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勢力的化身,永遠與黑暗一同共存之「人」-------黑暗魅影。
 
這是我在這間市區裡找到的唯一一本關於黑暗魅影的書籍,而我就正在閱讀它。
 
雖然是唯一一本,但是書的內容已經告訴了我很多關於黑暗魅影的事情。
 
正如這本書所說的一樣,黑暗魅影就是黑暗的化身,是能夠控制黑暗的「人」。
 
黑暗魅影通常為女性,曾經有出現過在美國暴亮鎮的消息,所以才會稱之為「人」以及「她」。
 


由她所操縱的黑暗,會化身成多個型態,但大致上分為三個類別。
 
人類,鳥類,氣態類,通常就是這三個型態。
 
這三個型態都有一個共通點,這個共通點也就是黑暗魅影的弱點,他們都害怕光。
 
鳥類型態的魅影,單單被光照射就會如同被燒着的一樣發出火光,通常會連群結隊出現,而且通常是烏鴉。
 
有情報所說,蜘蛛似乎也是魅影能夠變化出來的生物。
 


氣態類的魅影,能夠附身於物件之上,讓物件成為武器向人們攻擊,或者阻礙人們前進。
 
人類型的魅影,他們被黑暗力量所保護,必須用光把保護擊破,才能對其造成傷害。
 
黑暗力量不單單能夠保護他們,還能給他們更多的力量,例如能讓他們的行走速度超乎常人。
 
也有些人類型的魅影不懼怕光,光更會讓他們分裂成多個個體。
 
另外也有些人類型魅影只要被光照射到,便會變成鳥逃跑,待時機再來後便作出攻擊。
 


黑暗魅影沒辦法被消滅,因為她是黑暗的化物,有黑暗才會有光明,有光明才有黑暗,兩者是同時存在的。
 
雖然沒辦法被消滅,但有一個方法能夠把黑暗魅影趕回去黑暗的深淵之中,而這個方法是……
 
「新陳哥!!」
 
就在我閱讀到應該是很重要的部份時,突然一把女孩的聲音叫住了我。
 
是露露的聲音,才轉眼望過去,就看到她小跑步的來到我這邊。
 
「對不起啊,新陳哥,我找不到你說的那本小說……新陳哥在看甚麼書?」
 
露露突然的出現,讓我沒時間把書本收起,而且她也很在意我在看的那本書。
 
要是被露露知道關於黑暗魅影的事,那就麻煩了,我不可以讓她招來殺機。


 
「沒啊,我在看這本能不能用來寫報告,不過看了一頁就知不行。」
 
「是這樣啊。」
 
聽到我的說話,露露現在是一臉可惜的表情。
 
我配合着自己的謊言,把書本放回書架上邊。
 
「露露,我還有些書想要看一下,妳能不能去幫我佔張桌子?」
 
「喺~沒問題。」
 
因為剛剛是看到了很重要的部份,但因為露露突然的出現而沒辦看得到。
 


只要叫露露離我遠一點,相信我就可以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繼續看那個重要的部份。
 
所以給了點事讓露露好做,好讓她離我遠一點。
 
目送露露走遠了並在一個轉彎位後邊消失了後,我再次伸手去拿取剛才讀的那本書。
 
拿到了後,我立即翻開,準備閱讀最重要的那個部份。
 
然而,就在這一刻!
 
「搞甚麼!?」
 
書本裡的幾個中文字燒起了來,發出微弱的火光。
 
那幾個中文字,就是說明能夠把黑暗魅影趕回去黑暗深淵的東西是甚麼。


 
我嚇了一跳的大聲講話,惹來了各人的目光,他們以為我在發神經呢。
 
黑暗魅影知道我在調查她,已經開始行動,把對自己最不利的情報燒掉。
 
照我推理,黑暗魅影用小量的黑暗力量附在書上的幾個中文字的位置。
 
而當我把書本打開的時候,四周的光就會照射在那幾個被黑暗附上去了的中文字,從而產生火光,並燒掉。
 
真是可惡,黑暗魅影比我先快一步行動了。
 
雖然沒辦法看到能夠把黑暗魅影趕回她老家去的那個東西是甚麼,但我相信十不離九是跟光有關的東西吧。
 
畢竟書上邊說過,黑暗魅影對光是很害怕的。
 


現在,我大概知道黑暗魅影是個甚麼東西,對付她的方法應該算是知道了。
 
唯一不知道的事,到底她為何出現在我們學校裡?她化身成誰?目的是甚麼?
 
