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依老師!!」
 
就在今天的早上,我收到了來自奈奈的電話,她告訴我知道由依老師受到了襲擊,現在正躺在醫院之中。
 
聽到了消息之後,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衝去位於學校一處的醫院。
 
心急如焚的我,在衝進了醫院之後,就來到了由依老師身處深切治療部病房。
 
用力地推開了病房的門,以近乎悲鳴的聲線大叫出由依老師的我,就看到奈奈她們和幾個醫生都在一張病床的旁邊。
 


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由依老師她。
 
供氧氣的口罩正帶在由依老師的口上,鹽水針以及心跳檢測線也連接在由依老師的身體上去。
 
「由依老師!妳在開甚麼玩笑,妳這個玩笑也開太大了吧!」
 
我衝到由依老師的身邊,一臉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個事實的樣子,整個人心痛得大叫起來。
 
躺在病床上的由依老師沒有對我的大叫作出回應,她依然是緊緊的閉上眼睛,沒有任何反應。
 


沒有對我的怒吼,沒有對我動粗,也沒有像平時的一樣對我發出「哼」一聲後別開了臉。
 
回應着我的叫喊聲,就只有心跳檢測機的「咇!咇!」聲,眼前的動也不動的由依老師如同死去了的一樣。
 
這不是開玩笑!這不是開玩笑!這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為什麼會是她,為什麼會是由依老師,為什麼那個該死的兇徒不是來殺我滅口而是去襲擊由依老師。
 
只怪我…只怪我實在太弱,沒能夠立即就把那該死的兇徒打得殘廢,甚至把他殺死。
 


要不是我太弱,由依老師就不會搞成這個樣子。
 
我對我自己的無能感到非常的悔恨,我現在只能夠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拳頭,看着由依老師躺在病床上。
 
「爸爸……」
 
謝西嘉看到我這麼傷心悲傷,便走了過來拖着我的手,安慰着我。
 
對於由依老師的事,不論是誰都覺得非常心痛。
 
就連認識了由依老師沒很長時間的露露,神情也顯得傷心,眼睛都泛起淚光了,更不要說深雪學姊和飛麗斯她們了。
 
跟由依老師交情最深的奈奈,整對眼都通紅,看來她是最傷心的一個。
 
「醫生,由依老師她為什麼會這樣?」


 
我對着醫生問道,而醫生也照直的告訴我由依老師發生了甚麼事。
 
根據醫生的說法,由依老師的頭部份到了嚴重的衝擊,猶如一股能量在與她很近的距離下爆發的一樣。
 
由依老師的頭部卻沒有表面傷痕,身上沒有,似乎並不是受到頓器打擊而導致現在這個情況。
 
頭部雖然是受到了衝擊,但沒有令由依老師死亡,只是對她的大腦造成嚴重的癱瘓,讓由依老師現在如同植物人一樣。
 
雖然是這樣,但由依老師依然是有可能醒過來,這得靠着她自己的意志,但醫生說這個機會很渺茫。
 
總而言之,由依老師現在並沒有生命危險,這絕對是不幸中的大幸。
 
「要是給我捉到那個兇徒,我絕對會把他打到殘廢!」
 


我握緊了自己那雙拳頭,緊得連自己到感到了痛楚,並這麼說道。
 
由依老師現在沒有生命危險,我聽到之後實在是安心了一點,但我內心的憤怒卻沒有因此而熄滅。
 
這一次,那個人真是惹火了我!
 
即使由依老師經常對我動粗對我怒吼,但她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師,是我重要的人啊!
 
竟然這麼傷害她……可惡!
 
