剛才發出的那聲大叫,簡直是如同剎車聲的一樣,是奔跑中的跑車的剎車聲。
 
這一下用盡氣力的剎車,讓我整個人向後一跌,用屁股着地。
 
為什麼我會這樣,那是因為從禮物箱中彈出來的那個人的關係。
 
的確,這個禮物箱如同我所想的一樣,裡邊是有個人在,但那並不是敵人,是我所認識的人。
 
「露…露露!?」
 
「是不是嚇了一跳,新陣哥,嘿嘿。」
 
在禮物箱裡的人,竟然是露露她。
 
就如她所說的一樣,我實在是嚇了一跳,嚇得整個人向後跌了。
 
我剛剛就差點做了一件會讓我後悔終生的事,真的差一點。
 
從禮物箱中彈出來的露露,依然穿着她那件全黑色的私服,而比較特別的是,在她的頭上綁上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結。
 
露露的那個大蝴蝶結給了我一個「我就是聖誕禮物囉」的感覺。
 
她該不會是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我吧?這是到底是甚麼情節!?
 
「那個,新陳哥,你為什麼要拿着掃把啊?剛剛是要打掃嗎?」
 
我望了望露露,然後再望了望我自己手中被我當成武器的掃把。
 
「噗……哈哈哈哈哈!」
 
「啊,新陳哥你在笑甚麼啦,是在笑露露嗎?」
 
「不不,我是在笑我自己。」
 
「啊?」
 
我自己實在是太緊張了,一直說到揪出黑暗魅影,搞得自己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甚至搞得自己疲累不堪,覺也沒好好的睡,連早餐也沒有吃過,我真是把自己拉得太緊了。
 
說露露是敵人,這怎麼可能呢。
 
這麼可愛又活潑的女孩是敵人,那麼賊頭賊腦的人就是聖人了吧。
 
「對不起,露露,我要向妳道歉。」
 
「為什麼要道歉?」
 
露露一臉不解的望着我,她當然是不明白我為什麼要道歉啦,不過我也不青算告訴她知道。
 
我覺得我現在真的要休息一下,讓自己神經鬆一下,例如去吃個早餐等等。
 
「走吧,露露,要不要跟我一起吃早餐?」
 
「咦,新陳哥還未吃早餐,這不行的呀。」
 
「所以現在一起去吧。」
 
「難得今天休假,不如到外邊去吃早餐啦。」
 
嗯,這不失為一個好主意,這樣的話我應該就能夠有更好的休息了吧。
 
我點了點頭,同意了露露的提議,然後露露就高興得發出了「耶」的一聲,真是一個可愛的女孩。
 
「難得跟新陳哥外出去,當然不能只吃早餐啦,我們還可以去看電影、去動物園……」
 
去吃早餐,去看電影,去動物園,這樣不就是變成了約會了嗎?
 
一聽到早餐、電影、動物園這三個東西,我就想起了與深雪學姊的那一場惡夢一樣的約會,真不要再來一次了。
 
「對了,新陳哥,我們還可以去 圖書館 。」
 
當露露提及到圖書館的時候,圖書館這三個字的聲音突然在我的腦海之中超響亮的迴響着。
 
一瞬間,我的大腦閃過了一個想法。
 
我真是一個笨蛋,為什麼我沒有想到這一點?
 
在學校裡的圖書館所有資料都成了灰,而且校內網路也似乎被做了手腳,讓我完全沒有辦法查到黑暗魅影的事。
 
但是在學校外邊卻不一樣,學校外邊有着不同的圖書館,也有網吧可以借用電腦。
 
即使黑暗魅影再厲害,但我相信她都沒辦法把世界上所有有關她的事徹底除去。
 
有了外界的圖書館,有了外界的電腦,我應該能夠找得到黑暗魅影的資料和情報耶!
 
「露露,我們馬上走吧!」
 
我隨便拿起了件外套穿上,然後就拉着露露那白雪一樣的纖手,向宿舍門外走去。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這個時候,我的電話響起,而我也馬上接聽。
 
「喂,新陳,是我,我是奈奈。」
 
是奈奈打電話給我,她找我有甚麼事嗎?
 
「新陳,你現在有沒有空,可不可以出來見一個面。」
 
「對不起奈奈,我有點很重要的事要做。」
 
「是這樣啊……」
 
此刻奈奈的聲音是如刻的失望,不過我現在真的沒辦法空出時間來。
 
「新陳哥,我們快點走啦。」
 
露露在這個時候突然大叫起來,更催促着我。
 
「新陳,剛剛的那把女聲是露露嗎?」
 
嘟……嘟……嘟……嘟……
 
正在趕時間的我,沒有跟奈奈道別就掛了線。
 
在掛線前她好像說了句話,但我沒有聽得很清楚,不過應該不會緊要事就是了。
 
接着,我就和露露離開學校,向着充滿了機會的校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