這幾個問題,應該在書裡是找不到答案吧,所以現在留在圖書館裡也沒有用。
 
「露露,我們走吧。」
 
我走到去已經佔了一張桌的露露身邊,並叫了叫她。
 
「新陳哥不是要做報告的嗎?」
 
「沒錯,不過我的報告留在宿舍,沒辦法做。」
 
「新陳哥真是笨笨呢。」
 
我和露露離開了圖書館,然而計劃着等等要去那裡。
 
雖然我現在是很想要回去學校,調查一下每個學生,特別是女生,但出到來市區,露露嚷着想要去其他地方玩。
 
結果我就被露露拉着去不同的地方去玩了。
 
在遊樂場裡玩撿娃娃機、在各個商場裡閒逛、在不同的商店都買買逛逛。
 
「新陳哥,這個頸鏈啊,好漂亮呀。」
 
在一間小小的飾物店裡,露露像是發現了寶物的一樣跟着講話。
 
露露豎起了手指,直指着掛在牆上的一條頸鏈,那是一條心型的黑耀石頸鏈。
 
我還是第一次見心型的黑耀石頸鏈,因為通常這種鏈子是紅色或者粉紅色的。
 
「露露妳想要嗎?」
 
「想啊,可是我不夠錢呢。」
 
明明發現了寶物,但露露卻因為沒足夠的錢而沒辦法買得到,所以一臉可惜。
 
這時候,我從牆上取下了那條頸鏈,並走到收費處去結帳,把這條鏈子買下來。
 
「來吧,這是送給妳的,當作是我給你的聖誕節禮物吧。」
 
我把已經買下來了的鏈子送到露露的手,並這樣對她說。
 
「哇哈,謝謝新陳哥。」
 
現在的露露,因為得到了她想要的頸鏈而開心不已,一整個小女孩的開心表情就出現在她的臉上。
 
這個頸鏈沒有很貴,我也可以付得起錢。
 
而且,因為露露的關係,我才有機會來到市區的圖書館,找到我需要的資料。
 
所以這條頸鏈,就當作是我對她的謝禮吧,也當作朋友與朋友之間的聖誕節禮物吧。
 
這刻我在想,不如也買一條頸鏈送給謝西嘉吧。
 
我想當謝西嘉收到了我的禮物之後,應該也會像露露一樣開心的。
 
最近謝西嘉好像在生我的氣,希望送她這個聖誕節禮物,她就會原諒我吧。
 
我買了一個有白兔樣子的頸鏈,這是送給謝西嘉的,然後我和露露就離開了這間飾物店,再去其他地方閒逛。
 
閒逛了一會後,我和露露來到了一個廣場的噴水池附近,我們就坐在噴水池的旁邊休息着。
 
這個噴水池就是之前和深雪學姊約會時,跟變態匯合時的那個噴水池。
 
因為今天是平安夜,所以在這裡已經有一對又一對情侶在這裡談情。
 
在這樣的氣氛和環境之下,我和露露看起來就像是情侶在談情的一樣,雖然我們只是朋友就是了。
 
「新陳哥,露露有些事想問你啊。」
 
「呃…?怎麼了?」
 
「新陳哥是不是不想跟露露出來玩?」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新陳哥看起來好像一直都不太開心。」
 
說我不太開心,其實又是真的,因為最近實在發生得太多事了。
 
校園的命案、我受到了襲攻擊、由依老師的事情、黑暗魅影的事情…………
 
面對着這樣的事,即使是聖誕節我都不會高興得到那裡。
 
不過,我是沒想到這樣的感情會流露在自己的臉上,而且也讓露露察覺得到,害她以為是她的原因而讓我開不了心。
 
「不是的,露露,能夠跟妳出來閒閒逛逛,我是很高興的,我只是在想着兇徒的事情。」
 
聽到我這麼一說的露露,突然整個人站起了來。
 
「開心起來吧,新陳哥!」
 
不單單只是突然站起了來,也突然大叫起來。
 
她這樣的舉動把四周的人都嚇到,包括我在內。
 
「露露會保護新陳哥的,因為…因為我好喜歡新陳哥啊!」
 
本來已經對露露突然的舉動嚇得愣住了的我,聽到她最後邊的那一句說話,我更是愣住。
 
這…這算是表白嗎?
 
我一時間沒辦法反應過來,我只知道我的心跳得好快,像是要由我身體裡跳出來。
 
「所以,如果那個壞人再出現的話,露露會哇噠哇噠的把壞人打倒啊!」
 
露露她一邊舞動着手腳,對着空氣拳打腳踢,並一邊說着這句話。
 
我知道露露是做不到這種事,但我很感謝她為了讓我高興起來而這麼說。
 
「露露,謝謝-------」
 
「哇呀!」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話都還未說完,露露一時不穩突然向着噴水池掉下去。