此刻,大家都安靜地望着由依老師她,而那「咇!咇!」的聲響,依然在這個病房之內響過不停。
 
時間快進,來到了第二日。
 
因為由依老師的事,昨天全日都放了假。


 
話雖如此,但我卻是精神缺缺,由依老師的事讓我太過在意,我昨晚完全是沒有睡到。
 
「新陳哥,要起身上學了啊!」
 
露露取代了謝西嘉來叫我起床,不過我根本沒睡過,所以沒有起床的必要。
 
謝西嘉最近多少也生我氣,雖然我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我沒有心意去思考。
 
被露露叫了「起床」後,我就梳洗了一下,然後換好了校服就一同上學去。
 
「新陳哥,聽說今天會有代課老師過來,不知道代課老師是誰呢?」
 
「嗯……不知道呢。」
 


「新陳哥,聽說代課老師也會為報告評分,所以報告還是要交,新陳哥的報告寫得怎樣了?」
 
「嗯……不知道呢。」
 
由依老師現在躺進了醫院,但她給的報告還綁住了我們,這真的讓我覺得挺搞笑。
 
雖然是挺搞笑的,但我卻笑不出來。
 
因為由依老師的事,我現在整個人心情相當的底落,猶如失戀的一樣。
 
這個時候,露露突然站在我前邊不遠處,並大聲的叫喊起來。
 
「露露會把那個壞人捉住的,所以!所以新陳哥請笑一下啦!」
 
我還以為露露想要做甚麼,原來是這樣。
 
露露看到我開不了心,所以正擔心着我,還想用她自己的方法來哄我笑,還真是個傻女孩呢。
 
我因為露露這樣的傻事而呆住,之後的一秒,我走到露露的身邊,並摸了摸她那頭金黃色的頭髮。
 
「謝謝妳,露露。」
 
我展露了一個微笑,好讓露露安心,而這個傻女孩,也同樣回給我一個甜甜的微笑。
 
露露和我都回到於學習大樓一號的課室去後,就開始上課了。
 
來代課的老師,講課雖然是很生動,但是我們班卻沒有人因為他的生動講課而開心。
 
本意為那個常常都會問問題的學生會用問題來打斷代課老師的講課,誰知道他一句話也沒有說過。
 
在班上的大家,都因為由依老師的事而感到難過。
 
這一種氣氛,也感染到代課老師,讓他越來越沒有活力,最後隨便地講,直到上午的課堂完結。
 
上午的課堂完結,我和露露就前往基地,與大家一同用午膳。
 
推開了基地的鐵門,早就在裡邊瀰漫着的傷感氣氛就湧出了來,直撲到我的身上。
 
在基地裡的大家,都無聲地沉默着,只等待着我到來,然而一同吃飯。
 
平時耍花槍多多的變態和深雪學姊,今天也非常的安靜。
 
深雪學姊甚至出奇地把一塊便當裡的雞排送給我吃,平時她只會搶我的東西來吃,現在是一反常態。
 
看來由依老師的事,對大家造成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一時刻大家都無法消化。
 
對我們來說,由依老師如同我們的家人一樣。
 
在這一年內,由依老師一直和我們一同出生入死,她已經在我們心中佔了個很重要的位置了。
 
「各位,有一件事我想要宣報。」
 
就在大家還因為傷心而沉默着的時候,奈奈講起了話來。
 
因為實在是太過安靜,她說話的聲音在基地裡迴響着,特感特別響亮。
 
「關於後天的聖誕節慶祝活動,我想要取消。」
 
此刻我們才想起後天就是聖誕節,而我們這邊有個慶祝的活動。
 
奈奈說想要取消,可以肯定也是因為由依老師的原因。
 
由依老師出了意外,而我們卻在另一邊大魚大肉地慶祝聖誕節,實在是有點兒那個。
 
沒能舉行聖誕節慶祝活動,身為小女孩的謝西嘉是有點失望。
 
不過謝西嘉是明白事理的小女孩,所以也沒有鬧彆扭,乖乖的接受。
 
午飯就此完結,大家話也沒有多說就回去上課。
 
接着下午課也平平無奇地完結,今天全日的課也完了。
 
「新陳哥,我們一起回宿舍吧。」
 
心情沒有受到太大影響的露露,帶着微笑向着執拾東西的我這麼說道。
 
「不了,我想去探望一下由依老師。」
 
「是啊……」
 
露露似乎是有點失望,不過這改變不了我的決定。
 
雖然露露說想要跟我一起去,但我以安全為理由,要求露露回去宿舍。
 
現在是冬季,即使是六時,但天空都已經黑了,兇徒很有可能會再出來行動。
 
要是我又多一個朋友受到襲擊,我的精神會受不了,我不希望有這些事發生。
 
目送過露露乘上校車回宿舍去後,我就自己一個人前往醫院,探望一下由依老師。
 
我是有點希望那個兇徒會因為我自己單獨一個走而讓兇徒來攻擊我,好讓我痛打他一身,但結果我很安全的來到了醫院,這真叫我失望。
 
來到由依老師身處的病房,依然是看到由依老師繼續躺在那張冷冰冰的病床上,那個檢測心跳的機器依然發出「咇!咇!」的聲響。
 
在病房中多了幾朵花,似乎除了我之外,還有人來探望過由依老師,我猜應該是奈奈她。
 
「為什麼會這樣…由依老師……」
 
我拿了一張椅子,然後坐在由依老師的身旁。
 
我低聲地對着她講話,但是她依然沒有回應我。
 
此刻我真的很想再聽她對我怒吼,很想再被她動粗,讓她一邊打我一邊說「快承認你是個M男吧」,可是…………
 
「為什麼他要害妳變成這樣……為什麼是妳而不是我?」
 
「宇宙塵?」
 
忽然間,一個熟識的稱呼響起,我以為是由依老師醒來,但並不是,那個聲音是由我後邊傳來的。
 
我回頭一邊,只見一個身穿校服的男生出現在我們面前。
 
他手拿着幾個接得相當差的紙鶴,聽說紙鶴對於祈福是相當有幫助,看來那個男生應該是挺關心由依老師的人。
 
「你是誰?」
 
「我叫陸仁甲,通常被由依老師稱呼為渣滓。那個,你就是宇宙塵,謝新陳…是吧?」
 
「是的,我是。」
 
「我有些說話不知道應不應該跟你說……那是可能跟由依老師受到襲擊的原因有關係的。」
 
跟由依老師受到襲擊有關係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